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猫眼(续《篮球,美酒,夜光杯》) 1-2 -待续- 

(4 次投票)

作者:New牙 周一, 2010年 05月 10日 14:27


【01】


清晨,五点,天色蒙蒙。

夏季的早上,风也舒解不了那份特有的闷热。一双雪白的跑鞋踏着街道一路匀速地跑来。

带动路边树底的一只半醒的野狗,惊跳起来,横穿过马路。

亏的现在车辆稀少,不然。。。

阿牧呼了口气,继续他的晨练。



身上的汗液还排得不够!他边跑边想。

加快了脚上的步伐,开始绕这条熟悉的室外跑道第四圈。



昨天的夏夜祭算是彻头彻尾地败北了。

本来想要借难得的机遇好好赚他一票,哪怕是比红吧的客人多出一个,也算是黑美人耀眼的一场胜杖!

偏偏,遇上了街对面的红发小子又来闹事。

想到这里,阿牧下意识放慢了脚步。



他想起,那个叫樱木花道的,他的样貌。一头火红的头发,特有的麦色的皮肤,因为喝了烈酒而灼红的眼睛。

“红色妖姬”的下任继承人。如果阿牧没有记错的话,他在赤木的身边见到过那个少年。

除了昨天来闹事的一面,应该还有一次会面。

那时候他还是个幼小的孩童,没头没脑地撞进黑美人的酒吧。

打翻了仙道调制的鸡尾酒不算,还张扬地嘲讽仙道的头发和鸡的尾巴一样。



当时,都不知道是怎么收的场。

阿牧,深吸了口气。

仙道这小子,自从逃去了英国念书就没有再回来。当时,真的是受了那红头发的刺激而一去不返了。

本来,若他能留在黑美人的话,将会成为一个出色的调酒师吧。

阿牧因为思考地过于努力,而感到身体跑得有些沉。

呼吸也开始不顺畅起来。



红色妖姬的人真是克星!尤其那个叫樱木花道的。

有那么一种谣传,貌似那少年是篮球队的一员,虽然阿牧从没在球场上见过他。

看来,他的实力也不怎么样。湘北这样的队伍,也从没被放在海南阿牧的眼里过。



“哼!”

他冷笑了一声。继续向前跑。

或许要开始期待湘北了呢!赤木,流川会是一个很好的支柱的!他可是我们黑美人的继承者!

黑美人特别向红色妖姬赠送的贵礼虽然烫手,但也不是表示了我们的诚意?

就在得意非常的时候,牧的身边有人奔跑了过去。

本来,那些过路的人从不会有什么特别吸引力。但是,这次牧却猛然回头,望着那个矮个子消失在前面的转弯口。



“他是水户洋平。”

昨晚,宣告了黑美人酒吧,生意到此结束的人。红吧里的那个黑头发的男孩,经常看到他和樱木花道在一起。



牧慢慢回身跑回了自己的跑道。

脑子里也倒回昨夜的记忆。



“开个贵宾房,我会好好接待他。”

流川后来把樱木带到内室里面很久没有动静。

牧曾经几次暗地里打开通信器,却一直受到其他电波的干扰。

本来,只是想要借机以绑架樱木为虚招,让红色妖姬乖乖把生意放给黑美人来做。



却不料,那个叫洋平的带来一封律师信。

绑架也就此在他的口中变成了假戏真做的事实。



天晓得!谁想真绑架来着?



牧卯足全力跑在最后的500米。

这次算是让红色妖姬给阴了!



那个红头发的少年从贵宾房出来的时候,就像是经受了百般的折磨和拷打。

还没看清那表情,便见他一头倒在洋平的怀中。

那个黑发少年严厉的眼神,牧永远都记得。

要不是牧立即打了电话给赤木,怕是就要当场出人命了。

有那么一刻,牧突然想起了脑海里面一个让他忘不了的男人。他是个杀手,胸口佩戴着闪亮的猫眼钻石。那个眼神,就和当时的洋平一模一样。



牧在家门口喘着粗气,用肩膀上的毛巾擦着汗液。

昨天,黑美人的贵宾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质问流川那小子,除了一脸的死相,就是没大没小的顶嘴。

敲不开他的嘴,也就只好问赤木。

谁知,他也郁闷地说道:“樱木那小子打死也不提一个字。”



看来,不用担心被“红”告个绑架未遂,蓄意谋杀了。



他这个牧大老板,也大大松了口气。管理一个酒吧,一个球队,双重的压力下才能产生真正的强者。在这一点上,牧相信,他绝对不会输给赤木。

【02】


烈日当空,像是要把从日出以来积聚的能量都爆发出来,蒸煮得地面滚烫。

这年的夏季似乎是异常地炎热,连续的高温急于掏空人们身体里的全部水分。所以,湘北校园凡是有树荫的地点都被饿狼踩穴似地占领了。

洋平找了一块无人注意的地方坐下来,豆腐干似的落脚点没有多余的优点,只有头顶上的废布篷吝啬地留下一块阴凉。这里是以前校园祭奠用于摆摊,然后被彻底遗忘的角落。洋平很欣赏没人来打扰他。

影子遮挡着他眼前的笔记本电脑,洋平才能翻开电脑来看清屏幕上的字。

电脑里存档的是一些杂乱的东西。70%是花道塞进去的各种游戏。有用的文件资料只有30%。
洋平忍不住笑着轻摇起头来。

花道每天起早,惯例要到这台电脑前面报到。刷牙,洗脸,晨跑之前,非要痛快地玩上一会儿最新的游戏才肯收手。在他那个小子忘乎所有的姿态前说no,洋平觉得只是苦笑的另一种发泄途径罢了。

可是,洋平现在笑不出了。与往常那些日子完全不同,当自己从朦胧中疲惫地醒来,他竟然没见到床上该躺着的花道。

花道的身体该很虚弱,所以洋平直到半夜才倒在沙发上睡着。
醒来后,发现人和篮球不见了。

本来是要追出去找,然而,当发现自己身上盖着的薄绒毯,洋平还是没有跨出门去。
花道不希望有人打扰他打球,才独自出门的吧。
即使身体上的痛苦还没有消褪,他还是坚强地抓住一丝心底深处的希望。
花道,也许真的已经不是一个孩子了。

只是,洋平不喜欢他为这种成长所付出的代价。

电脑屏幕上显现出昨天晚上才开始收罗的一些东西。是高宫传来的电子邮件。
全部的资料屈指可数。对于一个老练的情报员而言,高宫估计这次也许又被自己的减肥计划给扰乱了思路吧。

查阅了所有的东西,只知道流川枫是个毫无家底背景的黑吧继承者。
他的一切仿佛如黑美人的神秘一样,让人匪夷所思。

洋平闭了一下眼睛。感觉熟悉的压力感又浮了上来。
就在这时候,一个页面引起了他的注意。

“cat s eye。”
好像是什么杂志在网上的宣传版面。
本来也没什么值得新奇,偏偏一边那黑色眸发的年轻人图片让人不得不关心起来。他的相貌酷似流川。却貌似而神不似。

更让人奇怪的是cat s eye这个不着边际的英文洋平觉得很眼熟。
他想了想,提起精神把电脑盘里的东西翻了个遍。

没有诠释这词的任何资料。
“cat s eye。”是猫眼的意思吧,洋平有些不自觉地摸着自己的胸口,那里有他从小不离身的重要物品,难道是指猫眼钻石?
洋平有些乱了手脚地把所有的资料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又看了一遍。
偏偏,什么也没找到。

洋平觉得,陷入了迷雾里。最初的目的也变得模糊起来了。
他仰头靠在身后的墙壁上,感到眼睛疲劳。

该死的流川枫!洋平骂到。

不对!突然意识到什么,他急忙翻看电脑。
太注意流川了,所以忘记了另一个一直以来在心里占有更沉淀份量的人。

洋平用最快的操作速度触屏,一个个点开所有的游戏软件。

过了好一阵,他深吸了一口气,直接按电源关了笔记本电脑。

好几个游戏里,被注入了“cat s eye”的帐号。
“花道。。。”
洋平紧闭着眼睛,脑子里觉得异常翻腾。花道并非是对自己无话不谈的吧,或许每个人都有不想被揭开的秘密。

但是,以这样搜查的方式投射到自己眼前那花道的身影,让洋平很苦恼。
有什么理由拥有那个红发男孩心灵的一切?
如果说是为了要流川付出什么代价,那么被揭开疮疤的花道又该付出什么。

洋平想了很久,决定暂时收手。




-待续-
  N - New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