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血咒 1-28

(4 次投票)

作者:Fanny17 周一, 2010年 05月 10日 14:43

页面导航
[仙流花]血咒 1-28
章7 - 章14
章15 - 章21
章22 - 章28
全部页面

【0】


诺大的家,吓人的静,西下的太阳,把它最后的光热洒进来想温暖这里的冰冷,可是空气中到处充斥着入骨的冷意,透过大大的落地窗,从屋里向外望,大片大片的枫叶林,满眼的红,让人迷失在这一片炫目的色彩中,风吹动着枫叶,就像穿着火红长裙的女子在展现热情的舞姿,可是这并没有给这个屋子里的人带来任何惊艳的感觉,火焰般的热永远燃烧不到屋里人的心里。

修长的脚,修长的手,衣服随意的敞着,不理会秋未冬初的一丝丝冷意,麦色的肌肤,健美的身材,整个人深深的陷在棕红色真皮沙皮里,不发出一点声音,好像是透明般,无真实感。

起身,光着脚踩在大理石上,冷意从脚底传到心里,身体不住的颤抖,身体靠向落地窗,额头抵着窗户,看着窗外的红叶,可是眼神却是空洞的,找不到焦聚,太阳的余光洒在他身上,抬起头,额上垂下一络发丝,红色的发,映着窗外的红枫,闭上眼,然后再张开,琥珀色的眼睛没有感情,远处传来汽车行驶的声音,伴着风卷落叶的声音,琥珀色的眼睛一瞬间有了情感,注入生命般,平放在窗上的手,因为激动在上面留下了淡淡的痕迹。

快步走到玄关,装出不在意的神情,可是期待的眼神却掩饰不了兴奋的心情,仔细聆听着由远而近的脚步声,那听了十几年的声音,近了!扣好扣子,把垂在额前的发丝向上拨,深深吸口气。

“喀!”门开的声音,“夫人,你回来了!饭已经准备好了!”麻理阿姨必恭必敬的声音!

“嗯!”,冰冰冷冷的回答,一个单声却显出声音的主人是怎样的严肃并且拒人与千里之外!

“夫人还有什么吩咐吗?”麻理阿姨的声音和那个人的脚步声混合在一起,打破了原有的安静。

“叫村雨等一下来我的书房!”没有一丝起伏。

“是!”麻理阿姨远去的声音。

过来了!抚着胸口,不要紧张,不断的提醒自己,手指还是不听使唤的颤抖!来了!“妈!”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颤音,大笨蛋,紧张什么,暗暗的骂自己。

脚步声停止了,被称为“妈”的人转过身,不带一丝的感情看着我,冰冷的目光如剑一般,心里一阵紧缩,“妈!”再次出声,音量大了些,希望得到回应。

“我跟你说过什么?”厌恶的语气,“不要叫我那个字!”残酷的言语。

痛!好痛!单手握紧,指甲陷进肉里,想转移心上的痛,“我今天和人打架了!”

没有任何指责,转身离开,留给我一个背影!请骂我啊,为什么你什么都不问?你看看我啊!我的心在呐喊,可是依然冲不出我的咽喉!

低下头,闭上眼,想让自己忽略心痛的感觉,远去的脚步声突然停止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抬起头,期待的看着那个人,期待着从她口中说出的话,紧张!每一根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我再说一次,不允许你叫我那个字!”如冰的温度,刺在我的心上,流血了!~~脚步声再次响起,然后消失。全身的力气一下子消失了,靠在墙上,抓紧衣领,“好痛啊~~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喃喃自语。蹲下来,抱着头,想让自己的心没有任何感觉!

“花道,你一定要记住......”爷爷的声音!

“记住什么?”我很疑惑。

“花道是最乖的孩子,大家都会喜欢花道的!”爷爷温柔的声音。

“爷爷,妈妈她不让我叫她啊,她是不是讨厌花道啊!”我好想知道!

“花道......”爷爷的声音越来越远。

“爷爷,你说什么啊,不要走啊!”我抵不住精神的疲惫,听不到爷爷的声音,沉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少爷!少爷!”麻理阿姨的声音。

我不想醒来,我不要醒来!~“少爷快醒过来,夫人叫医生来看你的伤势了!”

她叫医生来看我!我睁开眼,印入眼帘的就是麻理阿姨焦急的脸。“少爷你终于醒过来了,我刚才看到你晕倒在客厅,就叫了医生来看,医生说你打架受了很重的伤,加上精神受刺激才晕过去的!”滕原麻理——樱木家的女管家,一脸担心的看着我,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说了什么话!

“不是她叫的医生吗?”我的语气有些生硬。

“呃!”麻理阿姨没想到自己因为焦急说出了实情,满脸的愧疚。“少爷,医生说只有这样才能让你醒过来,所以我......”麻理阿姨低下了头,眼眶里有些泪痕。

“对不起麻理阿姨让你担心了,我刚才对你太凶了!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吗?”看到我让阿姨担心得哭了,心里就充满了内疚感,我拍拍胸膛想显示自己一点事都没有,可是我知道自己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是药!一天吃三次,按时吃!切记!”那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医生吩咐着麻理阿姨,“谢谢医生!”麻理阿姨一个90度的鞠躬送走了他。

“少爷,你先在床上躺一下,我给你去倒水,拿点东西来给你吃!”麻理阿姨温柔的说着,还把被子拉上来帮我盖好,温柔的让我常想为什么我不是麻理阿姨的孩子,因为麻理阿姨就比那个人对我好!

“嗯!”我听话的躺下了,闭上眼,让自己沉入了梦乡,忘记所有的事!

“花道,你一定要记住......”爷爷的声音再次响起。

“爷爷,你到底要花道记住什么呢?”带着疑问,我睡了过去


【1】 梦?实现?回忆


“花道,小心!”老人看着在院子里玩得快乐的孙子,红红的头发,粉粉的脸蛋,“花道过来,让爷爷看看,有没有摔疼啦!”

“爷爷不是说,男生不能说疼吗?”小孩昂起小小的脸很骄傲的说 。

“所以花道不疼!!!”老人摸摸孙子的头,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继续这样摸着他了。

“花道,你这几天有没有认识新朋友呀!”

“有喔,我很听爷爷的话,跟很多小朋友玩得很好呢!”小孩很开心。

“花道,如果爷爷不能陪你了,你怎么办!”老人露出伤心的神情。

“爷爷,也像妈妈那样不能陪花道吗?”不明白,可是不想这样,他要爷爷!

“花道喜欢妈妈吗?”老人把孙子抱过来,让他坐在自己的旁边。

“喜欢!妈妈长得好漂亮呢!”小孩好高兴自己有一个漂亮的妈妈。

“可是,”小孩低下头,“妈妈讨厌花道吗?”

“妈妈不会讨厌花道的!”老人紧紧的抱住孙子,喃喃自语,声音很轻,不仅在说服小孩,也在说服自己!

“花道的头发是像爸爸喔,漂亮的红色!”老人抚着孙子的红发。

“爸爸,我像爸爸吗?”小孩从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很期待老人能告诉他。

“你爸爸的是好人!”老人停下动作,看着远方,想起了那时候的情景,那个男生就这样跪在自己的面前请求他把花道交给他,可是花道是他的孙子,他不会答应的,那个男人用琥珀色的眼睛直视他,然后就对着他磕了个头,离开了。

“眼睛也像爸爸喔!”老人知道那个男人是对他这个老人的可怜。

“是吗,花道很像爸爸吗!爷爷,爸爸也不能陪花花吗?”小孩拉着老人。
“花道好乖,爸爸去了别的地方,不过他还是很爱花道的喔!”老人看着自己的孙子,这么小的孩子就没有父母的关爱,他看了好心痛啊。

“爱?”小孩很疑惑“爷爷什么是爱呀?”

“爱是个很美好的东西啊?”老人温和的笑了,他可爱的孙子,希望他永远都这样单纯!

“东西?是可以玩的吗?”小孩还是不明白。

“不是,是你一定会有的东西!”跟那个男人一直的直率呀!

“喔,那爷爷也有这个东西吗?”小孩玩手指。

“爷爷也爱花道喔,妈妈也爱!”老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心在颤抖。

“花花要学会保护自己!”老人声音变得严肃。

“保护?爷爷是说不能受别人欺负吗!!!!!”小孩抬起头。

“花道,不但要保护自己的身体,还要保护自己的心!”

“心?爷爷,为什么要保护?”

“花道,一定要听爷爷的说,一定要做到!”

“可是爷爷不是说会保护花道吗?”

“爷爷不可能永远保护花道的,所以花花要学会保护自己!!!”

“花道记住......”

“少爷,少爷,醒醒吃药了!”麻理阿姨温柔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我睁开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水晶吊灯,刚才梦里的那个小孩是我吧,是梦吗?梦到爷爷了!可是又好真实!爷爷要我记住什么呢?

“少爷,你快把药吃了,夫人要见你了!”麻理阿姨的语气听起来有喜悦的感觉,她是在为我高兴吗?

“妈要见我?”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2】 学校


“喂,那边的事情做得如何了!”一个长像秀气的少年对坐在窗户旁的另一位有着冲天发的少年说。

“什么啊?”朝着说话的人庸懒的笑笑,继而把头维持刚才的动作,心想:今年不知道会有什么好风景呢?

“什么?你居然说什么?”秀气少年的声音立马拔高了八度!

“呃!”用手捂住耳朵,冲天发少年皱起眉头,好吵!

“你!你这个混蛋,不要天天给我混,你不怕被会长骂吗?”秀气少年被那一副无所谓的脸给刺激了,指着冲天发少年破口大骂!

“骂?”冲天发的少年听完这句话,露出迷人的微笑,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秀气少年恨不得上去掐他!“会长一年的话还不如刚学说话的婴儿多!如果他会因为这个骂我,我想世界一定不正常!!!”说完还肯定的点点头!

“仙道彰!!!”连名带姓,说明说话的人真的生气了!

“藤真,我开个玩笑嘛,何必这么认真呢!”被叫到名字的人无赖的朝对面的人笑笑。

“你给我正经点,那边的事情到底做好了没有!”藤真真想把仙道脸上那碍眼的笑容打掉,为什么这个人对什么事都这么无所谓呢,看了就叫人生气!!

“亲爱的藤真副会长,想想你是叫谁去处理这件事,我是谁,崇近高中学生会的组织部长!怎么可能搞不定?”自负的语言,如果放在平常人身上会让人想扁他,可是放在仙道身上就是绝对的实力和应得的评价!

“哼,鬼知道你到底做得怎么样,反正是会长最后验收,你自己看着办吧,我现在要去找会长报告了!”藤真看他那一张自负的嘴脸就讨厌,一心想赶快离开这个自大男!!

“又要去找那一个冰冷人说话,难到和我这个人见人爱幽默风趣的大帅哥说话不好吗?”仙道把手搭的藤真的肩上,对藤真眨眨眼!

“啪!”藤真用力的拍了肩上的爪子一下,头也不回的走了!

“真是伤我的心啊,亏我对你一心一意!”仙道假装伤心。藤真丝毫不被打动,身影逐渐消失在楼到的尽头。

仙道看着藤真远去,转过身趴在窗台上看外面的风景,“为什么天天看到的都是一样的东西呢,没有什么新鲜的吗?”对所看到的东西感到无聊。“那不是高一(A)班的小可爱吗?他在那里做什么啊?喔!小可爱,你在做什么?”仙道冲着下面的人大喊。

“仙道学长!”被叫到的人满脸潮红,看到心爱的人快乐的都快飞上天了!

“你,”仙道刚想跟小可爱进行攀谈,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抹红色,红色的头发!仙道惊叹,真少见呢!他是我们学校的转学生吗??咦?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仙道探头想找寻红发人,可是就是找不到了!

******************

“这是哪里?崇近高中怎么这么大?”我抓抓头发,很烦躁,我好像已经在同一个地方徘徊了很久了。

“不走了,反正都会找到,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吧!”我找了一块荫凉的地方坐下,闭上眼睛,好舒服的风啊,好困,小睡一会儿吧,我决定我的在此地入睡,可是闭上眼却看到那天的画面,这是那个女人对我第一次有要求,我该不该高兴呢?

昨天

“妈,她要找我!”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希望不是幻觉。

“对,少爷,夫人刚才跟我说,叫你醒来后去书房找她!”麻理阿姨把药端到我的面前,“少爷这药已经凉了,快点吃了,好去书房!”

“嗯!”我接过药,大口大口的喝起来,平时最讨厌浓重药味的我,现在却觉得药是甜的!“麻理阿姨,给!”我掀开被子,下床,我得赶快去见她!

“少爷,慢点,你的病还没好,不要那么用劲!”麻理阿姨很担心。

“没事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又是一条龙了吗?”朝麻理阿姨笑笑,让她不用担心,我快步的走出房间,爷爷,妈妈终于肯找我了!!

站在书房门前,对着红木门,想象着等会进去会看到妈妈怎么样的表情,是不是也像麻理阿姨对我一样温柔的笑呢,还是因为我打架而对我生气呢,还是知道我生病了很担心呢,不论是哪一种表情,我都希望看到,16年来没有见过妈妈对自己除了冷漠以外的表情!

我敲了一下门,门里传来熟悉的声音,“进来!”

“妈,你找我有事!”忍不住的喜悦。

“嗯!”她坐在椅子上,看着我,面无表情的说,“到那边坐下,我有事交代你去做!”

她没有对我叫她“妈”露出厌恶的表情!有事要我去做?好奇,以前她连一句话都懒得说,看都不看我,今天却有事要我去做!“妈,你不论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的!”我诚心的说。

“我给你找了一所新学校!”她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你明天就给我去,我叫村雨开车送你去!”不容拒绝的语气!

“喔!”我不明白,她要我做得就是这个吗?

“还有....”她顿了一下,与我对视。

“?”我不说,等待着她的下文,她到底要我去那儿做什么?

“你要去里面找学校的学生会长,以后他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她说的时候语气里透露出一丝丝的喜悦,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让她这么高兴!

“学生会长?他叫什么?”这个人是让她高兴的原因吗?

“枫!流川枫!”高兴的表情,从未见过的表情,在她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出现了!

“流川?那不是流川家族的人吗?”流川家族从以前就和樱木家势不两立,这是爷爷告诉我的!

“你不要问那么多!”她的表情一下就变得严肃起来,刚才温柔的样子好像从没出现过一样!

“喔,那所高中叫什么名字?”我转换话题,不想让她不高兴。

“崇近高中!你一定要做到我要求你的事,不然的话,你就别回这个家了!”凌利的眼神,威胁的语气,像高高在上的女王一般,不容许旁人的亵渎!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她低下头,看起了桌上的文件。

“妈,我......”她难道再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出去!”又是一声命令。

“我出去了,妈!”我推开门走了出去,看见村雨叔叔就站在门口,他是我们家的司机,很安静的一个人,“村雨叔叔,妈,她叫你进去了吗?”我礼貌的问,因为我很尊敬这个常常照顾我却没有怨言的人。

“少爷!”村雨叔叔露出担心的样子,“夫人,她......”欲言又止。

“怎么了?妈她还有什么事吗?”我很奇怪为什么村雨叔叔一脸的担心呢,为了什么事啊?

“没事,少爷,我进去了,你要小心啊,病还没好,早些休息吧!”雨村叔叔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背,像在安慰我一般。

“嗯,我先走了!”众多疑云在我的心里不停的环绕,压下心中的好奇,想想明天要做的事,我慢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崇近高中到底是一个怎么的学校呢?那个让妈高兴的流川枫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呢?

“爷爷,花道要去新学校了!”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我轻声的说。

清晨

“少爷,起床了!”麻理阿姨的声音,好困啊,真不想起来。

我抱过被子,把头蒙住,想当做没听到,好想睡觉!

“嘻!”麻理阿姨笑了,“这么大长了,还是改不了赖床的习惯啊!”把我的被子往下拉,

“麻理阿姨!”我发出不满的声音,我好想睡啦!

“少爷,今天你要去新学校了,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村雨可是等你很久了喔!”麻理阿姨离开床,拉开了窗帘,让外面的阳光直射进来。

“新学校?!”我爬起来,被强烈的阳光闪了眼,“我忘记了!”跳下床,冲走卫生间,迅速的洗漱,刚好洗完脸,麻理阿姨敲了敲卫生间的门,“少爷这是校服,快换上吧,我先下去了,早餐在桌上!”

“谢谢!”我打开门,接过校服,这是一件全黑的校服,没有什么特色,担是校徽却是樱花的样式,颜色是金色的,很小,但很亮眼。对着镜中的自己露出自信的笑容,“我是天才,我一定会做好妈交代的事的!”

******************

“嗯!”我睁开眼,不好了,刚才不小心睡着了,现在几点了!10点了,又迟到了!

“你醒啦!”陌生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谁?”我转过头,进入视野的是一个黑发的男生,跟我差不多大,蹲在我身边,托着下巴看着我!

“你是转学生吗?”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问我。

我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转身走人。

“你的性格跟你的发色不像嘛!”取笑的声音。

“你!”我大步走过去,拉住他的衣领,往上提,“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这才像你嘛,我想得没错!”他挣脱了我的钳制。

我仔细看了他,他的身高到我的肩膀,差不多170多吧,刚才一脸的桀傲不逊,现在又露出温和的笑容。

“你想怎样?想打架吗?”真是不好,一上学就碰到这种事,可是我不是什么胆小怕事的人!

“没有,你叫什么,我叫水户洋平,一年级生!”他还是一脸温和的笑容。

“我没有必要告诉你,我的名字,再见!”没事干嘛一直笑,没时间了,要去找那个人!

我快步跑开,把那人远远的丢下了,可是我忘记了自己还不清楚学校的地理环境,“啊,该死的都是那个叫水户的害的,我要到哪里去找那个流川枫啊!”

******************

“红头发!”水户洋平望着红发人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语,“希望下次见到能知道你的名字!
【3】 红色


黑,满室的黑,如果用伸手不见五指来比较,这里面的黑多了点阴暗的味到,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黑暗中借着透过黑色窗帘的微弱的阳光,诺大的办公桌上平躺着一个少年,白皙的皮肤,像长期没有经过阳光照色的苍白,仔细听才能听到平静的呼吸声,不然给人的错觉就是这位少年已经不在人世,留下他美丽的躯壳。时间就这般静止了,在这令人窒息的空间里,只听见少年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妈,妈妈!”少年无意识的抓紧桌沿,像在寻求生机般的叫着,突然少年睁开着,握紧拳头,因为恶梦流了一身的汗,在冰冷的空气中,越发的刺骨!“呼,呼,呼!”还没从恶梦中完全缓解过来,抬手擦掉快要流到眼里的汗,坐起身,看看周围,没有自己在梦中见到的,呼吸慢慢的平静下来,再次平躺在桌上,睁着眼,如黑夜般漆黑的双眼,像无底的黑洞般,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

“会长?会长,我进来了!”藤真小心翼翼的推开会长室的门,因为这位年轻的会长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打扰他的睡眠,可是这件事是很重要的事,不然他才不要冒着生命危险来见会长!

“咦,还在睡吗?”藤真还是不习惯在这么黑的房间里,让他有点冷的想发抖,看躺在桌上的人没有回应,走到窗户想把窗帘打开让外面的阳光给房间一点温暖。

“放下你的手!”如冰般的声音。

瞬间藤真还以为自己的手被冻起来了,谄笑了一声,放弃刚才的动作,他可不想这么早就英年早逝!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整他,就在他准备离开差点让他被冻死的窗帘,他的钥匙扣却扯到了窗帘,就这样,跟着他的移动,黑色窗帘就被拉开了一半,等他回过神来,已经看见被阳光照射的会长,对他不悦的皱起眉头。

阳光下,少年有着一头如双眸般黑发,苍白的脸,不悦的表情!没有刚才的死寂,让人觉得想伸手触摸眼着的人是否真实。

然而在藤真的眼中,少年就如地狱的死神般,如剑的眼神刺得他全身都痛,“会长,我不是故意的!”不知道解释有没有用?

少年爬下了桌子,“唰!”的一声拉上了窗帘,立刻房间又回复刚才的冰冷,少年坐在椅子上,依旧皱着眉,想听听看到底是什么事,让这位副会长不怕死的来打扰他!

在黑暗中还是很清晰的感觉到会长杀人的目光,哎,我宁愿去面对那自恋男也不愿来面对会长,藤真为自己的不幸叹了口气。“会长,我们学校新来了一个转校生!”

“哼!”少年冷哼了一声,就这种事来打扰我,你该死!

“这人不是一般的转校生!”赶快解释清楚不然小命就不保了!

“!”少年把眉头皱得更紧了,这关我什么事!

“他是樱木井子的儿子!”哇,可怕死了,说完快跑龙套

“!!!”少年瞪大了眼睛,樱木井子!那个女人!!

“会长?会长?”藤真感觉到少年的沉默,樱木家果然不是一般人!

在他还没有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时候,窗帘被拉开了,大大的落地窗,强烈的阳光,少年对藤真伸出了手!

“?”藤真不明白少年的意思。

“拿来!”激动的语气。

“会长你要什么?”还是不明白。

“资料?”这还要他提醒吗?

“喔,在这里,这个人很不平常喔!”藤真递过手上的新生资料,表达自己对这位新生的感观,他见到他的照片时就被他深深的吸引,他的眼神充满了不逊,仿佛不把一切看在眼里,可是很他琥珀色的眼睛里却透出纯真,矛盾的结合体,让人最忘不了的就是那一头如焰般的红发,燃烧着他的心!

少年眯起眼看着照片上的人,红色!!!!!红色的头发!!!

藤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会长的眼睛的颜色在那一瞬间是红色的!“呃,会长!”太可怕了!

少年抬起头看看藤真,露出让藤真诡异了一整天的笑容,“你可以出去了!我知道了!”

藤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了房间的,他一直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太可怕了,他们那个万年冰山会长居然对他露出那么恐怖的笑容,他总觉得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

“枫,过来,妈妈抱!”年轻的少妇对着黑发的小男生伸出了手。

“妈妈!”小男生扑过去,他最喜欢漂亮的妈妈了,总是对他温柔的笑着。

“枫!好乖!”少妇摸摸小男生的头,把小男生抱上来,放在自己的腿上,“枫,今天有没有好好上学啊?”


“有喔,枫很听老师的话喔!”小男生往少妇的怀里钻,好温暖!

“不要,不要!”满眼的红色。

“不要杀我!我爱你啊!”少妇流泪看着眼前自己深爱的人。

“对不起,你一定得死!”男人双手掐着少妇的脖子,一脸的残忍。

“我爱你啊!我爱你啊!”少妇悲哀的语气,眼前已经开始模糊了。

“我不爱你,我爱的只有樱木井子!”男人加大了力气。

“不.......”瞪大了眼睛,少妇觉得自己的心被撕碎了!慢慢的停止了反抗,刚才阻止男人的手也垂了下来。

“我爱你!”少妇的最后一句话,望着眼前心爱的男人,抬起手想触碰爱人的容颜,可是被男人给挥掉了。

“走开!”男人不耐烦的语气,不像是刚才杀了一个人般,而是赶走一个讨厌的人。

“真是太麻烦,没想到她还会反抗!”男人看着满地的血抱怨着。刚才想一刀解决少妇的男人没想到少妇躲闪的快,没有刺中心脏,后来连续几刀都没有刺中心脏,导致少妇不停的流血。

“枫,过来,到爸爸这来!”男人对躲在墙角的小男生招手。

“妈妈,妈妈!”小男生惊恐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不敢相信自己的男人就这样杀了少妇。

“她不是你妈妈!”男人听到小男生的话,生气的大叫。

“枫,记住,樱木井子才是你妈妈!这个女人不是你的妈妈!”如刀刻一般,这句话深深在小男生心里留下了痕迹。

血,满地的血。红色,到处都是红色,那是***,好漂亮的红色啊,妈妈,你不要枫了吗?为什么爸爸说你不是我的妈妈呢?小男生看到地上的血爬过去,身上沾到了血,手上沾到了血,小男生看着掌心的血,伸出了舌头,舔了一下,甜的!***血好好喝!小男生露出笑容!

十几年过去了,小男生成大了,成了一个漂亮的黑发少年,在他的心中永远都忘不了那天的情景和那让他血液膨湃的红色。

******************

我走在校园的大道上,不知该向何方,只是不知所谓的前进,反正都已经迟到了,就不差这一会儿了吧!

“呦,红头发的!”前面有一个人向我招手。

我仔细看了一下,那人有着一头的朝天发,怪异的人!

“你是新来的转学生吧!”他朝我走近,“要不要我带你去教室啊!”

“你是谁?”又一个烦人的人,我不高兴的说。

“我?我是你的学长,这个学校的组织部部长,仙道彰!”朝天发朝我伸出了手。

“哼,刺猬头!”看他那一头朝天发就让我联想到刺猬。

他一脸呆样,一付不相信自己听到的,摸摸自己的头发:“我哪里像刺猬了,你看我长得这么帅!”

“走开!”自恋狂!我不想理会他,准备继续前进。

“等一下,我可以带你去找学生会长喔!”无赖的声音!

“哼,那你就带路吧!”我可不想继续在这里面打转了。

刺猬头一听,高兴的笑了起来,好像得到什么好东西一样。


【4】 相见


“喂,刺猬头,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学生会长室在哪里啊!”我不爽对着眼前笑得一脸灿烂的仙道问到,因为他已经带我不知道走了多久了,可是该到的地方却没到!

“不要这么急嘛,花道!”又是一脸的白牙!

“我告诉你快一点,本天才可没有时间陪你在这瞎转,再不带我去,我就自己去找!”我瞪他,刚才一路上就不停的问这问那的,自从我告诉他我的名字的时候,他就自做主张的叫我花道,还用那么暧昧的语调!!!

“好啦,别生气嘛,你看学校这么大,当然要走很久啦!”他走到我身旁拍拍我的肩膀,他比我高一些,拍我的感觉就像在安抚宠物!

“哼!”我加快了脚步,他再拍我肩膀的动作就落了个空。

“花道,不要丢下我!”他又在后面用那种恶心的腔调叫我!

“仙道,我警告你,不许你那样叫我,听到没有,还有,我要去打学生会长不是找你这个组织部的部长!”我不客气的嘲他,吼起来。

“好好好,你的正前方就是学生会长的办公室,你看我没有带错吧!”讨好的笑容,可恶居然耍我,明明离我刚才迷路的地方这么近,居然带我走了将近半个小时的路!!!!

“死刺猬头,你居然耍本天才!”我血气上涌,拳头握紧,想打掉眼前一脸坏笑的人!

“仙道,你怎么在这!”藤真远远的就看到仙道那一头冲天发,而且发现他身边有一个红发的少年。

“呦!藤真,你不是早就去找那个冷冻会长了吗,不会吧,走得这么慢,难到你也想某人一样迷路了!”仙道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还往我这边飘。

“你,混蛋,又不是我愿意迷路!只要走几分钟的路,却带了半个小时的人没有资格说我!”我回过去。

“你是樱木花道吧!”藤真问,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看着他,觉得很奇怪,我不认识他,可是他却知道我的名字。

“我叫藤真,是学生会的副主席,新生和转学生,我们都有资料!”藤真解释到,一脸温柔的笑容,我看了很舒服,不像那个刺猬头的笑。

“喔,你好,请问,你们会长现在在吗?”我也客气的回答。

“花道,不公平喔,对藤真这么好,对我这么差!”仙道一脸伤心的样子。

“你还是不要再装了!”我和藤真同时说。没想到这样巧合,说完两个对视而笑。

仙道看了大叫:“好哇,你们竟然同时说我,我去死算了!”整个人趴在窗台上,“你们不要阻止我!”

“我们不会阻止你的!”藤真蹩着笑,一脸你去吧,放心的表情。看到这一场面我笑得不可开焦。

“你们在做什么?”冰冷的声音秃蹴的插进来,打破了刚才欢乐的气氛,然后我见到了他——流川枫!

******************

“会长!”藤真一脸的吃惊,他还以为会长不是待在办公室睡觉就是去篮球馆打篮球了。

“嗨,流川枫,难得啊,你没在睡觉吗?”仙道脸上换了另一副表情,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他带上了一副面具。

“你是会长?”我看着眼前和我一般高的黑发少年,细长的眼睛,苍白的皮肤,还有一对黑色的眼眸,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不能侵犯的气息。

他看着我,没有回答,然后转身走回不远处的办公室,“藤真,把他带进来!”随着声音,他的身影也消失在敞开的大门里。

“樱木,跟我走吧!”藤真用了请的手势。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压得我胸口很难受。

“好!”我只有选择前去,虽然我想逃,可是***交待的事情一定要做。

“花道,小心点!”仙道突然冒出一句,看着他担心的表情,我突然觉得我的人生可能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点点头,表示谢谢他的关心,走向了那个大门。

******************

坐在黑色沙发上的我,一身的不自在,从刚才进门,那个叫流川枫的人叫我坐下,叫藤真离开,我就全身不舒服。

看着离我不远坐在办公桌前的流川枫,他正用他那一双黑眸看着我,面无表情,也不说话。

“你是流川枫吧?”我在也忍不住了,我开口想确定他是不是妈妈口中的那个人。

“是!”很简短的一句话,却让我发冷。

“我叫樱木花道!”我不停的搓手,怎么这么冷啊?

“知道!”还是很少的字数,他还在看着我。

“你不要再看着我了!”被他盯得不舒服的我,跳起来指着他。

“你是母亲是不是樱木井子?”他好像没看到我的动作般,丢了一个问题给我。

“是!”我无奈的坐下来,可恶,这个人不仅长得像只狐狸,脾气也很古怪。

听到我的回答,他沉默了,低下头,看不到他的表情,他到底在想什么?我起身,走近他。“怎么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些担心他,不过我还是问出了口。

他抬起脸,看着我,下一步却摸上了我的头发。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做,呆了一下,没有反抗。

“红色的!”看着他一脸满足的表情,我心情也变得愉快起来,“是天生的吗?”他一边摸一边问。

“嗯!”我就这样让他的手在我的头发上来回的抚摸,他似乎很喜欢我的红发。他的动作让我感觉很温暖,很像爷爷和阿姨他们摸着我的头那么感觉。

他把手从我的头发上转移,抓住我的手臂。一脸的严肃:“你来这儿干嘛?”刚才那个他就像一个幻影一样。

“我的妈妈叫我来的!”我老实的说。

“樱木井子吗?”他一脸的不屑,好像我讲了一个不该讲的人。

“她叫我来帮你!”他和妈妈也认识吗,可是干嘛一副不高兴的表情?

“是吗?”他笑了,好像在为什么事高兴。我看着他的笑容,想如果他一直笑的话一定会变得更漂亮吧!

“是!”我回答到。

“好,你——樱木花道,以后就是我的了!”他说出了让我需震惊的话。

“什么?”我不敢相信我听到的。

******************

“藤真,你说花道以后会怎么样?”仙道一脸担心的问坐在对面的藤真。

“不要问我!”藤真皱着眉头,他也不想那个红发的少年受伤害。

仙道沉默了,看着窗外,觉得天气好像变冷了。那个红发的少年,那个纯真的人,不想放手啊,不想!
【5】 罪


什么是罪?是一种过错,要用一生来还吗?可是把罪全部都推给别人就是解脱吗?

******************

一辆红色的宝马停在樱木企业前,车上走下来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带着黑色的墨镜,挺拔的身材,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让人不可抗拒的魅力。

抬头看高耸入动的企业大楼,男人笑了,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我来了,井子!”微笑的走进大楼的门。

“你看你看,这个杂志上封面的人物,多帅啊!~~~”接待处的柜台小姐,指着一本商业杂志,一脸兴奋的说。

“那当然,他可是最有名的单身汉了——流川宏!真希望能嫁给她!”另一个小姐开始做起了白日梦。

“不过他已经有一个儿子了!”叹息声!

“不要紧,他老婆不是死了吗,儿子也很大了,好像16岁了吧!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流川宏真的好帅啊,要是能见上一面我都心甘情愿了!”

“哎,像我们这样的小职员只能在电视上,杂志上见到啦!”又是一声叹息。

“请问,樱木社长在吗?”男人脱下墨镜,微笑的问在柜台里幻想的两位小姐。

“呃!请问你有预约吗?”好帅的人啊,不过好眼熟。

“我跟她约在现在!”依旧好脾气的说。

“请上楼!那边是社会所在楼层的直达电梯!”太眼熟了。

“谢谢!”男人给那两个小姐留了个潇洒的背影。

“啊,我想起来了!”恍然大悟。

“流川宏!!!!”两个同时喊了出来。

******************

“社长!流川先生来了!”秘书通过电话告诉了樱木井子。

“让他进来!”高兴,樱木井子脸上有掩不住的喜悦。

推开门,男人走了进来,笑着说:“井子!”

“宏!”像所有恋爱中的女人一般,樱木井子卸下女强人的外套,投进了爱人的怀抱。

“好久没看到你了!”抱着流川宏,樱木井子撒娇的说。

“什么好久,上星期不是刚见过吗?”流川宏宠溺的摸摸樱木井子的头。

“我想天天都见到你!”把头埋进爱人的胸膛。

“我也是啊,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过一阵子,我把我们俩家的所有事都处理完!让你天天看到讨厌为止!”温柔的抱着井子,流川宏没有上商场那种狠毒。

“对了,小枫过得好吗?”井子抬头问流川宏。

“你啊,为什么每次见面,问小枫的事情比问我的多?”流川宏抱着井子坐在沙发上。

“你知道的嘛!而且我见不到小枫,我好想他啊!”井子说着说着流下了眼泪。

“哎,不要哭!在等一段时候你就会见到他了!”看到流泪的井子,流川安慰到,他可不想看到她伤心,因为他也会伤心的!


“嗯,现在爸爸不在了,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了!”擦干眼泪,井子开心的说。

“是啊,要不是你爸我们也不会分开这么久!”到现在流川宏还是很恨当初阻止他和井子相恋的樱木老爷。

“就不会有那事的发生!”井子的神情一下变得可怕起来。

“对了,井子,那孩子怎么样了?”流川宏也很好奇。

“我啊!让他去帮小枫了!”恢复刚才的温柔,井子抚着流川宏的脸说。

“他转到小枫的学校了吗?是你安排的吧!”把井子抱紧。

“嗯!那孩子我看了就讨厌,一看到他的发色就那我想起那件事!”井子闭上眼,拒绝思考。

“别想了,我们好久没在一起了!”流川宏吻上了樱木井子。

******************

“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我想我刚才一定没听清楚他的话。

“你是我的!”他又说了一遍。

“我不东西,我是我,我不是你的!!!”我愤怒的朝他大吼。

“你是我的!”他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般,固执的重复着刚才那句话。

“我不跟你这头狐狸讲话!我要走了!”我起身往大门走去。

“你是我的!”突然在耳边响起冰冷的语言,我倒抽一口气,他什么时候过来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看来要硬拼了!我下了决心就摆好架势,凭我打架的经验,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人一定不是我的对手,打倒他就不必听他的疯人疯语了!

朝他的脸一拳飞过去,可是没想到被他抓住手腕反扣在我身后,然后只感觉到一个向下压的力量,等我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被他压在地上,屈辱的姿势!

“放开我!!!”我大叫,全身上下的痛都被愤怒的心情给覆盖了。可恶,看起来比我瘦,比我矮的他居然有这么大力气。

“我再说一遍,你是我的,你不要想着反抗我!”他又在我的耳边说话了,听了这句话,我全身抑制不住的颤抖,我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害怕!

“再告诉你,我学过合气道,空手道,柔道!所以你想赢我,那就去学吧!”讽刺的语气。

“王八蛋,死狐狸,混蛋!”我破口大骂,用劲力气想起来。

他一个动作让我换了个方向,正面朝向他,把我的双手用一只手固定,一手捏着我的下巴:“我说过,你不要想反抗我,你还学不乖吗?”他挑眉。

痛,下巴传来的痛感,被压住的我正视他,看着他那黑色的眼眸,在问我话的那一瞬变成了红色!“你!”我不敢相信那一瞬间看到的东西,说不出话来。

******************

“藤真,这么久了,花道还没出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仙道越发的担心,从刚才就一直盯着办公室的大门,他很想冲进去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

藤真也很担心,刚才看到会长那种诡异的笑容,他就觉得事情可能不简单,可是他又怎么进去帮花道呢?

“不管那么多了!我要进去看看!”仙道忍不住了,他一定要保护好花道。

“我和你一起去!”两个人的话,自己就有点勇气吧。

******************

“你的眼睛会变红!”我挣扎着,陈述自己刚才看到的事情。

“那又怎样?”他好像早就知情般,无所谓的笑笑。

看着他逐渐放大的脸,我的心瑟缩了一下,我不知道他接下来准备干什么,没有预料的恐惧感侵袭着我。

冰冷的唇贴上我,他居然吻我!我瞪大眼睛看着离自己不到几毫米的人,他也睁着眼睛,“白痴,接吻的时候要闭上眼!”

我还是一动不动,好冷的感觉,为什么他的吻给我这种感觉?我还在沉思,门外一阵强烈的敲击声。

“会长,要带花道去新班级了,不然上午的课就要完了!”仙道的声音。

“花道,快走了,不然就来不及了!”藤真的声音。

他们两个的声音就像警钟般,敲醒了我,也敲醒了他!

“放开我!”我沉下声音,不想让外面听到。

他放开了我,走回了桌子旁,“放学来这,不要给我跑走,不然你自己想后果!”他趴在桌上,闭上了眼。

******************

“花道,你没事吧!”一开门就看见仙道和藤真担心的脸,这那我的心里有一丝温暖。

“没事!我们走吧!”我关上了门,离开了这个让我不想再进去的地方。

“花道,你的新班级是一年(D)班!”藤真和仙道把我带到的新班级的门口。

“谢谢!”我很感激。

“花道你要是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可以找我!”仙道临走时说。

“花道,有事就说吧!”藤真温柔的说。

“我会的!”我点点头。

班主任就介绍了我的名字就安排我坐在班级的最后面,因为我是班上最高的,我无感觉的走到属于自己的座位上,准备睡觉,刚才我的精神一直很紧绷,一放松就想睡觉。

“你好!”好熟的声音。

我转过头,看到了那个一直问我名字的人,水户洋平!


【6】 开始


“原来你叫樱木花道啊!为什么刚才不告诉我你的名字呢?”水户洋平头枕着手臂,看着我问。

“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真麻烦!我心里烦得很,那个该死的狐狸居然敢对我做那种事!!!

“你怎么突然转到我们学校来?”不知道他是不是听不出我的不耐烦,换了一个问题。

“想转就转,你管得着吗?”可惜我不领情。

“你在生气吗?”不知道他为什么反而笑了。

“.....”他居然看得出来!

“你在想我为什么会看得出来?”他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我瞪大眼睛,这人难到有透心术???

“哈哈哈!”他不顾形象的狂笑了起来。

“笑什么?”我不喜欢别人当着我的面莫明其妙的笑,这感觉很讨厌!

“你真的很好玩啊!”他歇了歇,“什么心事都表现在你的脸上!”说完又笑了起来。

看他那涨红的脸,简直对我是一个侮辱!“混蛋!”我气得大吼!“我可是天才!!”

等我吼完看着他一脸的笑,感觉身上聚集很多视线,连讲台上的老师都不可思议的盯着我。

“呃!”我咽了一下口水,“我........”

“樱木同学,请坐下!”老师没有说什么,很温和的笑笑。

“是的!”我坐了下来,瞪了水户一眼,他笑得更欢了。

“警告你,我樱木花道可不是好惹的!”我压低声音威胁。

“我知道!我只是想和你做个朋友罢了!”他的表情严肃起来。

朋友?这个名字多久没有听到了?自从自己不停的和别人打架以来,连说话的人都没有了,更不用说朋友了!看着他的表情,不明白,他这种人为什么想和我做朋友,寻我开心吗?

“朋友?”我冷哼了一声,自从别人知道我是樱木井子的儿子后,哪有一个跟我真心做朋友的,“我才不想要什么狗屁朋友!”

他没想到我是这种回答,愣了一下,用单只手撑起了头,一直看着我不说话。

这下落个清静!我还在为摆脱烦人的人高兴,没想到他的无言和凝视搞得我浑身不对劲。

我闭上眼趴在桌子上,准备来个眼不见为净!他突然冒了一句:“你在伤心没有朋友吗?”

这句话像一把刀插在我的心上,我皱了一下眉头,“没有!”我否认,可是心中的痛又是什么呢?

“铃铃铃!!!”下课的铃声响起来,我终于可以摆脱这里郁闷的气氛和让人讨厌的人!我起身走出去。

“樱木等等!”水户的烦人的声音又出现了。

“不要跟着我!!”我要躲到哪里去?下节课不去上了,反正对我来说也没差!

******************

“樱木花道!”流川枫拿着一张照片,看着上面的人,不知在思考什么?

“会长!”藤真推门进来,“我想和你说些事!”

流川枫依旧维持刚才的动作,好像没看到藤真进来一样。

这个冰山会长!藤真心里骂到,“会长,我想说樱木的事!”不行一定得和他说清楚。

这下流川枫终于把他黑色的眸子放到了藤真身上,这个无关的人到底想说什么?

“会长,你想对樱木做什么?”直截了当的问,藤真满脸的严肃。

流川枫的目光暗了下来,“做什么?这是你副会长应该管得事情吗?”

“樱木不过是一个孩子,你不能把商业上的竞争放到他身上!”藤真认为流川枫一定会为了流川和樱木家的纠纷而对樱木花道进行报复。

“商业竞争?”流川枫轻哼了一声,“我没有那么无聊!”

“那你?”藤真想不出会长除了这件事要去樱木不利外,还为什么事?

“你管得太多了副会长,是因为最近都没有事情给你做,你太闲了?”他最讨厌有人过问他的事情!

“会长,我......”藤真还想讲,被流川枫给打断了。

“出去,还有不要管我和他的事情,不然的话,你自己想想有什么后果吧!”拿起了放在手边的照片又看了起来。

******************

“仙道,我今天去找会长说了!”藤真一脸痛苦。

“你和他说能有什么效果?”仙道像早就预料到事情的结果般摇摇头。

“可是,我想说一下说不定会有帮助!”藤真觉得自己今天的行为是正确的。

“只希望不要惹到一头沉睡的狮子就好了!”仙道很担心,因为流川枫这个冰冻人今天的表现太不寻常了。

“樱木应该会没事吧!”希望那个纯真的少年不要出什么事情啊!

“我不知道,我只能尽可能的保护他,可是有那个冷冻人在,谁都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想起那人冰冷的表情,仙道叹了口气。

“花道现在在上课吧?”藤真看着窗外明媚的太阳,为什么这么刺眼呢?

“等一下,那不是花道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仙道看到一头的红发,整个人趴到窗台上向下看。

******************

“不要跟着我!!!”

“你要去哪?”

“用不着你管!”

“你不准备上课了吗?”

“走开!”

“那我也不去了,你说要去哪吧!”

“啊~~~~~~~~~~”我再也受不了的大叫了起来!安静的树林回荡着我的叫声。

一拳挥过去,打中了他的脸,因为惯性他被打到了地上,我看着他嘴角有血,冷哼一声,看你还烦我!

他抹去嘴角的血,站起来,也挥了一拳,被打中鼻梁的我,觉得一阵晕眩,这小子很厉害,很久没碰到这么厉害的对手了!我摆开架式,准备大干一场!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直到两个人都累得靠在树上,不停的喘气,看着他鼻青脸肿的样子,我笑了。

他看着我,调整了气息:“你打架很厉害嘛!”

“你也不赖!”我由衷的赞同,“不过比我这个天才差一点就是了!”

“哈哈哈!”他又大笑,因为动作太大扯动了伤口,“痛!”一下子变成苦瓜脸!

“难道你不承认吗?”我昂起头。

“大天才!你的确厉害!”他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这种亲密的举动,让我的心一下子变得温暖起来。这就是朋友吗?

“当然了~~~~~”我哈哈哈大笑,来这个学校也许真的不错。

******************

“放学一起走吧!吃拉面去!”洋平边收拾书包边问我。

“我最喜欢吃拉面了!这附近有啊?你请客!!”我很高兴的说,真好有个兄弟的感觉真不错!!!

“应该是你请我吧!”他冲我笑笑,好像这样我就会答应他。

“喂,是兄弟就不要分你我,你请我就是我请你!”不给他有喘息的机会。

“你啊!”他无耐的摇摇头。

我勾着他的肩膀,“请本天才可是你的荣幸!”

“是是是!”他打开钱包点点了钱,“等一下要是不够的话,我们就要吃霸王餐了!”

“有本天才在,去他们店吃饭是他们的荣幸,还敢要钱!”

“你真的是天才吗?”怀疑的口气加上表情。

“你敢怀疑本天才,活溺了吗?”气死我了。

“不敢不敢!”他摆摆手。

就这样我们开着玩笑去洋平介绍的那家拉面店。

******************

“樱木花道,你很大胆,居然不听我的话,我要让你知道反抗我的下场!”流川枫坐在办公桌上脸色阴沉的看着照片中的红发少年。
 



  F - Fanny17

最近更新

[流泽花]末日穷途   樱之枫叶
[牧淸花]狮子VS花豹   小南
[仙花]Morning Kiss   靠谱的大爷
[仙花]忠与不忠   windning
[ALL花] 不公   凤阳凤歌

随机文章

[仙花] 迷失的尘夏   东京dancer
[仙花]Long Walk to Forever   Cello
[洋花]雨伞   游弋的海兽
[仙花]这辈子最自豪的事   岚若纱
[仙花]废墟    Ya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