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怕伤了你呀

(4 次投票)

作者:Pearl 周一, 2010年 05月 10日 15:22

高中快毕业时,樱木因流川的告白,和好友洋平认真的讨论,仔细的分析自己的感
情后,决定向晴子小姐道歉,因他知道晴子很喜欢狐狸,自己跟他在一起,好像是
抢走了晴子的人一样,虽晴子其实跟流川什么也不是,但樱木就是会觉得愧疚,虽
然只得到了一巴掌及不谅解的眼光,但看着流川不舍的眼光,和那轻拥着自己微微
颤抖的手,樱木觉得,是值得的。

于是,在两人双双保送至深体大后,决定在学校附近租一间小套房,省吃减用节省
开销的过,虽然日子不算太无忧无虑,但每次回家看到狐狸那睡在客厅地板,只盖
着一张薄被子的样子,总会让樱木不由得心疼了起来,笨狐狸就是喜欢等他,怎么
说都说不听。
每次在半夜打工回家后,将流川轻声叫醒后,狐狸那眼里的温暖,让樱木觉得,这
一切,是值得的。

为了那个只懂得爱他,什么也不会,却让自己感动的要命的狐狸,是值得的。

就算每次练习后还要去打工贴补家用,洗笨狐狸每次都会染到色的衣服,煮饭给宁
愿挨饿等他,也不愿去买东西的懒狐狸;就算每次在比赛时,那臭屁狐狸挑战的眼
神,总是让自己气的要死,但总是一次又一次的,看到每次笨笨的在等门的呆狐
狸,一切都不重要了!

眼里只有他的狐狸,爱用臭屁的眼神看他的狐狸,一天到晚都在睡的狐狸。
一个什么都不会,只懂篮球只懂爱他的死狐狸。
让他感动的要死的死狐狸。

很感动的,有个人这么爱他,虽然失去了不少,但得到了这么一个人,樱木深深
的觉得…是值得的。

虽靠着流川的情意和樱木的感动珍惜,两人日子也不能说是幸福美满,因为…流川
是个超级醋坛子!!而且是那种生气也绝说不出口的那种。

每次只要樱木说要和洋平他们出去喝酒玩乐,流川总是一副闷不吭声,让人看不出
高兴或不高兴的脸,樱木虽觉得奇怪,但也不太想甩他,反正他有报备过了,流川
不说话就算了!于是还是高高兴兴的出门了。之后,流川会用一个礼拜的时间,让
樱木知道他不高兴!!樱木就会觉得死狐狸真是难搞,找他出去他也不想去,我总
不能一辈子都不出去吧!?何况和洋平他们认识这么久了,交际一下是应该的,虽
樱木会觉得流川很任性,但想想也就算了,还是如平常一样的待流川,心想,反正
狐狸哄哄就好了嘛…

但流川的情敌不仅于此,仙道这家伙总是故意趁着他在时,打电话给樱木,而樱木
也会很开心的和他聊天,虽然聊不久,(因为樱木觉得背后有种杀人的视线,不敢
说太久…)但也足够令流川怒火中烧了,且还会三不五时的邀樱木一起去小球场练
球,而樱木基于偶尔也要和别人一起切磋切磋的考量下,也会答应,毕竟,仙道真
的是蛮厉害的。每次问流川要不要一起去,又是那种看着他默默无语的样子,樱木
也习惯了,也就随他去了,自己就跟仙道去练球。
当然,不消说,又是一整个星期的冰河期。

再加上樱木在大学时球队的一些球迷和学弟妹们的邀约,根本让樱木忙不胜忙,哪
还有时间分析流川的心里状态,只好每次都让流川一个人在家里睡觉,反正邀他也
就那么一千零一个表情嘛,只要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能撑过去就好了。

樱木其实也不希望流川一直待在家,除了练球或是和他出去买买东西,就什么地方
都不想去,只顾着一直睡觉,且每次只要有别人在的地方,约狐狸,他都不去,勉
强不来,樱木只好算了,但他每次都想办法在晚上7点前回去,毕竟,自己还是会
担心这只笨狐狸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寂不寂寞之类的,虽每次狐狸都一副不在乎
的脸,但樱木还是会担心的。

其实樱木一直不了解的是,每次跟别人出去,死狐狸不去就算了,回来就要跟他搞
一个星期的冷战,虽他平常已经不多话了,但在冰河期更是少,少到连嗯一声都好
像想省略了,可是跟他说话时,眼睛还是会很专注的看着自己,真的让樱木不了解
流川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当然,莫名其妙的情形如果只有一、二次的话,樱木觉得自己是可以忍受的,如果
是5~6次的话,虽然很想生气,但看着狐狸的眼睛就气不起来了;而如果是10几次
的话,樱木看到死狐狸为他等门的样子,也会全部忍下来,但如果是每一次都这样
的话,脾气再好的人都会忍不住想发飙了!

更何况,樱木其实脾气并不好,只是因为他爱流川,所以他愿意忍。

只是忍耐是有限度的,加上樱木的不解,终于有一天会爆发的!
于是…在一次又是学妹们的邀约,流川又是那副死样子的脸色下,回家后的樱木终
于忍不住生气了。

客厅中,流川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语,樱木则是站在沙发前看着坐着的流川。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

"说啊!你不要每次什么都不说,好像我是个傻子,每次吵架都只有我一个人
一头热,你完全不在乎的样子!!"
说着说着,樱木真的忍不住的有点泪眼盈眶了起来。
很委屈的,一种每次生气都好像是无理取闹的委屈。

"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每次有人约我出去都是那种表情,你在生气吗?我真的
看不出来,如果是生气的话,不想我去的话,就说啊,干嘛每次都是那副死样子,
很烦哎~~我真的已经厌倦每次回来都要跟你比冷一个星期了!!"

"我…"
流川看着樱木眼角的余光,当然十分的紧张,他没想到自己的忍耐,反而让樱木更
痛苦,他只是很单纯的因为樱木被别人抢走而不高兴啊,但是…他说不出口。平常
就很不会说话的他,现在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要说什么?说啊?就像你每次都骂我白痴一样,我真的很白痴,我承认可以了
吧!你不说我根本不知道啊!每次都这样,我已经厌烦了,我想要跟一个"人"过一
辈子,而不是一个木头,一个什么都不说的人偶!!"
使劲了全身的力气,樱木真的很气很气,他气自己为什么不懂流川,为什么他这么
努力想一直爱着他,流川却感觉离他很遥远,他看不到他的心。

除了两人在一起的时光,樱木可以从流川的眼中看出他想说的话,他的心情,他的
喜悦或愤怒,但是如果被别的人阻隔了距离,他就看不到了,看不到流川的眼,看
不到流川的心。
他很生气,很生气自己为什么没办法体会这么爱着自己的流川的心。
气着伤着,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他不想擦,反正只有狐狸看到而已。

看着樱木流着眼泪说着的样子,流川真的很难过,他决定把以前不敢说的话都出
口,反正不管怎样,他相信白痴一定不会丢下他不管的。

"别哭了,白痴,对不起,我…其实是在嫉妒…"

"啊?"
听到流川的理由,樱木吓得连眼泪都忘了掉。

"你没听错,就是嫉妒啦!"
有点脸红的,流川又说了一次。

"为什么?你嫉妒谁?你为什么要嫉妒?"

"嗯…很多人啊…反正只要是约你出去的…"
说完后,流川像是觉得很丢脸的不想再讲下去。

"喂 死狐狸,你要说就说清楚啊,不然还不是等于没说!"

"…"顿了会,流川看着樱木一直瞪着他等他说话的眼神只好继续说。

"反正就是不管是谁,只要有人霸占了你,我都会很生气啦!"

"你神经啊,那只是应酬而已啊,我总不可能因为你就都不管朋友!"
樱木真的不解流川到底为什么会这么想,朋友和情人不是不同的吗?有什么好在意的。

"嗯…因为我只有你!"
淡淡的回了一句,也不是埋怨,也不是指责,而是一句事实,一个流川认为很理所
当然的事实。他明白樱木很受欢迎,跟他不一样,他既不温柔也不体贴,说难听一
点,他的个性一无所取之处,唯一大家喜欢的大概只有他的篮球技术和他的脸吧!
只有樱木,喜欢他的全部。
所以,他不想绑住樱木,但他就是会忍不住的生气。

樱木听了,真的又是很感动的掉下了眼泪。
他听出了流川没说出口的体贴。

"可恶!!可恶!"
连骂了好几声,樱木的眼泪还是不听话的直落。(好像太爱哭了^^b)

流川虽然不解樱木为什么要哭,他不过是说了句话罢了,又怎么了?虽然不解,还
是起身将站着的樱木拉到沙发至他旁边坐下,轻轻的将他拥在怀里。

"好了啦!白痴,有什么好哭的,我又没骂你!"

"你…"
抽抽搭搭的樱木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流川见状只好轻抚着他的背,让他呼吸顺一点。

良久,樱木终于开口了。

"笨狐狸,会嫉妒,会生气,不会开口叫我别去吗?自己气得要死,连我也被你搞
得神经兮兮的!!"
有点不甘愿的,樱木在流川的胸前重垂了下。

"嗯!"流川闷啍了声。

"笨狐狸,说话啊!"

"…说…怕伤了你呀…"

"死狐狸……害我又想哭了啦!"

话虽如此,樱木的嘴角却勾起了一丝笑容。

之后,樱木还是会和朋友出去,但次数已经减少很多了,且每次都赶着走,还一直
被洋平他们笑说是怕老婆俱乐部会员,但樱木不以为意,因为他知道,那个笨狐狸
在家里等他。

他很爱一个人。
一个什么都不会,只懂篮球只懂爱他的死狐狸。
让他感动的要死的死狐狸。
 

标签:
  P - Pea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