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毕业日

(2 次投票)

作者:皮 周一, 2010年 05月 10日 15:39

高三毕业那一天,篮球队的他们说好了一起去放烟火。
谁也没想到那天会下起雨。
所有的人都被困在教室里。女孩子们等着等着就突然流下了眼泪。男孩子们沉默。樱木扭过头去,流川坐在他的身后,静静的看着他。
被雨和泪水湿润的空气里,视线伤感而柔和。
他们从来没有如此平和的对视。
那一刻,就算谁都没有说出来,他们偷偷计算不坦率的浪费了多少的时光呢。
有时候,男孩子也是会哭的。只要没哭出声音,就是勇敢而坚强的少年。


如果一定要比喻,就用树来比喻吧。
他和流川,靠的太近。
本来是毫不相干的,根在粗鲁的碰撞中却留下了彼此的痕迹,不管那些轻率的树叶如何东张西望,它省略不了来到这里的岁月和后面听得见呼吸声的树影。
偶尔,也会不小心温柔的相拥。
偶尔,一起默默听着同一阵风。
以为是什么呢,曾经让一棵树心动的却是另一棵树被风吹偏的影子。
现在要说再见了,就可以彼此毫不在意的分开吗?
太晚了,树始终有根。而我们的根,早已纠缠在一起。
分开是会疼的。


因为流川没有移开目光,所以樱木也就安静的对望着。
如果再长大一点,再莽撞一点,再清楚一点,事情又会怎样呢?
如果曾经在一个晚上相遇,我们会不会及时的拥抱?
如果坐过同一辆电车,如果走过同一条小路。
没有如果的日子,真实的像装了玻璃的窗户。
以为伸过手去是轻而易举的。
结果玻璃把手指碰疼了。


明天我就要走了,一棵树大声的说,为了让另一棵树听到。
分别的那个晚上每一个字都有了含义。
另一棵树的安静,让第一棵树焦躁不安。
我要去很远的地方,非常非常远,再也不回来了。
我要去的地方,能让我忘记这里和所有的一切。
那是多远呢,第一棵树自己也不清楚。
我不会想念你的,你呢,你会不会想念我?
它低声的问,然后沉默。


流川君要去美国,晴子曾经无意中说起。
虽然那是高中三年唯一一次短短的约会,樱木还是悄悄走了神。
现在他想问问流川,美国在哪里?
他没有问,因为教室里很安静,因为流川始终太安静。虽然流川一直望着他,但那不是说话的眼神。那是他从来没弄懂过的眼神。


第二棵树那天晚上一句话都没有说。
甚至连水流过叶脉的声音也越来越模糊。
虫鸣,鸟叫,叶片的响动,风的低语,星星的光芒。阻碍他们彼此交谈的声音太多了。


流川走过来问,你报了哪里?
天很晴,教室里面很热闹。
拿着志愿表的樱木有些头晕,他漫不经心的说,怎么,狐狸,你要追随天才的脚步吗?
现在樱木有一点后悔,其实他很想告诉流川,他要去哪里。
因为他已经知道了流川要去哪里。


雨停了。

半夜里,第二棵树悄悄的开出了花。

没有人说我们去放烟火吧。

花朵落了下来,沉睡的第一棵树没有察觉。

夕阳照亮了年轻的流过泪的脸庞。

睡梦里,第二棵树跟第一棵树说,我会想念你的。


烟火燃起的一刹那,没有人会寂寞了。樱木抬起头,他知道流川一直站在自己的身后。他和他一起看着烟火。
他想,烟火中的自己是什么模样呢。
他想着,微微出了神。
有人从后面轻轻抱住了他,很熟悉的手,虽然他从来不曾紧握。
他闭上了眼睛。
 

标签:
  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