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三花]天使

(2 次投票)

作者:皮 周一, 2010年 05月 10日 16:50

一切的起点,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那时候他还是个不良学生,当然他认定对面红头发的少年和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同。堕落的,渺茫,没有希望。曾经他幻想过两个人之间暧昧的联系在樱木抬起头看他的时候清脆倒塌,这个人的眼神太过单纯,单纯到了无所畏惧。他将利用这单纯毫无阻碍的穿过自己曾经恐惧过的道路,像个傻瓜,然而,无比正确。当时三井只预料至此,这足以使他内心里产生 了一种近似于嫉妒模糊的情感。

这样的情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支配了他所有的行动。

他曾经想毁掉毁坏他的一切,现在,他连这个过去的自己也要一并毁掉了。刻意的长发和牙齿之间丑陋的洞在镜子里不协调的配合,他盯住自己长久训练后的空洞眼神。发出了连自己都觉得悲哀的笑声。

之后的一切,终于是难以预料,很久以后三井想起来,不能说是幸运还是不幸。

女孩子一般的发落到了耳边,他拨到耳后的动作太过于优美细致。正如他之前一直被教导所做的一样,这点他完全没有意识到。

宫城是个混蛋,当然也很单纯。然而真正引起他愤怒的,始终是樱木。

将要抛弃自己的,必被自己所抛弃。

因为骄傲,三井是天才,天才应该是骄傲的。

即使是最爱的篮球,也没有任何权利伤害自己。

樱木那天晚上第一次闯入他的梦里。红头发男孩靠近他,平静的盯着他,三井等着,等着等着男孩子突然笑了。明朗纯粹的笑,在只有两个人的昏暗梦里只剩下了诡异和神秘。只是如此三井已经无法挣扎,他站在那里看樱木,就这么一点一点的冒出了冷汗。

清晨醒来,他给铁男打了电话。

两天之后三井和他的朋友们一起闯入了篮球馆,在那里他第二次正视樱木。他悲哀的发现见过一面他已经清晰的记住了这个人的相貌,在脑海中,丝毫不差。他把脸转向了其他人甚至篮球,然后一切就开始发生了。整个球馆里的人狡猾的用眼神和语言集体向他攻击,这在空旷的房间里有加倍的效果,比起来自己的动作微不足道,红色的头发引导他,直到牢牢的占据了他眼中的位置。门突然被推开时他早已疲惫不堪,光线涌入,轻轻揉捏他的眼睛流下泪水,他解脱了。

红发的男孩和白发的老人一前一后,他分辨不清,然而依旧挣扎,这也许是拯救,更可能是欺骗。



所谓的黑暗所谓的痛苦,一旦摆脱之后就像蝉褪去无用的皮,曾经如此烦恼过自己的居然渺小到无关紧要。现在的三井站在窗前,清爽的短发,每天清晨的这个时候,他总是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樱木从校门口起就进入了他的视线。

他看着光线随少年慢慢移动,红色干燥的头发,他看见它们分开了光和影。男孩子在这个清晨,毫无阻拦的前行着。

但是很快,三井见过的一个叫洋平的少年,突兀的闯进了画面,来到樱木的身后笑着轻轻拍拍樱木的肩,樱木不回头,却也笑,大概是发出了声音,太远,三井当然是听不到。

微笑渐渐收敛,过于清爽的头发有冬季残余意味深长的寒冷,三井若有所思的把手贴到玻璃窗上,然而他什么都没有想,那一刻,新的一天,真实的一天,开始了。



即使在球场内三井也很少跟樱木打招呼,红头发少年跳起来夸张的打球方式也会让他像其他人一样抬起头来注视,除此之外,他不想和少年牵扯上更多的关系。篮球可以暂时给他全神贯注的机会,手上熟悉的感觉让他心安,三井想自己或许可以,战胜过去的一切,包括那个红头发少年。

抓起篮球的瞬间,总是过的很快。

有一天教练宣布,明天,是他们的第一场比赛。

第二天早上,他用冰水洗了脸,镜子中的脸略带疲惫,中规中矩。他没有什么可以不满的,虽然他还并不是完全的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样发生了。

他决定骑车,吹一吹头发。

三井的头发,因为发质的关系,天生淡紫,近似深蓝。



铁男也选择了在同一天打架,在三井路过的地方,这个代表了他过去两年的男人。很美好的两年,无论是用来做什么。

只有这个人,没办法称他做孩子的,他的眼神中有了太多的东西,他已经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走了太远,超出了一个孩子所被允许的范围。以前有一段时间,三井的确是在羡慕他的,然而更多的时间,他只是默默的看着铁男,带了一点怜悯。那个时候他还留着长发,这样望过去忧伤的姿势让他觉得自己也有一点点接近铁男了。

三井出了手,打在别人身上突然降临的现实感让他心里猛的一击,很痛,就是这种痛,铁男似的痛。他不能走了,即使有人哪怕是铁男推他一把,隐隐的,他露出了笑容。

樱木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墙沿上,笑着,骄傲的站直身子抬起头。

为什么每次这个人出现的时候,都是用让人误会成天使的姿势呢?

三井也抬起头用眼睛迎接轻巧往下跳的男孩,疼痛在一刹那奇妙的释放,很疲倦,然而舒畅,铁男不过是个累了的男人,樱木一步步朝他走过来,他脚边扬起的微尘里,也有光辉似浅浅的一片。

“嗨,小三。”

“恩。”

天使站在他面前,三井能说什么多余的话?他不敢惊动天使藏起来的翅膀,他镇定自若的笑着。

你所爱的,你真正的道路,可能会给你制造障碍,但是从来不会真正的伤害到你。

他们打了很漂亮的一架,理所当然的。



樱木和三井一起骑车去体育馆,已经迟到了,两个人谁都来不及开口说话,一张嘴风就从他们的嘴巴里挤进去,痒痒的,想笑。他们的脸,因为兴奋和太阳红的闪闪发光。

“喂,樱木。”他们放下自行车继续奔跑,进门之前三井突然停下来,一本正经的开口,“谢谢。”

樱木匆匆一下站住,也严肃的看着他,“不用谢,我是天才嘛,帮助你们这些小人物是应该的。”

没头没脑的话说完,樱木也不理他,转身又跑,三井愣一下,连忙大步追了上去。

他站到教练面前大口喘气的时候,双眼炯炯有神。



之后两个人的关系比较正常起来了。

说正常,不过是三井一相情愿的说法。对于樱木完全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见了面叫小三,开两句玩笑,至于以前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不良啊打架啊这些话题,偶尔拿来威胁一下大概也不错。所以三井说要请他吃拉面的时候,樱木也没有想想为什么,高兴的答应了。

一路上三井跟在摇摇晃晃哼着歌的樱木后面,思索自己为什么居然会觉得这个红头发的高个子像天使。樱木突然转过身,三井心虚的站在原地,在他的脸庞之前,暂时还没有办法直视。

“就在这里吧,恩?小三。”侧面传来樱木愉快的声音,很好听。

“好。”三井痛快的答应了。

掀开帘子两个人弯腰进去,老板打量了他们一眼,谁都没有在意,靠着窗边的位置坐下来了。

“我说,樱木。”点好了大份拉面之后三井向窗外望去,一边开口说道,“你为什么要打篮球呢。”

“因为我是个天才,”亘古不变的回答,樱木笑嘻嘻自在的盯着三井,“还有,因为晴子小姐吧。”

“晴子?”三井茫然的问,扭过头,樱木的脸慢慢转成了淡红。

他突然后悔了。

原来两个人要谈的是什么三井也没有明确的计划,但是,绝对不是为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樱木喝了酒之后话特别多也不在他的计划之内.既来之,则安之。三井也只好大口的喝酒,默默压抑心中的愤怒,反正樱木说起话来根本不需要他的回应。

走出店门两个人都有些醉了,樱木醉的尤其厉害,一把攀上了三井的肩膀,三井犹豫一下,用手小心的扶住了这个半大的孩子。

好温暖,彼此的体温传来之际,他们安静的在大街上行走。

“喂,小三啊。”一个路口,樱木突然勉强的站到三井面前,一双眼睛亮晶晶直逼三井脸颊。“你说,晴子小姐到底是喜欢狐狸还是喜欢我?”

三井把手插到口袋里,和樱木隔开了一段距离,僵硬的挺直身子,恼火的盯着樱木,他沉着的开了口,“流川。”

“流川。”一个晚上无处可发泄的积怨啊。

“当然是流川。”活该。

“恩?”樱木显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回答,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一双眼睛就此暗淡下去,看上去到是清醒了一点。三井暗暗叹了一口气,可是,并不愉快。这样的自己,看到樱木的样子就没办法高兴起来。他向樱木走一步,声音柔和,“樱木。。”

并无预兆,就在他企图做一个好学长的时候,这个红头发的男孩子猛的扑到了他的身上,一把抱住他,淅沥哗啦突然哭了出来。当然三井完全怔住了,接着,不可避免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叫做三井寿的男孩子心跳开始一点一点的加快起来。
 

标签:
  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