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完全恶搞 ALL/花]大逃杀  

(1 次投票)

作者:皮 周一, 2010年 05月 10日 16:54

现在你们可以互相残杀了。

现在拿起你们手中的武器,神会宽恕你们,它已经闭上了眼睛,在别处寻欢作乐。你们中的剩余者就是胜利者,胜利者将活下去,在这片血之大陆,举起刀面带胜利的微笑。

有人往他手里塞一把刀。

一个带着胜利的微笑的男人,接着他迅速的消失不见了,只有眼睛曾呆过的地方依然闪闪发亮。

樱木依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他醒来的时候就站在这里。现在有人给了他一把刀,告诉他去杀人吧,杀了人就能活下来。他想着,好象又明白发生了什么。

周围的人消失了,宽阔的广场终于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低头看一眼手中的刀,再抬头,有个人站到了他面前。

他轻轻倒吸一口气,没有叫出来,是洋平。

“喂,花道,你愿意让我杀了你吗?”洋平的眼睛很忧伤,刻意的亲切语气听上去也很忧伤,“还是,”他稍微停顿一下,“你想杀了我呢?”

“如果是这样,我愿意。”黑眼睛的少年补充说。

樱木皱一下眉头,严肃的开口,“我不会杀你,你也不能杀我,洋平。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管,总之,杀人是错的。“

洋平悲哀的望着他,”樱木,你清醒过来吧,这样的你,就算是杀了我也无济于事啊。那么,你还是死在我的手里吧。“他缓缓的举起了刀子,有力的手腕,刀子有锐利的形状。

“够了,洋平。”樱木忍耐着没有后退,低声喊了出来,“把刀扔下。”说着他把自己的刀子远远的抛了出去,“会有解决方法的。”刀落地清脆的一声猛然让他察觉到自己的无助,眼前的少年露出狡猾的笑容。

“我怎么忍心让别人杀你呢,樱木。”洋平喃喃自语,逐渐走近,眼神中开始有了一点神采。

“洋平,你冷静一点。”樱木站在原处,努力镇定,“你。。。”

已经晚了,他来不及说完这句话。洋平的身子弓起如猫,一跃迅速的扑了上来,带着凉意的刀面在他及时扭头的时候贴着他的面颊擦了过去,他慌张的伸出手想把洋平推开,手一伸落了空,洋平黑色认真的眼睛突然凑上前,比刀锋更冰凉的逼近他

你不想,不想杀了他吗?你必须杀了他呀。

自己和洋平的所有动作在旁人看来大概很丑陋可笑,樱木突然想,他奇怪自己还有时间想这个。洋平的动作比平时灵活很多,一味的躲着,他已经很吃力了,每次在缝隙中看到洋平的眼睛,他的心就下沉一点。

他是铁了心要杀死自己的,可是自己还是没有办法理解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最后一次躲避,樱木无路可退。洋平的脸上露出了笑意。真的要死了吗,他睁大眼睛,如果刚才没有扔掉那把刀,他可能会伤了洋平而不必有人死去。想着,樱木突然生气了,空空的手猛的做出下刺的动作。

洋平带着胸膛上的刀和喷涌而出的血开始变的安静,做出夸张的后仰姿势,他轻易倒在了樱木的面前。

你杀了他,你终于杀了他。

樱木站住了躺在地上平和的露出微笑的洋平,一切完全不可解释,他的手里没有刀,明明没有刀,可是把刀刺进柔软肌肉的感觉,那时的一阵战栗,现在还让他的手腕不能停止紧张。

“洋平,”他僵硬的向前移动一步,膝盖承受不住重量脆弱的弯下,“洋平?”

这不是我,我没有把刀刺进你的身体里,你是知道的。他看着绸子一样披在洋平身上纵横的血流,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洋平微微翘起了指尖,他在笑,还在说话,“去海边,樱木。”他继续笑着,然后用全力闭上了眼睛。

他死了,不必检查,樱木突然明白了这一点。

“恭喜你。”很好听的声音同时自身后发出,樱木没有扭头,他不知道扭头会看见谁。他现在只是想把那把刀子拔出来,再一次扔得远远的,越快越好,当然他不能这么做。

“你杀了他,恭喜你,樱木。”那个声音纠缠不休。

“我没有。”其实他不该在意这个柔和声音的,没来由的愤怒还是让他猛的转过头,大声喊出来,“不是我,我从来没有杀过他,你听到没有?”

翔阳队的藤真,手上空无一物,冷冷笑着看他。

“你杀了,你杀了你最好的朋友。”这次声音里带着威胁,却越发谦虚。

“我没有。”樱木站起身,“我没有,也从来不会。”他执拗的重复,声音稍微低了一些,脸色发白,很坚定。

“我看见了。”藤真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声音越来越细越来越甜美,他的头发自然的生长,个人渐渐变矮,等到他的脸终于停止变化,眼前的人成了晴子。睁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女孩子向后退了一步,“樱木君,你杀了洋平。”

樱木不想追究这一切,刚才的藤真是幻觉,这个人是晴子,他麻木的想,手腕开始发痛,女孩子慌张的神态也只能让他说出一句话,“没有,我没有杀死洋平。”

“你为什么要杀他。”晴子开始抽泣,她的头发偷笑一样抖动,声音慢慢变大,最后成为毫无遮掩的哭泣。

樱木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手腕疼的厉害,他想去拿起那把刀,然后,到海边。

他果然这么做了,晴子跟在他的身后。察觉到这一点他放慢了脚步,尽管那哭泣声使他心烦意乱,而小鸟歌唱一样不间断的“你杀了他”让他好几次冲动的差点扭过头去。

辩解无效,神在寻欢作乐,他只有相信自己,还有死人。

“你杀了洋平。”樱木突然停了下来,晴子连忙在后面怯生生的喊了一句,咸的风吹过,这是海边吧。

“晴子。”他第一次转过身,努力使自己声音听上去可信,“你在这里。。。”

后面空无一人,晴子不见了。

一阵不安袭来,他非常想跑,但是终于忍住了,没有任何跑的理由。直到身体突然被人从旁边狠狠一推,他才明白自己大概又错了。

身子不断下坠跌入海中之时,樱木看到的最后一幅画面是趴在悬崖上的晴子和她连续落下的泪水,她的呼唤深深进入他耳朵里,“樱木君啊,你为什么杀死洋平呢。”



他以为自己起码会晕过去,所以樱木没做任何挣扎,但是他没有。阳光离他而去,樱木在下沉,神智无比清醒。他认出了身边一些古怪鱼的名称,虽然他在生物课上从来没有正确回答过这个问题。

看到一条长着流川枫上半身的鱼向他靠近并且温和的拉住他的手,根据常识,他知道这种叫做美人鱼。

人鱼没有开口,樱木顺从的跟着他,很快,他们来到了一座宫殿前面,这宫殿是小学插图里面见过的,人鱼们果然造出了浮夸而无实际用途的屋子,流川带着他顺利的通过了警卫,熟练的拐过弯减慢了速度。

一条漆黑的巨大人鱼坐在正厅中央的椅子上,樱木更愿意称他为牧,牧若有所思的望着渐渐靠近的两个人,优雅及时的开口,“你好,人类界的杀人犯先生。”

牧的声音从来就不乏尊严。

樱木担心自己开口水会涌进嘴里,事实上他过虑了。他毫无阻碍的出了声,“我没有杀人。”

“是吗?”牧漫不经心的回应,脸上带着嘲笑,“人类界的背叛者是我们永远的朋友,你看,神已经赐予了你最珍贵的礼物,神是不会错的。”

“我没有杀过人。”樱木一心反驳,旁边的流川突然碰了碰他的手,友好的看着他,点点下颌。他顺着流川的眼睛向下看去,很简单,一路上一直在他眼角不停晃动红色美丽的尾巴,不是流川的,是他自己的。他变成了一条人鱼,鬼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神已经接纳了你,身为他的子民我们不胜荣幸。”牧充满了善意打动人的声音,“愚蠢的人类啊,他们的死活与我们何干,欢迎你来到我们中间过着被神嘱祝福的生活,并且神告诉了我它赐予你的名字。亲爱的,记住,”他顿一顿,“你叫樱木花道。”

“好了,”牧的精神在一席话之后全然化为疲惫,“流川枫,你把他带下去。”

“我。。。”樱木还想说话,流川默默向他示意,牧已经蜷起了身子像是睡着了,樱木只好跟着流川又顺从的游了出去。

“樱木,”他们穿过守卫的时候流川第一次开了口,声音不大,他也没有看着他,“跟我们一起生活吧。”

不是请求,不是要求,很温和很自然的,然而,让人安适。

樱木停下来烦躁的摇了摇头,海水有无比清爽的气味,他以前从来不知道,他抬起了头,在水面之外晃动不停的诡异世界中,那里躺着他死了的最好朋友,可是,不是他杀的。晴子呢,藤真呢,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任何事情是幻相,然而。一条翘尾巴的黄色小鱼突然靠近了正在沉思的樱木和在一旁注视他的流川,小鱼扬起头蹭了蹭樱木的胳膊,咻的钻进流川怀里探出头来看他。

他没有杀过人。

“流川,”樱木笑笑,突然下了决定,“我要回去,回到原来的世界,有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做,你知道有什么方法吗?”

小鱼受了惊,一刹那睁圆了眼睛,飞一样匆匆游开了去。刚才还温和的海水不安的翻动,流川站在他对面,脸上没什么变化,神情陌生了。

“拜托你,流川,我必须回去。我在上面有一个朋友,他长的和你一样。。”樱木闭上了嘴巴,他一向不知道怎么跟这种类型的人打交道,他只好盯住了流川。

“在那里,”流川开了口,很冷淡,“一直往前走,有个女巫,他知道的比谁都多。”

“谢谢。”这句话近似呻吟,樱木向流川伸出手,流川的尾巴突然一甩,惊起一片泥雾,“别碰我,”他严厉的说,“走开,别碰我。”

樱木垂下了手,流川没有理睬他,独自转过身,向远处游去。

站在原地发一会呆,看着流川不见了,樱木笨拙的甩甩尾巴,开始摇摇晃晃沿着流川指出的路向前游动。



开门的是彩子,五颜六色一条尾巴从他眼前得意的晃过之后,才露出来苍白的一张脸,没有礼貌的瞪了他好一阵。

“我不要报纸。”开着无聊的笑话,彩子显然知道他是谁,把他让进了屋,“人类的叛徒,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先声明,我的存在不在国度的允许范围之内,你们把它叫做,无照营业。”

房子暗的很,樱木碰了两次头才找到一块可以坐下来的岩石,小心的抓住一个张大嘴巴对着他冲过来的鱼头并且丢到一边,樱木开口,“我想回到地面。”

“我并不是免费服务的。”彩子安慰着鱼头,她的手指上沾满了古怪的鳞片,慢条斯理的继续,“现在,我收集声音。”

“好。”樱木没有多想。

“呵呵。”彩子干笑了两声,用手指在海中画一个旋涡,“我喜欢你,小伙子。但是记清楚,你变成了一个讨厌的人类之后,不要指望在这里做任何停留,马上走,五分钟之后,你将因为溺水而死,当然,我是不在意收集尸体的,毕竟,”她暧昧的上下打量他,“就算你不死,我也许也会忍不住杀死你的。”

彩子说完了,樱木没有打算跟她交谈,他们静静的坐了一会,彩子突然皱起眉头,“等等,刚才是谁告诉你这个地方的?”

“流川枫。”樱木小心回答,疑惑的看着她。

“那个笨蛋吗?”彩子吹着口哨飘了起来,“你这个白痴,怎么会相信他,现在他带着军队过来这里了,见鬼,他们会拆了这所房子的,可恶。”她的声音开始变的粗鲁,冷不防冲樱木扔过来一个瓶子,“快喝,把吐出来的东西扔回瓶子里。”

樱木也不打算连累这个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的女巫,他把药水喝下去的时候想起了流川,他的告密并不让他太难过。但是,他离去时的鄙夷眼神,来不及想了,连他也听到海水传来的喧哗声,药水喝下喉咙没有前兆突发的巨痛猛然撕扯着他,樱木想大叫,但是没有声音,整个世界静静欣赏着他的痛苦。他用力一挣扎,海水刀一样划过他的双腿,他开始上升了。



他来到这个小镇已经三天了。

一开始,古怪的酒吧老板发现了他,然后什么都没问就把他带了回去,之后老板才发现他不能说话,并且为了这件事无聊的笑了一个晚上。

总算,他有了衣服,食物,并且被允许在吧台上帮忙。

只有他一个人时樱木会偷偷的想,自己是不是疯过,他想到洋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的脸。他回忆海水,只有令人无法呼吸的强烈咸味。

至少在吧台里,他干得还不错。

小镇不大,只有一个酒吧,只要是不下雨的日子,生意好的出奇。聚到一起的男人们见怪不怪的打量着他,有时候肆无忌惮的拿他的嘴巴开两句玩笑,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恶意,总之没人在乎。

第三天的晚上,镇子里下起了雨。

九点钟的时候来的第一个客人,他从来没见过。整齐合乎规矩的衣服和干净的脸庞,露出虚弱的微笑。客人进来的时候一直安静的坐在电视机前面的老板重重放下手中的啤酒瓶,碰的一声,客人不安的往那边望了一眼。

樱木带着歉意冲客人笑了笑,对这个和小镇上人不同的安静的男人他很有好感,他的脸庞让他觉得没来由的亲切,客人感激的对他回报了笑容。

“我要一杯润滑油,谢谢。”受过良好教育的声音。

樱木一时征住,不解的看着他。

“润滑油。”客人耐心的又说了一遍,咬字清楚,无懈可击。

“我们这里没有给机械人杂种喝的润滑油。”老板低沉着嗓音从电视机前面站起来,他喝多了,这不奇怪,自从樱木进了这间酒吧开始,老板每天晚上都烂醉如泥,但是他从来没有像今天晚上醉的这么早,他摇晃着靠近了客人,双眼闪闪发光,“懂吗?滚回去,滚回你们的白痴工厂,你是什么,一堆零件而已,垃圾!”

砰。

“给我一杯润滑油。”客人看上去很紧张,他勉强的笑笑,对着樱木开口,“真的,我不喜欢这样,这样总是让我很紧张。”

老板的尸体在地板上躺着,血缓慢的流出来,他的额头,有半径完美的一个洞。

樱木默默看了客人一眼,从吧台下拿一桶润滑油出来,老板曾经抱怨这桶油占了他店里的空间并且发出让人做呕的气味,但是,这在酒吧经营条例中写的很明白。

“这样不好。”客人忧郁的喝了一口酒,“他们说,我从出厂的时候就有故障。”

老板的尸体仍然在地板上躺着,樱木看着血流的速度减缓下来,大概是要凝固了。

“他们要把我回收销毁,他们怎么能这么做呢。现在已经不是野蛮的20世纪了,已经通过了机器人保护条例,”安静的人罗嗦起来话特别多,至少那杯酒对他语言系统的灵活性相当有帮助,“机械人也好,人类也好,谁能说还剩下十五分钟寿命的人被还剩下15年寿命的人杀死就无罪呢,”他突然神经质的笑出了声。

你已经杀了他,樱木很想这么说,如果能。可惜他开不了口,只好一遍又一遍擦着老旧的吧台。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不同意吗?”客人把杯子挡在了他的抹布前面,樱木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

客人这个时候很冷静,和以前喝罪的人不同,他的眼睛里有清楚的判断力和似曾相识的嘲笑,“你是个哑巴?”他兴致勃勃的问,等待樱木的回答。

樱木没有做出任何表示动作,他抬头向窗外望去,窗子上面挤满了一张张渴望的脸,从前几个晚上他被这些脸迷惑过,现在他明白了这些脸的名称,机械人。

“你是个坏人,我看的出来,或许你杀过人。”客人的神情越来越放肆,突然他一把抓住樱木的脖子,力气大的根本不容他考虑挣扎。

“或许你杀了我的朋友,他是个很好的机械人。他叫水户洋平,你见过他吗,我有他的照片。”

老板睡觉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放松过,小镇上的每个人睡觉的时候都要确定拉紧了窗帘,尽管如此他们还常常宣布自己做了噩梦,樱木盯着尸体的脸很快被扳到了照片前面,他不得不看着照片上黑发微笑的少年。

“我叫木暮。”客人的脸上重新露出了腼腆紧张的神色。

墙出现了裂缝,裂缝不断扩大,终于慢慢变成了空洞,墙倒塌了,在呛人的烟雾之中,机械人们排着队如愿以偿在下雨天进入了温暖的屋子。

樱木很累,很累,他闭上了眼睛。从这一次开始,他不想再醒来了。



很遗憾,他终究还是睁开了眼睛。

这是一片森林,没有海洋,没有岛屿,没有机械人和死人。

他坐在一块光滑的石头上,他的对面是一只青蛙,青蛙正在温柔的看着他。

一切都很好,不嘈杂也不安静,除了那只青蛙的奇怪目光。

“吻吻我。”青蛙说,“我会变成美丽的公主。”

樱木沉思了一会,“好吧,不过,有个条件。”他说,“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

“那么你就会吻我吗?”青蛙很兴奋。

樱木肯定的点点头。

“我叫,我叫,呱。”青蛙的脸红了,“我姓赤木,我叫,我叫赤木刚宪。”

好一双充满希望漂亮的眼睛。

伴着青蛙的一声惨叫,樱木眼疾手快抓住了青蛙的尾巴,用尽了平生力气一扔。

很好,现在一切都好了,安静,死一般的寂静。

樱木很疲倦,他想睡了,下一次变成睡美人他也不在乎,他现在只想睡觉,然后,总有一天回到那个叫做湘北高中传说中美丽的地方。
 

标签:
  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