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土泽花]夜市 -待续-

(1 次投票)

作者:皮 周一, 2010年 05月 10日 17:06

SH大赛,初夏,前夜。



土屋很欣赏自己浅褐色的头发稍微碰到眼睛的样子,冲过凉之后他心情愉快的出门散步,头发还是湿的,原本干热初夏的风因此有了凉意,大荣学园的校服穿在身上无比贴合,一个十七岁少年运动贵公子亲切的形象——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就在这淡色的光中呈现于世人眼前了。

他眼睛尖,一下字就看见了泽北,那时泽北正以一身黑衣示人鬼鬼祟祟往外跑,他不忍心打扰这个孩子恐怕过于天真的幻想,土屋没有大声招呼泽北,而是以散步的良好心态跟着他走了出去。其实走到门口他就猜到了,这完全是显而易见的,在整条街上唯一耀眼的生物——红头发樱木,对着泽北和他,对着两个人友好的打了招呼。

土屋一直认为只有黑色的头发如他才能摆脱兽类毛发境界,但是他现在发现红色的头发也不是很差,就樱木来说,他站在街上背着夕阳兴高采烈的模样,让土屋不由露出了微笑,然后毫不客气的和泽北一起站到了樱木面前。

顺便说一句,比起樱木,土屋认为泽北简直渺小的可笑。(土屋说的,不关俺的事。= =)

“土方也一起去夜市吗?”樱木的笑很孩子气,近了看眼睛在发亮。

“哎?”刚才还害羞的笑着的泽北奇怪的变了脸色,慌张的扭头,土屋抢先一步开了口,“是啊,我也一起去。”

“土屋,你。。我。。”泽北已经糊涂了。

“不过,樱木,你叫我土屋比较好呢。”土屋不客气的忽略泽北的迟疑,亲切地笑着向前跨一步,站到樱木旁边。

“为什么,你不是叫土方吗?”转移了注意力的樱木也把泽北扔到了一旁。

“其实我是叫土屋,这是个秘密,只有你才知道。”土屋完全没有名字被人叫错之后的耻辱感,无聊的开着玩笑。

两个人开始并排向离这里不远的夜市走去,微风习习,土屋故意压低了的声音若有若无传到后面,某只叫做泽北的生物因此眼眶险些一红,终于还是不甘心委屈的跟了上去。



夜市是——

约会,

金鱼,章鱼烧粉红色的棉花糖和拉着手的两个人但是目前只有:

土屋。

泽北为了这次约会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包括上下打点好临时抱佛脚的全队关系旁敲侧击要来湘北队旅馆的电话号码鼓起勇气打电话哼哼哈哈进行着艰难的沟通准备衣服刷牙洗澡忍住碰碰的心儿跳等待着傍晚的到来。

现在,却只能含泪跟在前面像是在约会的两个人后面。

土屋淳,我记住你了。

啃着土屋递过来有些烧焦的章鱼泽北在心里暗藏毒誓,一边不舍不弃的盯住樱木背影,樱木突然转过头来,泽北的脸哗的涨红——不知道是被噎着还是做贼心虚,樱木倒也没有在意,开口问道,“泽北,你不是说你最喜欢捞金鱼吗?”

这次是真的被噎到了,在土屋高深莫测的笑容之下,山王队未来队长最喜欢的课外活动是捞金鱼,虽然他打算从此守住樱木老死一生,但涉及到形象问题。。。泽北终究还是不忍心伤害樱木单纯的心,自暴自弃的大声回答,“哈哈,没错。”

就这样三个人在捞金鱼的摊子边上站住,土屋跟摊主要了一个粉红色小巧的鱼网,含笑递给了泽北,泽北在挤了一圈小孩的水盆面前站也不是,蹲也不是,脸半红半白,一直等到天使樱木好心的开了口,

“土屋,不如我们也一起陪泽北玩好了。”

土屋的眼睛稍稍眯起,“好,如果樱木这么要求。。。”

樱木也没听土屋把话说完,低身去拿网子,土屋自得其乐又是一笑,正面碰上泽北尽是阴沉的眼神,他当然不跟这种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家伙一般见识,扭过头也不理他。

小孩子做鸟雀散,三个人厚着脸皮挤在一起,摆好了架势土屋不忘追加一句,“樱木,你喜欢哪条?”

“对啊,樱木,你想要哪条?”泽北这一次总算看清楚了形势。

“我又不是小孩,我自己会捞,”樱木漫不经心的盯着水盆回答,“说起捞金鱼,我可是神奈川之王。”

“那当然,不如我们来个比赛吧,输了的人请吃拉面。”土屋毫不在意,看着樱木的眼神越发温柔。

变态,这家伙绝对是个变态。泽北下的结论有点迟,有鱼从他眼皮底下扑通扑通闪过,他的心情于是转好,精神奕奕开始进攻鱼缸。



比赛结果,鱼店老板大吉。

土屋认为,他既然成功的阻挡了泽北无耻的进攻并给予了适当的反击最终给樱木创造了捞上今天唯一收获的机会,那么一切果然还是在自己的掌握之下,有时是现在那个叫泽北的小伙子眼睛已经红得像兔子了,虽然不知道是气的还是伤心的。

虽然只捞了一条鱼,樱木的心情也不错,反正还有两个笨蛋在那里摆着,况且,有拉面可以吃。现在他就精神愉快的走在通往拉面馆的路上。

但是,这个晚上注定是不平静的,一个穿着花裙子扎了两条小辫子的小女孩突然出现挡住了三个人的路,睁大了眼睛的小女生露出认真的表情,“叔叔,帮我打熊。”

叔叔?

土屋正好奇泽北会有什么反应,泽北和樱木很有默契一起向他望过来,土屋的自尊心稍微啪嗒一声,果然,这就是当王子的人注定的下场。

“好啊,小妹妹,”土屋轻轻一笑拨一下头发,“你想要哪只熊?”

小孩子也不客气,用手一指,原来是橡皮枪打布娃娃的游戏,小姑娘指住的是最大的那个,很有威严的坐在第一排。

土屋无所不能,土屋淳信心十足。就连泽北也在一旁嫉妒这家伙怎么这么好的运气,那熊大概闭着眼睛也能碰下来,土屋已经姿势优雅的走上前去,泽北突然意识到这是接近樱木最好的机会,一想到这里他的脸又是一红,这才是今晚来这里的目的吧——让那个恋童的家伙道德败坏至死吧,亲爱的孩子,对不起。

“樱木。。。”泽北心头小鹿乱撞羞涩不已,他奇怪的表情成功的引起了樱木的注意力,“我。。。”

砰。

黑线。

疼——眼泪,泽北的大脑中关于这两个概念之间天生缺少过渡,他的反应非常直接,敏捷的扭过头去,土屋遗憾的看着他,又看看手中的枪,小女孩无辜的眼神直击泽北善良的心,她多半是想说,哥哥,你为什么不是那只熊呢。

再接下来,土屋一句轻松的对不起终于割开了泽北脆弱的脑神经,“土屋淳!”忍无可忍,泽北断然一声大喝,做势欲扑,胳膊却及时的被一只温暖的手拉住了,“泽北,”樱木的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泽北和一只土屋,他的表情神秘,“其实。。你和土屋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被看出来了吗?泽北恢复原态,心碰碰乱跳,迟疑正想着怎么开口,耳边有是碰的一声。

敏捷的一跳之后泽北发现这次这声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但是美好的气氛已经被他过于灵敏的动作破坏了,他愤愤不平的望向柜台下一秒又转悲为喜,拿着枪的土屋正对着毫无反应的熊持续发呆中,大概是在思考,又或者是刺激太大暂时逃避现实。根据他一晚上的表现后者的可能性显然比较大,总之泽北正准备大笑之际土屋以漂亮的姿势又是一枪。

砰。

大熊低眉顺眼,纹丝不动。

“叔叔好笨。”小女孩一言值千金。

这个时候就轮到英雄出场了,离开心爱的人穿过封锁线慷慨无私从邪恶的熊手中救下曾经陷害自己阴险的人上吧泽北荣治!





-待续-
 

标签:
  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