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天使的城

作者:皮 周一, 2010年 05月 10日 17:28

冬天下雪的那一天,仙道看见了翅膀折落掉在地上的樱木,红头发的天使在雪中安然如一朵春天的花,尽管这样仙道还是想要装做没看见而走过去的,一步,两步,他的后脑终于被一团冰凉的雪狠狠的砸中,没有经过思考便回过头,坐了起来的樱木正瞪着他。

“喂,过分的家伙,没看见我受伤了吗?”

“对不起。”,击中的雪团散落,细小冷的粉末沾上了温暖的后背,尽管不适,在确却的看到发着脾气的人如同笑容一般红色的发之后,并不让人如何厌恶,仙道抱歉的笑着,转过身朝天使走过去,“请问,你怎么了?”

同样是从天上降落的翅膀和雪有着相同的白,经过的时候小心的分辨着,因为那样纤细的绒毛,一定是有着微弱的痛感吧。

“你是笨蛋吗?”天使说着与传说中的温柔不相称的语言,“我从天上掉下来了呀。”

“哦,”仙道一边答应,一边蹲下来,在伸出手之前犹豫了一下,还是温和的放在樱木的头上,“还疼吗?”

因为是天使吗?有着比平常人高的温度,或者,幻觉呢?

因为是红色的头发。

天使没有回答,不管多么的不可思议,仙道再次仔细查看的时候,这个小家伙就这么轻易的睡着了。







那天原本是仙道要结婚的日子,他最终也没有来得及赶过去,新娘子一个人孤单的等着,到最后哭了。

“只是道歉就够了吗?”越野说。

“不够啊。”仙道回答,举起咖啡杯,悲哀的笑了。

“那个天使呢?”,越野又问。

“樱木吗,他到第二天才醒来。”

即使只是在冬天温热的液体流过喉咙这种微小的事情,也会让说着话的人眼神温柔起来。
“那么,他为什么要叫住你呢?”







第二天樱木醒来的时候,仙道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普通的天使也只有孩子一样小小的个头,翅 膀却大的让人吃惊,大概——总是可以盖住另一个人的吧。

“早上好。”

等着樱木的时间里,仙道在想一些无聊的事情。比如那些羽毛究竟有多轻,偶尔在黑夜里闪烁一下光芒,令人不安意味深长的漂浮到空中。再比如,

“你为什么要叫住我呢?”

后脑勺还在隐隐发痛。那么坚决的方向和有力的手劲,与这个裹着翅膀揉眼睛的天使也是很不相称的。

“因为你的头上有彩色的光环啦,这是只有心地善良的人才有的东西。”樱木出乎意料爽快的回答。

那个时候仙道还不知道,撒谎对于天使来说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会遭到诸如翅膀变小等一系列的惩罚,他只是发现无论他再怎么追问樱木,这个坏脾气的小家伙都不肯解释了。

“天使也可以骗人吗?”对仙道来说已经是有些生气的语调。

“笨蛋,你说什么。”樱木愤怒的拍打着羽毛。

“因为,我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啊。”仙道平静的望着樱木,慢慢的回答。







在所有的人中间,只有他的头上没有任何光芒。

悲哀的紫色也好,愉快的绿色,甚至愤怒的黑色,如果望过去是那样一片冰凉的雪花之外空旷的天空,就算是小心的打了伞,也会让看着的人觉得寂寞。

况且,自己是天使吧。

可能会常常忘记,但是该想起来的时候,总是能想起来的。

“为什么是那个人呢?”洋平笑着问。

“他是笨蛋啊。”樱木理所当然的回答。

“结果你只好再留级一年了,天才。”

是稍微隐藏了一些悲哀的。

那天原本是天使毕业生们考试的日子,半路不知为何掉到人间的樱木,在等到救援之前自作主张的消失了,最终失去了考试的资格。



“你管我,笨蛋。”天使在别人的房间里凶狠的做着防御的姿势,好脾气的人类无可奈何的看着他在自己的床上大喊大叫,最终的把他说的话一字字记到脑袋里去,“我说你很善良就是很善良,你听到没有!”

其实并没有必要一定在这种事情上坚持立场。

“好啦,你饿不饿?”仙道一语中的。






“不管怎么说,她是我妹妹。”越野说。

“所以,拜托你好好照顾她。”仙道放下杯子之后笑了笑,接着有些后悔,一秒钟后,听到对面的咖啡洒到自己身上的声音。

“男人的话,应该用东西砸才对。”咖啡流过眼睛的时候稍微皱了皱眉头,温暖的东西也不是任何地方都适用的。

“我不会上当的,仙道彰。”聪明的人双眼发光,“想我把你砸死了你好去见你的天使吗?”

“没错。”男人坦然的笑容。



问题一: 食物


“总之我不能吃巧克力鸡蛋牛肉蛋糕罐头食物垃圾食品也不能喝牛奶西红柿汤还有橘子汁营养液葡萄糖你明不明白啊,笨蛋!”
客观的讲,天使是一种相当麻烦的生物。
靠吸取无杂质的矿物过活的小家伙,掉到地上来,是一件给正常人类带来苦恼的事情。
好脾气的仙道,也难免会觉得头疼。
喂喂,聪明如你,连一只天使也养不活吗?
问题的关键所在:不去想樱木反正会回去的问题。像一只鸵鸟专注的只考虑到自己午饭为止的时间,目前为止仙道还没尝试过,显而易见樱木天使的思维方式。
解决方法:“那我们玩个游戏好不好?”
“什么游戏?”
“很简单的游戏,在这里叫做情景扮演,我们假装这是世界末日,什么都没有了只剩我们两个人,所以食物啊之类都不用再去考虑,就彼此依靠坚强的活下去好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真的是笨蛋。。”
“。。。。。。。”
“嘿嘿,好啦。”

问题二: 世界末日要做些什么呢


“越野,我们玩个游戏好不好?”仙道从洗手间整理回来,提出无理要求。
越野警觉的看他一眼,“什么游戏,你寂寞我也寂寞吗?”
“不是啊,简单的角色扮演而已。”温和的笑笑。
“啊?”
“你来扮演樱木,我来当仙道。”温和的笑容。
“。。。。。。那杯咖啡有毒吗?”紧张的问。
“那或者你来当仙道,我来当樱木?”温和温和温和。
越野终于认真思索了一下,“我拒绝,如果我当巨人队的第四棒你当被我打败的松原直平选手我可以考虑。”
“那我当亲爱的小泉总统好了。”
“那么我当弹劾你的议员。”
湿润的头发在温暖的空气中慢慢干燥,无边的谈话夹杂着温和的笑容一起蔓延开去,渐渐的远的看不到了远的有些寂寞了,窗外堆起的雪花,遮掩一切的平静。

“因为今天是世界末日,所以你要一直待在我看得到的地方,这个是游戏规则。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就没办法玩这个游戏了。”
有一刻房间里很安静,能听到羽毛们互相拥挤发出的细语,对于樱木天使来说思考末日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仙道先开口,笑着解释。
“我知道。”天使抢着说,停一下,又疑惑的开口,“喂,如果是世界末日,那么所有天使的羽毛都会掉光吧,大家都要变成光秃秃的吗?”
“是吧。”仙道含糊不清的回答,坏心眼的看着樱木天使紧张的神情,站起来向它走过去,“所以那一天,全世界都会下很大的雪。”
就好象今天一样。
他靠近它的时候,看见它的身体不易察觉的颤抖。
有一些后悔自己说出的话。
再靠近一点,那颤抖努力的停止了。
不懂得躲避看着他的琥珀色大眼睛里,因为倔强而微红着。
于是认真的问它,“如果是世界末日的话,你愿不愿意做我的恋人呢。”

“洋平,如果是世界末日,你希望做些什么?”学习飞翔时在天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大声的问。
“是那个人教你的吗?”又一个飞快的错身。
“是啊。”翅膀绷紧,满天的天使们眼花缭乱。
“为什么这些人类总是想要教会我们痛苦的东西呢。”下一刻,彼此碰触了。
“不是啦,他还跟我说了另一个词。”动作开始慢下来,慢到羽毛的缝隙间可以抓住光芒。
“什么词?”
那么一起飞吧。
“恋人。”

“我知道恋人是什么意思,我们学过。”红头发的天使得意扬扬。
仙道突然发现自己有欺骗小孩子的嫌疑,叹口气问,“什么意思?”
“啊。”樱木稍稍皱起了眉头,“就是一直在一起的意思吧。”
其实看看也知道这大概是一个考试勉强及格的小家伙。
“对,是永远在一起的两个人。”樱木果断的下了结论,“如果一个人只是一个人的话,那么他就会很孤独,会等着另一个人,如果一个人是恋人,那么他就,他就。。。”
“就会和现在的我们一样吧。”仙道笑了,揉揉那头红色的发,樱木抗拒的摇摇头,但终于还是安静了下来。

两个人静静的在一起。
静静的在一起。
后来樱木打了个哈欠,其实是因为害羞,然后他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

“另一只呢?”
“哪只?”
“把你的天使带走的那一只,你不恨它吗?”
“不,可能这么说很奇怪,但是我希望它能帮我照顾好樱木。”
“的确很奇怪。。。对你来说,仙道彰,有可能的话,再考虑一下我妹妹吧。”
“。。谢谢。”

“花道,你还生我的气吗?”
“当然了。”
“那么现在呢?”
“我一直都会生你的气,除非你以后每天帮我写作业,打架的时候当我的跟班,上课的时候当我的随从,嘿嘿,明白了吧”


因为已经遇见了一只天使,看到第二只的时候也不会太惊讶了,唯一奇怪的是这只天使有礼貌的站在门外按门铃,而不是从窗户外面或者下水道里飞出来。
“你好,我叫水户洋平,是初级天使,我是来接樱木回去的。”
这么想有点对不起樱木,但是初级之外还有初初级吗,天使也不是那么好混的吧。
“对不起,这里没有这个人。”仙道笑着,果断的关上门。
回过头,一言不发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樱木,第一次诚实的显出了悲哀的表情。
被同情了呢,自己。
笑着,迅速的转身去开门。
身体被从后赶来温暖的羽毛覆盖住了,停下来,不能动。
“我们是恋人,对吧。”小小的天使使劲的搂住自己的脖子。
怎么能,怎么能欺骗小孩子呢。

太阳升起的时候,天使们飞走了。
在这片大地上,曾经有一只天使,和雪一起跌落。

“你这么肯定你们将来也会在一起吗?”
“当然了,书上说,是恋人的话,那么迟早会相遇的。”
“明白了,但是我的意思是。。。你肯定你能毕业吗?”
 

标签:
  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