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少年,安哪

(2 次投票)

作者:皮 周一, 2010年 05月 10日 17:39

狐狸,如果没有拿篮球,你可以飞多高?

诚实的征住了,面对着突然出现从来没有思考过的问题,流川的神经微微迟疑,接着掠过身前的少年晃了他的眼睛,手中的球被过于轻易的夺走。摆脱夏日傍晚重重糊涂起来的树影,少年跃起后红色的发水样的淌下光芒。

虽然如此——并没有多么的懊恼,流川默然允许刚才的思考和眼前的景象同时并存于他并不太清晰的脑袋里——结论是,沉默的等待着答案。

转过身少年的眉眼明暗清楚,骄傲的那样笑着,

没有篮球,你还会飞吗?

不是迫不及待的答案。

此时的少年不同往常,那红色的发也因为奇怪的问题显得狡猾起来,足以让一直看着他的流川分了分神,再年少气盛的给出自己也不太明白的回答。

大概比你高一点。

那没有我呢,你可以飞多高?

脱口而出。。。。很简单的联想法。

好象——被问了奇怪的问题。脸上的淡红是因为纤细血管的收缩引起的,这种程度血管的收缩是因为在可以预见到的某个地方一个器官的突然的跳动,这样的推测下来,比如一朵花的开放,有了特定的开头而之后的一切都可以理解,虽然那个开头才是最让人迷惑的地方。

另一个结论是——依靠着单纯的智慧生存,果然是无法预测的生物啊。

大概很难吧,继续的看过去,流川做出了认真的回答。

在某个地方,一个器官的跳动因为不明朗的原因持续加速着。叫樱木的少年似乎碰上了不曾预料过更像陷阱的答案。

如果不是这样,有什么必要碰见你然后在一起呢?

自己也许比想象中的要坦率一点。

这是他们高二的一个下午,神奈川,小公园里的操场,问了莫名其妙问题的樱木花道被流川枫误导以至于得出了似乎很了不起的结论。

后来树影持续的低落下去,渐渐的昏暗与光亮在纠缠中暧昧的完成了交替,以为巢穴被占据不安的鸟在两人上空发出反复低沉的呻吟,少年的心事是不太通畅的水管,偶尔急了突然涌出清泉似让人讶异的水流来,带着凉意和些微的铁锈气味侵袭了青涩而勇敢向对方伸出的手指。

樱木烦躁问出的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

这个时候还想再装出冷淡和无知,是胆小鬼的行为。

尽管如此,尽管如此。

比鬼还胆小的流川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狐狸,你是哑巴吗,对面的人本性暴露,凶恶起来。

那一天月色明亮,樱木清清楚楚看见绰号叫做狐狸的家伙第一次在自己面前不-战-而-退,并且做出了丢下篮球战利品的不齿行为,做为回应——他也意外的放弃了棒打落水狐狸这一天才的行事原则,难得安静的目送了黑发少年迅速离去。

比如篮球终于没有进框的一刹那——就叫做失落吧。



有一天樱木红着脸问洋平,什么是喜欢一个人?

洋平看了他三十秒,不能断定这个问题是否有意义。

之前的,五十一个女生。

喜欢她们是应该的呀。红发的少年毫不迷惑,可是如果是一个不应该喜欢的人呢。

哦,比如——诱导式问话。

有一天洋平在樱木带有温度的头槌下徐徐倒下。

男人们的友谊,往往在身体接触的瞬间有微妙的体现。

喂——你看见那个人会怎么样呢,至少洋平确定了樱木所说的人不是自己。

洋平,你好烦啊,少年的脸持续的红着,毫无愧疚的转过了头。

出于个人自私的考虑,洋平没有补充说明——这就是坠入爱河的男人的表现。



四个小时之后,洋平目睹了流川枫同学亲自闯进教室把惊慌失措的樱木同学勇敢的带出了教室。再之后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个夏日末尾安逸的空气中未尽的谜。

很久很久以后可以用了解一切的语气温柔的威胁出来,然后然后偷偷笑着想,原来我们曾经那么年轻啊。



那是——多么的年轻呢?



喂,狐狸,你慢点好不好。

低于某个分贝的建议不被采纳。

喂,狐狸,你松开我的手啦。。。

没听到没听到。

混蛋狐狸。

白痴。

据说出于同学们健康的考虑,湘北中学的天台一向是敞开的,两个一米八以上自认为是死对头的男生以拉着手的事实闯入了午后的天台——虽然他们自己大概打死都不会承认那是牵手——之后会做些什么呢。

(一些。。有益于同学健康的事情吧= =)

说吧,流川松开了樱木的手,佯装冷静望过去。

说什么,樱木干巴巴的甩甩自己的手腕,不敢抬头。

说你喜欢我啊。

。。。。。。。。

。。。。。。。。

。。。。。。。。

狐狸。。。。你疯了?

受到刺激的樱木茫然的抬起头,由于神智不清开始胡言乱语,应该是你喜欢我啊。

。。。。。。。。

。。。。。。。。

。。。。。。。。

流川枫从来没有比此刻更像一只狐狸——狐狸应该是红色的吧,并且在某种情况下还能无耻坚定的开口,是樱-木-花-道-喜-欢-流-川-枫。

。。。。。。。。

。。。。。。。。

混、混蛋,是流川枫喜欢樱木花道——遇到单纯的挑战这一边当然不甘示弱,用吼的就不会心虚了。(= =)

然而,

狐狸。。果然是狡猾的动物呢,面对着摆足了气势的红头发少年却突然温和下来的那个人。清晰的开口,

恩,流川枫喜欢樱木花道。

。。。。。。。。。

喂。。。你这个家伙。。。。

不会脸红吗?

不会不好意思吗?

不会。。很逊吗?

不会。。。后悔吧。

即使是如此也要说吗。。。。

我喜欢你。

真的。。说了哦。。。

真是——毫不考虑别人状况的人哪。



很久很久以前,在高二的某个下午,湘北队篮球队的两个主力选手因为年少无知双双翘训练半天。

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





Tell me the tales that to me once so dear

Long long ago - long long ago.

Sing me the songs I delighted to hear,

Long long ago , long ago

*Now you have come all my grief is removed.

Let me forget just as long as I could

Let me believe that you always be near.

Long long ago,long ago*

Do you remember that path where we met

Long long ago,long long ago.

Ah,yes you told me you’ll never forget

Long long ago,long ago.

Into our love is my smile your prefer

Laugh when you spoke with a joy to each word.

Still my heart treasures the praises I heard

Long long ago,long ago.

 

标签:
  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