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我们的故事(第一部-第二部)

(8 次投票)

作者:皮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13:59

页面导航
[流花]我们的故事(第一部-第二部)
第二部
全部页面

第一部


【1】



──我不知道如何去恋爱,但是喜欢这种感觉是真实的──

 

※  一  ※

开学的那一天,天气突然凉快了起来。坐在微凉的车座上,车子下面就发出咯咯的声音,那是被鸟啄下来的枯了的叶子,从学校门口到体育馆不停的响了一路,在此之前,流川从来不知道这条路有这么长。
远远的传来了教室里的喧哗声,开学第一天总会热闹一点。体育馆投下的巨大阴影让人安心的保持沉默,流川伸出手碰触到了门。
“砰砰。”一个声音,抢先一步,在体育馆里响起。
门开了,跃在半空中的红发少年便闪闪发光。
流川静静的站在原地,始终保持着开门的姿势。

在半空中的时候一切都变得不真实,只有篮筐在眼里以几倍的速度扩大,手掌碰触在篮球上一瞬间柔软的张力,球入了筐。樱木在落地的时候采取了蹲下的姿势,以这个角度他看见了站在门口挡住了阳光的身影。“狐狸,你偷看本天才训练。”有句话很早就想说了。
“白痴。”脱口而出的速度并不比前一个人慢一点。
“死狐狸。”在眼前滚动的篮球小鸡啄米似的跳动。流川在视线里慢慢的朝更衣室走去。“一对一。”在更衣室的门关之前留下最后一句话。
樱木站了起来,夏末还有些眩目的阳光打在了他的头发上。

一对一。
转身,滑步,起跳。
奔跑,急停,手腕翻转。
体育馆被两个人踩的大声作响,斜阳屏息,追逐着两个跑动的少年,他们互相追逐,在这阳光之下。
空气碎了似的颤动。

“邦。”手一滑,投出去的球撞到了篮板上,流川勉强的用自己的两只脚站立着,身后是想要笑却发出奇怪声音的樱木。
窗外的路灯发出淡红色的光。

“狐狸,集训队里没有天才的日子是不是很难熬啊。”体育馆里的吊灯从上方进入眼睛,躺在地上的樱木问。
很多的人影,很多场球,那里的人没有眩目如红发可以让人记住,那里的声音没有吵闹如聒噪让人不得不听,所以,流川努力回想着模糊的记忆,直到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睛。
“喂。”等不到流川回答的樱木勉为其难的坐起身来,不出所料,这只死狐狸公然忽视天才的提问睡着了。
很想把篮球扔到狐狸尾巴上,可是篮球在离自己很远的地方,睡觉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幸福是很容易传染的事情,何况灯光刺目让人不能不闭上眼睛。
樱木闭上了眼睛。
体育馆外秋蝉长长短短的叫声,盖住了体育馆内两个少年沉稳的呼吸



【2】



※  二  ※


“开学第一天就夜不归宿,花道,你妈昨天差点打到我家来呢。”洋平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看着前方精神奕奕的樱木。
“洋平~~”一米九五的少年突然眼泪汪汪,洋平警觉的向后挪一点。
“昨天那么美好的夜晚,我居然是和流川那只狐狸一起渡过的。”悲悲切切,语意不明,周围小心翼翼投过来的眼光,让洋平再往后挪一点。
“很好啊,不,不好……花道,你下午别忘了去做检查。”幸亏樱木还属于比较好骗的那一类型。
“对哦,检查,洋平,你开摩托车带我去吧。”樱木果然是比较好骗的类型。
“不行,我要去打工。乖,很近的,自己搭车去。”开学的第二天为什么要进行这种级别的对话,洋平欲哭无泪。

年轻人到底是年轻人,说是在体育馆里睡到快要迟到,今天趴在桌子上还是继续睡,等到樱木终于睁开眼睛的时候,教室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桌子上一张纸条,我先走了,别忘了去做检查,去过医院可以来我这里吃碗拉面。
想起来了,洋平现在在拉面店打工。樱木感动的一笑。
站起来背住了书包,向几乎没什么人的走廊走过去。
从隔壁的教室同时走出来了一个人,处于幸福状态的樱木在眼角处出现了一个狐狸脑袋。
“狐狸!”没有人的走廊声音格外响亮,流川想装作没看见已经迟了。
只好说,“白痴。”
“呵呵,我明白了,你这只狐狸一定睡到现在是不是,啧啧,睡得太久脑袋会变笨的。”等着流川脸色不好的朝自己走过来。
“你也一样。”
“才没有。”一边吵着,两个人谁都没有觉悟的并排走了起来。
沉默中,两个高个子的少年压得楼梯嘎嘎直响。

“都是你害的,死狐狸,昨天本来想去找晴子小姐度过我高二辉煌的第一天。”站在校门口的樱木,看着去推车子的流川,突然冒出了一句。
“喂,狐狸,为了补偿,你骑车带我吧。”冲着远处的流川喊。
“不要。”很坚决地。
“那我在路口等你。快点。”樱木笑嘻嘻。

因为据说两个人的方向正好相同,因为如果不带这个白痴他没准会把自己的车子抢走,所以自己才不得已让这个白痴在车后座上坐一下,流川努力说服自己,可是,这个白痴真的无法让人视若无睹的很重。
也许是这样所以体力才比自己好吧,连睡觉的心情都没有,思绪滑到莫名其妙的事情上。
“狐狸,不对,向右拐。”
“向左拐。”我要回家,流川斩钉截铁。
“叫你向右拐。”樱木的手从后面伸过来,去拉车把,温暖的手掌碰到了流川的手臂,突如其来的触感让流川手一滑。
乓一声,两个人和一辆车倒在离学校不过二十米的马路上,马路快要断的呻吟一声,一切归于沉寂。

天很蓝,云儿朵朵像棉花糖,可是突然凑近了一张铁青的狐狸脸。
“干吗。”背好像扭到了,有一点痛,狐狸脸就在眼前越变越多。
开学的第二天,初秋的阳光灿烂,天才樱木花道就这样在流川枫的面前晕倒了。

由这件事流川得出一个结论,晕过去的樱木要比醒着的樱木重很多。

隔了一条街的神奈川医院里,穿着淡蓝色衣服的护士小姐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黑发少年拖着一个红头发少年面无表情的闯了进来,气势一时无二,居然没有人敢上去问什么,眼睁睁的看着少年消失在远处的治疗室门外。
那是流川医师的门诊处,有人小声说。
“小枫。”看见乱七八糟的两个人之后惊讶的站起来的,是一个带着眼镜的青年,仔细看的话,眼镜之后有一双和流川枫相同的眼睛,眼睛以下的部分却要柔和很多。
“怎么了?”一边问着,一边眼疾手快的接过樱木。
还用问吗,流川懒得回答,动作粗野的把樱木扔到病床上,却小心的不碰到他的背。似乎知道流川不会回答自己的问题,医生不在意的笑笑,开始仔细的给樱木检查。
流川站在一边呆呆的看着,比自己略高的体温还不习惯的粘在背上,床上的樱木难得的安静,任凭医生在那里又捏又掐,看久了似乎自己的背也疼起来了,流川皱了皱眉头.
“没什么事,他以前似乎有过旧伤。可能这次碰到了神经,最好住院观察两天,不过,他怎么会背部受伤呢……。”医生围着樱木自言自语,最后抬眼看一下流川,“小枫,他是谁?”
“白痴。”没好气的回答,等等又加上一句,“樱木花道。”
“难得啊,你能把别人的名字记全。”似乎已经忘了躺在床上的病人,医生转过了身,跟流川搭讪。
管管你的病人吧,流川看着仍然没醒过来的樱木,明明晕倒了却跟睡着了一样,平静的脸松弛着,像是随时准备咧嘴大笑。
“和也医生,病床准备好了。”一个女护士在门口甜美的微笑。

“小枫,有没有通知他的家人?”把樱木安置好之后,和也回过头来问流川。
家人?对这个词只有着浅显的概念,也不想说自己几乎对樱木一无所知,流川的脸色不快。
“如果不跟家人联系,他家里一定会担心的。”苦笑着解释,和也看看躺在床上的男孩,“他是你的队友吧。”
“你先走吧。”流川突然开了口。
“我等他醒来。”补充一下。
和也锐利的看了流川一眼,吸了口气,笑笑,“好吧,记得要通知他的家人。”
不喜欢和也的眼光,流川偏过了头。和也的笑容一瞬即逝,转眼间消失了。

坐在和也搬来的椅子上,头靠着樱木的病床,从这个角度看上去,会不合时宜的发现樱木的红头发有一点粗糙,流川忍不住把手指伸过去,樱木却突然转了个身,险些压到他的手指,流川心虚的迅速把手缩回来。
压着背的樱木脸上露出了一点痛苦的表情。
白痴,虽然听不见还是要骂,流川扶着樱木的身子往左侧一点。不知道该不该高兴,樱木的脸色马上便灿烂了起来。这家伙,真的晕倒了吗,流川开始怀疑和也的诊断。
病房里面很安静,安静的可以听到樱木平稳的呼吸节奏,一下,两下,不知不觉,两个人的呼吸变得一样了起来。
 

【3】



※  三  ※


拿着一张鬼画符似的纸条,宫城绞尽脑汁的理解流川好不到哪里去的解释,最后在面色发青中长叹一口气。
“总之,樱木现在在医院里对不对?”
老实地点点头。
“哪所医院?”
老实地摇摇头。
“宫城学长,不如先让我和流川枫去一趟吧。”插话的是跑到体育馆来找樱木的洋平。
今天是开学后的第三天,也是社团的活动日,迟到10分钟的流川,带来了一张据说是樱木写的纸条。还没有招入新人的篮球队尤其的冷清,不多的几个队员马上围了上来。
“去练习。”宫城是新一任的队长,扳起脸来还颇有气势的人,下定决心新学期要有新气象。
“你们去吧。”想想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那个红头发的小子,已经一个月没见了吧,“洋平,别忘了给我们打个电话。”
细心加上一句的是彩子。

知道流川也说不了什么,索性就不开口的洋平跟着流川往医院的方向走,本来是要开摩托车的,流川却怎么也不愿意坐到后座,还一脸自己陷害他的表情,难道是站着比较容易睡觉,洋平无聊的猜想。
路上的人稀稀疏疏,却无一例外的向走在自己旁边的流川看去,大部分是偷看。和樱木在一起已经习惯了这种待遇的洋平无所谓的东张西望,看见了一家花店,就径直走了进去。
流川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转过身来等洋平。
“太阳花。”半晌,从花店里出来的洋平挥挥手中的一大捧花主动解释,流川不感兴趣的看了花一眼。
“又不是女孩子。”走了很远,流川突然低低的说了一句。
“流川同学也知道花是送给女孩子的吗?”话说出来有些后悔,流川的表情却没什么变化,洋平有趣的看他一眼,“樱木很喜欢这种花的,花也不只是送给女孩子的,如果送花能让那个人开心,看到那个人的笑容,那么就够了吧。”
流川在一边默默的听着,突然停了下来。
不会是自己说错什么话了吧,洋平对流川的性格没什么信心。
“到了。”流川简短的说,“207号。”
“你不去吗?”洋平问。
“我去练球,再见。”说着就转过了身,流川的背影在视线里且行且远。洋平呆看了一会,便进了医院。

来的时候就觉得这条路长得不耐烦,自行车又被送去修理,走到一半,流川拐到了小公园里的球场。
书包里的篮球是必带品,拿出来,系紧鞋带,对着篮筐,一如往常的景色,蓝天白云之下篮板孤独的高高悬空,似乎遥不可及,却让人忍不住想去触摸。可是,今天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狐狸,害怕了吗?”樱木嚣张的叫声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手中的篮球反射性的掉在地上,流川瞬时振作了精神。

“还不是那只死狐狸,居然把我掉在地上,只不过碰他一下而已,又不是女孩子,他一定是故意的。”幸好病房里只有樱木一个人,洋平也就耐着性子听他嚷嚷,顺便把太阳花插在花瓶里,病房里光线很好,不用洒水,花儿便一朵一朵的闪着光。
“不管怎么说,也是他把你送到医院的,你不是还说他一直等到你醒来吗?”
其实樱木说的是流川一直阴魂不散的坐在自己旁边,醒来的时候差点没被他吓死,大声的哼一下算是表示默认,樱木突然想起了什么。
“还有呢,狐狸居然通知我妈,你也知道啦,洋平,我妈昨天来这大哭一场,说什么我死了她也不想活了,狐狸肯定在旁边偷笑。”
洋平终于理解的点点头,又随口问道,“流川怎么知道你家电话的?”
“当然是我告他的。”樱木一口的理所当然。
真不知道这两个天才是怎么沟通的,洋平现在也不想知道了,坐到樱木的床上,看看那张容光焕发的脸,“花道,饿了吗?”
“嗯嗯,我想吃拉面。”樱木笑得灿烂,又马上黯淡了下来。
“怎么了?”第一次见到樱木在食物前面分神。
“现在那只狐狸一定在偷偷练球吧,可恶,不过本天才不会落后的。”眼睛看向窗外淡色的天边,晚霞把脸颊映红了,那双眼里不只有不甘心,洋平隐隐的觉着,还有寂寞。

太阳要落下去的时候流川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只觉得这颜色有些熟悉,于是就想起来了,是刚才那种花的颜色。
白痴就喜欢这种颜色吗,不知不觉就站了一会。
再低下头的时候,夕阳在脚旁留下了最后一道边,让人看着,也疲倦了起来。

回去的路上,流川在路边发现了一丛花。
虽然看不清形状,花朵却在灯光下闪亮的一片红色。没多想什么,流川弯身摘了下来。
然后呢,手里孤零零的一朵花,流川觉得自己简直像个白痴。
医院虽然不顺路,却在可以看的到的地方。

“狐狸!”
大吃一惊的是两个人,本来以为樱木已经睡着了,没想到这家伙比自己的精神还好。流川把手背到了身后。
“你来干吗?”似乎该说些什么吧,樱木却想不出该说的话,更想不出来自己为什么会有点紧张。
“看看你死了没有。”流川的一句话让两个人恢复了原状,樱木顺手就拿起旁边的枕头扔了出去。
“死狐狸。”
流川动作敏捷的一把抓住枕头,看到两只手都在身前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地方不对劲,脸马上僵硬起来,可是已经晚了。
“咦,狐狸,你偷花呢,呵呵。”樱木的眼睛果然尖,嘴更快,所以他难得动一下脑筋的时候就想也没想的说了出来,“喂,你不是送给我的吧,哈……。”
流川的脸色让他只笑了一半。
安静。
樱木的话让流川只坚持听了一半。
转身,开门,头也不回,门空荡荡的晃了一会,独自慢慢关上了。
樱木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事情,否则,怎么会觉得有一点难受,缩回被子里,却是浑身的不对劲,睁大了眼睛,不知道该看什么地方,被子里渐渐热了起来。
终于忍不住掀起被子,光脚踩着冰凉的地,走到那朵花的面前,刚才没注意到,是好漂亮的红色呢。
拿起了花又不知道该做什么,樱木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它放到花瓶里。
顺手放到了枕头旁边。



【4】



※  四  ※


流川的心情很不好。
流川的心情糟透了。
这是他一个晚上醒来五次的自然结果。
让他心情更恶劣的是,坐在早餐桌旁,还没睡醒的和也突然惊讶的开了口,“咦,小枫,你今天没有去练球吗?”
在和也的记忆里,自从小枫10岁时开始早起练球之后,就没有见过他在家里吃早饭。
看见和也就想起来那个白痴,流川恶狠狠的咬了一口面包。
厨房里突然变得很安静。
樱木的头很疼。
樱木的眼睛像熊猫。
这是他一个晚上努力思考的最后结果。
就是因为想不出来才胡思乱想,胡思乱想之后就更想不出来了,所以他在看到和也的笑脸之后失声大叫了出来。
“咦,狐狸,你怎么变这么老了,你你你,你居然还笑,不行,你跟我去看医生。”
看着眼前神色慌张的少年,和也想今天是不是不应该出房门,胳膊被抓的生痛,眼看就要被拖出去,和也佩服自己还能和颜悦色的解释,“樱木,我不是小枫,我是小枫的哥哥,也是你的主治医生。”
“哥哥……哦,医生?”樱木的脸变得很快,“哈哈,你不早说,怪不得和狐狸这么像呢。”
揉着快要断了的胳膊,和也苦笑着,后悔没有让这个人早点出院。
“不过,你很关心小枫呢。”随意的开了口。
“才没有,绝对没有。”樱木突然又紧张了起来。
害怕他再拉自己,和也马上点点头,扯开话题,“那个,樱木,你的伤恢复得很快,今天就可以出院了,但是以后要小心,你的旧伤我也帮你看了,情况很好,但是运动创伤很难说,所以还要多加注意。”
根本只听进去了第一句话。樱木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从上往下看的眼神还真有压迫力,和也硬着头皮开口,“樱木……”
“还是一点都不像。”樱木打断了和也的话,“而且,你比那只狐狸脾气好很多呢。”
“小枫在学校里脾气不好吗?”不用想也知道,但是和也第一次听别人谈论起小枫。
“非常恶劣。”樱木很有信心的开始陈述,顺便坐了下来,摆出了循循诱导的姿势。

还是睡不着。
窗外的阳光微熏,鸟儿吱啾,微风和煦。
满脸乌云的流川阴沉沉的抬起了头。“啪。”是老师的粉笔掉在地上。
流川看了讲台上那个奇怪的人一眼。
睡不着的日子总是很难熬,这一切都怪那个白痴和那朵丢死人的花。
不过,那个白痴在干什么呢?突然身上一冷,流川打了两个喷嚏。
越是睡不着越是清醒。

开学的第四天,大部分社团正式进入活动之中。
1,2,3,4,5.…………宫城满意的数了数,老队员除了樱木之外全部到齐,新队员也有十几个之多,湘北队取得全国大学的名次之后,新来的队员实力恐怕不容小视,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醒目的,不过要让人人都像樱木和流川一样,不仅不现实,想想也很恐怖。
“现在,一年级的新生请自我介绍。”
“天才樱木花道报到!”第一声嘹亮的大喊居然从门口传来,所有人齐齐向门口看去。
红发的,嚣张的,大笑的,举着手的。
做了队长的宫城还是忍不住第一个冲了上去,“樱木,你这小子,担心死我了,今天还想去看你呢。”
“嘿嘿,小宫。”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担心你。”一看到樱木就忍不住掏出扇子的彩子。
“大姐。”乖乖的。
“樱木君,你没事,太好了。”新当了球队经理的晴子。
“晴子小姐,看到你太高兴了。”脸还是会红。
“樱木……”老队员们纷纷都围了上来,只有一个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和樱木一起构成新队员视线的两个绝对支点。
樱木偷偷的看了一眼不知道望向哪里的流川。
“好了,好了,有话训练完再说,现在新队员来继续介绍。”拍拍手,宫城在彩子的提醒下不忘自己的职责,队员们自发的站成两排,新队员一排,老队员一排,只有樱木,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磨磨蹭蹭的蹭到了流川的身后,流川紧紧盯住了前方。
“藤野川,北川中学,前锋。”
“唐泽泷,北川中学,后卫。”
听了两个人觉得没什么意思,樱木凑近了流川,在流川看不见的身后诡异的一笑。
“喂,枫枫。”
热血上涌,心潮澎湃。流川双肘猛然后捅,转身抓住了樱木的胳膊,突然想起樱木的背伤,犹豫了一下,樱木不知死活的大笑起来,流川不客气了,双膝一弯,眼看就要踢到樱木的肚子。
“喂,流川,你干什么?”电光火石宫城冲了上来,从此开始了多灾多难的队长生活。

第一次训练就和流川一起被罚站,樱木似乎还是挺开心。
“枫~枫。”虽然很小声,但是害怕流川听不到而对着耳朵。流川很想装作没听见,可是手指已经在捏得咯咯作响。
流川和也,流川和也,把注意力从眼前的白痴上勉强转移开。

流川枫小时候长得很像女孩子,这是用耳朵也想得出来的事实。所以当同幼儿园的一个小男孩拼命的向流川枫求婚的时候,大家只是一笑了之,小男孩也就越发肆无忌惮的追在流川后面整天“枫枫。”的叫个不停,直到有一天,在同班的一个小女孩善良的提醒下,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的流川觉醒了。
那不是流川第一次打架,只是从那次开始,他就没有打输过。
从此枫枫成了禁语,只是被和也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其实也不能怪和也的嘴巴不牢,当樱木摆出一副推心置腹的姿势时,很少有人能挡住他的傻瓜攻势,当然流川不会考虑到这一点,他现在只是想着回去该怎么对付那另一个白痴。
叫了一会也累了,何况流川的注意力似乎放在了其它的事情上,樱木闭上了嘴巴。
只是过了一会,就忘了自己刚刚对不起流川,樱木突然低声说道,“喂,狐狸,今天晚上一对一怎么样?”
下午的练球时间已经被这个白痴搅的差不多了,何况仇恨已经成功的转移到了和也身上。
不回答,不说话,就算是答应了。
罚站变得无所谓起来,樱木跺着脚,开始希望时间快点过去。

“喂,樱木怎么回事?”趁打工之前匆匆赶过来的洋平问站在门口的晴子。
“和流川君打架了,真是没办法。”说起流川的时候还有点生涩。
“不是,我是问,他和流川一起罚站怎么这么高兴。”
“真的哎,流川君好像心情也很不错,这样不是很好吗?”晴子大胆的向那边望,露出了笑容。
“是吗?”洋平喃喃自语,对着朝这里挥手的樱木笑了笑

【5】



※  五  ※


洋平还清楚的记得,樱木第一次和流川一起出现在拉面店,是开学第四天的事情,之所以记得,是因为那天早上天气预报有雨,晚上,果然就下起了雨。
他们坐在靠窗户的位置,吃完拉面之后,一起抬头看向窗外。
樱木说是谁输了谁请客,他不肯说是谁输了,不过从两个人谁也没交钱这一点来看,输的大概是樱木。
静静的坐着等雨停,樱木偶尔就开了口,自己很熟悉的动作,在另一个人面前却有些不一样。
雨一直没有停。
洋平从仓库里拿来一把伞,樱木笑着说不用了,流川却接了过去。
在樱木的嘲笑声中,两个人一起撑起伞走到了雨里。
也许伞下的樱木没有发现,洋平清清楚楚的看见那把伞牢牢的遮住了他的背,撑伞的人是流川。
后来洋平一直在想,根本不同路的两个人,是怎么走回去的呢。
是流川接的伞,却是樱木递回了伞说谢谢。
从那天起就很少看见樱木了,看见流川的机会却多了起来。

“洋平。”女孩推开店门,收起湿漉漉的伞。进入秋天之后就开始下雨,今年的神奈川像要被淹没的到处都是呜咽声。
“是晴子小姐啊,你好。”意外的叫一声,洋平拿着抹布从柜台来到桌子旁。
女孩安静的笑了,“叫我晴子就好了,请来一个骨汤拉面,要多加葱哦!”
“没问题,”洋平向柜台示意,又扭过头,坐到了晴子的对面。
“晴子,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洋平问。
晴子捏捏有些冰冷的耳朵,“是樱木告诉我的,他说,连狐……流川君都觉得很好吃呢,今天正好路过这里,所以就进来看看。”
手里玩着放酱油的小瓶,洋平笑笑,“这个家伙,不过话说回来,花道最近和流川相处的怎么样。”
晴子微笑着低下了头,“嗯,很好呢,连宫城前辈都这么说,虽然还会打架,也经常吵架,但是,感觉却是很亲密,大家都非常高兴。”
“哈哈,是吗?”洋平觉得嘴巴有点干,“这两个家伙不会打架打傻了吧。”
晴子没有回答,依旧低头微笑。
拉面很快就端了上来。
端拉面的是和洋平一起打工的大学生,对着洋平做了个羡慕的手势,洋平连忙对着他挥挥手,害怕晴子看见,又转过头去看晴子,他愣住了。
一滴泪,清晰的掉入了拉面中,没有动过的拉面,热闹的冒着蒸气。
“洋平。”声音断断续续的挤出来,“对不起,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是为什么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我会这么不开心呢,我应该高兴的呀。”
又是一滴泪,一滴紧跟着一滴,直到肩头也开始小小的抽搐。
洋平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多心了吧。”声音淹没在打到窗户上的雨声中,有气无力,洋平茫茫然看向晴子的身后。
就算是骗自己,也是一样的难受,这是不是就是妒忌?
樱木不应该只有自己这一个好朋友,可是,洋平希望自己是樱木最好的朋友,是樱木会第一个想起的人。
终于追不上了吗,曾经努力跟上的脚步。

洋平走进教室里的时候,樱木正趴在桌子上睡觉,难得的阳光披在那一头红发上,少年睡觉的时候也能笑出来。
知道樱木最近打球打得很辛苦,洋平静静的坐到了他前面,还没坐稳,樱木就突然睁开了眼睛。
“洋平,吓你一跳吧。”得意洋洋。
“是~是,最近练球怎么样?”半是敷衍半是认真。
樱木大笑三声,“有我这个天才在,你就放心的等着湘北队拿冠军吧。”
淡淡一笑,“我说啊,花道,那最近和晴子怎么样?”
“晴子?”樱木一时没反应过来,挠了挠头,突然大叫出声,“阿呀,晴子小姐,糟糕,都是狐狸在旁边一直捣乱,我差点都忘了。”
根本就是已经忘了,洋平拍拍樱木的肩。
“晴子小姐这么好,小心被人抢走哦。”
樱木胸膛一挺,“放心,晴子小姐是我的。”
不知道该不该高兴。

“洋平!”
好像一下雨就会有客人到,这次洋平不用抬头,也听出了是樱木。“大碗拉面,从我的工资里扣。”扭头跟身后的另一个少年说。
“又是你朋友啊,那个黑头发的怎么没来,他们不是一直一起的吗?”罗里罗嗦的少年。
洋平擦擦手,端起拉面向樱木走去。
“洋~平~”刚靠近就被一把抓住衣服,拉面差点洒到地上,洋平小心的挣脱,把面放到桌子上,坐下来,看过去,樱木一张苦瓜似的脸。
“怎么了?”不能不问。
“我,我……”樱木像是在下很大的决心,吞吞吐吐,“我对不起晴子小姐。”
这次是真吓了一跳,洋平连忙问,“为什么。”
“我好像不喜欢晴子小姐了。”樱木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
“没关系的,反正晴子也不知道你喜欢过她。可是,樱木,你一定要好好告诉我,你现在喜欢的是谁?”洋平很认真的看向樱木,他已经有些着急了。
樱木抬起头,眼睛迷惑的睁大。



【6】



※  六  ※


天气很好的时候,樱木就和流川在小球场里打球,本来都是很懒的人,却放弃学校里的体育馆跑到这里来,两个人也说不出是什么原因。
今天的天气就很好。
樱木靠着篮架,抱住球,微微仰起了头,云在天空迅速的变换着形状,蓝色刺痛了眼。
“狐狸,洋平问我喜欢的人是谁,你说呢?”
白痴现在越来越奇怪了,自己也是。头埋到膝盖中,流川没有回答。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可是洋平有点不太高兴,狐狸,我喜欢谁啊?”
谁管你,睡觉,睡觉,睡觉。
“又睡,死狐狸,你小心有一天醒不来,你又不是天才,怎么可以睡那么多呢?”
还说,又睡不着了。流川摇摇脑袋,站起来。
“打球。”
樱木坐在地上抬起头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干吗。”被一直的盯着看,流川突然很恼火。
“没事,打球吧。”樱木懒洋洋的移开了目光。

这是第三次把球扔到篮板上了,流川咬咬牙,不耐烦的甩开汗水,一开始就没扔准一个球的樱木没有笑话他。
心浮气躁,越打不好就越想打,最后几乎忘了拿着一颗球要去哪里。
带着球跑到半路的流川猛的站住,“不打了。”拿稳球,冷冷的说。
“不行。”樱木在身后断然拒绝,靠过来抢球,流川就是不肯给,两个人孩子一样的抢着,突然樱木就生了气,手一松,流川向后到下去,手里还拽着樱木的衣服,樱木没注意,也顺着流川倒了下去。
“你没事……”先想起的是樱木的背,话说到一半就后了悔,因为樱木很明显的就倒在自己的身上,别说背了,面色都红润。
倒在地上的樱木一时头昏眼花,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眼前出现了一张半张的唇。
柔软,却又坚硬,在嘴角边,青涩的形状。
太近的距离,让樱木什么都没想,自然的贴住了那张唇。

流川看着眼前突然变大的脸,不是错觉,包括唇上的重物感,都不是错觉,虽然被人骂了十几年,他的脑袋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空白过。
除了身上的人,一切都变得空空如也。

先叫出来的是樱木,先动手的是流川,应该说,动脚。
被踢到的小腿远远没有嘴上的感觉强烈,所以樱木还是站不起来。
两个人没有情调的大眼瞪着小眼,谁也不肯示弱。
然后,在仇恨的气氛中,眼里对方的脸,慢慢的红了起来。
 



  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