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ALL花]帝国的鹰 -待续-

作者:皮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14:20

【1】



少年们在树林深处互相拥抱,于陵南的月光下第十次重复着接吻技术上的同样错误,占了上风的黑发少年丝毫不理会红发少年突然苍白起来的痛苦脸庞,甚至在看见恋人大而正直的眼睛里浮现出比当地最有名的月色更清澈的水光之后双眼一闪。

毫无疑问,湘北国的三王子流川枫将来注定是一个危险的男人。

而国中第一剑士门下最年轻的弟子樱木花道——亲爱的孩子目前更以他奇异的发色和天真的性格而不是日后震惊世人的天分出名——将是未来可以预料的牺牲者。

“唔唔唔——恩恩…..”

除了暂时丧心病狂的流川王子,谁都听得出来这句话的正确表述应该是,混蛋,你咬到我的舌头了啊啊~~不过有天才之称的三王子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技术上的失误,他唯一所做的努力是把挣扎中的小兔子搂得更紧一点,并且满意的看着他在自己的怀中慢慢瘫软下去。

两个人谁也不曾预料到现在显而易见的小受樱木君将来有一天身材会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而少年时悲惨的际遇却让这位历史上最强的剑士一直到成为湘北国最后一个处男(就某种单方面的意义上来讲)之时也没有自己翻身做上的机会。当然彼时樱木的智慧并没有跟着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偶尔天真的灵光一现找我们亲爱的王理论,却因为得出一个同样的结论最后在床上不了了之。

总之,一切从这一个晚上开始。

连猫和虫豸都沉默的夜晚——史官在未来的那一天到来的前一刻如此形容,即陵南剑术大会的前夜,忙着捕捉小小情欲快乐的少年丝毫没有注意到另一个天才的悄然登场。以风度著称的陵南二王子仙道彰绝对不是故意衣衫不整的出现在相爱的人面前,他只是不巧迷了路而已。

另一个王,和他的终生对手,以及自称是他的终生对手却被他以为是无害的,可爱的小动物而趁年轻时肆加玩弄,最后发誓一定要做他终生对手的终生对手的情人,三个各自相差一岁的少年历史性的相逢。

仙道王子巧妙的退到柏木树下清香的阴影里然后咳嗽一声神气的开口——诸位女士们,这位伟大的王当时的表情的确只能用神气,而不是后来用滥了的蛊惑人心来形容——“哈,湘北的三王子和未来的剑士大人,我似乎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呢。”

三个人之前匆忙的打过照面,天生的敏锐让小兽们在短短的招待会上嗅出了自己的同类,即使不深也足以在这种刺激的情况下分清敌我。

啊,清涩哪,美丽的果实。那位日后在战场上万人之前将本应嘉奖的王国勇士半强奸至昏倒在地的国王,此刻也只好恼怒的松开搂着樱木的手,一言不发的注视着因为终于可以折腾了而显得比较有精神的仙道王子。

“混蛋,你胡说些什么。”撄木其实有点明白自己应该感谢这个人,不然今晚也许会只因为接吻就纵欲过度死在这里,但是这是多么单纯的孩子呀,一边脸红一边热血的喊出了上面的话语。可惜,这样的单纯在月圆之夜形同犯罪,仙道小王子的眼睛里第一次出现了幼狼的影子。

“哦,”他无视于流川用眼神示意的快滚快滚快滚,向危险的地方更加深入了一步,“我只是担心湘北派来的剑士明天以直不起腰为借口输掉比赛。”

首先,我们必须明白,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其次,我们知道,撄木完全听不懂这个笑话里包含的狼子野心,但是有两个词他倒是非常清楚,输掉——比赛。

咣啷,年轻的剑士亮出了目前还未出名的剑,其速度之快让根本不知道他背着如此凶器的流川王子背上一阵恶寒。

“是剑士的话,就不要用嘴巴来较量。”红发少年以稍显粗鲁的姿势平稳的举起剑,变了神色,双眼慢慢敛起光芒。

呀呀,认真起来了呢。

好~~可爱……

(可是你刚刚不是还在用嘴巴较量么?)

仙道微笑微笑,慢条斯理回应,“说得好哪,不过出笼的小狮子如果被人打败的话,可是要在脖子上栓上绳子被胜利者牵回家中的,这是陵南的规矩,亲爱的剑士大人,湘北的剑承受得了这样的重量吗?”

老实说,这个讲法——还是给他难了一点。

面对复杂的局面樱木一向以直觉取胜,有什么比让虫豸们重新惊醒并且鼓噪起来的一声大吼更让史学家们兴奋呢。

少年面露毫不在意的笑容,“好啊,来吧。”

这边厢流川大人闻言当即脸色一垮,向前半步漂移,双唇紧抿眼神杀人,快滚快滚快滚快滚快滚快滚…………

在此要说明的一点是,流川之所以在今后能成为湘北最伟大的王之一,和他即使不说话也能让人明白自己意思的强烈意志力有莫大的关系。

不过在这里的两个人刚好是例外一,例外二。

很显然撄木只是觉得王子不小心挡住了他的去路,并且苦恼了一下是否该做出绕路而行这种没有气势的事情,就在此时——命运之轮悄然转动,两人对面的仙道突然瞳孔放大目光呆滞,盯住少年们身后的黑暗处。

到底是十四五岁的孩子们,于是也双双乖乖跟着扭过头去瞧。

美笛亚。

神的奇迹——贯穿于整个大陆森林的,被所有孩子们深切爱戴着的,只有极少数人才有机会幸运遇见的,其实因为是仙女就跟所有童话里的仙女们一样除了长的好看以外毫无用处的叶之精灵美笛亚。

“它们没有色彩,没有形体,却在月圆之夜闪烁着比任何颜色都更为强烈的光芒。”

美笛亚安静的飘过了森林,透明的身体在月色中分明真切,来自大地的光线向孩子们施加着加了盐水的魔法,只要看着,眼眶也会干涸起来。

少年们微红着脸羞愧的收起了剑,谁愿意在精灵面前炫耀自己是个暴力傻瓜呢。关于三个人的未来,到底这样有了一个和平的开始,可惜上天又怎么舍得给这三个伟大的人再一次的机会呢,什么也不能阻止的争斗,注定在这片大陆上被传诵而成了冒犯天神的奇迹。

“原来王子殿下是仙女迷吗?”恢复最快冷冷开口的是流川大爷,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来本质上这个小万人迷的脸皮相当坚韧。

仙道哪里输他,临走之前突然的优雅起来,弯下腰鞠半个躬,

“我暂时先把小狮子寄放在王子殿下那里吧,但是时候到了的话,请不要忘记男人的承诺哪。”

——其实不想走。

会迷路,会看不到美人。

不过不过,被树枝刮破的裤子会掉呀。

很久以后,仙道一度被称为“艺术的撤退家”,但是人人都知道,天才们的第一次有一大半是因为命运始然而不是他们自身。转过身,未来的王夹紧身体向远处走去。

“喂。”确定仙道消失在黑暗中,流川终于有空扭过头来做他感兴趣的事情了。左手伸出右脚向前一步,十五岁的小鬼头不知道整天在想些什么,就这样以暧昧的姿势把樱木压倒在两人附近的一棵树干上。

“白痴,你就这么答应那个家伙了吗?”

“那又怎么样,我又不一定会输。”樱木有一点点的心虚,也许是因为两个人靠得太近的缘故。

仙道彰,去年剑术比赛中以最年幼者身份获得亚军,天赋异禀的使剑者。

“你知道他会对你做什么吗?”流川少见的低声喊出来以表达心中的焦急与愤怒,其实是想借机靠着樱木更近的小人之心罢了。

樱木现在倒没有什么空闲去考虑明天的事情,我们可爱的小兔子只要脸红就开始晕~头~转~向。

“没办法了。”流川的声音决然,“做到最后吧。”

这句似乎听懂了……樱木有些迷惑的睁大眼睛,如此微小的动作让本来就没什么定力的流川彻底兽化,一边用学来的技术轻轻摩擦少年脆弱的腰,一边趁着混乱迅速的解开那些烦人的扣子。樱木的身体一如预料中的敏感,即使不是因为疼痛此刻眼中也涨满了水气。

轻轻呻吟出声的时候,男孩子才稍微清醒一点,他软弱无力的抗议被王子粗暴的纳入口中。

这次没有咬到舌头哦。

现在什么阻拦都没有了,两具年轻的躯体用自己的方式剧烈摩擦着,伴着喘息从靠着的树干一起慢慢滑落到了湿冷的草坪上。



(“那两个小家伙没问题吧?”

“那两个小鬼到哪里都一样有问题吧,不过真正能够伤害他们的人,这个世界上能有谁呢?”)



“混蛋,你在碰哪里~~”

“不要~~”

“喂喂…..”

“啊啊~~~~~杀人啦。。。“

“救命呀~~啊~~啊~~“

“啊~~啊~~恩。。。“

“恩。。啊~~~~“

一夜无眠。
 

【2】




晨曦在陵南天空的尽头初次显现,冷清的光芒覆盖着草地上终于静下来的少年们,流川以无补于事的温柔将被露水浸湿的恋人抱在怀中,而我们的小兔子一半是因为羞愧一半是因为根本没有力气只好采取了这种暧昧的姿势,这样一夜的胡闹之后,少年们似乎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啊,糟了。”王子喃喃自语,一脸冷静,“天亮了呢。”

陵南的剑术大会在天亮三个时辰之后进行,特意为此修建起来的圆顶广场届时将第一次迎接来自各国的勇士们。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据称是本次大会最年轻和最有潜力的湘北国代表是否还有力气举起他们手中锐利的剑呢。

流川在认真的思考是否要挟持自己的手下溜之大吉。

不过这种事情,即使是想想,也没有办法跟从三个月前就开始为此雀跃的红发少年提及,这个樱木的死心眼特质常常也让自己头疼不已。昨夜的不冷静要怪只能怪陵南暧昧而毫无节操的月光,当然也有那个莫名其妙的白痴王子的错,仔细的想起来,就连时间也仿佛被算计过一样以恼人的飞快流逝与两个人作对呢。

啊啊,抛开一切琐碎的人事不提,这应该是一个对相爱的人们来说非常美好的早上呀。

王子饱含柔情的低下头,迎面正是恋人狂野(愤怒)而深邃(崩溃)的目光。


_____________

“啧啧,这两只小狮子还真是有勇气呢。”,满头大汗从皇宫里赶过来的陵南王子仙道很高兴的发现自己迟到的错误被另外两个人更为严重的失踪问题掩盖住了,此刻一边整理衣带一边故作镇静的发表意见。

“哪里有狮子?我只看到一只年幼的病猫和它愚蠢的主人。”从进场起就粘在自己身边的越野望着入口处冷冷的回答,让一向公正的越野说出如此刻薄语言的原因显然是迁怒,仙道哼哼两声,不予置评。

在和越野视线方向一致的全场人的注目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的士兵大声的宣布了湘北国王子和剑士大人的到场。

面无表情的流川和脸色相当僵硬的樱木,并没有过多的留意众人的眼光——看上去实在是很年轻的少年们这样的气度让前去迎接的牧暗暗有些惊讶,做为上一次的冠军,海南的牧这次不仅有着比赛的任务,同时也要负责照顾一些年幼的新人,毕竟从名义上来讲剑术大会是一次各国之间的亲善比赛,虽然这个比赛从不知道何时起就失去了和平的含义,成为了这片北之大陆上带有威胁意义的较量。

“没有什么事吧。”,对方的面孔太过于年轻,牧选择了和善而有些随便的语气。

“很抱歉,我们愿意接受任何形式上的惩罚。”流川似乎并没有把对方的友好放在心上,知道了这不过是湘北君主的个性使然是很久以后的事情,此时却有不少人因为这张冷淡的脸感到相当的恼怒。

这样直率的回答让牧一时无话可说,只好温和的笑了笑,黝黑脸庞身材巨大的牧有着和他外表不相称为人君主的细心。他带着两只小兽从最近的路快速穿越会场,路上有人以夸张的嫌恶态度小声说着嘲笑的话,诸如害怕啦,胆小鬼之类毫无思想内涵的词语,其中一些人是刻意来扰乱两个小鬼在他们看来脆弱的心理平衡的,也有一些人是单纯的傲慢惯了而已。这么多的人中间真的冲塞着这样的笨蛋自然是难免,牧甚至认为血统高贵的人中间天才与傻瓜的比率都要来的高一些,但是后面这两个少年属于哪一个种类他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做出判断。不过,现在也许就是一个机会。

趁着转弯的机会牧稍微的偏了偏脑袋,流川如他所料对着抱怨声充耳不闻,而后面的樱木倒是意外的率直,涨红了脸一个接一个的瞪回去。

感觉上毛茸茸还没成熟的少年愤怒的样子吗…….看台上终于有人扑哧的笑出了声。

本来紧张的气氛这一下突然的松弛开来,洋溢着莫名其妙和平的味道——这倒是完全意外的收获呢。不过,樱木的目的显然不是做一只用爪子洗脸的小猫。

牧必须得承认,就连自己可能也被那个少年周身的温暖味道迷惑了,以至于没有能够阻止接下来发生的也许是大会有史以来最为恶劣的事件——官方角度。

樱木踏上第一级台阶之时突然迅速的朝着整个会场转过了身,面对陵南花了半年才修好的辽阔看台和上面要将看台挤塌的若干若干人等的确是以吃完了霸王餐就跑的惊人气势充满了信心的大吼宣布,
“吵死人的笨蛋们都给我闭嘴,告诉你们,这次大会,湘北队的天才樱木要获得第一名!”

鸦…

鸦……

鸦雀无声。

再可爱的少年也无法取得原谅了。

牧安静的目睹了这一切,他也目睹了流川王子的风云变色,他还不得已发现了自己的不成熟,本该冷静的主持大局的自己此刻居然因为脸上露出了没有办法抑制的微笑而无法开口。

手心发烫,托樱木的福,兴奋期被提前点燃了。

不只是自己。

正对着的看台上因为纷纷起身的贵族们华丽的服饰反射出跳跃的刺眼光芒,毕竟其中有多少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哪。北之大陆的贵族教育被证明经不起任何考验,通俗的口哨声和粗口辱骂声不绝于耳,更有年幼的孩子兴奋的发出了比女孩子还锐利的尖叫。

渐渐统一起来的,大概是滚回去,滚回去这几个字。

从台阶上跳下来的红头发的少年此时大概是全场唯一冷静的人了。

“走吧。”他冲牧轻快的点点头,又对盯着自己的流川腼腆的笑一笑。

樱木耐心的吹着口哨等着两个人的回应,牧分明看到他的头上长出了恶魔的小小犄角。


______________

很遗憾,樱木的行为显然没有被三代以前的大人物们预料到,所以并没有任何规定可以用来阻止红头发少年的出场,唯一能够惩罚小狮子的,大概就是不怎么靠得住的良心和看台上一干老头的鄙视眼光了吧。

仙道笑眯眯的忙着给安全到达目的地的樱木和流川张罗座位,刚才的那一声大吼在这个专门为参赛者准备的露台上引起的震动并不比看台上的少,只不过这些被寄予厚望的年轻人们自然比其他的人更来得冷静,有不少人只是用奇异的眼光半带嘲笑的打量着近一点看只能用可爱来形容的少年,赛前是议论中心的天才流川王子反而被置于其次的地位了。

冷静的观察之下,露台上红发小狮子所在的这一角可以说聚集了被公认的英才们。

首先,三足鼎立的海南,陵南和翔阳。海南当然是上届的冠军牧领头,以比花颈的线条还要优美的长剑和小鹿般安静的大眼睛闻名于大陆的神为副将;陵南仙道的灵气不用多言,副将越野自有一手朴素无华却相当实用的剑法,还有据称对辅佐陵南王子这一任务无止尽的爱;翔阳外貌纤细的藤真所使用的双刀流虽霸气不足却狠辣有余,对此美人的冷静回答是,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我和牧都是截然不同的——有好事者指明这一句尤其针对外表而言,翔阳的副将同时也是主将不二的崇拜者花形透,舍弃了练剑者尊严所学会的暗之剑法,和这个男人奇特的身高一样出名。




-待续-
 

标签:
  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