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初夏

(2 次投票)

作者:皮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14:23

乡下寄来的苦瓜在箱子里一直放到有些发黄,他取了出来,用开水烫,切成条,满满的一碗拌好了香油和小葱。把碗放到桌子上的时候是傍晚,混了苦味和热气的光线因为过久也发黄了,屋子里没有酒,他也不曾有其他的食物——男人并不懒惰,此时却宁愿坐下来默默的与苦瓜对视,这个注视持续到隔壁的钥匙声响起来为止。邻居回来了,他去找邻居,但是这一天傍晚,邻居也没有酒。

樱木望着仙道端来的苦瓜皱起了眉头,两个男人的不远处另一个年轻人在照片里微垂着头缄默着,仙道看一会苦瓜再抬起眼睛看一下樱木,偶尔瞥一眼站在照片里不说话的流川枫。

“苦瓜啊。。”
“恩,乡下寄的。”
“那么。。可以倒掉吧。。”
“好。”

两个人的对话像是在扯线头一般不长不短又漫不经心。仙道看见樱木毫不犹豫的将碗反扣在垃圾桶上方才想起来在乡下苦瓜们依次在藤蔓上倒吊有趣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之前一直都没有想起来,包括那苦味也在此刻直接跳过他的器官沉到坐得太久发痛的脚趾头里去了。樱木专心倒苦瓜的时候红色的头发向前掉遮住了眼睛,仙道彰看得胃紧,他屈一下身站起来,在流川的照片前方拥抱住了樱木。

男人要害的地方狠狠的挨了一下,这是拒绝亲近也不认为两人之间有任何关系的表示。他疼得弯下腰刚好看到了泛着青绿色油光的苦瓜,还有樱木头发的颜色,慢动作的轻轻磨了一下眼皮。

明天是流川枫的忌日。

他也许还能看到樱木把头发染成黑色,这辈子的第二次。第一次是年轻人害怕被那一边的长辈拒绝参加葬礼而努力想出来的法子,当时仙道彰想这家伙是傻了吧,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像他啊。后来年轻人果然在葬礼上出现了,黑头发的樱木花道走到流川枫前面弯下腰慢慢鞠躬,老实说,染了头发的樱木花道比较像个真正死掉了的人。

仙道彰呢,仙道彰是两个人的好朋友。

还有,他喜欢樱木花道。

失去了流川的樱木,和流川在一起的樱木,换了头发、神色或者眼睛,只要那年轻人有一天朝他望过来,仙道彰就爱樱木花道。假如那个樱木和以前的有什么不一样了,那么他就两个都爱。

后来有一次机会他们接吻。

他想如果自己没有死掉那么只有更爱他了。
或者死掉。
那份爱,是像麻薯一样雪白而粘人的东西。

动不动就说死,像个傻瓜一样。那么——来说说那次接吻吧。

男人护住了受伤的要害,久久不能抬起身来。他同苦瓜一道被红头发的年轻人默默的打量着,良久的等待着初夏味道的命运。

“喂,你明天搬走吧。”
“。。为什么?”
“。。。不愿意么,笨蛋。”
“不想。”
“不想就算了,只是跟你说一下,等你想搬走的时候就不用跑来告诉我了。”

那是初夏味道的命运,不成熟,焦躁,热过了头,甜起来发腻,苦一点又受不了,常常被莫名其妙的液体沾满了双手——就是如此这般的命运。

仙道彰和樱木花道接过一次吻,那一次他们还做了很多其他的事情。不过因为反正樱木是个男人所以做了什么也没有用,仙道彰只记清楚了那个吻。

解开他的衣服,拥抱他,摸着那些红色的头发,进到他身体里面去,知道他痛却一点也不会停下来。这里面大概有经年的单相思所累积的怨恨成分的存在。

嘴唇贴住了嘴唇,可是两个人还是离的很远。

两个人做很长时间的邻居,打打闹闹,一起吃饭一起倒垃圾,不小心把房子中间的墙壁踢穿了,偶尔因为喝醉了酒尝试做爱,嘴唇贴住嘴唇。

那是接吻,美妙无比。

却没有办法爱。

——男人护住要害处的时间太长,他觉得自己有些没用了,便偷偷在心里骂——香蕉你个芭乐的混蛋流川枫快点下地狱去吧。
 

标签:
  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