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slow dance -待续- 

(1 次投票)

作者:皮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14:46

【1】

仙道彰记得高中二年级的时候,跳舞社由于默默无闻而面临废社危机的事情。

后来由于某个有名的人的加入,吸引了部分的女性成员,跳舞社才在那年的秋天愉快的逃过一劫。

这个某个人叫做流川枫。

和流川枫同一年进入跳舞社的樱木花道,却因为太多的雌性荷尔蒙的包围,紧张的连最基本的舞步也学不会。

他只好跟他进行社团结束后的特别辅导。

在寂静得有点阴暗的房间里,刚开始跳舞社社长只是为了不被樱木花道踩到脚就花尽了心思。后来终于等到少年稍微熟练了一些的时候,仙道彰认真教给他的第一件事情是,跳舞,必须要一直看着对方的眼睛。

樱木花道马上抬起头来看他,脚下一滑,狠狠的踩在仙道的鞋上,然后摔倒了。

因为这意外的伤害,社长不得不在家里空虚的休息了两个星期。女生跑过来看他,无聊的人来了,连流川枫也有一天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很快又消失了,倒是那个罪魁祸首却一直没有来探望过他。仙道彰一边感叹人心不古,一边稍微体会到了忧郁和烦恼这两样莫名其妙的情绪。

两个星期的最后一天,樱木花道在仙道彰散步的路上拦住了他。

少年面色浅红,神情紧张又有一点骄傲。

“喂,跟我跳个舞吧。”两个星期之前仙道彰开口说的事情被樱木花道牢牢记在了脑袋里,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就老实的看着仙道的眼睛。很多不高兴打算计较的事情,因为少年他站在前面说了一句话,在一刹那默默的消失了,无影无踪。

仙道彰伸过去接住了樱木的手,察觉少年的掌心有汗。

是从那个时候起他明白了一件事情。

这一辈子,他不可能再握住哪一个女孩子的手,像当天握住樱木的手一样。

砰然心动。

高二那一年的冬天,跳舞社第一次参加了比赛并且得到了双人和单人两个冠军。单人组是流川枫,双人组的两个人是樱木花道和赤木晴子。仙道彰由于脚伤复发,放弃了那一次的比赛。

【2】

高中一年级,流川枫加入了跳舞俱乐部。

学长们说他是救世主这种事情他一概不知,除了社长和樱木花道之外,其他的人都是几个月之后才一个一个记住的。认识社长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一开始为何记住了樱木花道,起源于一点疑问。

这种家伙,头发是红的,脾气差,笨手笨脚脑袋又不灵光,为什么要来参加跳舞社团呢?

流川枫很少为思考问题费神,他想到这一步了,也只是在空下来的时候看一看不知道又得罪了哪个女孩子脸涨的通红的少年,从来没有真正的考虑过问题的答案。

湘北高中的秋天,在逐渐凉爽的天气里一日复一日变的漫长。

那个时候大家都觉得,樱木花道对流川枫的态度也是特别的。

。。。特别的、差。

流川枫其实是第一个察觉到这件事情的人,他却几乎是最后一个明白为什么的人。在此之间的时间里,粗心的流川枫理所应当的认为,樱木花道心里想的事情,自然和他心中所想的一模一样。

挑衅也好,吵架也好,难得的和平也好。他一直以为樱木和他一样,在做以上种种事情的时候,脑袋里想的只有对方。

所以心中会仿佛听到了奇妙的乐曲,每一件事情的节奏都不知不觉的改变了。

必须要承认这样的念头是错误的,已经是半年以后的事情。

开学后的第二个月,樱木花道光荣的把仙道彰社长踩出脚踝骨折之后,在社团里一度成为了女生们的打击对象而每天过着凄凉的日子。不过在流川枫看来,从仙道同学向学校请假的那一天开始,樱木花道才第一次认真的想要学习跳舞这件事情。所以两天之后,樱木在放学的时候突然出现在流川的面前,他一点也没有感到惊讶。

“喂,臭狐。。。流川枫。”

少年靠在门框上头逼近过来,眼神很复杂。

“教我跳舞吧。”

这句话给它说的咬牙切齿,十分不甘心。

流川面无表情的和他对望了一会,绕开樱木朝教室外面走过去,心里数了三下,才慢慢转过头动了动眉毛。

“笨蛋,过来。”

总是差一点点就爆发的樱木的脸,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容易生气的樱木的脸。。在流川眼里是十分有趣的。

教樱木跳舞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无止尽的骂他笨蛋,多少次也没关系。其实那次流川对樱木的集训留下了一个后遗症,两个星期之后流川再说笨蛋两个字,樱木不仅不会生气,还会十分配合的耸耸肩转过头来回应这个招呼。再以后大家慢慢的对流川叫樱木笨蛋这件事情就从惊讶变的习以为常了,从此无论和樱木之间遇到了什么事情,流川都可以方便用笨蛋这句话来解决问题。

在脚被踩得快肿起来了,樱木心虚的以为狐狸要发火的那个时候,流川枫也只是面无表情的低了一下头看一眼,抬头冷淡的说了句笨蛋,放在樱木腰上的手,始终没有移动过。

所以樱木放在流川肩膀上的右手,才慢慢学会了流川的方式,从刚开始杀人似的僵硬,渐渐变的温柔又充满了力量。

他们那两个星期反复所听的音乐,是一首叫做TENNESSEE WALTZ的老歌。

I was waltzing with my darling
(我和我的爱人一起跳舞)
To the Tennessee waltz
(听着那田那西华尔滋)
When an old friend I happened to see.
(突然间我看到了一个老朋友)
Introduced her to my loved one,
(我把她介绍给了我爱的人)
And while they were waltzing,
(当他们一同跳舞的时候)
My friend stole my sweetheart from me.
(我的朋友偷走了我的爱人)
I remember the night,
(我还记得那个夜晚)
And the Tennessee waltz
(和田那西华尔滋).
Now I know just how much I have lost
(现在我明白我失去了什么).
Yes, I lost my little darling,
(是的,我失去了我亲爱的人)
The night, they were playing
(那一晚当他们跳舞的时候)
The beautiful Tennessee waltz.
(那美丽的田纳西华尔滋)

两个人休息的时候很和平的趴在窗台上看外面的天空,樱木想起来就突然开口问,狐狸,这个歌是什么意思啊?

两个人的英语都属于相同的烂。但是流川还是很拽的撇撇嘴说,笨蛋,我怎么会知道。

那个态度实在太要不得,樱木马上忘了流川的脚上还有伤,第一百零一次的怒目瞪过来。

再后来,秋天就这么慢慢的过去了。

到了那一年的冬天,跳舞社的救世主变成了两个又换了含义,一个是得了单人奖的流川枫;另一个是得了双人奖的樱木花道。那年的冬天仙道社长由于脚伤复发最后也没有上场,他们从比赛的地方出来之后天气特别的冷。流川回家的路上顺道拐进一家音像店里,碰巧看到了一张有TENNESSEE WALTZ这个歌的CD。

他想起来樱木那天问他这首歌歌词的意思,他想起樱木的脸。

十六岁的冬天,流川枫第一次察觉到自己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失恋了。

-待续-
  P -

最近更新

[流泽花]末日穷途   樱之枫叶
[牧淸花]狮子VS花豹   小南
[仙花]Morning Kiss   靠谱的大爷
[仙花]忠与不忠   windning
[ALL花] 不公   凤阳凤歌

随机文章

[流花]惊雷   游弋的海兽
[流花]深海无沫   包饭兔子
[藤花]一张白卷   哈尼雅
只有喜欢是不够的   哈尼雅
[仙花]True Love   阑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