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 无题

(2 次投票)

作者:皮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14:54

信誓旦旦要去冰岛的樱木,二十七岁的时候还在北海道闲逛。那时候他在高原附近出差,在附近的小酒馆里碰见了身上没钱的红头发男人,两个人就一起喝了一晚上的酒。樱木依然是一脸老子是天才的笃定表情,喝到脸微微红了把背包里的照片全部倒出来给他看。他漫不经心的一张张翻过去,心里却开始为男人担忧。

——你打算怎么办呢?这一句很多年之前就在想的话,最后还是没有问出口。

次日他回到东京,开始搜索关于冰岛的事情。没想到的是过了半个月之后,他接到了樱木从冰岛打来的电话。

“喂喂,仙道。”

嘈杂的线路那一头声音混乱不清,可是他的办公室里清净的连掉一根针都听的十分清楚。

“喂,仙道。”

樱木大概是听不到他的声音,话筒砰的响了一下又自顾自的说起来。

“我现在在冰岛了。”

“真冷啊。”

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心里想的是樱木把话筒从一只手里丢到另一只手里的情景——那一年东京非常非常冷,红头发的少年站在广场上给他打电话,也是一边不停的换手一边抱怨着真冷啊。——男人最后也没有想到该说什么,樱木又在那边很大声的咳嗽了一声,“喂,仙道?我听不到你说话!”

“我要去冰原,先走了。”



他放下电话,坐下来,发了一会呆。伸手又抓起电话去拨航空公司的电话号码。脑袋里想着的全是冰岛冰岛冰岛冰岛。

电话里传出来优美的女声,他犹豫了一下再想想,终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把电话放下了。







1997年春天,神奈川以南刮风。

仙道跟樱木说,我要去东京上大学了。

他比樱木长一年,自己却觉得比这个红头发的小孩要大了好多岁。当然谈恋爱也是跟小孩子谈谈了,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他伸手去拍樱木的脸,直视着少年涨红了面色却挣扎着不去把这只手打开。仙道脑袋里说着这就是恋爱了,心里想的却是,哎,这个小孩真可爱啊。

仙道彰喜欢讲话。

别人大概想不到,但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仙道会莫名其妙的扯出一大堆事情来讲。樱木插不上嘴倒也算是乐意听。两个人在海边消耗掉上课的大部分时光,所以樱木一度以为仙道就算高中结束了也会和自己一起永远留在神奈川呢。

樱木转过头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樱木花道十七岁,高一。不喜欢上学不喜欢一个人待着但也不喜欢看海,他除了吃拉面泡面炒面意大利面之外到底还喜欢干什么,这几年他自己都不太清楚。

两个人告别的时候各自骑一辆自行车车回家。1997年神奈川以南台风悬而终于未来,潮湿的海风刮的人耳朵生疼,仙道彰朝樱木点头说再见的时候看见少年嘿嘿笑着眼睛望向了其它地方,耀眼的太阳把两个人的影子拖到了同一个方向。他回家的路上想到了樱木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他明白他伤害到了樱木可是18岁的仙道彰一点也没办法觉得愧疚。当时这种喜欢和脑袋里的东京比起来,实在是渺小的让人有点看不清了。

从那天起,樱木没有再找过仙道彰。

仙道彰换了一个手机,把原来的号码原封不动的抄了下来。到东京一个月之后发了一条短信给樱木花道。当然他没有收到回信,就又发了一条。等了5天仍然没有收到樱木的回信,他想了想就把樱木的号码删掉了。

所以1月份他接到樱木打来的电话的时候,真的是吓了一跳。





几天之后,仙道收到了樱木从冰岛寄过来的特快包裹,打开看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明信片。这几年樱木一直靠四处打短工和拍照片来填肚子,穷的时候给他打电话说一分钟就匆忙的挂断了。仙道彰每隔一段时间会给他寄点钱,但是一直不知道这些钱他到底收到了没有。这样的樱木是怎么就突然跑到了冰岛去的,仙道彰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来。

樱木花道的身上,总是会发生几件吓人一跳的事情的。

明信片上只有几个字。第三个字还被水滴弄花了,不过原话仍然可以看的很清楚。

这里就是冰岛。(废话)

没钱回不去了。

樱木花道。

翻过来看,明信片背面的照片里,世界上最朴素的教堂灯火辉煌。







1998年钟声敲响的几天之前,樱木花道说自己不想考大学了跑到东京来找仙道彰。仙道也没说什么,两个人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重新过日子——从距离上来看还比以前要亲密了一点。起初的几个星期仙道隔一段时间会给樱木一些零花钱,为了这个他兼职了三份差不过多少还是有点紧张。过了一阵樱木开始早出晚归,回到家的时候趁仙道没注意又把前一阵的钱一点一点放回了他的口袋里。仙道依然什么都不说也不去管他,出门的时候把这些钱顺便都换成了食物。

兼职减少了仙道彰还是很忙,没什么时间跟樱木讲话。好几次他以为少年就会因为无聊负气出走了,不过樱木在东京的日子却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这里,只是后来也笨拙的学着他,说的话一天比一天少了起来。这一年的暑假很长,仙道跟学校里的民俗考察小组四处跑了半个多月,他回来的时候发现两件事情。第一是家里的电视机坏了,第二是樱木变黑了。

并且稍微回复了他们在神奈川遇见时的神采。

虽然只是一刹那,仙道突然明白了。

去年春天被伤害到的少年,一去不复返。

家里到处都是摄影杂志,仙道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收拾东西,趴在地上看书的樱木连眼皮也不抬一下。仙道转着转着有点火大,去厨房里坐着给自己倒了杯牛奶。等了一会樱木拎着本杂志进来问,刺猬头刺猬头,冰岛在什么地方?

他楞了楞,干吗?

我想去啊。樱木放下杂志,喝了一口他的牛奶。

仙道彰的心情非常恶劣,微笑着把牛奶夺回来,开口回答,我跟一个朋友说好,要把房子租一半给他了。



有一次两人在咖啡厅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时候仙道刚刚开始工作,樱木从一个挺远的地方过来看他。仙道简单的询问了一下樱木的情况之后说了句客套话,那个时候没听你说过对摄影感兴趣呢。

啊?樱木愣了一下,笑起来。

你没问过我啊。

年轻人露出不介意的表情,理所应当的回答。

时间嘎然而止。

大二的时候樱木搬出了仙道租来的房子,之后三年他们都没有再见过面。樱木陆陆续续从不同的地方给他寄来了印有风景的明信片,上面写着一些简单的话,从来也不曾提到过以前发生的事情。过节樱木偶尔也会打电话给他,每一次仙道都想跟他说,你回来住吧。最后总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让他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樱木打电话约他出来的那个时候,仙道想无论如何也要让他留下来了,这样的想法,在年轻人说出那一句话时结束了。



他没有把房间租出去,即使只是想想这件事情也让人觉得厌恶。他记得在这间房子里那个叫樱木的孩子生活过半年,他知道他伤害了樱木两次又不只如此,他没有告诉过樱木冰岛在哪里。他从来没问过樱木为什么要去冰岛,他不管什么时候都没有办法找的到樱木,即使寄了钱往同一个地址也不知道樱木能不能收的到。其实在咖啡厅里他也有一句话差点想对樱木说。

你离开之后,我没有再谈过恋爱。

你呢?



樱木从冰岛寄回来第三个包裹很轻,上面标明着请小心的字样。这说明穷人樱木再次有点钱寄除了明信片之外的东西了。仙道用刀子把封皮拆开。拿出来盒子打开看。有一张纸条从夹缝里面掉下来,上面写着,这是一只真正的雪鸟蛋。

蛋壳上附有一个简短的说明。

“The Snowbird inhabits our world of dreams where freedom reigns and the pristine beauty of nature is undefiled. The Egg of the snowbird is a symbol of the artist's wish that your dreams may come true”

他十八岁的时候有个梦想,他要离开一个人到东京去实现这个梦想。转眼间他到了二十八岁,
上下班不用挤地铁他早就忘记了当初的梦想是什么。仙道彰把雪鸟蛋放到玻璃杯里后搁到了窗台上,这么多年他换过数次窗帘换过两次家具不过一直没有换过房子,因为时刻想念着一个人他终于也没能变成彻底的物质青年。早上出门时临走前回头望一眼,仙道彰看见了雪鸟蛋上光芒流动,无比耀眼。




17岁的时候樱木花道第一次谈恋爱。

三年内被同一个人伤害了两次。他忘掉了。

他记得的是,十七岁的时候决定翘课去海边,一路上樱木花道边跑边对自己说,我喜欢仙道彰。

可能是他这一辈子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情。

他和仙道分开之后去过很多地方,拍了很多照片。有一次他看到杂志上有冰岛的照片,他头一次看到了雪鸟蛋,他对自己说将来要去那个地方,后来他真的去了。他在冰岛看到了蓝色的湖,白色的雪和无边无际干净的海,这一切和他想象中的一模一样,但是他最大的愿望是,从冰岛把一只雪鸟蛋寄给那个人。

他十八岁把冰岛的照片一页一页翻过去,在最后一张看到了雪鸟蛋。

照片的下面有一行日文的注释。

“那些雪鸟居住在我们梦中的世界,在那里充满自由,纯净的自然流淌着质朴之美。雪鸟蛋是一种象征,预示着你将美梦成真。”


冰岛是个好地方。TT
 

标签:
  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