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星星堆满天

(4 次投票)

作者:皮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14:59

【上】

樱木花道半夜上厕所的时候,推开门魂差点丢掉了半截。
马桶上蹲着黑漆漆的一尊影子。
他足足呆了十几秒之久,终于壮着胆子打算叫一声出来,那个影子很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白痴。”
原来是流川枫。——废话,还能有谁?
还好没有引发什么严重的生理反应。樱木花道很恼火的问,你怎么不开灯呢。
“哦。”
这么了无兴趣回答了,流川站起来冲水提裤子。在黑暗里凑近了樱木默默的停一下,什么也没做就往前走了。
有一刹那两人靠的太近,樱木脑袋里一片空白。
他转头看见穿过黑漆漆走廊悄无声息的流川,自己晕晕乎乎也有点不转了,只好顺手打开了厕所的灯。
穿了黄色睡衣的年轻人微低着头的背影一时间投下影子,看起来竟然让人不安。

樱木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一向活蹦乱跳(在某个地方)的流川怎么会有什么事情呢。
他一这么安慰自己,就顺理成章想的更多。最后没办法,只好决定去实地求证。
“狐狸。”
樱木花道举着遥控器望着电视换台的时候非常自然的开口。
流川从报纸后面瞥了他一眼。
“恩。。那个。。。”
气氛自然。
但接下去怎么说呢?狐狸你不舒服么,狐狸你怎么了,狐狸你是不是生病了。。狐狸你抽风么干吗最近如此冷淡?好啦说哪个也不是樱木花道。
他越想越恼火,索性伸出脚去踢流川。
两个人挤在沙发上流川想躲也躲不了,况且他拿着报纸一版接一版的看安稳的很,受了一脚连眼皮都不抬。
他们同居生活到今天为止7个月零3天,自以为一切如常,
谁也没有发现17小时之前,樱木花道突然间改变了思考习惯,开始考虑一些自己根本就考虑不出来的事情。

流川枫把报纸放下来,发现樱木花道已经举着遥控器呼呼的睡着了。刚才的勤奋思考,在年轻人入睡的脸上没有留下一点印记,他自然也不会发觉。
流川关好电视把报纸扔到一边,抓住樱木的胳膊,使劲的往卧室里硬拖。
一开始挑这套房间,也是因为满屋子都铺着地毯,樱木花道一跑进来就乐颠颠的坐在地上不走了,还口口声声自己一定会好好打扫房间卫生保证每日吸地一次。当然樱木花道还随口答应过很多事情,统统是认真的不打算食言只是他自己一转身就忘掉了,流川枫惜字如金,除了吸尘这种必要的事情三天重复一次外,也就都懒得再提醒他。
写在纸上贴起来做宣言状也是可以的,不过流川枫就乐意这么做。
好象樱木的手机号码,他每次都要一个号码一个号码按着去拨,从来不储存到电话簿里。
也没有什么甜蜜的原因。只是,从一开始就这样了而已。
拖呀拖呀拖,樱木花道今天好象特别重。
流川走到一半突然把年轻人的身体啪的扔地上——反正这样他也绝对不会醒,自己坐下来,想喘口气,却打了个哈欠。

8个月之前街上的人都穿着厚厚的衣服,前一天下了小雪,咖啡厅的玻璃窗上一直结着冰花,望着门外发呆的侍应生却没有去打扫。
她好象在等什么人。
流川枫把眼光从别人的身上收回来,投向坐在对面的樱木。樱木花道有一次说过,每次跟人告白都好象要死了一样。
他的脸色很平常,手却真的在不断不断抖着,只是樱木看不到罢了。
“我想和你交往。”
“哎?”
“我想跟你交往。”
“啊。。”
“可以么?”
“什么?”
“我想跟你交往。”
“喔。。”
两个人一来一去,很快的说了七八句话,互相瞪着对方。樱木花道最后喔了一声之后,脸突然红了——这才是预想中的反应,流川枫也终于松了口气。
桌子上冬天里的圣代,化的比夏天还要快些。
咖啡厅的门铃响了,一个戴着灰色帽子的男人走了进来。侍应生的眼睛轻轻一亮,开始微笑。
樱木说,那个,我已经跟别人告白过了。
没关系。
流川枫笃定着回答的时候,心里想的是晴子和其他形形色色的女孩子。
樱木困惑的笑了笑,又说,可那个人是仙道彰。

现在是暑假,樱木花道和流川枫一个星期各打四份工。他们在柜子里储存了很多速食面,他们在洗手间里养了几盆仙人掌可是已经死掉了一半。他们打算两个人慢慢的攒一些钱,能够在这个房子里住的久一些。这是一个理所当然的计划,谁也没有跟对方清楚的说出来过。所以也不能保证以后不会有一天,他们把存起来的钱心血来潮的花掉。
还有夏天过了一半。
樱木花道开始为流川枫烦恼,至于到底在烦恼些什么,他自己也不明白。

樱木花道觉得,自己可以喜欢很多很多个女生。她们中间总有一个,会变成自己最为珍惜的一个人。但是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仙道彰,从那之后,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还会再喜欢上第二个男生。
听到流川的告白不算太惊讶,可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流川被仙道彰这三个字弄糊涂了,就稍微低了一点头。
片刻后,眼睛却仍然抬起来坚持的望着樱木。
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其实比旁人眼中要来的好。那些默契不是来假的,甚至待在一起的时间,也由平平常常变到有一点长了。
一起做的事情很多。
可是想的却不是一件事情。这谁能知道。
那。。樱木迟疑的说。那我先。。。
那,我们交往吧。流川直起身子,手稳稳的放在桌子上,平静的说。
 

【中】

星星堆满天
也不能比月圆
在我心里面
有那么一点
对爱的不知和对你的坚持
________________BY 杨乃文(星星堆满天)


那一年仙道对樱木的告白笑笑不答。
樱木怕他没听清——其实他自己心里知道那也不大可能,稀里糊涂就再说了一次。
然后仙道回答了句喔之后,就静静的不出声了。
那时候少年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摔的便有多惨。很长一段时间,他甚至恍恍惚惚的想不起来自己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那段时间吃饭也很好,训练也很好,跟别人说起话来特别有精神,发生了事情都是哈哈哈哈大声笑。惟独晚上睡不着觉,拿起枕头蒙着脑袋来熬夜。
所以说打击很大。但樱木是个不去多想的人,所以不知道打击有多大。所以他也不去记恨仙道彰,因为他不多想。事情完了就完了,自己那么些痛苦,就自己慢慢的磨着渐渐不见了。这本事是天生的,谁也学不来。
只要月亮是圆的,樱木花道就能好好的活着。
后来有一天他突然想起来那天发生过什么事情了。
这个时候有只外号叫狐狸的家伙,待在樱木旁边。
睡觉很香,吃饭有人跟他抢,在杂志上看了亲吻的三十六种方法很好奇的时候有可研究对象了———当然他磨蹭了三个月还是不好意思把这句我们试试吧说出口(这是将来的计划,书就藏在柜子里面)。煮拉面的时候想起以前的事情,觉得很有趣打算一会跟狐狸说。
可中午为了食物分配问题吵了一架。
就真的把这件事情忘掉了。

有一首歌里这么唱。
“我知道亲爱的,你的出现不是为了伤我的心。
因此我的内心告诉我你会永远与我相伴。”

偶尔会觉得两个人好象不会分开了。
吵架之后尤其如是。那一瞬间,一定是把以前的事情忘掉了,以后的事情也没做打算吧。仿佛欣赏美好的风景一样默默的观看着这一时刻发生的事情,才会觉得既幸福又用不着担忧。

话说回来。
那天早上,流川枫告白了两次。
樱木拐着弯拒绝了第一次。但是第二次的时候,他没有明确的表示反对。
两个人相对而坐,一口一口把随便点来的圣代吃完。
心里想着。“这样就算开始了么。”
这么想的时候,两个人脸色发红,并不是因为喜欢高兴什么的,理由不尽相同,但突然都有一点不好意思抬头看对方的脸了。

流川打从心眼里觉得,樱木是个笨蛋。(= =)这不是说樱木什么地方特别笨,而是这个人综合起来,只有笨蛋二字可以形容。无论他什么时候做了什么事情,都会让流川忍不住说,真的是个笨蛋啊。有时候闲下来仔细想想樱木其实就智力方面来讲和自己是平行的,当然这显然的事情想过去之后。流川会继续想,不过那家伙说到底还是个笨蛋。
为什么执着于笨蛋二字,流川自己也不清楚。
惟有这两个字来形容樱木会让他安心,而不焦躁。
假如有一天樱木花心跑掉了,他大概也就回过神来骂一句笨蛋就算了。至于心脏抽筋全身难受,那全部都是生理反应。
知道樱木跟仙道告白这件事情以后,流川一看到仙道就会有生理反应,不过在樱木那他死撑着不说也不问——真要问他也不知道该如何下口。
一开始两个人各方面都配合的很不顺畅,
谈恋爱这种事情,和做菜一样,其实每天做着熟悉起来就好象天天烧白开水一样随便了,但是那些第一次动菜刀的人,难免会觉得把东西煮出味道来这件事情很神秘。流川枫第一次谈恋爱,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也不知道自己希望樱木怎么做。
 

【下】

“我爱你
是你完全不该说的话语
年月淡淡而去
应该吝惜词句
像我爱你,我爱你”
樱木花道同学第一次领到工资,那幸福的小样让领班的大哥差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数错钱了——不过因为樱木的表情实在太幸福了他也没敢去问。三十分钟之后,幸福的樱木同学就以一个阔人的身份,请流川同学去饭店里吃拉面。
两个人在家里做鸡蛋盖饭,米饭煮熟了把生鸡蛋倒上面搅一气,加菜是超市里买来的便宜罐头,就是这样好胃口又贫穷的年轻人还觉得挺香。所以由此可得,拉面对于这一对来说实在是个很不错的享受。
他们默默的低着头吃各自的骨汤拉面。
樱木最后端起碗来喝汤到一半的时候,毫无关联的想起来家里那本关于接吻的书,一下子被根面条呛到了。他放下碗接过流川递来的茶水,脸涨的通红。
可是流川没有多在意。他连用左手递水的时候也在忙着低头吃拉面。
樱木有点不满,放下杯子想顺藤摸瓜就流川枫最近一系列反常举动发表点什么言论,流川含着根面条突然悄无声息的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老实的孩子脸又红了,想起接吻的三十种方法,哗啦低下头去装做继续吃拉面。
遂万事平安。

两个人吃完拉面出了门,风一吹肚子又饿了,跑到附近的关东煮小摊上坐下。流川伸手去拿筷子,樱木突然一拍桌子,兴高采烈的喊。
“大叔,拿五瓶酒。”
风从两人之间穿过,在啤酒下肚之后逐渐凉爽起来。热腾腾的食物在灯下面发着光。此情此景让樱木又开始想说话了,但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了想,拿起筷子从流川盘子里把鸡蛋一戳夹过来,嘿嘿的笑。
“白痴。”
流川耸耸肩,又把鸡蛋夹回来。樱木小孩子一样又夹过去,这次流川不理他了,低着头只看自己的盘子,喝了酒的白皙脸庞微微发红。
樱木把鸡蛋扔在一边不管了,凑过去斜着脑袋看流川。一直望着两人的老板心不正常的跳了跳,气氛有点奇怪。
流川四平八稳的揪起来樱木说,大叔,结帐。
流川从来也不觉得樱木能喝酒。确却的说,樱木是那种喝多少酒也没关系,但只要刚开始喝酒脑袋就不怎么转了的人。这不算什么大事情,但这时候这件小事还挺麻烦的,流川不得不像以前很多次一样连拉带扯的将失去了辨别能力的樱木往家里带,心里想着,不行不行,这家伙真的应该减肥了。
其实他自己也有点喝多了。虽说啤酒是不会醉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偏偏今天有点晕。
一晕就更觉得麻烦了。
流川突然站住,甩开樱木往前走一步蹲下来。
“笨蛋,快上来。”
好半天没动静,流川扭过脑袋往后看,樱木受到了意外事件冲击的脸好象清醒了一点,若有所思的望着他。
“快上来,笨蛋。”
流川不管他,决心十足。
樱木皱起眉头,努力的想着自己要说的有道理的话。
“狐狸。。本天才,本天才可不是你能背动的,哈哈。”
众所周知,流川枫脾气上来也是很倔强的。年轻人丝毫也不考虑哪句话可行哪句话不可行现在是几点几分明天要做什么,瞪着樱木平静的讲。
“快点上来,少罗嗦。”
——真要是这么容易,你又何苦让樱木去减肥。
刚清醒了一点的樱木又被弄糊涂了,他晃了晃脑袋,跟着很听话的走过去趴到了流川的背上。
身体很烫,手搭在流川的眼前晃荡。流川同学就盯着这双晃悠的手一使劲,一用力,稳稳的站了起来。
流川同学从不逞能说大话,他讲出口的事情把自己憋死也要做到。
慢慢的,两人合为一体前行了。
对于樱木这可能是这辈子很少有的几次新鲜体验了,可惜他现在脑袋不大清醒明天大概也记不住,倒是双手在流川脖子前面自然的环住了。头不知道放哪好,抬起来又难受,就放下来抵住流川的后脑勺,年轻人喘出来的气,一口不差喷在了流川的脖子上。
这件事情让人有点全身发痒的难受。
想快点回去,又想转头去看樱木。
好在流川到底也没有难受多久,走了几百米之后,毫无预兆,他向前跨一步蹲在了路边的地上。
过了两分钟樱木反应出来,抬起手拍了拍流川,很奇怪的问。“狐狸,干吗?”
又过了两分钟传来了流川的回答。
“休息一下。”
樱木默默的想了想,想明白了。
“狐狸,我今天有钱,我要坐计程车。。。”
“闭嘴。趴下。”
流川语气沉着连头也不回,摆明了不给他反驳的机会。
今天特别听话特别幸福的樱木,居然又想清楚了,默默的再次把头低了下去。
月光光心慌慌,间或照出了两人S型往前走的路线。

至于这两个笨蛋是怎么经过一夜的奋斗回到了家里,以至于他们终于没有伤亡没有骨折没有拉伤没有半路掉到河里去——于是保住了樱木头一次劳务费的事情,这里就不讲了。

补上一次亲吻。
那是黎明将近,樱木累的快不省人事的时候。
流川很想叫醒他再亲他,可是胳膊已经酸的抬不动了。
他挪了挪屁股,把脑袋凑近了,嘴唇贴上。
即使只有自己单方面是清醒的接吻,心仍然跳的很快。

还有。
———流川同学从不逞能说大话,他讲出口的事情把自己憋死也要做到。
我们已经知道了,他连把樱木从几站地之外的拉面店背回家这件事情都能做的到,那么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呢?
可惜第二天下午起来后遗忘掉一切的樱木花道,是暂时不能得知这个好消息了。

标签:
  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