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第一眼的遗忘

(3 次投票)

作者:Pittpan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15:27

人死后都要到另一个世界,也就是所谓的冥界。
从人界到冥界,隔了条河,名叫弱水。弱水的尽头就是奈何桥。
到了奈何桥,自然会遇到孟婆婆,喝了她熬的汤,忘记今世的一切,就可以去投胎轮回了。

如此而已。

弱水三千,无风无波,三日行程,了却今生。

我,黄泉摆渡人,会陪每个魂魄度过他们在今世的最后三日,渡他们过河。
然后就是遗忘——他们不再记得今生的任何事情,自然也会忘记我。而我,从没记住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至少,到现在为止。

黑墨似的的水面,我和我破旧的木船,来来往往,载着有去无回的魂魄,散尽我们三日的缘分。

孟婆婆是我唯一认识的人,从一开始就是,从有记忆就是。她告诉我,弱水的行程,是我与每个魂魄的缘分,即使,只有三日。
我却不以为然。

日日往返,夜夜不息,所见魂魄,千人一面,三日行程,到岸即散,所谓缘分,与我何干。

因此我要他们最珍贵的东西作为代价。不知为何,我对这种索取有种偏执的坚持。渐渐也就成了我的规矩,过弱水的条件。

想过河去轮回的,献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黄泉摆渡人自会送你到弱水彼岸。
每个亡魂都知道。

我就这样渡着船,在这弱水三千,周而复始。很久很久,久到我已经忘记了如何开口说话。

这一日,岸边摸索走来一人,雾气缭绕在他身边,隐约只见其披身的红发。
不可思议的红色啊,溢满我的双目。
我隐约想起了奈何桥边的奈何花,火似的燎在桥下,四季不败,每次都会拂着我的旧船,轻轻引我靠岸。

“摆渡人,请送我过河。我给你我最珍贵的东西作为报酬。”
他的声音被风远远送来,不很真切,却是像冬季花朵被深雪覆盖,像是太阳逃不出层云的阻隔。悲哀蒙住了他清朗的声线。

红尘苦海,无人参透,奈何众生,再入轮回。
亡魂对今生都有执念,他的悲伤也不足为奇。

即已答应条件,弱水三日我自当与其共渡。

引他上船,方才看清其面目。不由暗生叹息。
赤发银瞳,秀然天成,非凡人之相。他不属冥界辖属,逆天意,来此入轮回,必经千险,受万苦。他双眼已盲,怕是劫难之一。

又是痴人一个……

“你引我去奈何桥,我以故事作为交换。”

未尝不可。
至少这一路不会寂寞。

我象往常一样,默默地划向弱水深处。

“那是花精和狐狸的故事……他们,” 他的红发覆在班驳的船板上,银色的眼瞳反射着水纹的跳动,眼中没有我的影子, “相遇时,只是一个天上小小的樱树花精,和一只没得道的小狐狸。花精喜欢下凡去喝一处泉水,而狐狸碰巧也喜欢去那里。”

他缓缓垂下眼睛,侧耳听着水划过的声音,

“自诩为天才的花仙和唯我独尊的狐狸碰到一起,自然是相看两相厌。言语不和,打在一起倒是常事。这样吵吵闹闹,不识愁滋味……”

他渐渐显得神色恍惚,跌入回忆的旋涡。

“这样过了几百年……花精当上了花神,狐狸也渐得道。但,毕竟花精是仙,狐狸是妖,两不兼容。师傅告诫花精,与妖亲近,不利清修。那时花精一心修行,便断了下凡见狐狸的念头。这一晃就是千年啊……”
涟漪远远荡去,称着他的声音,似有韵律一般。

我只是划着船,不疾不缓。

“谁知那只笨狐狸竟没有忘记跟他抢水喝的花精,为了寻他,他苦修千年,闹上天庭……只是他激怒了天尊,最终落得……”
他瓒银的眼瞳涌起一层雾气,哀苦之气溢满其全身。

“那只笨狐狸……笨狐狸……笨…狐狸啊……”

泪终是顺着他颊旁,滑了下来,滚落衣襟。

他哭了很久。

他的泣声漫着哀悲,苦痛,但似没有弱怨之意,想他不是轻言垂泪之人。这次,怕是肺腑涌出的血水吧……

漆黑的夜,弱水水声,呜咽哭声,交织在一起,分不清彼此,飘忽在这黄泉。



不再寂静的弱水让我莫明的烦躁。


止了泣,他继续道:
“为了寻找狐狸四散的魂魄,花精用了五百年。最终才知晓狐狸被打下了冥界。此时,狐狸怕是已转了多少世了吧……花精列位仙般,不能下冥界,入轮回。但他不管,因为他欠狐狸的……他想再见一次狐狸,告诉他自己的心思是跟他一样的……即使,代价是失去光明,即使,来世花精转世为人,也仍是盲的。”

他扯了一下嘴角,“花精入轮回的代价,就是再也见不到他想见的人……多么残酷的天庭啊……只是花精他不在乎,因为他想即使生生世世看不见狐狸又怎样?他还是能找到狐狸,在茫茫人海中认出他的,因为……”

他的声音清朗起来,诉说着不比的坚定和信心。

“因为,花精相信,只要狐狸一开口就一定能认出他来的,天才花神可不是浪得虚名的。所以,即使看不见……也没有关系的,不是吗?”

此时的他翘着嘴角,自信满满的样子,像有水光在他面庞流动一样,让人移不开眼。
这时才是真正的他吧。


船向奈何桥驶去,三天的旅程净是花精与狐狸的往事回忆。

终于见到了奈何花。奈何桥边的奈何花,火似的燎在桥下。



我每次看见都在想,我在黄泉摆渡是不是就是为了这片火红呢?



他上了岸,回头对我粲然一笑:
“谢谢你渡我过河,我最珍贵的东西已给了你——我和狐狸的回忆。”
说完就慢慢向浓雾深处走去,任那红发与奈何花交织在一起。

我望着那片红,一会儿,
俯身摘了朵奈何花,
返航。


还有下一个亡魂要等我渡。



有时候到奈何桥会遇到孟婆婆。
她每次见到我都要叮咛,用莫明怜悯的眼神。
我只是握一下那满是皱纹的手,再次撑船返回弱水岸边。



“流川枫,你要珍惜与每个魂魄的三日缘分啊……切记,切记……”



我不会纠缠于我不懂的事情。
我不懂,她为什么叫我珍惜,
我不懂,她为什么叫我流川枫,
我不懂,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渡亡魂过弱水。

因为,
早已遗忘。
一碗孟婆汤,
便忘记了一切,
早在五百年前。

我只是执着于一些莫明的事情。
我只是,守在弱水岸旁,
我只是,默默地渡亡魂过河,
我只是,索要他们最珍贵的东西作为代价。

然后,
在奈何桥下,
折一支,有着不可思议的红色的奈何花,
轻轻放在身畔,
再动身返航。

周而复始


……
很多年以后,
在弱水中央,忆起曾有个红发男人给自己讲了三天的故事,
我望着满船的奈何花,
望着那不可思议的红色,
竟,
落下了一滴眼泪。

我伸手去接,
那滴泪却从指间,
滑入水底。

弱水三千,再也寻不见。

不禁呼出:


“花道……”




每个魂魄给我他们最珍贵的东西,也许我就能想起我最珍贵的东西在哪……












P.S:

让我与你握手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知道思念从此生根
华年从此停顿。

热泪在心中
汇成河流
热泪在心中
汇成河流。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是那样万般无奈的凝视
渡口旁找不到
一朵相送的花。

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
而明日
又隔天涯。



——《渡口》
词:席慕容 曲:杨弦

标签:
  P - Pitt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