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信仰爱情

(2 次投票)

作者:Pittpan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15:35

写在前面:此文送给所有我该送给的人!m(_____)m(爆)特别是我可爱的家人——珠光宝气金钱教的徒弟们及其家属!
哓生日快乐!小十这个先抵债吧……别潜水了!小三偶挖坑了!小四你可以拿仙花来换哦!宝这个贿赂你!明……希望你可以看到。






亲吻,是多么奇怪的事情,
明明亲密到深入对方的口腔,却是闭着双眼,
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拥抱,是多么奇妙的事情,
明明近到感觉到对方的心跳,却是没有办法,
看到对方的脸。


这,是不是,就是爱情的方式呢?
无论,怎样,都是无法看清对方呢?

那么,我们到底是为什么要fall in love呢?


为什么?




在日本神奈川的湘北高中,有两位热爱篮球的十六岁男孩,正面临着这个问题。


流川枫和樱木花道。


花道认为,爱情,是在桥上看美女,发呆,脚下一滑,陷了进去,甚至还没看清对方的长相。
这一切,都是他不能掌握的。

因此,我们对于他创世纪的50次失恋表示充分理解。


流川认为,那只是白痴才会做的事情。
这看来也是流川式的标准答案。
毕竟,在他看来,任何事情都是由他来做主导的。或者说,流川只习惯于主动做事情,像他钟爱的篮下突破灌篮。

Fall这个动词,被动的意味(对于流川来说)过多些了吧。


上帝就是这么不公平。(耸肩)

渴望爱情的人,即使皈依去做教士,天天诚心祷告,也得不到心中女神的回眸眷顾。
反而是那些不屑于爱情的人,因为顶着张英俊唬人的脸,就得到了多到可以用苍蝇来形容的女人的迷恋。


第一种人叫樱·木·花·道,后一种就叫流·川·枫。


但是,我们必须说明,对于那些花道非常厌恶的流川亲卫队,流川本人是没有感觉的。


那些拼命叫嚷着流川名字的啦啦队员,那些通宵不睡给流川写情书的女孩,那些鼓起难得的勇气脸憋得通红向流川告白的女生,
流川对她们,是毫无感觉的。甚至说不上不喜欢她们。
他不曾在意过她们,简单来说就是当她们是不存在的。

流川枫,这个注定为篮球而生的男人,对于篮球以外的事情是根本不在意的。



因此,在未来,他登上篮球事业的顶峰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是,即使如此受女生欢迎的流川是无辜的,花道还是对他恨之入骨。
特别……是在向晴子告别失败以后。



今天,天空很蓝,云彩的形状也很有趣,就是阳光很刺眼。
花道躺在天台,很沮丧的想着。


在美丽的夏天里,处于兴奋状态的太阳,总是不想回家,一直要疯到晚上6、7点。正午,它更是带上了墨镜,炫耀似的让每个人都注意到它——

“好热啊~~~~~!(擦汗)这大太阳……!(诅咒)”

但是,太阳却很高兴啊……
(没办法。要是每天这样被人叫几亿次名字,我也会得意忘形的!)


中午,湘北高中教学楼的天台,就如秋刀鱼煎板般灼热。
而,花道就了无生趣的仰躺在上面(活象被厨师拍昏的鱼)。
竟然,没有,觉得丝毫的热……


失恋中的人被称为“超人”(superman)也不为过。

他们不是super能吃,吃到体重爆增,胖到亲妈都认不得自己,
就是super郁闷,super能诉苦,到最后朋友们都得去开通来电显示的服务。

还有些super表现那就是因人而异,就花道现在的状态而言,他是super能耐热啊……


太阳把城市里所有的声音都熔化掉了。而仔细听的话,还是能听到太阳把柏油路烧得呲呲做响,甚至还可以闻到难闻的气味呢……


而此时,花道只是很若无其事的(不畏烫的)翻了个身,只是,他脑里总有个声音在敲来敲去:

“樱木君,对不起,我喜欢的是流川君……我们,还是做朋友吧!(鞠躬)”


有时候,花道不明白,为什么朋友和女朋友只有一字之差,自己却总也搞不定后者。


自从,上了初中,成了所谓的不良少年,花道就知道交个女朋友是必需的。像是老大面无表情地抽烟,流氓专吃霸王餐似的标志性东西。
至于原因?相信我,花道是从来没有多想过的。

照花道的理论是:
“洋平他们都有了马子,本天才怎么可能没有?”


但,事实上,在未来,当高宫都有了女朋友的时候,我们的花道还是……没有。



“晴子小姐……晴子……”
花道蜷缩成一团,像只被遗弃的小狗般可怜。如果配上几声凄惨的叫声,绝对会有好心的欧巴桑立刻端给他盛着牛奶的盘子的。


爱情之于花道,就是相当于悬在驴子前面的胡萝卜般的存在。
明明近在眼前,却是总也吃不到。越是努力加油,反而离得更远。

蛮悲惨的景况。


幸而,当事人驴子——花道对于此是一无所知的。
相信爱情的花道,一如相信自己最终会吃到水嫩嫩的胡萝卜的驴子般可爱。


可爱?……是的!
现在相信爱情的人被称为可爱是很平常的。
一如,我们把做傻事善意的称为可爱的举动般自然。


尽管爱情一次又一次地捉弄了花道。但是花道还是相信爱情的存在,甚至对于它有着信仰般的崇敬。
这不是说花道有多么虔诚或是浪漫的唐璜。这,纯粹是因为他从未得到过爱情。
就像没有去过巴黎的庄稼汉,会把那里想象成天堂并且美女入云,不知道其实那里也像隔壁村一样,出门一不小心就会踩到狗屎,有些法国女人还不如他家里的黄脸婆漂亮呢。


而,幸亏是这样。不然,天知道我们的花道要靠什么撑到了第51次失恋呢。


想着想着,花道竟然就在这灼热的天台地板上睡着了。
睡了,像是要忘掉一切的睡了。


因此,没有看见他(想象中的)情敌流川枫——胡萝卜的出现。


流川=胡萝卜?
恩!流川在女生心目中的地位就像是驴子面前的胡萝卜。

永远得不到的流川君犹如神话般的存在着。


人类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生物,对于越是遥不可及的东西,越是好奇,越是渴望,
越是想得到…

人说:距离产生美。
不如说距离掩盖了不美。


驴子和胡萝卜之间只有一个驴脸的距离,却看不见上面栓着绳子。
更何况那些女生呢?


“冷漠的流川君好酷啊~~~~!>0<”
其实,流川只是觉得作表情很累,他要省下力气去打篮球。

“认真打球的流川好有形啊~~~!T_T”
其实,流川只擅长这项运动,看见他曾在1.5米游泳池溺水的人绝不会这样想的…


流川枫,这个十六岁的少年,可能是有些不普通——他超级专注!
他的生命里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和篮球有关的。别的,他都懒得去管。更别提恋爱了。

这样,反而让流川有种超脱人世的感觉,更吸引着众人。


而此时,
流川枫,一根被神化的胡萝卜,来到了这个天台——中午补眠。

一抬眼就看见在正中央(流川习惯的睡觉位置上)的(睡着了的)花道,蜷着身子,成C状。
而流川想也不想就要抬腿踹过去,像是本能反应一样,自然的很,怕是练得多了…


就在流川的Nike运动鞋要去亲吻花道的脑门的一瞬间,花道(无声的)流泪了……


“晴子…………”


泪水慢慢地顺着花道的脸庞滑下来,从眼角深入到发鬓。
一滴又一滴,渗到他红色的发中,然后消失,像是,被那火色烧干了一样。


“晴子…………”


天台上只有这个声音在回荡。甚至没有流川的呼吸声。


所幸,花道没有哭很久,不一会儿,就又安静的睡去了。呼吸平畅,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流川却被吓到了。真的!以致于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脚还是抬着的。

好一阵,他才惊到似的,发现自己的怪异的反应,连忙收回了腿。


“这个白痴到底在搞什么?……”

流川有些愤恨,大概是觉得自己刚才的反应过于白痴了,没面子(虽然没有谁看到)。这时,流川很想(迁怒的)给白痴一腿,顺便把那惹人厌的表情踢飞。但是,终究没有再踹过去。没有。


流川枫,隐隐的害怕看见刚才的一幕再发生,怕看到那个他不知道怎样形容的——脆弱——表情。


虽然,决定不再叫醒(?)花道,流川还是要(同样不畏热的)睡午觉。下午还有社团活动。于是,他在他习惯的位置躺下。紧挨着花道。


那是很近的距离,近到流川可以感到花道的鼻息拂到自己的左脸,近到流川可以看清花道没有风干的泪痕。

很近。


在这正午的天台上。
两个人一起睡着了……



虽然这算是驴子和胡萝卜最近的距离了,但是,自始至终两个人还是没有接触。直到流川(先)醒了,去社团,提前做准备活动。直到花道(后来也)醒了,伸了个懒腰,跑去社团,迟到,被大猩猩打,被流川骂白痴。


直到社团练习结束,
流川赶着去赴仙道的约,在小篮球场,第2次1 one 1的比赛。花道赶着去参加小钢珠店的周年店庆,想赢些奖品,调试心情,洋平已经去占位子了。


两个人都没有接触。


只是,朝着各自的方向跑去了。只是,这样……而已。



唯一,知道并记得在这个正午时分灼热的天台上发生的事情的人,只是,流川枫,一个人而已。


在未来,他也没有讲给花道听。


除了他,谁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曾经那么接近吧。



驴子和胡萝卜在天台上的爱情故事,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了……



附录:


信仰爱情


这场雨不知从何开始
真实 是你近我的清醒
像是兴奋剂 麻醉了自已
见你我措手不及

我试着问过我自已 无解
深深着迷 迷失自已
越想接近你 越怕没有你
有没有好运降临

给我 信仰爱情的勇气
我的世界只有你 甜蜜确定
不放弃 就让我可以深情
闭上眼精 深深呼吸
遇见你我是如此幸运

给我 一个机会拥抱你
一生一秒也不要 忽远忽近
看不清 给我允许守候你
从今天起 信仰爱情 有意义 因为你

我相信 因为有你

标签:
  P - Pitt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