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矿泉水

(3 次投票)

作者:Pittpan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15:38

狐狸喜欢喝矿泉水。
花道在和流川相处了不到两个星期就天才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其实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爱好。流川只是喜欢喝矿泉水而已,就像花道爱喝牛奶一样。
但花道不明白,也不会明白,
他觉得狐狸爱喝矿泉水这回事很让人费解。

费解——就是让人会去老想的事情。

花道老在想狐狸爱喝矿泉水的事情,花道想他是费解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毕竟天才是不会费解的。

流川让花道想的事情其实有很多。
狐狸的习性总是那么怪异,花道有时甚至想到狐狸其实并不是从动物园跑出来的,而是从火星上的。
花道天才的论断也不是没有根据的,起码流川的超级嗜睡就可以理解为火星人补充能量的一种方式嘛。

于是花道在被流川打败或被流川抢了风头的时候,除了死狐狸可叫以外,又多了一句:
“流川枫!你什么时候回火星去啊~~~!!!”
流川照例是那么惹花道恨地,面无表情地,酷酷地回一句:
“在你的白痴病治好了以后。”
花道看着笑倒在地的湘北队员们,心中更加确定了一件事——

狐狸根本不是地球人!!!

花道是很想让流川消失的,至少在和流川住了两个星期以后是的。
花道认识到狐狸果然都是靠脸骗人的,
更何况流川还是只白面狐狸,更加的会骗人。

别看流川一副别惹我烦着呢的德行,平时拽得不得了,其实是中看不中用。
流川什么家务事也不会做。
“他还特别懒!”
花道在两个星期内第N次向洋平抱怨道。

洋平又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他是花道的死党、哥们呢?
更重要的是,谁又让他忘了在花道住院期间替他交房租,害得花道沦落到要和流川抢着去租什么鬼屋的呢……

“习惯还不是普通的怪哦。”

洋平懒懒地靠在天台的栏杆上,悠闲地,抽着烟,眼睛半眯着
不知他有没有在听花道对流川的评价。
透过淡白的烟雾,洋平看着天空的颜色。
花道的声音从耳畔传来,但好象有些远的感觉,尤其是他在说狐狸的时候,

‘就像是长镜头配上的画外音。’
洋平想到怎么形容好了。

“狐狸洗头从不用洗发水,只用护发素。怪胎!”
“狐狸吃饭的时候咬勺子,果然是动物习性!”
“狐狸只在吃晚餐的时候看报纸,而且只看一版,体育版!我看他才是白痴!你说什么?!我是一版都不看,怎样?!”
“狐狸的WALKMAN里的那盘磁带是他唯一的一盘啦。装酷的死人脸!”
“狐狸一吃辣的就会流汗,流很多,就象他在场上体力不支的时候一样。没用的狐狸……”
“狐狸,他……”

画外音放个不停,
狐狸,狐狸,狐狸……

天空的颜色好象更淡了,
洋平眯着眼,想到,
但,也许是烟雾变浓了,谁知道啊……

画外音放个不停,
狐狸,狐狸,狐狸……

洋平突然觉得,自己好象在看“动物世界”节目,
片名就叫做——狐狸的故事。

洋平被自己的逗坏了,他从不知道自己这么有幽默细胞。
所以他笑的很大声,
从没这么大声过。
笑地直到被花道一个头锤撂倒了才停下来。

看着气得脑袋冒烟的花道的背影,洋平吐了口烟,轻道:
“花道,要想了解一个人,就要去靠近他,去体验啊……”

花道的身形只是顿了一下,洋平不能肯定他听没听到自己的话,
但又能怎样呢?花道,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啊。

洋平是死党,是哥们,他只能做到这步了。

洋平闭上眼睛,只听到花道的声音,也很轻:
“我要去买东西了……家里的矿泉水没了,狐狸不喝别的……真是麻烦。”

洋平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一直到花道的声音不在自己的脑海里回响才消失。

他只能做到这步了,
他们是死党,是哥们。


花道和流川住到一起一个月了,一切似乎没什么变化。
狐狸白痴还是互骂着,一言不和还是照打不误。

只是有一天,流川在休息区的长凳上发现了一个长形的牛奶屋的空包装。他刚想抬手扔掉,却瞥见那上面竟歪歪扭扭写着——樱木花道。

流川很不解,虽然白痴平时傻的不可思议,但也没白痴到在垃圾上签上名字吧……
难道他的白痴病又加重了?

正在发愣的时候,花道的一声怒吼倒是让流川回过了神。
“死狐狸!干吗动我的水壶!?”
“水壶?!”
流川皱着眉,望着自己手中商标已经被蹭掉了的,有污记的,变形了的,(在流川看来只能算是垃圾的)牛奶盒,脸上掉了一排黑线……
“怎么?!就是水壶!有意见啊!!!”
花道一把抢过牛奶盒,速度之快不亚于宫城的盗球,但通红的脸说明他有做贼心虚之嫌。
流川盯着花道,若有所思。
一抬手,从花道的书包里掏出了一瓶矿泉水。
摇了摇,“那,这个呢?”
“啊~~~~~死狐狸你怎么知道的?!”
“说!”流川显然没什么耐心,他只想知道原因。
“死狐狸!凶什么凶!本天才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喜欢喝矿泉水而已!!!”
花道一脸狠样,真是不知谁在凶……
“这和你拿牛奶盒有什么关系?”
流川听后还是一头雾水,脸上闪着一个问号。
“你每次都不是直接喝矿泉水的,而是不嫌麻烦的倒进水壶才会喝的。怪癖!本天才没有水壶才会想到用牛奶盒啦。再说,本天才喜欢牛奶味……要不是洋平说什么,要了解狐狸的习性,就要多试试啦,多靠近……我可不是为了你,才去喝什么矿泉水的啊!死、死狐狸,不要乱想啦!”
花道坦率地讲出自己的想法,只是越讲越觉得这件事做的很让人觉得……暧昧,好象自己很在意狐狸似的……自己怎么会在意狐狸?他,花道他,只是……只是费解罢了。

费解狐狸的想法,费解狐狸的习惯。
这些费解让花道觉得狐狸好象在很远的地方——自己触不到的地方。
花道不喜欢这样。

流川倒是一样的面无表情,也许说他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好一点。
他只是看着花道,看着他攥紧牛奶盒,看着他通红的脸,看着他慌乱的解释……
没说一句话。
流川一转身,径直朝更衣室走去,没回头看花道一眼。

而花道在流川转身的一瞬间,懵了。
他不知那是什么感觉。
好象听到叶子san拒绝自己的时候,又象对海南比赛是发现误传了球的时候。
心一下子就停了下来。
但这次要严重的多,心一直没有动,直到——
流川又走到自己面前。

低头,是流川猛地塞过来的一盒牛奶,新的,自己最喜欢的牌子!
上面有“流川枫”三个字,新写上去的。

心开始跳了,慢慢地,越来越快。

“矿泉水……只是喜欢喝罢了,没有什么为什么的。你,不用改变什么的……牛奶也很好……”
流川说这话的时候是朝着地板的。

“狐狸……你怎么有这牛奶的?”
狐狸从不买牛奶喝的。

“我只是想试试喜欢的人爱喝的东西!”
流川说这话的时候是朝着地板吼的。

脸红着,心跳着。
但心情很好。


喜欢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但自己喜欢的人喜欢的东西,人总是想要了解吧……
 

标签:
  P - Pitt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