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告白

(3 次投票)

作者:Pittpan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15:40

“少废话,我就是爱你!”

不知这世上到底有多少人会把“爱你”这么缠绵悱恻的一句话像和你有深仇大恨一样喊出来。
不知情或是没听清的人定会以为将会发生什么帮派火拼,至少也是流氓械斗一类的恶性事件而有多远跑多远。
我们可怜的花道就被这样“特别”地告白了。(如果这能称得上告白的话……)
想跑都来不及。


立秋了。
太阳还是很毒。
阳光亮得让人睁不开眼。
而花道盯着正对着太阳的窗户的眼是睁开的。
没有闭上,眨都不眨,直盯着窗外。
思绪在飞扬。

“那天为什么要对本天才告白?”
花道一直想问流川这个问题,
却没有问成……

那是花道第一次被人告白。
而对象竟是(他认为)一直很讨厌自己的流川。

花道很困惑。
他有时以为自己是很了解狐狸想什么的,甚至是心意相通的。
起码他俩人的默契是有目共睹的。
但那天,花道发现自己其实是不了解流川的。
他甚至不知道流川对自己有好感。
这很失败。
至少花道认为是很失败的。

在强烈的挫败感下,花道又觉得自己被骗了。
他不知道流川到底是怎样看自己的,把自己当成什么。
但花道确实是想成为流川的好搭档的,在全国大赛以后。
表面上是安西教练的安排,其实花道对于和流川在对山王的比赛最后的配合是记忆深刻的。
那种锲合感很美妙,花道不想放弃。
花道想和流川成为震惊全国的黄金组合,把什么仙道,泽北统统打败。
他觉得和流川在一起没有什么是不能达成的。
花道自己也不知道,其实自己很信任流川,甚至依赖他。

而这种信任感使流川的表白成了一种背叛。

“本天才勉为其难地当没用的狐狸是朋友,狐狸当本天才是什么?!”

花道那天很生气,气得有些失去理智。
其实花道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总之,就是非常生狐狸的气。

也许是气狐狸在告白的时候还是那么臭屁吧。
花道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我喜欢你。”
声音还是一贯的平板,甚至没有起伏。
花道觉得他叫自己白痴的时候都比现在有感情。

花道虽说告白过50次,也失败过50次,但他也想象过别人向自己告白时的情景。

那是会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们的天才花道在漂亮地击败一直靠运气嚣张到现在的流川狐狸之后,赞誉掌声不断。大猩猩惭愧地把队长的位子让给他,眼镜兄推了堆闪着智慧光芒的眼镜说天才果然是天才,彩子挥舞着大扇子督促狐狸做基础练习,而小三和宫城则无限崇拜的望着他。最重要的是晴子会手捧鲜花,害羞地说喜欢他,然后他也会说喜欢晴子,不顾旁边伤心欲绝的啦啦队和晴子手牵着手,从此一起上下学。
美丽人生啊~~~!

但现实和想象是有差距的。

花道第一次被人说喜欢的声音不是女生特有的温柔的嗓音。
花道第一次被告白的对象是狐狸。

狐狸的声音没有羞涩,没有犹豫,甚至是带了一丝清冷的。
花道回忆着。
狐狸的表情也好象没有变化,只是嘴角抿得很紧,嘴唇很白。

“我喜欢你。”
那四个字说的很快,但花道听得很清楚。
他没有说话,只是固执地看着流川。
流川挑衅地回望他,
“我喜欢你!”
比第一次说的声音要大,但语气中的坚定没有变。

花道第二次被人说喜欢还是流川。

流川的声音很好听。
花道曾问过他是不是说话少声音就会好听,当然得到的答案只有两个字“白痴!”
但现在流川好听的声音只会提醒花道,对自己告白的是个男生,一个和自己几乎一样高的男生。

“我喜欢你!”

花道不知道怎么面对这四个字,不知道怎么面对说这四个字的流川。
花道选择了逃避。

“我讨厌你。”
花道对流川的回答。

花道记不清他和流川是怎样分手的了,他只是记得那天和流川打得很凶,凶得两人都红了眼。
最后流川像是用尽全身力气对自己大喊:
“少废话,我就是爱你!爱你!你懂不懂?!”
外加一记左钩拳。

花道逃走了。
爱,对一个十六岁的高中生来说太沉重了。
不是单纯的花道能禁受的起的。

逃走,是那时花道唯一能做的

爱……到底是什么呢?
狐狸怎么能把这个字轻易地说出口。

花道50次的告白虽然都很认真,但他从没提过爱这个字。
花道觉得这个字异常的神圣。

 

狐狸你真的懂爱吗?

 

流川,
花道现在所想的只有一直被他称作狐狸的流川而已。

花道在想流川。

那个很讨厌自己的流川,
那个很瞧不起自己的流川,
那个自己永远赶不上的流川。

那个对自己说爱的流川。

狐狸啊……

流川长的真的像狐狸吗?
花道突地笑了,很缓的笑,也很淡,全不同于以往天才式的白痴笑容。
那是一个略带成熟意味的笑。

成熟,什么才是成熟呢?
不再孩子气就是成熟吧。
至少,是经历了一些事情,一些能让人变得成熟的事情。

其实有时候孩子气也不一定是坏事。

记忆中的流川是什么样子呢?
真的很像狐狸吗?

花道摇了摇头,
不是说流川不象狐狸,
而是忘了,
忘了流川的样子,
忘了那个自己以前认定和狐狸长得一模一样的流川的样子。

怀念不如遗忘。

但记忆的碎片还是洒落在心底深处的。

第一次见面时的血,
One On One时流下的汗,
击掌相庆时的手,
海边飞舞的发。

一切都忘不掉。

花道望着被风轻轻吹起的白色窗帘,阳光像是随着风在飘一样,摇曳着。
很安静。

其实花道想象的告白场景至少有三样变成了现实,
那天阳光很灿烂,
那天狐狸在场,
那天自己喜欢的人也说喜欢自己。

是的,花道是喜欢狐狸的。
他喜欢他。
他现在才发现,他是喜欢他的。

只是,花道没能对自己喜欢的人说喜欢。
只是,花道没能和喜欢的人一起上下学,
只是,一切都太迟了。

八月的风,很燥,很热。
透过白色窗帘吹来的风,让人感不到凉爽,反而是干燥。

风,还不如没有的好。
枫,还不如没有的好。

枫。
流川。
流川枫。

 

狐狸你真的懂爱吗?
你可知道爱不要轻易说出口?

 

不会再叫谁狐狸,真的!

不会再叫任何人狐狸了,包括你。

让这个称呼随记忆一起去吧,去自己看不到的地方。

白色的窗帘,很刺眼。
花道不喜欢白色。
因为那是医院的颜色。
而医院留给花道的都是痛苦的回忆。

父亲如此,流川也如此……

但白色又是花道记忆中最深处的东西。

白色的脸,
白色的嘴唇,
甚至是白色的布……

沉思被门铃声打断,花道打开门,原来是一脸担忧的洋平。

“花道,你……还好吧?”
“我没事的。”
“……赤木他们问你今天去不去?”
“去哪?”
“花道……今天是流川的头七。”
“头七……都过去七天了……我不去了。狐狸不喜欢热闹的。”
“花道,凡事要想开些。流川他……”
“洋平,你有没有后悔过?”
“……”
“我现在很后悔,真的。”
“我不知道对你说什么好。”
“洋平,你说狐狸是不是故意气本天才?对我告白后,莫名其妙地去被车撞。再也不回来了。他是不是故意的?!他要让本天才后悔,你说是不是?”
“花道,那是意外。”
“意外?”
“恩。”
“不……我希望那是一场梦,噩梦。”
“……”

 

爱我为什么要离开我?

狐狸你真的懂爱吗?
你可知道爱不要轻易说出口?
说出来就收不回去了……

 

狐狸,你要知道,本天才的第51次告白和你第一次告白是一样认真的。
要听好哦,本天才可只说一次。

我也爱你,狐狸。

本天才第一次说爱,是对你说的,
只对你。
真的。
 

标签:
  P - Pitt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