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习惯

(6 次投票)

作者:Pittpan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15:44

清晨六点,我准时醒了。
不用闹钟,一切都是习惯。
说来别人也许会不信,我这个平时在上班都会打瞌睡的人竟会这么早起床。
但习惯就是习惯,人的身体很奇妙,一旦适应了某种东西就很会自然的照着做下去,一遍又一遍。
除非你想要改变,强迫自己改变。
但现在的人谁又想改变呢?
安稳,舒适,平静才是大家所追求的。
每个人都如此,
我,也不例外。

挤着附近超市买来的牙膏,
涩涩的,不是很好用。
但用惯了,也就罢了。
好的又能好到哪去呢?
懒得换了。

土司,面包,牛奶,标准的早餐。
其实不是喜欢,简单而已。
吃饭和刷牙洗脸一样,只是每天要做的事。
想换换口味?
不吃就好了。

天,还黑着。
路上的街灯还亮着。
去地铁的路上,我看着早起的人们和昏黄的灯光。
悠悠地走着,不紧不慢,
十足的把握能赶上我习惯坐的那班地铁。
只要我这样走着。

街上没有什么人,
在晨练的老人中间,我显得很突兀。
扫了一眼从我身边跑过的欧吉桑,
突然觉得有些可笑。
皱折的面庞,僵硬的身体,
是最近才开始锻炼的吧?
说实话,有些看不起为了什么身体健康才做什么运动的人。
有种目的不纯的感觉。
应该是喜欢才去做吧……

瞥了眼依旧亮着的路灯,很昏暗,光是深黄色的。
就像以前在社团练习结束后,我,一个人练习投篮时,体育馆的灯一样。

其实,灯不是一样的,
体育馆的灯很亮,而街灯很暗。
但颜色是一样的,
深黄色。


我喜欢看灯,我喜欢看那些普普通通的灯。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习惯还是真的喜欢。
但我总是去注意那些普普通通的灯。
因为我觉得它们都很特别。

地铁通道的灯很亮,是白色的,不是我习惯的深黄色。
奇怪的是无人的,长长的,好像望不到头的通道却给我一样的感觉。

一个人在街上走的感觉,
一个人投篮的感觉,
听自己脚步回声的感觉。

浓浓的,寂寞的味道。

突然明白,
原来不是颜色的问题。
是感觉。
感觉是一样的,
一个人的感觉,

孤单的感觉,
是一样的。

走到站台中间,我习惯的位置,正对着一幅巨型海报。
舒服的靠在柱子上,注视着海报,等着地铁。
其实,没有在看什么。
只是等着车来。

不到一分钟,我等的那班地铁来了——AW1110。
我和它都很准时。

6:35AM
这时的车厢很空,没什么人。
我在靠近车门的位子坐下,
很快就打起了瞌睡。

我不喜欢和人挤。
正确的说,我是不喜欢和人靠的太近。
那种和自己身体很接近,甚至紧挨着的是陌生人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仙道说我有洁癖,指的是这个吧。
他倒是对谁都勾肩搭背的,一副交情好得不得了的样子。
有必要吗?
心还不是离的很远。

但我知道,他和我是同一种人。
所以,我们是朋友。

离到站还有三分钟,我睁开了眼睛。
没什么好惊奇的,
习惯而已。

叭,车门打开。
我还没迈出去,人就猛地涌进来。

睡着的人都醒了。

这种窒息感让我恶心。
我需要呼吸。
我拼命冲了出去。

公园的空气果然很好。
我舒服的坐在正对着公司大门的长椅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早起,不是为了什么勤工奖。
只是我知道一旦走进去,就没有现在这份惬意了。

现在的感觉很好。

“流川,你果然在这里。”

抬头,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一张大大的笑脸和标志性的刺猬头。

他习惯的坐在我身旁,但,隔一端距离。

他知道我讨厌什么,
所以,我们是朋友。

“怎么这么早?”
每次都上班迟到,气得田冈主任胃疼得仙道竟然会早到?!

“哈哈哈…我上错表了。”
他不好意思的搔头。

“……”
标准的无计划主义者。

“其实早起也不错嘛。可以呼吸新鲜空气,又不会挨主任的骂了。”

“是吗?”

“恩。你每天都来这个公园,很喜欢这儿?”

“习惯。”
谈不上喜欢。

“习惯?”他边问,边低头找东西。
我知道他要找烟。

“我以为你和我一样是要躲那些人。”他抬头笑着对我说,“有烟吗?我的抽完了。”
伸手递给他早就拿出来的香烟。
他又对我笑笑,低声说了句谢谢。

“你总是对人笑吗?”
突然想到就随口问了。

他一愣,显然没料到我有这一问。
他没马上回答,只是低下头点着了香烟。

我看不见仙道的表情。

他吐完第一口烟后,
抬起头,
很灿烂的,在我看来有些故意的,笑着对我说:
“和你一样,习惯而已。”

“是吗……那不是很无趣?”

习惯就意味着不变,而不变就会单调。
我和他的生活都很无趣吧……

“怎么会?!”他摇了摇头,“习惯是不会让人觉得无趣的。因为你已经习惯了。”
仙道说完自己先笑了,“好象有点绕嘴哦。”

我没答话,因为没必要,
他是对的。

“流川,你觉得我今天的发型怎么样?”
仙道不想继续刚才那个话题了吧?

“和平常一样……”
难看。

“不会吧?我可是昨天刚理的发,而且还是他……”
仙道突然打住不说了。

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今天有点不对劲。
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

仙道注意到我打量的目光,笑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啦!我是和平常一样英俊潇洒……”

他在掩饰。

“白痴。”

他不愿意说,我就不问。
这点我们俩都很清楚。
所以,我们是朋友。

“我找到一家很棒的寿司店,下班后我们去吃吧!”
寿司?我刚想拒绝。
仙道却抢先道:
“要上班了!快走!我可不想今天还被田冈念哦。”
说着就拉着我的胳膊向公司跑去。

直到我坐在寿司店里面,仙道也没让把我拒绝的话说出口。
想来他在公司业绩上高过我,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至少,这招我学不来。

环视了一下这家据仙道说“很棒”的寿司店,
简陋,但很干净。
菜做的一般,没什么生意。
清净的地方,
还不错。

只是不知道仙道为什么会喜欢这儿,
不是他的风格。
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看着倒酒的仙道,
觉得他好象和平常有些不同。

难道真的是发型的缘故?
是,又好象不是。
刺猬头好象更尖了?还是短了?
唉,其实,我根本就不记得他原来的发型了。

变了就是变了,记得又有什么用。

和平常一样,话题总是由仙道挑起,而我只是应和一两句。
但今天他显然是有什么事情。
也许他自己没有注意到,他总是在看表,像是在等什么。

这是他来这里的原因吗?
我没有问。
因为,我们是朋友。

我先走了。
仙道没有留我,自己继续待在那里。

我可以确定,他在等人。
而他,只是要我在他等着的那个人来之前陪他而已。
仅此而已。

仙道,他讨厌寂寞。
我,也一样。
所以,我们是朋友。

走到人行横道中间,我猛地停下了脚步。
后面的人躲闪不及,鼻子撞到我的背。
我一震,却也回想起,仙道在和我一起来的时候,也在这里停了下来。
足足有十秒钟,注视着寿司店的二层。
还是我走过马路回头叫他,他才回过神的。

我站在人行横道中间,不动。

旁边的人看我不走,也不敢说什么,只是像吓到一样逃开。
想必我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到底是什么?
仙道在看什么?!

回头,回头就可以知道。

我依然站着。

但我已经转过身。

红色,
是红色。

寿司店二楼是一家很高级的理发店。
落地的窗户,
里面每个人都能看得很清楚。

我知道,他,那个红发的人,就是仙道要等的人。

我知道什么能吸引仙道的视线,
因为,他喜欢的我也喜欢。

我们是朋友。

此时,我就站在仙道站过的斑马线上,像他一样注视着红色。

他,二十多岁,可能和我差不多大。穿着黑色的无袖背心,黑色长裤,陪上他红色的头发很好看。
很奇怪,虽然他穿着一身黑,却没有冷酷的感觉。
是本身气质问题吧。
不像我,只要一穿黑色衣服,仙道就说我是标准的黑社会老大的形象。

他,和我,仙道,是不同的人。

仙道…也被吸引了吗?
是的,我肯定。

周围愤怒的喇叭声使我这根马路正中的电线杆清醒过来,
我快步向街对面走去,但视线仍注视着那一抹红。

他,是一个很受欢迎的理发师。
从他旁边等候的顾客的数量可以看出。
另外,看他和周围顾客和同事谈笑风生也可以知道他人缘极好,但又和仙道的八面玲珑不一样。
他的纯色很吸引人吧……

看着他在窗内挠着头,咧着嘴傻笑,
周围的人都不由自主的笑了,我也是。
想来他有天生的感染力。

突然发现他和仙道都有笑的时候挠头的习惯,
但两人明显不同。
仙道这样做只是为了他笑着向别人道歉时更增一些无辜感而已,
可悲的习惯。
他,不是只把手放在脑后,而是深入发丝,胡乱挠着,
配上他夸张的大笑,样子真的很白痴,
但,很真。

他,和我,仙道,是不同的人。

他走到窗前,象是要找什么东西,
无意中,他抬头望了一眼窗外。

我不确定我们的目光有没有相遇,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我在看他,
因为在那一瞬我躲开了。

在他抬头的那一瞬,我有些紧张,一点兴奋,更多的是害怕。
我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但我决定回家,
没有等仙道,没有等他。
我不要等什么人,
我要去做自己习惯的事。

我不知道人脑的记忆功能是怎样的,
会不会像照相机一样刻上难忘的一瞬。
但我知道自己已经烙上那一瞬,
炽白的灯光打在他黑色衣服的那一瞬。
他红色头发垂下来的那一瞬,
他抬头看我的那一瞬。

我们眼神没有交汇的那一瞬。

那晚的事我没有对仙道说起,
而他也只是每天邀我一同去那家寿司店。
我总是先走,仙道总是等着。
我总是在街对面注视良久窗内那抹红色,然后独自回家。

有时他也会和那天一样望向窗外,而我也总是躲开。

这又成了习惯。

“其实什么时候的空气都是一样的,早晨的空气之所以觉得新鲜,是因为呼吸的人少吧。”
某人连续几天反常的早起,在我旁边感叹道。

“我看是有些人挨骂挨习惯了。最近受表扬失落了吧。”

“嘿,你还真了解我。习惯啊……改了还真有些别扭。”

“那就不要改。”

“生活总需要改变嘛,这才有意思。”

“改变?我不习惯。”

“那就让你所喜欢的成为你所习惯的就好了呗。”
仙道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喜欢的……”
我一激灵,脑中闪过只有那一瞬。
“仙道!”我一把扯过他的衣领,“你仔细看我!”

“是是!”想来他从没见过我这么激动,“我刚发现流川你还真是玉树临风,和我不相上下啊。”

“白痴。”少来这一套,“看我的头发。”

“头发?没什么特别啊。”
他一头雾水。

“是不是长了?”

“长?”他打量我一陈说,“正合适,不长不短呀。”

“不长?!”我用力一勒他的衣领。

“长!长!你该理发了!放开我流川,要出人命了!”

得到我满意的答案,我终于放开了他的衣领。
“是该理发了……”我喃喃道。

不理摊在椅子上的仙道,我径直离去。

“流川!”仙道在我走出很远后叫住我。

我回头。看着他。
他也笑着看着我。
他想说什么,但,我知道他最后决定不说。
因为,我们是朋友。

“……也没什么”他又习惯的挠头笑。

我转身不再回头。

“流川你刚才在笑哦!”
身后传来仙道的声音。

“是吗……”
我没有回头。

“你以后不会陪我去吃寿司了吧?”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远。

我向他摆了摆手。
一直没有回头。

他没有追过来,
我去我想去的地方。

这次我没有在窗下停留,径直走上二楼。
因为勇气总在一瞬间。

“欢迎光临。呃,是你!窗外的那个人!”

当我看见那抹红色对我笑的时候,我想我也是在笑吧。


我希望我习惯的都是我喜欢的,更希望我喜欢的都能成为我习惯的。
至少,从这一刻开始。


后记:
本人坚决不承认此篇的仙流倾向哦。虽然本篇的花道戏份很少,但很重要的说。
很奇怪的文章,但大家一定要告诉我你们的感想哦。^o^

 

标签:
  P - Pitt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