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樱之歌 -待续-

作者:Pittpan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15:46

【序】


很多人都想预知未来,然而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呢?……
未来的路,欢笑伴着泪水,痛并快乐着。
你会舍弃什麽呢?
笑、怒、不幸、幸福,都是在和别人相会中发生的事情。
经常遇到各种不同的人,生活才不会感觉寂寞。
即使痛苦,也比寂寞好吧……
我想人生还也是热闹些好吧……管它幸与不幸!真正体验过才是最重要的,其余的就
交给命运去安排吧!
但……看似注定好的事情,其实是由我们每个不经意的、小小的决定串成的。也就是
说命运其实是由我们自己选择的。
不可思议?恩……也许有点吧。
但好好想想,如果今天早上起来,你“决定”赖床5分钟,从而错过了第一班地铁,
但却遇到了自己的梦中情人,你的生活可能就此改变。而如果你按时起床,又会是
另一番景象。幸或不幸全在一念之间。
这就像多米克骨牌,推倒了一块,后面就会跟着倒下一串儿,你根本来不及阻止。
是游戏还是灾难?谁知道呢?!
但我知道 决定很重要!
然而有些纯真(或者直接点说就是头脑简单)的人是不会意识到这点的。例如 我
们的花道……
但当决定之匙启动命运之轮的时候,一切就已注定了。
等待你的是什麽,其实……我也不知道!(^^b完全的不付责任)
But
Keep in mind, everything depends on your decision.
花道,Are you ready? Let’s go!

命运之轮,静静地,无情地,不停地转着。周而复始……


【1】


花道的决定——天才歌手诞生

一切伟大的行动和一切伟大的思想都拥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开始。
阿尔贝·加缪(法) 《西西弗的神话》



而我们的花道,在若干年后的一个温暖的下午,读到这句话时,理所当然的地它
“篡改”为“天才一切伟大的行动和一切伟大的思想都拥有一个天才的开始!”
而躺在他腿上,正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的爱人,本着对观众极其负责的态度,叹了口
气道:“是白痴的开始吧。”
当然,后面的戏码大家都清楚啦 狐狸、白痴的对骂,外加漫天飞的枕头。 不愧
是收视率第一的节目呀^^b
看到这一派“和平”景象的人,都会感叹道:“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只是苦了邻居们……但为了花&流的幸福请忍耐吧^^;;
镜头回到我们“快乐”的两位主角上 流川侧身躲过横飞过来的枕头,马上又身手利
索地抡起手中(早被蹂躏成一团)的被子,但趁花道下意识地闭眼,用手挡的时
候,转而使了一招“猛狐下山”式……花道被扑倒了。
正像每次篮球one on one 一样,我们“纯真”的花道总是被流川的假动作骗到。
唉,我要说什麽好呢?花道,任命吧……猴子是永远赢不了狐狸的。即使是红毛猴
子,不是吗?
其实流川对与两人每天低智商幼儿级的争吵是很无奈的。但对于自己自大的爱人的
天才论还是条件反射地回击。没办法,一如花道对“白痴”,流川对“天才”也是很过
敏的。
在若干年后的这个温暖的下午,流川抱着同样温暖的花道,不免想起了与白痴的开
始……说来真是个微不足道的开始呢。
第一次见到花道,他对自己还有……仙道说的就是“我是天才!”。
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可以“勉强”算是天才的开始吧……
但低头看了一眼在自己怀里还是叫嚣着什麽“卑鄙的狐狸”“技术犯规”一类的花道,
流川马上就否定了刚才“荒谬”的想法,坚定道:“就是白痴的开始!”
坚定的效果真是……可怕啊!眉毛上挑,眼睛中有愤怒的火焰,手抓着流川的头,花
道使用头锤的前兆!危险!
但流川就是流川啊~~~
……还是用他最喜欢的方法让花道安静了……
很有效,而且现在这个姿势也很方便呢^^b
果然,若干年后的这个温暖的下午,很安静……

管它是微不足道的开始还是天才的开始呢!
反正我要说的都是个开始,一个由花道决定的开始……


若干年前的某天
神奈川

空旷的场地因周围的漆黑而显得格外寂静。啪!数道聚光灯一起照向一个红发男孩。
他略低着头,脸上带着忧郁的神情,漂亮的红色头发散散的垂在眼前,微微遮住了
眼睛,称着他深麦色的皮肤……很帅,很迷人。这时的他是能迷惑人心的。
他缓缓开口了,很好听的声音,低沉中(由于某个原因)带了些苦涩,“我……”
突然,他的肩膀抽动了一下,双手捂着头,颤抖着,像是再也抑制不住感情,终于……
“洋平,我又失败啦~~~~!叶子喜欢的是音乐部的小田~~~!” (P:形象尽毁……)
这时身边一阵欢呼声,彩纸漫天,喇叭吹得尤其欢快。
“恭喜啊~~~!花道,你已经被甩50次了!”
“我看这个世界记录是没人能打破的了!”
“哈哈哈~~~~樱木今天我们要好好为你庆祝!”
“哈哈哈哈哈哈……”
显然,乐极生悲是句至理名言 ,那四个躺在地上脑袋冒湮的家伙总算意识到了。

樱木现在的心情很坏 班里的同学在“遭遇”了“本世纪最具毁灭性的武器(樱木军
团有感而发)”以后达成了共识——绝对绝对不要在樱木面前提到“音乐”这两个字。
但事态总是朝着戏剧化的方向发展,班里的男生都与樱木做了“最亲密接触”。
因为不说樱木的禁语实在是太难了,同学A只是在与同学B闲聊中无意说起他家的猫
晚上叫春叫的很吵。谁知话音刚落,人也落地了……
(P:此时花道的联想能力强的可怕啊……)

都说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差。我看花道现在算是疯狂的天才了……^^b
这麽多神灵,上帝,菩萨,真主…随便什麽,怎麽不保佑我们的樱木花道呢!
不管怎麽说,他也是在每次考试前2分钟祷过几次告,念过几次真主保佑的。这些
都不算数吗?!难道他注定是被神抛弃的男人?!
“为什麽~~~?!我可是天才啊~~~~!”人在悲伤的时候都需要发泄的,樱木不知不
觉高声喊了出来。

要说上帝还是仁慈的,是会给予傻瓜…呃,天才同情的

一个温柔的声音在樱木身边响起:“对不起,请问你喜欢音乐吗?”
‘音乐?!是谁又在戳我的痛处!’樱木愤怒了。
但当樱木看到有一双温柔的大眼睛专注地望着自己的时候,什麽失恋、痛苦,甚至
自己叫什麽也抛到九霄云外了。
“我叫赤木晴子,请问你喜欢音乐吗?”好温柔,樱木喜欢的类型——娇小可爱。
“当然当然!我最喜欢的就是音乐了!我可是人称天才歌手的樱木花道啊!”通红的
脸,挠头傻笑……纯情的家伙。
“樱木的春天又来了啊!”樱木军团感叹道。
“我看她要是问喜不喜欢马戏,花道马上就会钻个火圈给她看哦。”不愧是最了解花
道的洋平。
“恩…樱木又复活了,蟑螂一样的生命力啊!”呆瓜叁人组心有戚戚然的点头道。
此时的樱木眼里除了晴子,什麽也看不见了。
“你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很有穿透力。我刚刚在一楼大厅就听到了呢。而且你好高
哦?”晴子用手比了比樱木和自己的身高,“搞不好和流川枫一样高呢…,对了!我
看你可以去报名哦!”
“报名?”樱木一头雾水。
“恩!我哥哥是这次选秀会的负责人。”边说,晴子边从书包里拿出一张海报,小心
翼翼地展开给樱木看,“这次活动…流川…呃,…枫和仙道彰会亲自到场哦!”
樱木专心于海报,而没看到晴子盯着海报变成心形的眼睛,倒是洋平暗叫了一声不妙。
这是一张能吸引住所有人视线的海报。
苍穹的夜幕下,是并肩站着的两个高大男人的背影。两个很帅的男人。即使只看到
背影,也可以感到这两人身上散发出的迷人魅力。
左手边的男子穿着淡蓝色的牛仔裤,勾勒出他双腿修长的曲线,而黑色的衬衫配上
他稍长的黑亮头发使他平添了冷酷的气质。倒是他左肩挎着的红色电吉他格外抢眼。
但要说拉风,绝比不上右边的男人根根竖立的头发。深蓝色的丝绸衬衫服贴在他完
美如模特般的身上,出奇的符合他的气质。他的头微微向右,象是要转过身来。高
举着右手,食指微弯,象是在招呼人过来。而这一切的动作给人一种慵懒随意却潇
洒之极的感觉。
海报的下方写着:“我们等着你……”
“仙道彰以前是在美国发展的模特,后来转为歌手。但在入行第一年就得到[最受欢
迎歌手]哦。而流川…呃,…枫,他是今年刚加入湘北唱片公司的,但很快就倍受瞩
目,被喻为[最具潜力新人]。这次他们俩组成乐队并在全社会招募成员可成了震惊
歌坛的新闻哦!”晴子越说越兴奋,抓着樱木的手,说道,“樱木同学,你的声音这
麽有潜质,一定要去试试呀!”
望着被晴子握住的手……呼!花道的脸持续冒着湮中。
“哈哈哈~~~晴子小姐,看我的好了!”右手插着腰,左手食指指着远方,喊道,“管
他什麽最受欢迎,还是什麽新人,放马过来好了!我,天·才·歌·手·樱·木·花·道决定了!我要去打败他们!哈哈哈……”
“但……”晴子好心的提醒陶醉中的花道,“我是说樱木同学去参加选秀会,不是去打
倒他们啊,是合作哦!”
“啊?是吗?哈哈哈……都一样啦!”(P:哪里一样了?!)
晴子微笑着看着樱木,“樱木同学要作好准备哦。那你喜欢摇滚,爵士还是别的什
麽呢?”
“当然是摇滚啦!”花道自信的说。
“花道,你真知道什麽是摇滚啊?”洋平和花道混这麽久都没听说过他喜欢摇滚。
“那当然!洋平,你看不起本天才吗?!”花道一副受辱的样子,“谁都知道 摇
滚,是饭团的一种嘛!”
“……”众人倒地不起。

看来花道的音乐之路会很漫长啊……
 

【2】


(二)命运的相遇



——仙道VS流川VS花道
上帝保佑起得早的人。
——西班牙谚语

显然,我们亲爱的花道和流川是不受上帝保佑的。
依然是若干年后的一个上午,准确地说已是快接近中午了,花道和流川仍在呼呼酣睡中。

镜头俯视两人的“超级”大床——时尚的银灰色金属床头,线条流畅简约,看的出完全是出自名家手笔——流川特意订购的,加大号,说是睡起来方便。
至于如何方便……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据我看来,这倒是方便了俩人打架。^^b

而在这张超酷的极具流川个人风格的床上,横放着与之全不搭调,造型很爆笑的两个卡通靠垫——猴子和狐狸——正如你所想,是我们的花道买的……

据花道说,流川选的这张冷冰冰的硬床全是因为天才这两个靠垫才勉强能睡的。
勉强?!那现在那个仰躺着,张着嘴,呼呼的打着鼾,流着口水,睡得天昏地暗的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红发的人是谁?
总不能说是勉强睡得这么香吧?
口是心非的人……

镜头转向我们另一个睡得不省人事的主角——他的睡姿也好不到哪去。一样的蓬乱头发,一样的流口水。头枕在花道的胳臂上,手脚像锁一样扣住爱人的身体,极强的占有欲无论在何时都表露无遗。
俩人毫无形象可言的睡资,断不能让其歌迷知道。
但话又说回来,就是告诉他们舞台上活力四射的花道喜欢幼稚的卡通靠垫而冷俊酷帅的流川睡觉流口水,谁又会相信呢?
唉……幻想和现实毕竟是有差距的。

一切都很安静,除了花道的鼾声和……对于执意要将睡觉进行到底的花道和流川毫无影响力可言的电话铃声。

幸好,这个家里还有一件叫电话录音机的东西——
“喂,这是流川宅,请留言。但我不会给你回电话的……笨狐狸!有你这么说的吗?!还是让本天才来吧…我和狐狸现在不能接电话,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本天才有时间会给你回的。就这样吧,BYE!……白痴,你说的还不是一个意思。怎么,你对本天才的超完美录音不满?臭狐狸!……等等!你那是什么表情?!你说清楚!……”接着就是一阵乱响,中间还夹杂着死狐狸,大白痴等没营养的“对话”。

一般人在听完这段录音后是绝没有勇气再留言的,但,现在来电的显然不是一般人。

“流川!樱木!给我起床!(猩猩怒吼)你们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十二点你们有通告!你们敢再给我迟到看看!小心我……赤木,冷静冷静。我来说好了。流川,樱木,我是暮木。今天的节目很重要,一定要准时来哦。(完全是哄小孩的口气)随后公司安排了唱片发行的庆功会……暮木,你别跟他们啰嗦了,他们不会醒的。我还是开车去接他们好了。你们等着瞧……”

声音戛然而止——某只最恨被吵醒的狐狸再也受不了,一抬手(爪?),把电话线拔了——世界一下子安静了。
流川发了一会呆,眼睛直直的。(还没睡醒)
挠挠头,回头望向(居然)依然睡得很沉的花道,(P:昨晚太累了吧……)轻轻地抽出被他压在身下的猴子靠垫。
习惯性的捏了捏这只被压扁了的卡通猴子的脸,软软的,皱皱的,让人忍不住想再掐它。

“喜欢吗?这个是狐狸你,这个是本天才哦!”那天花道抱着刚买回的两个靠垫,笑着问流川。
“幼稚!”流川那天说。

打了个哈欠,流川再度躺下,决定再睡一个回笼觉,在大猩猩来之前……
“幼稚……但……很喜欢……”临睡前,流川搂着两只“猴子”喃喃道。


上帝保佑起得早的人,那会不会惩罚起得晚得人呢?……只有上帝知道。
仙流花命运的相遇,是不是噩梦的开始呢?……只有我知道。^^bb


若干年前
8:50AM

像每个平常的早晨一样,人们的来来往往的身影依旧是匆匆忙忙的。
只是在这普通的清晨,神奈川拥挤热闹的马路上的众多汽车中间,飞驰着一辆……呃,自行车。
看来骑车的红发男孩是要迟到了。他俊帅的脸上写满了焦急。
“都是洋平他们的错!说什么一定要搞考前特训,折腾了我一晚上。我是天才嘛!哪需要什么特训?!槽糕,快9点了!要迟到了!”
加速!又超过了一辆奔驰。
只考虑到快迟到了的樱木以至少100公里的时速向湘北唱片公司进发,全然没注意到后面猛追自己的一堆警车……
虽然比预定时间晚了半个小时,但我们亲爱的花道还是不负天才之名,奇迹般的甩掉了追捕,安全抵达了目的地。

“哇~~~不会吧?!想不到这么多人。”
会场外面被充满期待的少男少女们围了个水泄不通,毕竟接近心中的偶像可是每个fans心中的梦想啊。
要是去老老实实的排队,花道可要等到天黑的。
所谓天才,就是决不能和平常老百姓做一样的事情。
因此,我们的天才决定改走后门。
但当发现后门也人满为患时候,花道决定改爬围墙。
但当发现围墙对于我们身高近1.90的天才也是过分的高了的时候,花道决定……
发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总不能指望天才会飞吧。
但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的,要不然我们的故事又怎么能继续呢?

于是,远处跑来了两个电线杆子…呃,是两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人跑着死命拖着另一个。那个人像是在睡觉,或是半昏迷?花道不能确定,因为谁也没见过跑着睡觉的或者说睡着的跑步的人。
花道并没有顾虑那么多,因为按花道自己的话说,“天才的脑袋不是用来思考的,而是用来做决定的。”
因此,花道做了一个决定,对于他和他未来至关重要的决定。

“喂,你们两个!帮本天才个忙,借肩膀用用!我有急事要翻墙过去啦!”

显然花道并没有注意到那两个人出众外貌和气质更加没有看到路边停着的加长豪华轿车。
在花道眼中只有这两人的身高才是唯一吸引他注意的地方,也就是说花道认为有用的地方。
以至于若干年后,仙道问起当年自己和流川吸引他注意的地方,会气的吐血……
但花道当时,当地,确实是只想到有两个高的像电线杆子一样的垫脚石可用了。
当然,以他那时只被晴子小姐温柔的大眼睛占据的心来说,这是非常有可能,而且是非常正常的。
但花道在日后回想起来还是提到了流川怪异的举止,毕竟,流川那样能站着睡觉的人不多……
但我们又怎能否认这一点好奇,一点不解正是流花的开始呢?虽然奇特了点,突然了点,不浪漫了点,但总归是个开始吧……

而仙道不负最有魅力男明星的称号,在迟到——要被骂,被红发、面目凶狠(其实是着急)疑是不良少年的人拦路截住——很可怕,身边的流川还呼呼的睡个不停——扶着他很沉哪等众多不利情况下,仍扬起他最为人称道的笑容,悠闲而不失礼貌的问道:

“难道你要的不是签名吗?”

“……”
花道压根没明白这刺猬头在说什么。

“……”
流川仍睡的不醒人事。

“……”
仙道仍保持着笑容,只是,嘴角有些抽搐罢了。


这就是仙流花三人所谓的命运的相遇吧……





-待续-
 

标签:
  P - Pitt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