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ALL花]表象 1-17

(8 次投票)

作者:苹果pie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16:17

页面导航
[ALL花]表象 1-17
章 7 - 章 12
章 13 - 章 17
全部页面

【1】

『呼,好累!』
流川从录音棚中走出来,觉得很倦。
浓浓的睡意袭来,一贯清冽的黑眸半合着,让冷硬的脸略显柔和了些。
耳边传来的是杂乱的脚步声和议论声。
不过,流川没有在意。
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到休息室里,美美的睡上一觉。
无声的推开门,刚想迈步进去,却被眼前的一幕定在原地动弹不得了。

沙发上,两个男人抱在一起。
其中一个背对着流川,看不清楚相貌。
身材很高,梳着一头奇特的朝天发。
正从侧面拥着另一个男子,吻着那人的脖颈。

而另一个男人,无力的仰着头,紧闭着双眼,承受着“朝天发”的吮吻。
他正面面对着休息室的大门,流川一进门就会落下目光的地方。
那一眼,让流川的心魂一下子被夺去了。

那人穿着洗的有些发白的牛仔裤和早就不笔挺的白衬衫。
软在沙发上的身躯十分修长,但却绝不纤细。
有些紧身的牛仔裤将他的身形凸现了出来。
他的双脚并不着力的沾在地上。
往上是足以媲美运动健将的结实的腿。
然后是窄细的腰身,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接着是领口微微开启而露出的胸膛。
那里蜜色的肌肤泛着柔光。
由于身体不自然的扭动使胸前肌肉略微的隆起。
薄薄的衬衫掩不住下面突起的锁骨的美好形状。
连仰起的脖颈都仿佛蕴涵着力量。

“朝天发”用手固定着那人的肩,使他的上身只能腾空而无法倚在沙发上,很是吃力。
他的脸被“朝天发”的头挡住了一部分。
流川只能看到他那由于仰头而处于最上方的长长的睫毛正在微微发颤。
在灯光的作用下,黑色的睫毛竟染上了绚烂斑驳的色彩。
整个房间中唯一可以与之媲美就是那人一头及腰的红色长发。
火红的色彩凌乱的铺在素色的衣裤上。
发丝并不直顺,顽皮的打着小小的卷儿。

流川的眼被灼伤了,他发觉他再也移不开他的视线。

“啊!”
红发男人查觉有人闯了进来,发出一声惊呼。
“朝天发”也转过身来,打量流川。
流川的目光只匆匆一扫“朝天发”的脸,就又转向了红发男人。
这一回,流川看清了他的脸。
那本是是一张线条硬朗的脸,散发着英气。
浓眉、大眼、挺鼻。
眼睛呈现出一种难以形容出的琥珀色。
清澈的仿佛一下子可以看得到底。
不过,那略显红肿的唇彰示着刚刚进行过的激烈拥吻。
他轻轻的喘息着,似乎还未平复过来。
脸上布满着不知是由于激情还是由于羞涩而涌上的红潮。
流川感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那红发男人的一切都带着无法抗拒的致命吸引力。

“嗨,我想你应该就是流川君吧。”
“朝天发”站起身,走到流川面前,伸出了一只手。
可是,流川把“朝天发”的手凉在了一边,目光仍然定在红发男人身上。
红发男人被流川的目光盯得发窘,有些不知所措。
小声叫了一声:“彰——”,向“朝天发”求援。

流川听到这一声有些许撒娇意味的召唤,心里充斥着莫名的烦躁。
略显慌乱的移开眼光,嘴里吐出两个字:“白痴!”


【2】


“什么?!你叫我白痴?!”
刚刚的尴尬立刻被红发男人丢在了脑后。
他大步走向流川抬手就是一拳。
流川感到嘴角流出温热的液体。
顾不上拭一下,就拎起红发男人的衣领,揍了回去。
“狐狸眼的家伙,谁是白痴?”红发男人大声叫嚷着。
只听“砰——嘭——”,拳头落在人身上的声音,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小小的休息室一下子乌烟瘴气,两个见面不超过三分钟的人扭打成了一团。
“朝天发”看看自己刚刚伸出的手还被流川凉在半空中,又看看面前战况激烈的两人,无奈的收回手,暗暗嘲笑了一下完全被遗忘在一边的自己。

“花道,好了。打伤了的话,一会儿怎么上镜?”
“彰,让我好好教训这个自以为是的臭狐狸!”
“。。。。。。。”流川的回答是正中红发男人下巴的一计重拳。
红发男人将流川扑到,压了上去,艳丽的长发随着他挥动拳头的动作摆动着。
流川觉得眼前的红色有些炫目,只能胡乱的用拳头回敬,倒也打中了不少。

等“朝天发”和听到声响赶来的工作人员终于将两人分开时,两人的模样都狼狈极了。
红发男人本来就微敞着的衣领现在全部被扯开了。
扭打中被揪扯的衬衫皱皱巴巴。
眼角上一块乌青,有些肿起。
流川显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以往柔顺的刘海儿被汗水粘在了额上。
嘴角还在流着血。
白皙的皮肤上蒙上了打斗时扬起的灰尘。
『唔,好痛,那家伙的拳头还真硬!』流川暗想。

“流川君,樱木君,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一个柔柔的女声响了起来。
接着是递到流川眼前的一块手帕。
流川抬眼一看,认出那人是正当红的影视明星赤木晴子。
他一把推开了她的手,皱着眉说道:“走开,我不需要。”

“晴子小姐,别睬这个臭狐狸。”
流川看着红发男人见到赤木晴子立刻放温柔的眼神,心头无名火起,完全忽略了赤木晴子红着脸,向他投去的爱慕眼光。
本来,像流川这样一心只想作音乐的家伙根本就不会在意任何人。
不过,今天有点例外,流川现在只想再打那个白痴一拳,把他对着晴子的笑脸给打碎。
然而,被一群人拦住的流川没有最终还是没有打到。

后来,流川知道了那个红发男人与赤木晴子都是来拍他的音乐录影带的。
他的名字是樱木花道,出道刚半年的模特,只拍过两个广告。
但是,他在圈内十分出名。
不是因为他在极短的时间内极度窜红,也不是由于他不可限量的发展前景。
而是因为他和所在公司的总裁、经纪人甚至同事之间的暧昧关系。
神奈川集团的总裁——牧绅一亲自命人安排他在公司一切事宜。
最富声望的经纪人——仙道彰推倒所有的案子,作了他的专属经纪人。
模特界的头把交椅——藤真健司在他每一个公开露面的场合都会作陪。
加上他美的让人窒息的出色外形,绯闻从来就没有间断过。

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新人一瞬间就大红大紫?
每个人表面上都不说什么。
但是,心里却早有了自己的答案:
无非是因为樱木是那些大人物的床伴罢了。
每个人的心里都交织着对樱木的不屑和嫉妒。

其实,流川从来都对这些流言不屑一顾。
然而,今次他信了,因为他亲眼目睹了仙道彰和樱木花道的拥吻。
而且,流川非常在意。
他的心一阵阵地刺痛,还带着一种酸涩的感觉。
不过,最多的感觉就是恼火!
他想立刻冲到那个白痴面前,狠狠的揍他一顿。
这种感受十分奇怪。
流川第一次把全部的精神放在了音乐之外的事情上。

不过,现在流川只能在家里休大假!
本来那天,他所属的唱片公司约好樱木和晴子来为他的音乐录影带试镜的。
不过,一场架之后,两人脸上都挂了彩,自然什么都干不成。
流川目无表情的听完他的经纪人彩子的一番教训。
接着,和樱木一起领受了彩子的扇子。
最后,回家“养伤”。

『那个白痴不知道伤得重不重?』
流川按捺不住自己对他有些担心。
 

【3】


两个星期后,拜各种不知名的伤药所致,流川和樱木脸上的伤都好了。
期间,彩子每次打电话给流川,都免不了说抱怨他耽误了录影带的拍摄进度。
流川还听说,樱木那家伙吵着要退出拍摄,不和讨厌的臭狐狸一起工作。
流川想,那白痴到底知不知道这样要赔上大把的违约金呀。
不过,事情由于晴子的劝说很快就平息了下去。

终于,流川又见到了樱木。
樱木和仙道显然早到了一会儿,已经在搭好的摄影棚里等着了。
那白痴竟然等的窝在仙道的怀里睡着了。
还真是肆无忌惮啊,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他还是一身和上次差不多的随便打扮。
散乱着的红发遮住了半边脸。
他的鼻翼轻轻的扇动着,嘴角咧着,微微上扬。
像是在做着什么美梦。
那张睡脸显得很天真,很坦白。
『果然是白痴的睡相!』流川把心底觉得樱木可爱的想法压了下去。

这时,流川才注意到抱着樱木的仙道。
上次的见面根本没让流川记住仙道是扁是圆。
细细打量,原来他竟是一个十分有魅力的男子。
他的脸很白皙。
没什么特色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却是那么的和谐。
嚣张的发型却配上风清云淡的笑容。
微咪起来的眼睛看不出表情。
整个人散发着慵懒、闲适的气息。

仙道见流川来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就低下头唤樱木起来。
流川看到,仙道的脸瞬间柔和了起来。
轻轻拍打着樱木的动作温柔极了。
“花道,不要再睡了。要开始工作了!”
樱木揉了揉刚睡醒时略显迷蒙的眼睛,似乎还没睡够似的嘟起了嘴。
真像个撒起床气的孩子!

刚醒过来的樱木一睁眼就看见流川在面前,死死的盯着他。
他立刻睁大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狠狠的瞪了流川一眼,竟然没有挥起拳头。
只是转过脸去,气鼓鼓的说道:
“本天才不和自以为是的臭狐狸计较。”
看来仙道对他说了些什么,所以他才没有实施暴力。

彩子从后台出来,用扇子敲在樱木的头上,说道:“这次,可别再给我惹事了!”
看样子,和樱木已经浑的很熟了。
樱木抱着头逃开,嘴里嚷着:“彩子姐姐,饶了我吧。”
在场的人都禁不住笑开了。

晴子听到笑声,也从后台出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樱木一见,便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说道:“晴子小姐,你已经到了。”
流川又觉得一阵无名火起。
鉴于上次的教训,却只能把火压了下去。
不过,那眼神分明在说:“白痴”。

拍摄开始了。
这次的录影带还是老套的三角恋情节。
流川饰演的角色爱上了“晴子”。
而“晴子”喜欢的确实“樱木”
而歌词写的就是“流川”在失恋中的心境。

这本来是流川最觉得无聊的事情。
流川喜欢只作音乐。
他每次把作出来的曲子拿给制作人。
然后,由制作人找人填上歌词。
其实,他并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曲子加上歌词后,会变成情歌。
应该说,他从来不懂爱情意味着什么。
他这样一个对周围一切都漠不关心的人,作出来的音乐与旁人自然大不相同。
他的灵感来自于他瞬间冒出来的念头。
而大多数时候,他的想法很简单,所以也很容易捕捉到。
所以,他的音乐总是直接而纯粹。
然而,却能深深的打动现代人最复杂多变的心。
流川唱歌唱得很一般。
不过,制作人说他总是唱得很执着。
那种单一的执着让听者无法不被吸引。
加上他的绝佳外形,流川轻易的成为了新的偶像。

流川这次的录影带拍的很认真。
不光是因为公司的重视,还包括流川本人。

当樱木换上由于情节需要而专门设计的服装走出来时,流川迷惑了。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皮裤。
宽宽的腰带斜挂着。
艳丽的长发披散着,只有几缕被撩在了胸前。
整张脸看上去狂野而不羁。
完全是一种野生动物的气息。

初见时满脸潮红妩媚的樱木,睡时全然安心单纯的樱木,现在危险如猛兽野性的樱木。
到底那个才是真正的他呢?


【4】


仙道有些不安。

他知道花道对每个人都有很好。
无论是牧、藤真或是自己。

当半年前这个红发男子站在自己面前时,仙道感到自己那颗一向漂移不定的心被填满了。
他狂妄的宣称自己是天才的表情,让仙道从心底里笑了出来。
仙道打发了所有的案子,整天围着他转。
把所有的心思花在他的身上。
分享他每天的喜怒哀乐。
不过,仙道知道为他疯狂的人不只他一个。
牧是如此,藤真亦是如此。

仙道第一次试着吻他时,他既没有吃惊,也没有拒绝,默默地接受了。
第二天,又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彰”“彰”的叫个不停。
原以为表白了心意,拉近了距离。
谁知还是老样子。
仙道不知道花道是因为单纯的不懂那是什么意思,还是根本就对此习以为常。
仙道发现花道从不拒绝任何他所看重的人。
仙道还发觉花道习惯的表达信任的方式就是依赖。
他对每个人都一样。
所以每个人心里都涩涩的。

仙道想,花道应该很清楚公司上下,甚至演艺圈内,满天飞的流言。
可是,他从不在乎,依旧我行我素。
是由于他目空一切的自大吗?
仙道没有答案。

仙道明白可能很难得到花道的回应。
不过,他只想留在花道的身边。
他想,牧和藤真也是同样的打算吧。

然而,在流川出现之后,仙道开始不安了。
流川的眼睛中噙满了仙道所熟悉的对花道的迷恋。
而从未把别人的议论放在心上的花道因为流川的一句话而大大出手。
花道对流川是特别的。

从第一眼看到流川时,仙道就感到一种强烈的威胁感。
这个仿佛带着月亮光华的冷冽男子有着美玉雕琢出来般的精致容貌。
永远都没有表情的脸让人觉得难以接近。
略显苍白的薄唇似乎不善言辞。

看到花道时欣喜,看到仙道时戒备。
能放在他的眼中的事情极少。
所以,一旦被他认定,就是一生的执着,绝不会放手。
任何人有这样一个对手时,都不可能没有些许的不安。

然而,仙道彰也只是些许的不安了一下。
因为他看得出流川的性格相当别扭。
而这一点绝对会让流川在追逐花道的路上吃尽苦头。

“卡!”
“卡!”
导演已经数不清今天是第几十次NG了。
晴子的目光总是含情脉脉的对着本应“失恋”的流川。
而樱木一对上晴子,就露出一副傻乎乎的着迷模样。
而表现最为正常的流川只要摆出他那永远的一百零一号表情,嫉妒的瞪着樱木即可。
不过,仙道清楚流川瞪得是和樱木站在一块儿的晴子。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仙道淡淡的笑了。
樱木对女孩子有种异乎寻常的热情。
而晴子曾是他高中单恋了三年的对象。
晴子又是众所周知的迷恋流川。
于是,就有了这异常混乱的局面。
不过,仙道并不在意,他清楚晴子对于花道而言,已经只是个过去时了。
 

【5】


试拍结束,导演的脸皱成一团,大概在拼命叫苦,为什么接了这么棘手的片子。
从头到尾,完全拍不出感觉来不算。
流川和樱木还总是一言不合,便剑拔弩张。

待演员换下戏服。
仙道走上前去,对流川一笑:
“流川君,这次你和花道合作,要多多关照啊。”
然后,一把揽过还在与流川大眼瞪小眼的樱木。
“谁要这只臭狐狸关照。彰,睬他做什么?!”樱木气鼓鼓的说。
“。。。。。。。”流川没理花道,径直离开了。
不过,走到仙道身边时,挑衅的瞟了一瞟。
仙道暗想,这么快就向我下战书了!

“花道,今天要快点回去哦。”
“我知道了,牧的生日嘛。”
“没想到,牧还这么孩子气,好久以前,就提醒我别忘记,摆明了讨礼物嘛!”
“天下若是能找出比你还要孩子气的人,肯定能破吉尼斯记录了。”
“不过,我其实不想去那种场合,很没劲耶。”
“上流社会就是这个样子的了。”
“彰,我要和你一起去。你应该也收到请贴了吧。”
“收到是收到了,不过,牧肯定不会希望我和你一起出现的。”
“那好吧,过生日的人最大。”

樱木一面与仙道说话,一面走向停车场,上了仙道的车子。
不一会儿,车子驶到了樱木的公寓前。
那是一间又小又破的公寓,看得出来有年头了。
许多杂七杂八的人住在一起,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
仙道几次劝樱木搬出来换个地方住,但樱木执意不肯。
等两人走到了门口,发现一个穿制服的送货员已经等在了那里。

“请问是樱木花道先生吗?”
“我就是。”
“这是牧绅一先生为您定的礼服。请您签收。”
“牧总是这么周道,就知道我不可能有参加这种场面的礼服。”
“我看是怕你丢了他的面子吧。”
“好啊,嘲笑本天才,臭彰!”

拿出钥匙开了门,花道就冲进卧室,去换衣服。
仙道呆在客厅里,等他出来。
不一会儿,花道叫道:“彰,进来帮我看看合不合身。”
仙道推开花道卧室的门,进去。
被脱下的牛仔裤和衬衫放在床上。
而花道正和脖子上的那根领带搏斗着。
仙道笑着上前,帮花道系上领带。

“仙道,我发觉你们好像都很喜欢送衣服给我。”
“是吗?那是因为你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哈哈,那当然,我是天才吗!”
“是啊,天生的模特!”

仙道坐了一会儿,就要离开。
“花道,一会儿牧肯定会派车来接你。我就先去了。”
“嗯,一会儿见,彰!”

仙道到时,迎面就碰到了藤真。
与樱木的俊朗不同,藤真的美是一种中性化的美。
不高的身材,细致的五官,永远令人感到容易亲近的表情。
初次见到他的人会觉得他像水一样柔和。
(pie现在才想起来,藤真的身高作模特好像矮了点,就当藤真毕业后有长高了吧。)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男子却有着令人惊叹的智慧。
一步一步取得公司的信任。
然后,自己制定计划,击垮竞争对手。
稳步成了当今男模界的头牌。
如今,连公司制定发展计划都要听取藤真的意见。
若不是,藤真无意于进军演艺圈的话,恐怕早就红遍半边天了。

仙道对藤真一点头,找了个角落,拿起一杯酒,慢慢地品了起来。


【6】


呵,花道来了。
仙道看到牧绅一已经迎到了门口。
再一转瞬,是一副令人惊叹的画面。

樱木从铺着红色地毯的台阶上走了上来。
身上是一袭白色礼服。
张狂的红发被细绳扎在了一起。
然后,从一边捋到了胸前。
发丝纠缠在一起。
耀眼的红与纯粹的白搭配是那么的光彩夺目。
大厅里柔和的灯光打下来。
在樱木的棱角分明的脸上投上一抹光晕。
然后,是樱木琥珀色的明眸。
那里正绽放着一片流光异彩。
即使每天相见,仙道的心仍禁不住在此刻一阵紧缩。

牧绅一走上前去,一把抱住了樱木。
“牧,生日快乐。”
淡色的唇吐出这几个字。
然后,扬起了嘴角,歪着脑袋看牧。
牧那一贯威严的脸上顿时挂上了满足的笑容。
牧此刻的感受,仙道完全能够理解。
樱木就是这样一个无时无刻不给你温暖的人。
他每每一个小动作,都可以让你如沐春风。
只是千万不能不满足。
牧满足吗?藤真满足吗?自己满足吗?
仙道心中暗问。
答案是一个苦涩的笑。

“花道,准备的都是你爱吃的东西哦。”
牧宠溺的抚上樱木的头,揉着那艳丽的发丝。
“真的吗?”
樱木的眼睛顿时射出光来,睁得圆圆的大眼睛,让仙道联想起了某种小动物。
“跟我来到这边来。”
樱木被牵着手,带到了大厅的一角。
看得出那是个被精心设计的特别布置。
稍稍突出的屏风挡住了从外面而来的大部分视线。
而里面的人却恰好能观察到外面的状况。
应该是由于知道樱木讨厌应酬的场合吧。

“彰,健司,快来!有好吃的东西!可别说我忘了你们哦!”
樱木向仙道和藤真立的角落招着手。
“来了!天才!不过,我们可没你那么贪吃。”
仙道一边向前走,一边和樱木打趣。
“花道,别着急。没人和你抢的。”
藤真也笑着跟上。

转到屏风后面,先步入眼帘的是一张摆满了甜食的茶几。
果然,都是花道的口味。
有时候,仙道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么喜欢吃甜食的花道为什么不会发胖?!
茶几的周围摆着几把舒适的靠椅。
和花道说了几句之后,牧就离开招待其他客人去了。

一开始,花道还兴致勃勃的扫荡茶几上的食物。
不多时,人吃得饱饱的,越来越觉得无趣。
便懒懒得倒在靠椅上,无所事事的打量着外面的人来人往,觥筹交錯。

“仙道,你这次送了什么东西给牧?”
像是突然找到一件打发时间的事情似的,樱木凑到了仙道面前。
大力的让靠椅发出“吱吱”的响声。

“我呀,只准备了个小玩意儿。是只限量发行的欧米伽手表。我只是个穷酸经纪人罢了。”
仙道对着那个凑过来的红头故意的蹙着眉,挤眉弄眼的摆出一副吝啬鬼哭穷的嘴脸来。

“健司,你呢?”
樱木扭过头去,不理睬仙道。

“我送的可是个大件。是给他一个睡觉时用的SNOOPY抱枕。”
藤真煞有介事的说道。

“哈哈哈。。。。。。。”
仙道毫无形象的笑成一团。
“需。。要。。SNOOPY抱枕。。。。咳咳。。。的人。。。是。。花道吧。”

樱木白了一眼仙道,对藤真说道:
“别开玩笑了,快点说,你到底送了什么。”

“我确实送的是SNOOPY哦,是为SNOOPY代言的和约。”
藤真觉得关子买够了,不紧不慢的说道。

“没劲,满是铜臭的家伙。”
花道不屑的翻了翻白眼。

可是,不一会儿,那张表情丰富的脸就皱成了一团。
“唉,你们送的东西都那么贵重,那我的礼物不是要被比下去了。”

呵,这个宝贝还是不明白啊。
无论礼物是什么,只要是你送的,在牧的心目中都是最珍贵的呀。

为了转移花道的注意力,藤真说道:
“听,舞会已经开始了。”
花道立刻被吸引了过去。
歪着脑袋,眼睛微咪着,心中所想都写在了脸上:
『该请那位漂亮的小姐跳舞呢?』

“花道!”
在樱木沉思的时候,牧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我能有这个荣幸,请你跳舞吗?”
低沉的声音里带着期盼。
“啊!”
花道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想请你跳舞!”
花道的脸有些泛红。
“你不会是想让我跳女步吧。”
牧苦着脸说道:
“我跳女步不太好看吧。再说,我今天可是寿星哦!”
花道蹙着眉,左思右想了许久。
最后还是“过生日的人最大”的观念占了上风。
伸出一只手握住了牧的,另一只手搭在了牧的肩上,步入了舞池。
 



  P - 苹果p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