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等待的故事

(7 次投票)

作者:扑火的飞蛾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16:34

酒廊内灯光不太亮,属于让游子感到似家般温暖的那种——可惜,到这儿的都是不爱回家的人。角落的换气扇顾自转着,因此空气也还算清新。店内的设置以及店员的服装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一群寂寞的人挤在一起相互慰藉。我不喜欢这样的定位,显得这家店又没品又普通——可惜,我不是老板,我只是名小小的调酒师。

我们店里有3名调酒师,我,仙道,彩子。除了我,他俩都是专业调酒师,凡是叫得上名号的酒,他们都能调出。因为我们会的我都不会——我只会既兴调配出谁也叫不出名字的“饮料”——是的,我调的只是饮料,因为我从不用含酒精的来调酒——因此,我的调酒师号是3号。

顾客很少点我调酒,我每天都闲得很。彩子说我其实很收欢迎,只是我自己散发着“离我远点的信息”。仙道也说其实我不适合酒廊。不要说彩子和仙道,就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老板会雇佣我。



-----------------------------



现在是下午3点零4分,店里只有我和3名waiter。因为白天极少有人喝硬饮料,所以打发我来应付。店里没有开灯,门也关着。唯一的光源是角落那换气扇漏出的光。闪闪变换着,仔细看还可以看到瞬间阴暗的空气中漂浮的尘埃。3waiters在休息间打牌,即使3缺一也绝不会叫上我。我真不知道我为什么呆在这酒廊里。

音响正传着我忘了名字的那位灵歌皇后的MISTY BLUE。“oh, it’s been such a long long time, looks like I get you off my mind”

“吱呀~~”门开了。一美丽男子闪进黑暗来。3waiters正杀得起劲,加上休息间是隔音的。啊哈,只好我来应付了。

亮起吧台的灯,挂上职业微笑,自以为发音标准地招呼那男子:“先生,请到吧台来好吗?雅座灯的电源白天是切断的。”男子没有回答,但径直走过来。映着灯,愈发看清他的长相。我刚讲的“美丽女子”果然没错。但总觉得他不属于这黑暗。

冶红的齐腰卷发,细长脸,标准的MODEL身材。等他在吧台坐定,我清楚地看到他金褐色右眼下的一粒极细小却又极深极明显的泪痣。他是金银瞳,左眼是泛幽银的浅蓝。

“您要点什么?”“点”是动词,不是副词。

“It’s for yourself.”

“Par……pardon?”

“随便!”

我开始后悔当初没学好英语。唯一会的一句就是PARDON,然后等待后桌给我传小抄。

一阵静默。

“先生,您的酒。”这真的是酒。我鬼使神差地加了我最爱的GOBIN。

“这是什么?没喝过。”

“玛格丽特的眼泪。”我看着他手中的酒胡编乱造。

茶色GOBIN加上半悬浊的青柠汁沉在下层,奇异般地掺杂成磷光

闪闪的金色;中间夹着一层完整的水晶 哩;上层是普通的BLUE STONE掺过汽苏打水。再用一根细吸管从上往下捅了一下,上下层涌过那 哩在正中混为一银紫偏黑的液滴。透过玻璃杯壁望去,倒也真像凝在 哩中的一滴眼泪。

男子似乎楞了一下,抬头看了我一眼——就一眼,便又低下了头,轻轻吮吸“玛格丽特的眼泪”。不是自夸,一般不论男女见了我,都不会舍得移开目光。

“我看了你的铭牌,化名畏慝是吗?真名什么?”

点头。我心中实在佩服——他是除了给我起名的人外,第一个准确叫出我名字的人。“流川枫。”

“我曾养过一只叫这名字的狐狸哦。流川枫是吧?有没有兴趣听我的故事?“

点头。反正离晚班还远着呢。

“谢谢。”不知道为什么,他轻轻道了声谢。

点头。其实我受之有愧。

“老土的开头。就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巫师爱上了神的祭师。当然,这份爱是不被允许的。终于,愤起的民众把巫师和祭师绑在一起,推下了火山口。下坠的过程中,巫师对祭师喊了句:“下辈子我会去找你!”没来得及听到回复,他们就被炙热的熔浆吞噬了。由于他们是背对背绑着,即使靠得再近,死前,他们也未能看到对方最后一眼。

巫师转世了。由于挚念,他仍背负着上一世的记忆。这是违背天伦的,是禁忌之子。禁忌之子的眼睛是金银瞳。那一世,巫师不停地寻找自己的爱人。途中,不少人爱上了他。但巫师的爱早已给完另一个人,已无剩余的情感可支付,他只能痛苦地看着深爱自己的人也象自己一样苦苦追寻却又无能为力。一世完了,又转下一世。只要没找到他爱的人,巫师就只得背负前世的记忆又再追寻。每经历一世,都会遇上些相同或又迥异的人和事,一世世的记忆叠加在巫师心上,压得他很累很苦。巫师就像抱着块大海绵溺在海里。

这一世,巫师仍旧背负他那沉重的记忆。但不同的是,他找到了他的爱人。”他停下来了。看着我,直勾勾地望进我眼底,问:“如果我说我是那巫师,你是那祭司,你信吗?”

我无言,摇头。

男子无甚大反应,只是吮完杯中最后一滴酒,付帐,离开。

音响中又传来MISTY BLUE,时间过得真快,已唱过一轮。

“oh, it’s been such a long long time, looks like I get you off my mind, I should forget you, heaven knows I tried. But when I asy I’m glad with through, my heart knows I lie”

仙道和彩子来了,可以换班了。

我走出店门,第一次端详店名。原来店名叫Wait。

回到家,我换下黑色的隐形眼镜。



我也是禁忌之子,金眼妖瞳。


-----------------------------------

IT’BEEN SUCH A LONG LONG TIME

LOOKS LIKE I GET YOU OFF MY MIND

BUT WHEN I SAY I’M GLAD WITH THROUGH

MY HEART KNOWS I LIE

--------------------------------------


记忆太沉重,人类的心灵无法承受它的重量。

标签:
  P - 扑火的飞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