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对手 (不明飞行番外)

(3 次投票)

作者:Peanut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16:39

坐在温暖明亮的小咖啡馆里,看着窗外路边盛开到铺天盖地的樱花,我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不由地想叹气。

春天的大好时光,人生的黄金年代,我居然又在浪费时间。
叫来娃娃脸的服务生,续上一杯免费的美式咖啡。她看着我甜甜地笑,浑然不觉咖啡已漫出杯沿,沿着轻微的斜面向我坐的方向流泻。。。只好笑着站起扶住她手臂,拿下那只圆胖的咖啡壶,再看着她害羞脸红的离去。
呵呵,这样的生活。。。,叹气也只是个习惯而已。
我本来就是个胸无大志的人。
虽喜欢味道淳厚的意式双份浓缩,但带着渣子续到第三杯的快
餐咖啡一样喝得称心如意;虽然好多人说那种有层次的飘逸碎
发更适合我,可我那永远朝天的粗硬发型我自己看着也蛮顺眼;虽然从小就被所有人看好能成大事,可到现在我做事情都
是见好就收。。。
人生就那么些年,没有必要执拗地跟自己过不去,开心就好。

只是有时候。。。会觉得无聊。

我想是因为我没有对手。

不是我自命不凡才这么说,实在是有需求才有竞争,有竞争才
有对手,我什么都懒得和人争,又哪里会有什么对手。
关于对手的概念么,我是从那两个小子身上了解的。那两个家伙,大概是唯一能叫我皱眉头的人,还好我和他们有代沟。。。
唉,放得没有一丝热气的淡咖啡有时候也是会让人皱皱眉的。。。

“仙道彰?”
抬头看了看来人,又瞟了眼手表,不错,蛮准时,虽然打断了我的发呆。
“是内田先生么?”,我对他客气地笑笑,“请坐。”
来人怔了下,又上下打量了一下我,遂笨手笨脚地坐下,然后像是有点不好意思地开口说,“真没想到你先到了,听说。。。”
这个先生的性情还真是耿直,我大大地咧开了嘴,“哈哈,没错,一般都是别人等我,不过今天下午的课实在是无趣透顶,远没有这里的续杯咖啡有味道。”
“哦。。。”,看我像是没什么计较,便继续讲述对我的印象,“你看起来实在不像才大学一年级的学生。。。”
呵呵,我苦笑,看来自己真的是老相。虽然也不过就是黄金般的19岁,可要不是一副面皮还紧张弹性没皱纹,估计那两个叫我干爹的心都有。
“谢谢”,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感谢,“内田先生,您看起来也不像个老师。”
他愣了一下,匆忙打量了一下自己,尴尬地笑了。
内田先生个子不高,三十来岁,看起来塌实厚道,但是眼光中隐约透着些精明地味道。他的身份么,是我所在的大学的管理学生事务的老师,上个月刚外调进K大来的篮球队的经理,说白了,就是在球队进行队员管理的人。
当然啦,这些都是昨天才知道的,突然接到他的电话约我出来,老师要求见面,当然不好推托拒绝。
只是这个先生么,并没有像其它的先生们一样西装笔挺,而是穿着件普通的防水风衣,手里还提着一大包东西,正一样样地
往凳子上挪。

。。。。。。

“内田先生,您喜欢钓鱼?”

“哈哈,是啊是啊。。。钓鱼是个不错的运动。。。”
“那这些渔具是您刚买的?”
“对,在很有名的渔具商店买的,那家什么FISHING…”
“可是。。。”,我终于有点忍不住了,但还是维持着脸上的
笑容,“这几件东西,似乎完全不配套。。。”
鱼杆是钓大体重海鱼的,鱼钩却是钓小草鱼常用的,浮标的样
式完全不对。。。

“啊。。”内田先生擦了擦额头的汗,“是么。。我。。。”

“先生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

“哈哈”,内田先生自嘲地笑笑,“也是,还是和仙道君直说吧。”

“仙道君,你知道我们学校的篮球队一直都是很不错的。”

“哦”,我微笑点头,“不过我已经不打篮球了。”
“呃。。。”内田愣了一下,又说,“这个我听前任经理说过了,劝了你很多次也没有用,所以我也放弃。当然若是你愿来
球队最好不过,但这次找你是想请你帮别的忙。”

“哦”,我点了点头,心里纳闷那还有什么忙可以帮他。
“去年毕业的高中生里属你最优秀,不过你已经决定不打篮球了”,内田先生开始自己的话题,“但是今年又有了几个非常
有潜力的新人,各个有篮球传统的学校都在想办法挖人。”

我盯着他,听他继续。

“这些新生里面,最被看好的是湘北高中的流川枫和樱木花
道。”
我苦笑,预感麻烦来临。
“这两个人的身体素质、技术、意识都非常出色,并且是难得
的搭档,配合很久了。有他们两个在,进攻会非常有力。。。”
一边听一边看着窗外满天的樱花瓣,心想这些还有谁能比我更
清楚?
“所以,咱们学校篮球队最想要的也是这两个人。”
内田看了看我,我不说话。
“其实,仙道君,这事儿本不需要你帮忙,我已经和他们接洽
过,他们也有来的意向。可是快到发入学通知了,樱木花道突然说他不来了,他要去T大。”
“呵呵。。。”除了笑我没法说别的。
“所以我想。。。,仙道君,你能不能劝说樱木花道来我们球队?”
“流川枫还是要来么?”我问内田。
“对,他还是要来的。”
“哦,那你是想要流川枫还是樱木花道?”
“啊?当然是两个人都要啊,他们两个是我目前见过的最完美的高中级进攻组合。”
“内田先生,”我尽量让自己的脸严肃起来,“我帮不了你,你买的那些渔具虽然不配套我也非常喜欢,可我还是帮不了你。流川枫和樱木花道,他们是不会进同一所大学的。”
内田先生怔住了,我只好起身告辞。

其实我心里也有一个疑惑,就是内田先生怎么知道这两个人的事情要找我当说客,但是看着内田先生茫然的脸,我觉得问不问都无所谓了,学校当然有自己的情报网。
不过也是,这两个家伙的事情,如果我没有办法,估计就没有人有办法了。
虽然我对那一堆价格不斐的钓鱼用具暗自流着口水,虽然我偶尔也喜欢给那两个小子找点麻烦,虽然我也爱校如家,可是我这次大概是真的帮不上忙。


樱木花道早早就许下诺言要和流川枫一起请我吃拉面,流川也知道这回事,但我从开始就没指望过,我请他们吃还差不多。
他们两个从来不一起找我,有什么事情都是单独来。
红头发那个总是来看我钓鱼,对着鱼傻笑,随便开导他几句就开开心心地抢了我的鱼回家去。
另一个没表情的对鱼没兴趣,等多久也要拉着我打球,不过这种对抗他几乎没赢过,心灰意冷地说几个难得的长句子,也就回家去。
直到上周末,两个人齐刷刷地出现在我家门口,说是要请我吃拉面,场面自然有趣。我是心怀好奇,虽明知有鬼还是跟了去,跟这两人一起吃饭,必定不会无聊。
果不其然,刚坐下红头发就开口,倒是一语点题,就是没想象中有意思。
“刺猬头,我们在商量大学的事情。”
“噢”,我点点头,“想问点什么?最厉害的当然是深体大。”
“我们不去。”流川直接回复,“这里大学只上一年,我们去美国继续。”
我笑,琢磨这两个家伙在打什么主意。
“老爹说,一个伟大的球员是能够让他所在的队伍强大起来的,本天才当然要成为伟大的篮球手!所以要找一个球队让它变强!”花道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呵呵,这样。。。”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不过。。。很可爱。
我在心里过了一遍现在几个比较有发展的大学球队,“那还有T大、M大和K大,想经常见到我的话可以来K大。”
“哼”,流川枫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刺猬头在K大啊!”花道惊讶地跳起来,“我以为刺猬头你不打篮球了呢!”
“白痴。”流川呵斥了他一句。
我哭笑不得,这家伙从来不关心具体的事情,不知道我在哪个大学不奇怪,但是难道我不打篮球连大学都上不得?
“那也不错,刺猬头在的话。。。”花道先是开心,然后又有些忧心地转向流川,“狐狸想去么?”
流川枫没说话,但看表情是认可。
“这下麻烦了。。。”樱木花道嘟囔着,面露难色,遂又开了口,“要是狐狸想去的话,本天才就不能去了。”
“咳!”有人呛到,这个人当然不是我。
流川枫吃惊地看着樱木花道,看起来像挨了一拳,这句话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

呵呵,等待颇久,好戏终于上场。

“白痴”,流川死盯着花道,“你刚说什么?”
“哎。。。”花道似是理所当然地摆摆手,却掩不住眼神里些微的紧张,停一下沉住气又开口“我是说,如果狐狸去K大,我就不去。本天才和狐狸不进同一支球队。”
。。。。。。
一阵沉默,分别在心里解析花道的话。
“不行”,流川的脸铁青。
“为什么不行!?”花道吼起来,“本天才说不去就不去,绝不和狐狸进一个大学!”
“白痴!”,扑克脸的家伙也坐不住了,站起来打算去扯红头发的衣领。。。

得得,我要是再不开口,今天的饭怕是不用吃了。
一手一个扯开两只互相呲牙的小野兽,我清了清嗓子,“咳。。。,伟大的球员不要在拉面馆闹笑话,都坐下!”
大概是最后三个字说得过于严厉,两个人都愣了一下,遂不情不愿地坐在凳子上。
“花道你是认真说的么?”,我看着那个还在气哼哼的红脑袋。
“当然,本天才向来说到做到。。。”
“好好”,赶快打断那家伙千年不变的说词,“流川你原来不知道?”
“哼”,恶狠狠地瞪着那个白痴。

服务生很会找时机地端上来几碟腌萝卜,放下几个茶杯,又去拿拉面。
我突然很想笑。
这个樱木花道,变狡猾了呢。
看他的样子,估计要和流川分开打篮球的事情已经考虑很久了,但向来藏不住事情的他居然等到了今天才说。。。
而且,还选了我在场的情况下说。。。
他怎么能确定我一定会帮他的忙?
不过。。。

“花道”,我猜想自己的表情一定语重心长,“做出一个决定需要有充分的理由。”
“我知道”,花道倒是很坦率,“我当然有理由。”
“哦,那你说说看?”,我给自己添了杯茶,顺便看向旁边沉默的流川,他正认真地听。
“我和狐狸已经在同一个队打了三年了。”
。。。。。。
“每天上学一起打球,放学还要一起回家。”
。。。。。。
“总是这样会烦啊,而且本天才在狐狸的阴影下,总被他抢了风头。”
。。。。。。
“啊呀,你们怎么都不说话!还有。。。狐狸太狡猾,总是说输的人就应该在底下,可是一对一本来就对天才不公平啊!!!”
。。。。。。
“哈哈哈哈。。。”,不要怪我,我实在是忍不住啦,哈。
本来脸色就越来越难看的流川,现在面部在一瞬间涨成了猪肝色,猛地站起来抓着樱木的衣袖,“白痴,回家!”
“你干嘛?”花道甩开流川的胳膊,“拉面还没吃呢。而且,我还没说完呢!”
“你说完了!”流川眼神冰冷。
“狐狸!”花道突然站的笔直,脸上的表情连我也吓了一跳,“本天才是认真把你当对手的!”
画面冻结。
两个人互相对视,我则望着他俩。
录影带卡住,遂又慢慢转动,面前的两个人慢动作般各自坐下。
“狐狸”,花道开口,难得的一脸郑重,“分开努力,才能看得更清楚。在一个队里当然好,可是狐狸,我只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强。”
。。。。。。,流川沉默良久,终于别过脸,“哼。”
我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替花道。
那家伙已经迅速恢复了天真样儿,正埋头苦吃他的拉面。
后来的时间,两个人基本表现正常,该吃的吃,该闹的闹,因为有我这个人在,好歹没有大打出手。吃完饭后就早早告辞,看样子是要赶回家签署有关这次权利划分的双边协议。至于协议签署的过程中会发生怎样的冲突和不平等事件,就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了。

还好他们走时记得付钱,算是兑现一个诺言。
我一个人挪到操作台边,向里面穿着小花褂子的姑娘笑笑,要了小壶清酒,像个老头子一样自斟自饮。
不想感叹岁月,可现在的我已经不用像过去一样貌似成熟连哄带骗地买酒喝。虽然仍未满21岁,可已经无人能看出来,大概我真是没什么活力。
只有那两人总能让我觉得惊异。
今天我在这个红头发的家伙身上清楚地看到了一样东西,就是王气。
从第一次见他,就觉得这小子身上有着些什么说不来的东西,引人注意,却又一直藏匿于粗糙狂妄的表象下,只在某个瞬间乍现,光芒一片。
璞玉经过琢磨,终于光彩初现,樱木花道的身上,越来越有王者的气质。
而那个琢玉的人,便是流川枫。
流川枫不是藏身世外的高人,没有天书秘笈,没有绝世奇遇,但是他强,一如既往的强,遇强愈强的强。花道这块璞玉刹那间泄漏的光芒,被流川的直觉捕捉,于是全力纳入自己变强途中的路基。
然而他们,相爱了。
所以流川万万不舍只将花道留于身后,而要带着他一起向前。
这个时候,最明白最清醒的人却是樱木花道,他本就不只是一块铺路的石头,他是迟早要绽放光芒的宝玉。所以他反抗,他要自己演主角,天才的能力,迟早要露峥嵘。
这两个人,会一辈子相恋,也注定是宿命的对手。

我啜饮着酒水,不觉嘴角上翘。
这样的两个人,让我如此近距离地看着,而且多少被我影响,真是荣幸之至。
那么,到底谁会来我在的学校呢?
如果没料错的话,应该是流川。。。为了花道的安全。。。
呵呵,难道他就没想过自己的安全?
不过,我还是打算好好地当个“干爹”,这样更有趣些。
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我运气好,大概也能碰到个对手吧。


流川枫,K大篮球队11号,位置小前锋,首发主力队员,每场平均分数超过30分,样貌英俊,为人冷静,是K大女生眼里的校际新偶像。
。。。。。。
樱木花道,T大篮球队10号,位置大前锋,首发主力队员,每场平均贡献18个篮板,体健貌端,热情开朗,是T大引以自豪的校园明星。

呵呵。
我皱着眉头看了看一年级学妹的自由命题作业,小论文的题目为《东京各大高校知名人物调查与分析》,不禁哑然失笑。
“凉子”,我把本子还给她,“你这样的作业交上去,教授会以为咱们心理学系要合并新闻专业了,而且研究方向还是花边八卦。”
“仙道学长!”苹果脸的学妹很是不满,“你只看了个目录,还没看后面的分析,怎么知道我的论文不好!”
“噢”,我摸了摸头发,给她个温暖的笑脸,“也是,不过。。。对了,你这论文里有没有提到学长我?”
“当然有!”,凉子兴奋地翻开论文,指给我看,“第一页就提到学长你呢!”
“是么?”,不露声色地接过本子。
“仙道彰,K大文学院学生,心理学专业二年级,貌似优雅闲散,实则诡计多端,以一头冲天直发和面具款笑容著名。。。”
得得,分析部分我不看了。

我对凉子论文的怠慢让这丫头嘴撅得老高,可是今天实在是没空逗小朋友们开心,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从裤子口袋中摸出东京各大高校知名人物之一的流川枫塞给我的篮球比赛入场券,时间已经快到了。我手插口袋,向校体育馆出发。

樱木花道和流川枫入学到现在已经4个月了,大学篮球联赛也开始了快两个月。现在排在第一的还是深体大,无论如何,那是个传统强队,大家趋之若骛。其它的队伍里,就属我们学校和T大的篮球队最为引人注目,这两个学校本来就有心发展篮球事业,所以下了大力气,再加上吸呐了那两个“知名人物”,队伍变得愈发有看头。
自从不打篮球后,我基本上也不怎么看比赛,因为看来看去,都是曾经熟悉的人。不过昨天流川枫很郑重地把这张入场券塞给我后,我决定还是去瞅瞅。
那两个臭小子在正式比赛中同场竞技,却代表着敌对双方,这是第一次。
肯定。。。会有意思。

在体育馆门口遇到我校篮球队的领队,见了我就过来拍我的肩膀,“仙道,要是你也能加入,那就太好了。”
“呵呵”,装作没听懂。
然后是出门忙碌的内田先生,“啊,仙道君来看比赛啊!唉,可怜了那些渔具了。”
“嘿嘿”,还是听不懂。
“仙道!”这回这个是扑克脸。
我接着笑,“准备的怎么样了,花道他们什么时候来?”
“马上”,流川的表情严肃,“正等他。”
“谁会赢?”我就喜欢问这种刺激的问题。
流川不满地看了我一眼,哼了一声,未作回答。
我们两个就这样站着,T大的车来了。
驶入停车场打开门,第一个冲下来的就是那个红头发,大概是在车上就看到了我们俩,下了
车就兴奋地跑过来。
“狐狸!刺猬头!”,花道手舞足蹈。
“呵呵”,我看着这个貌似长不大的家伙,“很有精神么。”
“那当然”,花道习惯性发誓,“本天才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这次狐狸逃不了了!”
“白痴!”流川的脸似是微微泛红。
“。。。”我忍不住想笑,看着花道,“好好打,争取双赢哦!”
“哈哈”,花道嚣张大笑,“当然了,绝不能。。。”
话未说完就挨了流川一拳,“闭嘴,白痴!”

看着两人跟着各自的队伍向不同的入口走去,我好久才能收起笑脸。
那两个家伙,肯定就比赛作了什么特别的约定,我不问也知道。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放弃篮球选心理学专业果然是十分正确的!
慢慢踱进体育馆,按号码找到了自己的看台,走到前几排要找个合适的位置坐下。
正在寻找座位,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普通中等偏高男生的身材,清秀智慧的脸,向后梳的光亮的头发,和我一样少年老成的表情。
这家伙叫什么来着。。。?这个据说是樱木军团头目兼红头发的保姆的家伙?
我正暗自揣摩,他也注意到了我,看着我笑笑,然后打了个招呼,“你好,干爹!”
我差点儿从看台上跌下去。
。。。。。。也好,这样我就不用挖空心思去想他的名字了。
我笑嘻嘻地坐下在他旁边的座位,“嗯,你也来看比赛啊,花道家保姆?”
“哈哈哈”,保姆大笑起来,“有意思。没错,花道给我的票。”
我也笑,这家伙说话的调调和我很像么。
“这场比赛一定很有趣。”我习惯性地摸摸头发。
“是啊,人比比赛有趣,而且比赛结果肯定会有后续影响。”保姆一脸坏笑。
“呵呵”,我附和地笑,“不是英雄的所见略同。”
他笑着,又像是想起什么,突然开口道,“你是也在K大么?”
“对”,我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上场?”
“我不打篮球了。”
他看了看我,遂看向球场,“明白了。”

高三那年我带领陵南以神奈川第一名的身份打入了全国高中联赛的决赛圈,然后拿到了第三名,MVP是没有,不过我以第一得分后卫的身份挤进了最佳阵容。
然后我就不打篮球了。
告诉每个人这件事的时候都看到一副惊讶的表情,然后抓着我不停地问“为什么为什么?”连那两个输给我以至于恨不能杀了我的家伙也分别跑来找我问原因。。。
哪有什么原因啊,我只是不想打了而已。
我只是没有欲望、没有对手而已。

“什么明白了?”第一次碰到有人既不惊讶也不多问,我倒是有些奇怪。
“你不想打就不打呗。”花道家保姆回答的理所当然。
“也是。。。”,这回答真直接,我不禁打量起他来。
精瘦的身材,穿着件普普通通地夹克,上面像是有几道污迹,他。。。
“我没上大学”,像是看出我的疑问,花道家保姆解释,“在开计程车。”
“哦。。。”我微微颔首,没能多问,比赛开始了。
刚才就一直从身边飘来的厚重的味道,现在觉得。。。好像是机油味儿。

跳球我们的中锋略胜一筹,K大校队先进攻。
流川枫像是攒足了劲儿,跑动积极地和队员们倒了几次手,然后找了个非常巧妙的空档,跳投。
球飞出后擦到了在防守的T大中锋的手,微微地变了方向,弹在了篮框上。
“我的!”樱木花道大喊一声,稳稳地抓下了篮板。
然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抓住了篮板的樱木花道没有传球出去,而是重新大力跳起,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皮球送入了对方的篮框。。。
全场哗然。
K大得了开场的头两分,得分者是对方的前锋。。。
“哈哈哈哈。。。。。。”我和花道家的保姆同时笑得直不起腰来。
本已愣在当场的流川,现在也表情抽搐。。。
“哇啊啊啊!!!!!!!”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些什么的花道脸涨得通红,大喊到,“都怪狐狸!我养成习惯啦!”
和流川共同打了三年球的花道,过去只要流川在投球,就一定在篮下等篮板,现在明明已经分属两个队,还是习惯性地补救流川没有投进的球。。。

向着流川枫冲过去的樱木花道被T大满脸黑线的众队员拖回了自己的阵营,比赛继续进行。
“真是没白来啊。”花道家保姆擦擦眼角的笑泪。
“呵呵,这两个家伙。”我也努力克制自己过分的笑容。
“果然。。。花道还是应该和他一起。”旁边的声音突然变得沉静。
。。。。。。,我没说话,只是看了看他。

接下来的比赛非常精彩,双方的比分咬得很紧。
因为流川与花道相互的熟悉程度,两边的进攻都比较困难,但是两个人的表现也都比以往来的更为卖力。
我看得出,他们正在逐渐成为自己队伍的核心。
不得不承认,如果一直打到现在,我未必是这两个小子的对手。
还好我见好就收,在这两个家伙的心目中留下了光辉夺目的形象,够他们回忆一阵的。
而他们两个人,一定会一直走下去。。。

不过今天的比赛,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也可算作一场闹剧。
第四节赛到后半,樱木花道找到机会大力扣蓝,然后像练习赛一样振臂示威,鼓舞士气。
流川冷着脸走过去,在花道身边稍作停留,附在他耳边说了句悄悄话。
然后红头发就像踩到了炸弹一样蹦了起来,一拳挥在了流川脸上。
T大10号球员樱木花道,技术犯规罚下。

全场爆笑,除了我身边的人。
我脸上挂着笑意,看了看旁边,“不用担心,这样才正常。”
花道的保姆呼了口气,抹了抹头发,终于露出了笑容,“是啊,不管打成什么样,他永远都是场上的主角。”

后来比赛到底是什么结果,我不知道。
比赛结束的时候,我正坐在花道家保姆的计程车上,他应我的要求送我去郊区一家钓鱼人常去的小酒吧。
这是一辆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日本产跑车,挂着TAXI的牌子。
“系好安全带”,保姆提醒我,然后征求我的意见,“我们走高速可好?”
“行。”我点头。
然后车就启动了。
当跑上高速的计程车在几十秒内迅速提至220公里时速时,我还没能反应过来有什么特别。但接着司机打开了音响,又按下了一个按钮,车的顶棚缓缓向后收回。。。突然袭来的强烈的风刮得我的眼睛无法睁开,嘴却惊讶地合不拢。
身边递过来一副防风镜,“戴上吧,这车我改装过,还要继续加速。”

到达目的地的我看着后视镜,发现自己的头发从园杆的短毛锅刷款变为了直板鞋刷型,没来由地心情大好。
再看看保姆依旧一丝不苟油光水滑梳向后方的发型,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
解开安全带,却没下车,我问道,“花道家保姆,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来着?”
愣了一下,对方也笑了,“水户洋平。”
“那么,水户洋平”,我认真地看着他,“车钱我不付了,请你喝酒可好?”
洋平咧开了嘴,解下了安全带,“真没想到,那两个人的干爹,居然如此吝啬!”


******************


下面这些可算作番外的补充,就算仙道大人能猜到,这些毕竟是他无法亲眼看到的东西,呵呵。

T大与K大比赛前夜。

流川和花道的小屋一如既往非常温暖。。。两个人守在饭桌前。
“白痴,你兴奋什么?”
“哈哈,本天才终于等来了这一天,只要明天赢了比赛。。。”
“不可能!”
“当然可能!天才一定要翻身!”
“哼。”
“狐狸,你不能反悔哦!你说不能住学校宿舍,每天训练完就回家,我都答应了啊!但是你也说过的,只要我们队赢,就让我在上面!”
“。。。。。。白痴!”
“呵呵,狐狸是怕了本天才了吧?”
“哼。”
“不是害怕,你脸红什么?呀呀。。。你干嘛?”

场景转换至流川卧室,流川的床。。。
“喂,狐狸!明天还要比赛…”
“哼,我又没跟你签比赛前不做的协议。”
“呀。。啊。。。你放手。。。”
“唔。。。白痴,以后去美国我们上同一所大学吧。”
“不,啊。。。。别。。。”
“白痴。。。。嗯。。。?”
“狐。。。狐狸,你。。。。啊。。。!”
。。。。。。(以下省去嗯、啊、唔等象声词100个)

 

标签:
  P - Pean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