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黄色郁金香

(1 次投票)

作者:觉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22:12

小时候的某个夏天,常常会看到一个美丽的长发姐姐,拿着好像是有人送的黄色郁金香。每次经过时,她都会对我微笑,我每天都希望能在看到她那微微笑,很快的夏天过去了,就在也没有看到她了,那是我的初恋,就淡淡黄色的郁金香味......虽然她的笑脸已经很摸糊,可是那么温和的感觉没有忘记。


“哇~~真是有够浪漫的啦!!!!”正在大叫的是洋平。
洋平听完樱木说完小时候的初恋之后,忍不住大叫连连。
“洋平需要那么夸张吗?”
“喂!喂!花道那你之后还有在遇到她吗?那个漂亮的姐姐啊?她到底长的如何啊?到底是多漂亮啊?”洋平一连的发问。
“说真的我忘了她的长像了,只记得她的微笑很温柔。”
“真是可惜啊!”
“喂!洋平你还记得,自己的初恋吗?”
“嗯~~~”洋平努力的回想。“不行我忘了,过太久了。”
“你也太夸张了吧?你是得了少年痴呆症了啊?又没几岁,就把神圣的初恋给忘了?”
“不是啦!!!是因为交往太多了,所以我忘了......”还末说完,就看到樱木瞪着自己,赶紧上自己的嘴‘糟糕!采到地雷了。’
“是这样的吗?”
“哈哈哈~不是的啦!我是真的得少年痴呆症了,所以忘了。哈哈哈~~~”洋平苦笑着说:“喂!到是你,现在不是和流川枫“同居“吗?怎样啊?同居生活还美满吗?”
“什么同居生活?”樱木一想到那个因为母亲结婚,所以多了个继兄,更气的是那个和自己同年的继兄,竟然就是自己的天敌,流川枫!!!而且有时客人来了,还要和他一起睡(樱木不喜欢沙发,睡像太难看了,会滚下来。),最最最最让樱木火大的是,和流川一起睡时,他都会死抱着樱木睡觉(樱木有抗议过,可是流川回了一句,他有抱大布娃娃的习惯。),还会在自己身上留下奇怪的咬痕(注:是吻痕,不过单纯的花花不知道。)
“干嘛那么火大啊?流川那小子对你做了什么事吗?”和樱木做了好几年的好朋友,一下子就感觉到,樱木话中的含意,总觉的他一定对樱木做了什么好事。
“那只死狐狸每次睡觉的时候,都硬抱着我。”
“啊?硬抱着你?不会吧?那你就给他抱啊?”樱木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有反应过啊?可是那只死狐狸说他有抱东西睡觉的习惯啊!所以跟本没有用。”樱木气到脸都红了。
“是吗?”这个流川一定有问题。
“最最最最让我觉的是~~每次和他睡的早上,都会发现~~~~~~”
“发现什么?”洋平张大了眼问。
“死狐狸有咬人的习惯。”樱木打开自己的上衣说:“洋平你看就是这些,这都会是那只死狐狸咬的!真是气死我了。”
‘ㄟ?这不是吻痕吗?’洋平往樱木的胸膛一看。
“最可恶的是我问他,干嘛要咬我,他竟然说~~~~又不会痛,借咬一下会怎样,我真是火大的想揍他,可是一想到,也不是会痛,所以也就算了。”
“是这样的吗?”洋平很确定的是,流川留下来咬痕,就是吻痕‘没想到花道这小子,会怎么单纯,真是可爱啊!’洋平突然觉的樱木真是可爱到好笑。
“喂!洋平这有什么好笑的?”一看到自己的兄弟竟然在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就一肚子的火。
“没没没啦!”还是忍不住想笑。
“真是气死我了!”樱木边扣扣子边起身要走了:“我要走了!你慢慢笑吧你!”
“喂!别生气啦!花道!我不笑就是了!”
“我要回去了。”樱木收起了怒意说。
“你不是说不喜欢上老头的课吗?怎么现在又改变主意了?”洋平抬起头不解的问。
“、、、、、我是要回家啦!”
“回家?怎么早?现在才过十点而已耶?怎么早就要回去?今天不是也要练球吗?”奇怪怎么觉的,樱木有点不好意思?我的错觉吗?
“、、、、、我是来请假的啦!”
“请假?”洋平不相信樱木会特地来学校,只为了要请假?
“嗯、、、是这样的啦!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狐狸感冒发烧了、、、、、”樱木吞吞吐吐的说。
“流川感冒干你什么事啊?”
“是老妈啦!她说她今天没有辨法请假,所以叫我请假照顾狐狸啦!”樱木死死不会说是因为自己担心流川的病情。
“是这样的吗?”如果真的是这样,也不须要脸红吧?呵呵^^自己分明是在意流川那小子。
“切!信不信任你,我要走了!”樱木故作生气的走了。
“花道!!慢走啊!!!”洋平笑的挥挥手。
看到樱木打开顶楼的门走下去之后,轻轻的笑着说:“他们两个一定成的。”
“洋平!你也看到了吧?”这时突然有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洋平吓了一跳,传过头看:“什么啊!是你们三个啊?还以为你们是跑哪去了?干嘛要躲起来,偷听我和花道说话啊?”
“洋平!你刚刚也有看到吧?”仓老郎(野间忠一郎)对着洋平说。
“看到什么?”洋平故意装傻。
“就是樱木身上的吻痕啊?我们都有看过!”不倒翁高宫望也说话了。
“对啊!!上次樱木在这理睡觉的时候,我们瞄到的,那确实是吻痕没错!”头发烫坏的大楠雄二也插嘴道。
“我看是你们看错了吧?”真是有够无聊的三笨鸟。
“怎么可能决~~不会是看错了!”不倒翁望很确定的说。
“ㄟ?洋平!你知道他们两个是不是真的在交往啊?”仓老郎比较在意这个。
“对啊!对啊!是不是真的啊!”另外两人也应和着。
“我怎么知道!”洋平站了起来:“你们不会自己去问花道啊?”
“我们才不敢问呐!喂!洋平你去问樱木啦!”
“、、、、我才不要!我没兴趣问这个!”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三只笨鸟。
“洋平这小子一定知道!”仓老郎说。
“没错!一定是。”不倒翁望也应和着说。
“、、、、你们觉的樱木和流川是不是真的在交往啊?”
三人都没有说话,可是心理想的,是认为樱木和流川的关系一定不简单。

(顺便一提:樱木的初恋姐姐,其实是个男的,因为那人长的太漂亮了,所以以为是姐姐。而那个“姐姐“是在等男的,这些樱木都不知道,更让樱木不知道的是那位“姐姐“还是攻着。)

 

  J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