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洋花]试胆篇

作者:觉 周二, 2010年 05月 11日 22:34

人家说不打不相识,没错因为上次的事件,那几个小鬼成了朋友,不过大楠他们还是很不喜欢麻理(他们还是不知道他们所知道的花道才是麻理,就是这样。),要不是洋平要他们加入,他们才不会让他们加入(真是小气)。他们所尽可能的想抱一剑之仇(小家子气)。今天他们还是到小公园(小孩子还真是闲),正在讨论今天晚上要干嘛!

「喂!红头的!」高宫还是很没好气的。

「干嘛?死胖子?」麻理回他一句。

「我那理胖了?你是不是又欠揍。」高宫相当的火大。

「哦?胖子不喜欢人家说自己是胖子?」

「你..」高宫正相揍人的时候。

「好了在吵下去就要晚上了。」洋平说。

「我知道有个地方常有鬼怪出现耶!」大楠说。

「那理?」

「就是在那个乱葬岗呀!听说以经打战的时候死了很多人,好象常常有人看到小孩在那理玩耶!」

「那我们晚上就去那理!你觉的如何洋平?」

「我是没意见。」洋平对着小花问:「你要去吗?小麻理?」

「可是...晚上不能出来耶!爸爸妈妈会生气的。」小花嘟起小嘴说。

『真可爱!』看在洋平的眼理,真的觉的“麻理“很可爱。一定要让她也一起去。

「你该不会怕去吧?」洋平对着麻理说。

「怎么可能?去就去!」小鬼真是好骗。

「可是!爸爸妈妈会生气的?」小花对着麻理说。

「不会等他们以为我们睡了,在出来,你可以不要去啊?」

「我也要去!」

「好那就怎么说定了。」果然没错,只要他要去,她一定会跟着来。

※※※※※※※※※※

「麻理一定要去吗?好象很可怕耶!」小花拿着手电桶,很可怕的着麻理说。

「你可以先回去啊!」真是没耐性的小孩。

「不要!」小花不敢自己一个人回家。

「那你就跟好。」

到了集合的地方之后,洋平他们都以经到了。

「红头你还敢来,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高宫对着麻理说。

「啍!胖子都敢来了,我怎么可能会怕?」

「你又说我是胖子!」

「喂!高宫在吵下去就早上了。我带路!走了!」大楠说。

「红头来不来!」

「怕你不成!」马上跟着走。

「等我!」小花跟不上麻理的脚步。

「别怕!我们一起走吧!」洋平很自动牵着小花的手。

「我才不怕!!」小花红着脸程强的说。

『超可爱的。真想把他带回家。』(我也是!!!)

到达那理的时候,虽然现是夏天,可是这理感觉冷咻咻的,令人起鸡皮疙瘩,不觉的发抖。小花握着洋平的手,更握着紧了。

「你会怕吗?」洋平笑着问小花。

「我才不会怕吶。」其实是怕的要死。

「该不会要一起走吧?」

「分组!分组!我们刚好是六个人,分成三组!如何?」

「好呀!怎么分?」

「你过来!」麻理把小花拉过来。可是洋平舍不得放手。

「喂!你要不要放手!」麻理对着洋平说。

「喂!你跟他一组的话,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我来可是要笑你的。」这时胖子终于了一句,重听的话了。

「应该是我笑你吧?」麻理放开小花的手,很凶的对着胖子说。

「那好,你就跟高宫一组。」洋平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那我就跟野间忠一组。」大楠当然是了解洋平啰。

「啊?麻理?」小花把麻理拉过自己的身边,小声的对她说。

「干嘛?」

「那我该怎么辨?」

「你就跟他一组啊!又没关系!」

「好!那我们分成三路!看谁先走出去。」大楠说。

「喂!红头的我们走中间。」胖子用斜眼看着麻理。

「那我们走右边把!」野间忠对着大楠说。

当他们走进去之后,小花还站在那理,不太敢动,因为他觉的这理好象会出现什么。(要我逛乱葬岗我也不敢><)

「怕了吗?」洋平突然在小花的耳边说。

「哇~」小花吓了一跳「别突然我耳边说话。」

「我们走吧?」洋平边拉着小花边笑。

「你你先走吧!」小花脸色发青。

「如果你怕的话,我们可以不要去啊。」

「我我才不怕。」

「那我们走吧?」洋平对于小花的程强,觉的很可爱。

于是小花就被洋平拉着走,小花觉的这理感觉真的很可怕,他实在很想闭着眼睛走路,可是又怕被人看笑话。所以只有硬着头皮,继续走啰。

当阴风吹过比自己高的草时,小花都会不自觉的发抖,这些洋平都感觉的出来。

「不知道他们走出去了没?」小花边发抖边说。

当洋平要回答小花的时候,突然从草不知冲出来什么。

「出来了!出来了!」小花吓的大叫,甩开洋平的手,拔脚就跑。

「等...」洋平想拉注小花,可是以经来不及了,小花以经跑到前面了。

「你别跑那么快?前面很危险的。」洋平想到前面好象有斜坡,而且还满深的,掉到下面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等等我?」洋平跑在小花的后面。

「耶?」这时小花跑着跑,突然采了空,正要往下掉时,洋平这时拉到小花的手,想把小花拉回来,可是小花冲的太猛了,跟本来不及煞车,两个人一起掉了下去。不过洋平的反应还满快的,他把小花抱在自己的怀理,想这样他才不会受伤。

两滚了下去之后。

「咦?我刚刚不是滚了下来?怎么不觉的痛?」小花紧紧的闭着眼睛。

「你还好吧?」洋平问着怀理的小花。

「咦!」小花慢慢的张开眼睛,这时才发现洋平把自己抱的紧紧的,才让自己没有受伤。

「你没事吧?」洋平又在问一次。

「我没事!」小花抬起头看着洋平说:「那你呢?」

「我?」洋平对着小花笑了笑说:「应该没什么大碍吧?」

「你在流血耶?」小花看到洋平的手都有大大小的伤口。

因为夏天所以都是穿短衣、短裤的,在说从上面滚下来,当然可能被一此小石子或是树枝伤到。

「没有关系的,只是一点小伤。」洋平看到他为自己担心,觉的受点伤是值得的。

「对不起!都是我害的!你才会...」小花看到洋平的伤口,边哭边说。(←我在写谁呀???)

「你看!」洋平抬起头,指着天空说:「好多星星哦!很美。」

小花也抬起头看天空,看到满天的星星,都忘了刚刚还在哭。露出了天真的笑容说:「哇~好漂亮喔!好多星星哦!!」

「你还是笑起来比较适合你。」洋平看着小花的笑容,很痴迷的说。(小觉起鸡皮疙瘩了!!!!)

「刚才谢谢你,因为你我才没有受伤。」小花抬起头在洋平的上脸亲了一下,表示谢意。(小花很大胆哦!!)

虽然只是一瞬间,可是洋平依然还是很高兴。小花看着洋平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之后,直接倒在洋平的怀理,迎着头看着天空美丽的星群。

「好漂亮哦~~真想带回家。」小花伸出小手相抓注星星。

「只要是你的愿望,我都会帮你达成。」

「真的吗?」小花期望的着洋平。

「真的!不过我没有辨法摘星星给你。」

「咦!!没关系啦!我只是说说而以,我又没有要真的常回家。」

「可是我可以像星星一样一真陪着你呀!」(请问你们同年吗??)

「我是很想啦..可是...」小花底着头说。

「可是怎么。」

「在过几天我们又要回去了。」

「是这样吗?那什么时候在来呢?」洋平很失望的呢!

「我也不知道耶!」

「你喜欢我吗?」洋平很深情的看着小花。

「喜欢啊!」小花抬起头说:「那你呢?」

「我?」洋平笑了笑说:「我喜欢你喜欢到,想把你带回家呢!」

「我是很想去你家,可是妈妈和爸爸会很难过的,而且我又离不开哥哥(←这是指麻理)。」小花失望的说。

「你可以答应我,如果长太之后我们在见面,就不要在分开了,好不好?」

「好呀!」小花又露出了天使般的甜甜的笑容。

「你说的哟!我可不准你反悔。」

「我才不会反悔呢!」小花又头看着上面说:「我们要怎么上去呀?从这理爬上去吗?」

「说真的我刚刚掉下来的时候脚受伤了,可能走不动了。」洋平露出了很疼痛的表情。

「真的吗?那我背你回去。」

「你背不动我的啦!」洋平指着前面说:「你从这一直走,应该会走的出去。」

「我才不要,我要跟你留在这理。」小花坚定的说。

「不行啦!我的脚好象是骨折了,如果不快点制疗话,可能以后都不能走了。」这时洋平还笑的出来。

「真的吗?」小花露出的了想哭的表情:「都是我害的。」

「你能帮我找人来救我吗?」

「嗯!」小花用力的点点头:「虽然我很怕,可是我会很快的找人来救你的。」

「你要小心哦!」

「我先走了,等一下就会来了。」小花站了起来,底头看着洋平说:「等我哦!」

洋平抬头对着小花笑了笑。小花转向了另一边是,还是很害怕,因为小花最怕黑了,可是为了洋平,也只有硬着头皮跑出去。

「哎呀呀!真糟糕我好象流血过了,有点想要睡觉了。」洋平看着小花的背影,边笑边想睡觉。

其实洋平手上的伤口,都只是小伤而以,最重的伤口是一直在流的血的大腿。

『个位鬼大爷,小花我只是路过而以,请不要出来吓我。』

小花边跑边心理这么想,每当风吹过比小花还高的早时,小花又会跑的更快。

这时小花跑着跑,突然觉的草丛好象走出什么?

「哇~~出现显了~~」小花蹲下来抱着头大叫。

「就跟你说你走那理就走错了,你看迷路了吧?」没想到是小花的父母亲,从草丛走了出来。

「咦!!!小花你在这理干嘛?你不是在睡觉吗?怎么会在这理?」这时小花的妈妈才发现小花。

「快点!来不及了。」小花看到是妈妈和爸爸之后,就拉着爸爸的手,没头没脑的说。

「发生什么事了?」爸爸搞不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来不及什么?」

「洋平受伤了..快点啦...不然来不及了..」小花猛拉着父亲很急的说。

「洋平???有人受伤了...」小花父亲并不认识洋平。不过他还是听出小花说有人受伤了,而且还满严重的。

「快点..来啦..」小花快急出泪来了,死命的拉着父亲的手。

※※※※※※※※※

后来等到小花的父母亲赶到的时候,洋平也因为失血过多而晕了过去,送医急救也就没有大碍了。

小花一直守在洋平的身边,吵着要等到洋平起来才要回家,可是也因为自己整个晚上都没有睡,而太累不小心睡着了,等小花醒过来时人以经在飞机上了。

附带一个,等到小花的父母亲知道是怎么回事时,麻理被修理的很残,因为他们知道一定是麻理出的鬼主意,而小花一直在哭,所以他们并没有责备小花。(麻理吶喊:偏心!作着偏心!为什么只有我被打!!!)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还会在见到他?』等到洋平知道他走了之,看着窗外的天空,想着他的笑容。
 

  J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