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最喜欢  

作者:青海原荒波 周五, 2010年 05月 14日 13:45

【上篇】

 

  情人节,是樱木花道最讨厌的日子,不仅是因为被甩了50次的触景生情,主要还是因为酷好甜食的他十几年来从未在这一天收到过一块巧克力。虽然洋平总是会把收到的分给他,可在大啖美食之余,樱木仍希望其中能有一块是属于自己的。
  自从高中加入篮球部后,樱木的人气直线上升,甚至还有了亲卫队,偶而也会收到女孩子亲手做的小点心。所以……今年的情人节应该会有收获吧……尽管被樱木军团的另外四位大泼冷水,花道仍相当地乐观猜测着。
  二月十四日这天,花道早早地就来到学校进行晨训,等待他的亲卫队们把心意奉上,可奇怪地是平时在体育馆门外挤得水泄不通的女孩们今天却不见踪迹,诺大的馆内只有流川枫一人在独自练习。
  大概是来的太早了吧,不过那只狐狸居然比本天才来得还要早,该不会他的目的也和自己一样吧……不行,今天绝不能输给他,一定要表现得比狐狸还抢眼才行!花道干劲十足地在球场另一端开始练习投篮,时不时还来上一两下掼篮向流川示威——虽然流川根本就没抬眼看他一下。
  队员渐渐都来了,大概是受节日气氛的影响,在众人之间弥漫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在练习中小声地交谈着。亲卫队依旧没有出现,没有了女孩子们的尖叫和欢呼,球场内运球的声音显得格外地响亮……花道一边心绪不宁地运着球,一边不停地瞄向窗外,手中的球早已不知跑到何处,直到头上挨了彩子的扇子,他才反应过来,忙把球追了回来。
  当看到宫城满场痴缠着彩子讨要巧克力的时候,花道终于按捺不住,凑到正在专心投篮的流川身边,悄声问道:“狐狸,你的亲卫队怎么今天一个都不见了?”
  流川给了花道一个白眼,还奇怪今天这白痴怎么会这么积极练习,原来还是忘不了女孩子,他干脆一转身,把花道当作空气般地径自继续投篮。
  “死狐狸!”被彻底忽视了的花道一气之下提高了嗓门:“本天才看没人送你巧克力,好心问你一下,你这是什么态度?!”
  “白痴!想要巧克力的是你吧!”难得今天可以清静地练习,偏偏又多了这个烦人的家伙,流川的心情也变差了。
  流川一针见血的话让花道讪讪地松了手:“才……才不是呢……我只是奇怪,平时明明那么多人的,今天都到哪去了……”
  “笨蛋!当然是给喜欢的人送巧克力去了!”终于从彩子手中讨来了一块巧克力糖的宫城得意洋洋地过来展示他的战利品:“这东西送得越早就越能表达自己的心意。”
  花道盯着宫城手中小小的糖块,冷不防抢了过来,丢进了自己的嘴里:“唔……好吃……唔唔……彩子,这是什么牌子的?”
  “你……你……!”宫城瞪着花道正在咀嚼的嘴巴,气得说不出话来,纵身扑了上去:“可恶~~~~~~~你给我吐出来~~~~~~~~~这是彩子小姐送给我的~~~~~我还要把它供起来的~~~~~~~~~”
  “唔……不要……这个好吃……谁叫你要让我看的……”花道捂着嘴巴绕场跑,宫城则在后面狂追,他们俩不愧一个是爆发力超群,一个号称电光火石,看得众人眼花缭乱,目瞪口呆,唯有流川对此不屑一顾,扭头走向了球场的另一边。可即使是破坏力极大的樱木和宫城,也抵不过彩子纸扇的威力,啪啪两下,二人便应声捂着脑袋蹲到了地上,最后还是彩子又丢给了宫城一块巧克力,才算是结束了这场风波。
  宫城心满意足地护着巧克力躲到了一边,以免再遭了打劫,而樱木则回味着口中的余香,满脑子都是长着翅膀的巧克力在飞,真恨不得跳上去伸手抓下来几个。按照洋平的说法,晨训时间应该是赠送的最佳时间,难道真的象宫城说的那样,她们都去送给自己的心上人了?可她们明明是本天才的亲卫队啊,最少也应该送一块义理巧克力吧?!啊,一定是那些女孩不好意思当面送给我,直接放到鞋柜和我的课桌里了。没错!一定是这样,现在的女孩都是很害羞的!花道幻想着把鞋柜塞得满满当当,一打开柜门就会掉落满地的巧克力,不由嘿嘿地傻笑起来。
  “哐!”球场另一端的流川把手中橘色的球狠狠地砸入了篮框,以几不可闻的声音骂了声:“大白痴!”
  练习一结束,樱木就以光速冲到了自己的鞋柜面前,略一定神便自信满满地打开了柜门,闭目等待那噼哩啪啦往下掉的美妙声音响起。可是……等了许久却没有任何动静,大概是塞得太结实了吧……花道微微掀起一侧的眼帘向柜内偷眼望去:——?!空的!
  还没等樱木从打击中恢复过来,就听见他期盼的声音从隔壁传了过来。扭头向旁边看去,最让他火大的家伙正一脸糗样地从鞋柜中将大大小小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如同垃圾般清理出去。
  “狐……狸……你……!”花道心疼地看着被随意抛到地上的美食:“你怎么可以这样糟蹋别人的心意呢!”
  流川扫了一眼花道空空的鞋柜,心情顿时变地出奇的好:“怎么没有送你吗?白痴!”
  “什么——!死狐狸!收到巧克力有什么了不起!看到流川微微上弯的嘴角——虽然那一抹淡淡地微笑使流川的表情柔和了许多——虽然即使是樱木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流川比平时好看多了——可他还是认定:狐狸在嘲笑本天才!
  樱木正准备放下维持了一早晨的良好风度,陪这只欠揍的狐狸活动一下筋骨,眼角的余光却瞄见了一个让人不得不注意的发型——陵南的仙道顶着冲天发一脸阳光地走了进来。
  “刺猬头?!你来这干什么?”好奇心压过了刚才的不快,樱木一把揽过仙道:“该不会是来侦察本天才的情况吧!”
  虽然被花道紧紧地勒住脖子,仙道脸上仍挂着101号的笑容:“呵呵,花道你还是这么热情啊!我是来找安西教练商量练习赛的事,嗯……当然还要随便收集天才樱木的情报啦。”
  “哇哈哈……算你聪明!”花道得意地松开了仙道,双手叉腰仰头大笑:“有本天才在,这次练习赛绝对把你们打个落花流水!”
  看到樱木嚣张的样子,仙道的笑容更加灿烂:“好啊,我就等着看你和流川的黄金搭档怎么表现了!对了,流川你最近怎么样?”
  流川眯细了眼睛上下打量着靠在樱木身上冲自己招手的仙道,这个刺猬头果真什么时候见到都是那么碍眼,他索性一转身,只当没有看到。仙道扬起的手滞留在半空中,好在早已习惯了流川冷漠的态度,僵直了一下便讪讪地放了下来。
  樱木大大咧咧地拍着仙道的肩膀:“不要管那只狐狸啦,他少气没力的,在场上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你只要盯紧本天才就可以了!”
  流川背对着两人继续整理着鞋柜,将那些碍事的巧克力全都乒乒乓乓地摔到了地上,直摔得花道心疼万分:“狐狸,那些巧克力很好吃的,摔碎了就没法吃了!”流川在心中暗骂着只记得吃的花道,手中的动作却不自觉地轻了许多。
  仙道看着樱木对满地巧克力垂涎三尺的样子,笑着问:“花道你喜欢吃巧克力啊?”
  “嗯!只要是甜的我都喜欢!”樱木用力地点着头。
  “这样啊,那这个就给你吃吧。”仙道把手中的纸袋塞到樱木手中。
  “是什么啊?”樱木打开袋子翻找……
  “咦咦咦——是巧克力?!还这么多!”樱木高兴地大叫着,兴奋地两眼放光:“真的要送给我吗?!”
  仙道宠溺地揉乱了樱木已留长的红发:“都是路上别人给的,反正我也吃不了这么多,既然你喜欢就全都给你了。”
  “哈哈哈……刺猬头你果真是个好人呢!这还是我第一次收到巧克力呢!”花道紧紧地抱着纸袋,用眼角斜瞄着流川:“不象某些人……”
  流川把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拉地听在耳中,他狠狠地甩上柜门,弯下身,迅速地将散落在地上的巧克力收拢到一起,递到樱木面前。
  “狐狸?”花道有些搞不清状况。
  “交换。”
  “啊?”
  “换你的。”流川不耐烦地将巧克力山又往前一送。
  “为什么?”
  “换不换?!”
  樱木暗中比较了一下两堆巧克力的大小,流川手中的那份明显要比仙道送给自已的多得多,这么赚的生意当然要做,他忙不迭地从流川手中抢了过来:“换!当然换!狐狸你可不要后悔啊!不过我还不知道你也喜欢吃甜的呢!”
  “我讨厌甜的东西。”流川伸手扯过了樱木夹在腋下的纸袋。
  樱木恋恋不舍地盯着被拿走的巧克力,那些好象也很好吃:“那你还要我这一份做什么?全都给我不就好了!”
  看到樱木不舍的样子,流川本来就已经结冰的脸又上了一层冻,他用力的扯去了所有巧克力的包装。花道努着嘴,小声嘀咕着:“我又不会跟你抢,你也用不着一口气吃完吧……咦?你在干什么?!
  樱木和仙道目瞪口呆地看着流川将扯去了包装散发着淳香的巧克力全都丢进了垃圾箱……
  “啊——!?”樱木丢下怀中的巧克力山,扑到垃圾箱前,在确认过那些确实已经不能再吃了以后,抬起头,两眼含泪地控诉流川:“你……你这样糟蹋食物要遭天遣的!!!!!!!”
  “大白痴!”虽然当着仙道的面彻底处置了他送给花道的巧克力,也知道樱木只是单纯地对食物执着,流川仍觉得心中郁闷,为了克制住自己狂扁花道一顿的念头,转身快步走开,身后仍传来花道泣血般的哀号:“这巧克力很贵的——————”

【下篇】

 

此时湘北校园的各个角落……
  “听说了吗?陵南的仙道给咱们的樱木送了巧克力!”
  “好象流川君很生气呢,还把仙道送给樱木君的巧克力扔进了垃圾箱。”
  “不对吧,我听说是樱木君为了表示清白,当着仙道的面将巧克力交给流川君处理的。”
  “哪有,樱木君明明还抱着垃圾箱哭呢,该不会他真的喜欢上仙道了吧?!”
  “开什么玩笑,我们好不容易才达成一致认识,把送给樱木君第一块巧克力的机会让给流川君,现在却被那个刺猬头抢先了,早知道还不如自己送了呢!”
  “是啊,我们还专门送给流川君好多巧克力来刺激樱木君,好让他发现自己对流川君的感情,这样的话我们的苦心不就白费了吗!”
  “啊~~~~~~我还押了500元赌流川今天能告白成功呢,这下完蛋了!”
  “你才押了500,我可是押了2000元呢,这个星期的午餐泡汤了,本来还想赢了的话给彩子小姐买礼物的~~~~~呜,该死的刺猬头,你明天把花道拐走我也不管,干嘛今天要来!可恶!我一定要打倒陵南!”
  “可是听说樱木君也收了流川君的巧克力啊,说明流川君还有希望啊!”
  “没错,我们一定要支持流川君!绝不能输给陵南!”
  “来来来,看看花落谁家,每注500元,要发财的快来啊……”
  “附带提供来自樱木军团的内幕,每份同样500元,我们可是相处十年之久的朋友,消息绝对可靠啊……”
  “高宫,你们怎幺可以在学校里开设赌局!”
  “老师,别这么不通人情嘛,今天可是情人节……这样好了,我免费给你提供一份情报,你也来押一注?”
  “……嗯,那我还是押流川君好了,他现在和樱木君蛮有默契的,再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
  而回到陵南的仙道刚进体育馆便被团团围住。
  “仙道,听说你这次湘北之行收获颇丰啊!”越野似笑非笑的说道。
  仙道被越野盯得浑身发毛:“哪有……我可是一块巧克力都没带回来啊……”
  “都送给了樱木花道对吧!我知道,自从那次练习赛他热情地和你握手了以后,你就一直对他念念不忘,今天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
  “热情地握手……是有够热情的……”仙道想起自己足足肿了一星期的手掌苦笑不已:“你怎幺知道我送了花道巧克力?”
  越野下颌一抬,示意仙道向一旁看去,只见相田彦一口沬纷飞,正向众人绘声绘色地描述自己送给樱木巧克力的过程。
  “根据彦一的情报,现在的赔率是6:4,咱们可是好朋友,你给我透个底牌,你追到樱木的把握到底有多大?”越野揽着仙道的脖子悄声问道。
  “我看仙道前辈很危险呢。”彦一的脑袋从旁边冒了出来:“根据我的可靠情报,樱木君和流川君可说是湘北公认的一对,而且湘北很多人都打赌流川君今天会向樱木君告白,前辈这次犯了众怒,可以说是以全湘北为敌呢!”
  越野眉梢一挑:“以全湘北为敌又怎幺样,仙道你放心,你背后有全陵南的支持!流川不是把你送给樱木的巧克力丢了吗,我又帮你搜罗了一些。”他指了指堆在墙边的几个纸袋:“那里可是还有女孩子送给我的啊,全都给你了,拿去好好讨樱木的欢心吧!一定要打倒湘北!”
  “啊,我这里还有,虽然是姐姐要我转交给仙道前辈的,但是没关系,还是前辈和樱木君的幸福重要!”彦一得意地摇着头:“发动大家支持前辈的也是我呢!”
  “也有我们的份啊,我们把女朋友送的都捐出来了,仙道你绝对不能输给流川啊!”陵南篮球队的队员全都凑了上来。
  “你们……到底在我身上押了多少?!”看着殷切的众人,仙道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个啊……”越野搔了搔头发:“我们赌上了全部的队费,希望这次能托你的福,集训时住上好一点的旅馆……”
  仙道无语……

  ………………
  午休时间,已经睡足睡饱的流川枫抱着上午收获的巧克力,在校园内寻找樱木的踪迹,准备把这堆累赘丢给那个喜欢吃糖的家伙。这么甜的东西有什幺好吃的?!向来只喝黑咖啡的流川实在无法理解樱木的爱好。
  流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人都会对他抱以暧昧的微笑,但他下意识地感觉到那些要他加油、努力的话绝对跟篮球无关……他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巧克力,该不会是因为早上的事吧?!当时好象有不少人在场……
  不过……自己是不是也该点醒一下白痴了呢,再这么迟疑不定的话,如果被陵南的刺猬头抢先一步就不妙了。那个白痴只要有人对他好就会忘乎所以,赤木晴子就是个最好的例子……一想到或许还有别的家伙盯上了花道,流川就极为不快,白痴可是我先发现的!流川不顾事实的如此认定(明明是人家晴子先发现的,你还是沾了她的光才让花道注意到你~~~~~~~~坚持真理的某青被流川大脚踹到了天边~~~~~~~~~~)越想越急躁的流川抬头四处扫视,终于在天台上发现了樱木耀眼的红发……

  天台上,传闻中的主角正享用着巧克力的盛宴,虽然没能从第二个人手中收到巧克力,从流川处换回的这一堆也已让他心满意足,只是一想起被流川丢掉的那些还是会感到心疼……
  和光三笨鸟呆在一旁计算着赌局的赔率,借由仙道这一契机,他们又大大地捞了一把,现在就只差花道做出选择了。
  楼梯间的铁门被咣当一声推开,水户洋平拎着一个盒子走了过来。
  “洋平~~~~~嗯~~~~~伊去哪里啦?”花道一边努力地往嘴里填送着巧克力,一边口齿不清地问道。  
  “我去取了点东西。”洋平靠着花道坐了下来:“怎么样,流川送你的巧克力好吃吧。”
  “嗯!好吃~~~~~”花道从食物堆中抬起头,一脸幸福的笑容:“洋平你要不要吃,今年换我请你。”
  “这……你还是自己吃吧,这可是流川送给你的心意呢。”洋平坚定地拒绝了花道的邀请——我可不想为了一块巧克力得罪流川啊!
  “要是仙道送的那些没被狐狸丢掉就好了。”花道咯吱咯吱地嚼着巧克力,不甘心地说道:“不过今年都没人送你巧克力吗?往年都有好多女孩呢。”
  看到花道期待的目光在自己拎来的盒子上扫视,洋平微笑着打开了盒盖:“呵呵,吃了那么多巧克力你要不要换换口味,这是别人送我的奶油泡芙呢。”
  “奶油泡芙?!”花道顿时兴奋地两眼放光,丢开了手中的巧克力。
  “喂,花道!你也别光顾着吃啊!”一见花道的嘴终于有了空闲,和光三笨鸟立刻凑了上来,高宫一把抢过了装泡芙的盒子:“你到底觉得仙道和流川谁比较好?不说就不给你吃!”
  “仙道送的我没有吃到,流川送的我还没吃完,我怎么知道哪个比较好!”花道眼巴巴地望着盒子——奶油泡芙啊!
  “你……谁问你巧克力的味道!”大楠几乎暴走:“我是问你最喜欢谁!”
  “这还用说吗。”花道终于将泡芙抢到手,连忙丢一个到嘴里:“~~~~~好吃~~~~~”
  “是谁?!”和光三笨鸟忙竖起了耳朵,屏气凝神等待花道揭开谜底。
  “当然是奶油泡芙啦!”花道得意地摇着手中的甜点。
  “啊————————?!”三人的嘴巴张的足以吞下一颗驼鸟蛋,手中记录赌注的纸笔也掉了一地。
  洋平笑着拍了拍三人的肩膀:“嘿嘿,我赌的可是奶油泡芙啊,这下我可是通杀喽~~~~~~”
  “啊————————?!”看着洋平手中摇晃的押注凭条,三人的嘴巴张的足以吞下两颗驼鸟蛋了:“洋——洋平————你是故意拿奶油泡芙来的!!!!!!!”
  “我们可是十年交情的朋友啊,怎么可能连花道喜欢什么都搞不清呢!”洋平狡黠地一笑:“花道,回头我请你吃烧烤!”
  “好~~~~~~~~~~”花道头也不抬地继续享用着他的美食。
  “可恶!这下要我们怎么向其他人交待!尤其是那些花流后援会的女孩们——同人女是很可怕的啊!!!!!!!!!!” 
  …………………………………………

  比起略带苦味的巧克力,樱木花道还是最喜欢香甜的奶油泡芙…………



 

 
标签:
  Q - 青海原荒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