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婚礼-猫眼特别篇

作者:青海原荒波 周五, 2010年 05月 14日 14:36

        瞪大眼睛看着跑鞋、仔裤一身轻便装束的妹妹,赤木难得有点口吃地问:
  “晴子,你这是参加马拉松比赛还是参加婚礼?”
  晴子反问哥哥:“大哥,你说在一群篮球选手面前,穿着高跟鞋抢到新娘捧花的可能性有多少?不然您来替我抢樱木君手中的花?!”

  赶到教堂时间已经不早,但一个婚礼最重要的三个人,新人、神父统统缺席。
  来宾中急性子的高宫提议:“第一次干这个大家都不熟,干脆先办一场,新人不用远找刚好伴郎也是两个,”他挺了挺肚子嘿嘿笑着继续:“刚看过《神父禁恋》俺可以客串。”
  摆出职业笑容正给fans签名的仙道猛然回头:“小洋洋,这个主意不坏,我们俩同是天涯失恋人,不如相逢……”
  “仙道君,对您的感情还远远不足以让我想过被人追杀的日子。”微笑着回绝,脚却瞄准高宫狠狠跺了下去。
  高宫高分贝惨叫被他的好友们自动解释为‘最好的朋友终于能嫁掉,而且嫁的对象还是‘万人迷’流川,身为朋友看到好友‘幸福’生活,心情激动所发出的嚎叫声。’
  野间无聊地打个哈欠:“现在还不来,一定是婚前最后一次太激烈,别是可怜的花道起不了床吧?”
  仙道迷起眼睛:“真低级的猜测!我押他起不了床。”
  洋平接口:“好,那我押不是为这个。”
  多年锻炼让樱木军团迅速把缺少新人的婚礼办成了赌场,来宾兴致勃勃纷纷下注。
  如果不是主角们及时赶到,怕连路人都会被拖下水吧。

  身着白色西装的樱木倒提着束花揉着腰,不太合作地被流川拉着走过来。
  伴郎们关心地问:“樱木‘运动’太激烈腰有问题?”
  “都怪狐狸不好,非说今天就要……要……要……结婚,一定……”
  话没说完洋平、仙道两位伴郎快速对望后异口同声:“明白!原来……嗯……理解理解~~”
  樱木苦着脸说:“是吧?穿礼服练习走路比打带加时的比赛都累,脖子上再扎条这……”
  伴郎们再次对望着培养他们之间的默契:“哦,原来……嗯……理解理解。”

  开始场面有点混乱的婚礼应该可以进行了,但,还缺少神父。
  三井不满地说:“铁男请个神父请到什么地方?现在还不回来,要高宫主持婚礼还不如我来,也比他只看电影有经验。”
  惊讶的叫声四起:“小三,你好厉害,偷偷和铁男结婚也不通知我们?”
  “谁和他结婚?”气急败坏地吼。
  “那难道是眼镜兄?”
  “不对?那还会是谁?老师?!!!三井,你崇拜老师我们都知道,但先生是结过婚的人,不能插足别人家庭,危险……”
  三井即将爆发……
  随着摩托车轰鸣声,铁男冲进教堂满脸兴奋:“寿寿,肯给他们主持婚礼的神父被我抓……请来了。”
  跳下摩托得意洋洋从后车座拉下个人:“流川樱木都到了?哈哈哈恭喜,你们可以结婚了。”
  不知被请来还是绑架来的神父可能见惯这种场面,看了眼众人很是镇定地开口:“无论贵族还是强盗都有得到幸福的权利,上帝会祝福他的子民。请问,是大家全结婚吗?”擦了擦额头的汗,有点为难的语气“今天大概主持不完,没关系,我会全解决掉,请不要着急排队慢慢来,先从哪对开始?”

  醒悟过来的来宾们七手八脚替神父穿长袍拿圣经,拉新人伴郎神父就位,婚礼开始。
  在庄严甚至带点神圣气氛中神父开口:“流川君,你愿意娶樱木为合法的伴侣共同过婚姻生活吗?你愿意爱他,尊重他,安抚他,守护他,不论他健康或有病,在你们的有生之年不另作他想,忠诚对待他吗?”
  这时的流川微微上扬了嘴角,毫无犹疑地回答:“我愿意!”
  来宾中传来女士们低低啜泣声。
  樱木倒是低着头怎么都不肯抬起来,一头红发让人忍不住去联想,是不是他的脸已经和发一样红了呢?
  在这段誓言对着樱木改动了一个字,“娶变成了嫁”说出来后,从头发红到脚的红色活火山爆发了。
  流川枫先生刚郑重答应过的“安抚”还真是很快就派上了用场呢。
  目瞪口呆的来宾们看着很久没有出现过或者他们已经很少见到的“樱木喷发现象”无语,樱木五人组剩下的四人唏嘘着做了总结发言:“真好,填火山口的人总算不是我们了。”
  安抚奏效,樱木终于别扭着回答了我愿意。
  如释重负的神父走过场般问:“没有人对新人结合有反对意见吧?下边请新人交换戒……”
  一直沉默的仙道突然喊:“慢!”

  下边一片兴奋地嗡嗡声。
  “哈哈哈,洒花庆祝!等到了,准备的花还是派上了用场。你哭干吗?”
  “看到这感动的一幕能不幸福地流泪嘛,真过瘾没白来。”
  “仙道是抢谁呢?俩新郎目标是哪个?”
  “樱木?流川?两个都抢?仙道喜好还真难猜,我押……”
  “哇,好象在演毕业生哦。”
  “晴子这么乱你就别乱联想了。可惜我不会唱英文歌,毕业生里有唱集贸市场,就是什么介蓝芹菜西红柿那歌,是很和这场面的。”
  “彩,如果我们结婚我绝对不请这些混蛋来捣乱,你放心……哎呀……”

  握着不知从哪里找到的笔、本子,仙道一脸严肃很有狗仔气质地问:“神父,请问贵姓芳名年龄身高体重哦还有三围?您现在有正在交往的对象喜欢什么颜色的内衣爱吃什么喜欢猫吗对大蒜厌恶吗?爱听Leslie唱的‘I Honesty Love You’吗?在KTV我必点这只歌原来就是为了和您相遇时能够唱给您听……”
  樱木忍无可忍刚要喊,旁边冷冰冰的声音压住嘈杂声:“仙道你捣什么乱?!”
  仙道无辜地回头:“哦,抱歉我忘了你们正在结婚,不如你结完了替我和神父再主持一场?”
  解除石化的来宾们发出各种象声词来表达他们对婚礼的满意度。
  神父躲避着伴郎灼人的视线强自镇定完成自己的使命:“请新人交换誓约之吻。”
  下面的啜泣变成了痛哭,但痛哭并不影响哭的人举起V8照相机记录这神圣的过程。
  流川嘴角上扬程度加深,而樱木脸已经红的同他艳丽红发分不出哪个更红。
  没有任何动作。
  沉默伴着沉默继续着沉默……
  “樱木,什么都做过了不就一个吻嘛,还装什么纯情?赶快亲完了,我们好算帐仙道好去给神父唱歌!”声音放低,“不然我们再来赌赌他们等几分钟后会接吻能吻几分钟?”
  “砰”高宫倒下
  
  一个男声在兵荒马乱中唱起:“你问我爱你有多深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情也深月亮代表我的心……”
  原来是樱木手机响了,他按下接听键,数只耳朵同时立起。
  “哦……啊……真的?天……”
  放下电话他紧紧盯着流川,众人目光牢牢粘着他。
  突然捧住流川的脸深深吻了上去。
  没等流川从热吻中回神,他已经嘟囔着“枫等回家再给你解释”边扔出手里的花,冲出了教堂大门。

  ……
  “吻了7分钟我赢了,交钱!”
  “樱木居然有外遇?意外!”
  “神父,让新娘手中纯洁的捧花来证明我对您纯洁的爱情,国籍不同不能阻止真挚的感情……职业?我不介意您是神父,这反倒让您有种禁欲的美……别跑啊神父……”
  “哥哥,我的跑鞋白穿了,早知道就穿的淑女些,这下让流川君对我有不好的看法了。”
  “你们说婚算结了还是没结?”
  “唉唉唉樱木的婚结的害我这个月饭钱都没了!”
  “樱木流川硬是了得,这肺活量我是不如。”
  “流川君放弃这个无情的男人吧……”
  “晴子放心流川眼睛没工夫看别的别哭。”

  ……
  数日后
  洋平问樱木:“谁的电话?让你婚都没结完就跑了。”
  “猫,我家的樱木枫跑丢了,被别人拣到打了它颈圈上刻的电话让我去领。”
  “呵呵,是猫吗?小东西很迷人吧?让你把流川放在一边跑掉,他气坏了吧,花道几天没见,你瘦了不少,可别运动太过量,要注意身体。”
  “是猫!!!”
  “AO”的尾音还回荡在街头,喊猫的人已经被和他脸色相反越来越青的青年拖走。

  摇摇尾巴表示礼貌先,俺是流川花道樱木枫,那之后俺见人就喵喵地喊“真是俺丢了樱木主人去接俺。”
  可惜没人相信俺……

 

标签:
  Q - 青海原荒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