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猫眼看流花之十一 有客来访篇

(1 次投票)

作者:青海原荒波 周五, 2010年 05月 14日 14:42

咱家是猫,流川花道·樱木枫·猫是也。说起来咱家被花道主人捡回家也有一年光阴,已经颇得在樱木家中生存之道天大地大狐狸主人最大!一切都看着狐狸主人的眼色行事即可~~~

  学会了浪尖上行船的方法,咱家自然是过得相当滋润,每每舔舐油光水滑的皮毛,就由衷地感激把自己捡回来的花道主人。随着日子的逐渐安逸,咱家就把樱木家是世上最大的旋风眼的事实抛到了脑后,可惜风暴的来临却不是咱家这小小的猫儿可以防备的。

  新年的第一天,风暴伴随着访客正式登陆!

  早晨5:30分,门铃响起

  昨晚咱家与猫友们聚会,顺便为划分势力范围好好运动了一番,辉煌的战果显示,咱家久未发威的爪功还是宝爪不老的。携着将宿敌大黑痛扁一顿的得意,在数位猫女仰慕的目光中咱家跳着小碎步返回了家中,刚想赶在两位主人起床前小憩一会儿养养神,谁知刚一合眼门铃便刺耳地吵嚷起来。

  是哪个没常识的家伙一大早就来打搅了,且不说狐狸主人那句‘打扰我睡觉者死’的名言,就连花道主人极贪恋早晨温暖的被窝(不过咱家猜想,每天晚上两位主人的常规运动应该也是导致花道主人赖床的缘由之一)。懒洋洋地弓了弓背,抖了抖身上蓬松的皮毛,咱家慢悠悠地向门口踱去,准备替主人打发了这个不识相的访客,当然,如果来的人是洋平先生的话,则要热诚欢迎,说不定还可以讨上点彩头。

  透过门缝向外瞄了瞄,一眼就看到了咱家最不欢迎的访客仙道彰!想到刚磨快的爪子不用有些可惜,便忍不住要在他那张总是笑咪咪的脸上试练几下,当然手上也不能错过,省得他按着门铃不放,打扰二位主人的好梦。主意打定,向后稍稍退了一步,正准备从咱家专用的猫门里窜出去来个奇袭,身后却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扭头看去狐、狐狸主人?!!!!

  看着狐狸主人睡眼惺忪地朝门口走了过来,咱家背上的毛立时吓得竖了起来,以闪电之速跳上了鞋柜,躲到了花瓶的后面。开什幺玩笑,这个该死的刺猬头居然把最不能打扰的人给吵醒了,咱家可犯不着在这个时候掺合进去,狐狸主人起床时的破坏力是连花道主人都无法招架的(咱家私心认为,每天早晨狐猴大战后狐狸主人的补偿行为才是害二位主人屡屡迟到的罪魁祸首)。喵~刺猬头,你就自求多福吧,咱家不由用爪子捂着嘴儿偷笑了起来,就单等着一脸傻笑的仙道被狐狸主人大脚踹出变成天边的星星了……

  事实证明,人类的心思是完全不以咱家这小小猫儿的意志为转移的——看着狐狸主人把仙道让进了客厅,然后将还在赖床的花道主人从床上拉了起来,虽然是糗着一张寒冰脸,但也足以让咱家的眼镜掉了一地,以前他可是相当忌讳花道主人和刺猬头呆在一起的啊。

  花道主人哈欠连连地拖着衣服走进了客厅,不满地瞪着悠悠闲闲坐在沙发上的仙道:“刺猬头,你这幺早跑来干什幺,先说好啊,我可不把枫借给你去练球!”

  仙道笑脸相迎:“花道啊,今天可是流川自己邀我出去的。”

  “什幺?!”花道主人大叫道:“枫,你怎幺可以把我丢在家里去陪这个家伙!!”对对对,喵喵喵,狐狸主人你怎幺可以见异思迁!咱家躲在花道主人身后一同声讨。

  狐狸主人不耐烦地扯过花道主人手中的上衣,狠狠地帮他套到头上:“快点穿上,你以为自己这身肉好看啊!也不怕感冒……白痴!”

  花道主人费力地从套头衫里挣扎出来,自傲地鼓了鼓胳膊上的肌肉:“哼哼,本天才的身材当然好了,对吧,刺猬头。”

  “是啊,是啊,花道的身材真是好的没得挑,我今天真是有眼福了。”仙道还是那张101号的笑脸,可在咱家的眼里怎幺看都笑得象是偷了腥的猫,不是俺乱说,真的和俺偷吃鱼时的表情好象。

  仙道的话刚刚说完,就被狐狸主人一脚从沙发上踹了下来:“收拾好了,快走吧。”嘿嘿,果然结果也和俺偷吃鱼时受到的待遇一样……谁让你得了便宜还卖乖来着,象俺,现在都是叼了鱼就跑,绝不会傻傻地呆在那被人逮。

  “枫,你要去哪啊?你答应过今天不打球陪我玩的。”花道主人满脸不乐意地抱怨着

  狐狸主人丢过了一根钓竿:“谁说要打球了,今天是仙道新年开竿,他邀我们一起去,快点走吧。”

  “开竿?他去钓鱼找我们干什幺?我才不要陪他坐到海边发呆!” 花道主人气鼓鼓地将钓杆丢到一边,赖在沙发上不动地方。是啊,狐狸主人今天是吃错什幺药了,要是去打球还情有可原,现在居然是要去陪仙道钓鱼?!咱家探头向窗外看了看,外面虽然才刚刚破晓,但可以确定的是太阳还是从东面升起来的……

  “快点,时间已经不早了。”狐狸主人连拖带拽地想将花道主人拉了起来,可花道主人的那身蛮力也不是好应付的:“不去,我就是不去,今天可是新年第一天,说好咱们要单独过的……”

  唷呵,拉力赛开场,接下来肯定就是狐猴大战,再转头看看仙道那个刺猬头,早已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作壁上观。咱家立刻当仁不让地卧到了他的膝上,不是要和他化解前仇,只是他选的位置实在是观赏的最佳地点,而且战局一旦扩大,他还可以用来充当防灾屏风,再说,单凭俺近10KG的体重,等这场拉力赛结束,也能压得他两腿发麻了,算是小小地报上一点仇。

  一猫一人瞪大了眼睛正等待好戏登场,第二位访客露面了。洋平先生从门外探进头来:“花道,你还没收拾好吗,我们都在门外等了半个小时了。”

  “洋平?你怎幺来了,该不会也要陪着刺猬头到海边喝冷风吧?”花道主人看到洋平先生进来猛一愣神,被狐狸主人顺势拉了起来。

  “花道,怎幺你不想去钓鱼吗?该不会是怕钓不到吧?”洋平先生笑嘻嘻地将被花道主人丢到地上的钓竿拾了起来。

  花道主人哼了一声:“什幺?!本天才怎幺可能会钓不到鱼呢!”

  “就是啊,我刚才还对仙道说,你是钓鱼能手,他不相信,非要和你比一比呢。”不愧是熟知花道主人脾气的洋平先生,上来就掏出了百试百验的法宝激将法。看来预想中的好戏咱家是看不到了,在仙道腿上磨磨爪子正准备跳下来,花道主人便气势豪迈地照仙道肩头拍了一掌:“哈哈哈,刺猬头,你就等着倒霉吧!!今天本天才一定会把你打个落花流水!”。

  从仙道自沙发上跳起来的速度以及略微僵硬的笑脸来看,这一巴掌绝对有份量,咱家虽然受仙道牵连掉到地上,但也不失时机地在他的脚上轻轻地扫了那幺一爪,嘿嘿,足够他记上几天的了,其实他的腿上卧起来还是蛮舒服的……

  “如果花道你不想钓鱼的话,也可以等仙道钓上来以后咱们烤鱼吃啊,我已经让高宫他们准备好木柴和烧烤架了,现钓现烤的鱼一定很好吃。”洋平先生一边说着一边接过狐狸主人手中的上衣,不着痕迹地帮花道主人穿到身上……

  “开什幺玩笑,靠我一个人要想把你们的肚子填饱,我看不要拿钓竿了,干脆去找个鱼网来捞鱼好了。”仙道不平地叫着,却没人答理。

  “烤鱼啊,我记得大楠最擅长这个了。”花道主人毫无觉察地被洋平先生领着向门口走去。咱家可以打赌,他现在绝对已经忘记了要和狐狸主人独处一天的想法,肯定满脑子都只剩下了烤鱼的香味。

  烤鱼啊,听得咱家也垂涎三尺呢,不过……扭头向狐狸主人那边看去,果然脸上已经阴云密集,为免遭受池鱼之灾,俺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好了。嗯……咱家又往后缩了缩身子,干脆连送出门的这种礼节也省了吧,这样才能更好地确保安全。可意外的是狐狸主人虽然脸色阴沉得可以,却丝毫没有发作,还连声催促着快走,这可不是他应该有的反应——花道主人与洋平先生长达十几年青梅竹马的感情,是最让狐狸主人顾忌而又感到无力的,就连那个刺猬头仙道的刺激也没有洋平先生来的大……

  咱家呆呆地看着狐狸主人连推带攘地将众人推出了门,心里直犯嘀咕好歹在樱木家也呆了一年,两位主人的脾性早已被俺摸透,花道主人的心思全摆在脸上自是不用说了,就连狐狸主人的心思也再简单不过,除了篮球就是围着花道主人转,极好分析,所以今天这事还真是有些让咱家摸不着头脑。正在琢磨,突然间一件事情从咱家脑中闪过,咱家立刻向门口追了过去,猛力向外一冲,却正正地撞到了被狐狸主人用力摔上的大门。

  喵呜呜……俺四肢大张地贴在门上滑了下来,脑子里再没有什幺狐狸主人的奇怪举动,只意识到了一个事实:早餐!!!!他们忘记给俺留早餐啦!!!!!!!!!!!!!!!!!

  早晨6:30分,访客与主人离家,留下饿瘪小猫一只看家……



  PS:本来是早就填完的坑,因为懒的关系一直没有发,结果机子当机后连一个字都没有抢救出来,只好从头写起,最惨的是我没有打草稿的习惯,前面写的全忘完了,估计还要拖上几天才能完工,就先把前面的发上来

  再PS:M,放心好了,马上就让正人出来

  再再PS:如果反应不良的话,就让这篇文流产好了,俺继续冬眠,不,春眠去^^



经过0.3秒的错愕、怨怒、沮丧……咱家很干脆地接受了无人喂食的事实,决定自助觅食去——超强的生存适应力,这是身为樱木家成员必需的要素。

  毫不犹豫地直奔电视前的茶几,那里有香甜的蛋糕——每天晚上看电视的时候,花道主人总是拿它来当宵夜,狐狸主人虽然不喜欢甜食,却专爱打劫花道主人准备丢进嘴里的食物,打劫的结果……嘿嘿,反正蛋糕通常是给俺留下了。

  兴冲冲跳上茶几,蛋糕~~喵呜?哪去了?!!!在桌上转了几圈,怎么也找不到蛋糕盒的影子,搔搔脑袋,咕噜噜的肚子提醒俺不要分神,立刻朝下一目标前进,光速冲进厨房后硬生生地顿住脚步,瞪着被擦得铮亮的厨具怀疑自己跑错了地方。

  折回客厅,来回巡视了几趟,塞满水槽的碗碟、沙发上堆积的衣物、摞在屋角的篮球杂志、丢在地上的游戏器、还有咱家遍布每个角落的玩具……统统踪迹不见!

  在咱家的记忆里,樱木家是绝对和整洁挂不上号的,本来嘛,你能指望两个十六岁的男孩把家务做的有多好呢?!

  花道主人会做很好吃的饭,可这并不表示他喜欢洗涮锅碗;狐狸主人负责打扫卫生,但仅限于扫地和抹去明显的灰尘,对于不碍事的杂物,他绝不会去花费力气整理;洗衣服的活他们是轮流做的,似乎谁都没有把干净衣物烫熨折叠收好的习惯,椅子、沙发甚至地板就是最好的衣架;洋平先生很热心,却独独不会帮花道主人收拾房间,因为花道主人从来记不清东西放的位置,再整齐的房间也经不起樱木式的翻找;另外三个经常到访的家伙更是活动的垃圾制造场……

  不知是谁说过,混水里面好摸鱼,所以咱家自然是对这环境再满意不过,可以随时找到美味的食物大啖一顿,可以拿狐狸主人的杂志练爪儿而不会被发现,可以用到处乱丢的衣服磨磨牙然后嫁祸给蟑螂,可以陪着花道主人大翻特翻玩找宝游戏……最爱的还是游戏机,控制器拍起来的爪儿感真是不错,当然一击之后要立刻开溜,以免咱家灵敏的耳朵被花道主人大分贝的惨呼震坏~~

  现在……看着地板上四处延伸的一串串小猫爪子印,咱家懊恼地抱着爪子舔了又舔,这现场证据留得也太明显了!喵呜呜……今天,太阳确实是从东边升起来的啊!!没事把地板擦这么亮干嘛?!

  虽然极想搞清这反常的原因,无奈肚子不配合,咕噜噜的大合唱越奏越响,确信找不到被遗忘的零食后,报复式地将坐垫从沙发上统统拖到窗前。唉,就来顿免费的阳光大餐吧,希望渴睡虫能战胜肚子里的饿虫……

  7:30分,猫儿顺利入睡,明白了熊为什么要冬眠的道理。

 好梦正酣,该死的门铃又来搅局,挣扎着将脑袋从爪子上抬起来,连眼都懒得睁,这次来的是哪个混蛋?主人不在,下次再来!

  响三声,停一下,再响三声,这么规律的门铃咱家完全没有印象,记忆中的访客都是些摁住门铃不撒手的家伙,樱木家的门铃寿命绝对比别家的短。门铃响了数次后便停止了,大概是不相干的人吧,咱家将脑袋又埋回了爪子里。

  喀嚓,门锁响了一声,咱家立时竖起了耳朵,猫眼睁得溜圆,紧盯着那慢慢转动的把手。小偷!闯空门的!脑袋里连续闪动着这两个词,该怎么办?!要说看家是狗儿的事,与猫儿无干,可是……怎么说俺也是只有良心有责任感的猫儿,被两位主人收留这么久,总得有点表现。

  弓起背儿,缩缩爪儿,后腿儿蹦紧,就在门开的刹那:跃起!前窜!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跃上鞋柜躲到了花瓶后面.。

  决不是咱家胆小怕事,就算是和敌人交手,也得先摸清对方的虚实,不打无准备之仗——这可是俺百战不败的经验。而且……也许他只是借道从这里路过呢……

  偷偷探出半个脑袋,从背后打量着入侵者:个头很高,比花道主人还要再高一些,凭着咱家的直觉,在那剪裁合体的西装下一定隐藏着结实而柔韧的肌肉。低头看看自己发福的小身板,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不过没关系,有咱家无坚不摧的爪子在就够了。

  入侵者弯下腰,脱去鞋子,这一举动让咱家有点搞不清状况,现在的小偷都这么礼貌吗?对了,一定是怕留下脚印,和俺一样聪明,看看舔干净的小爪儿,咱家得意地想。

  不过这个入侵者的行动还真是奇怪,通常小偷不是会直奔值钱的东西抱了就跑吗?他却悠然地脱下外衣,坐到沙发上,居然还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这也太大胆了吧,根本就不把咱家放在眼里(虽然到目前为止咱家还没出现在他视线范围内)!

  悄无声息地从门口的矮柜上溜下,伏下身子,沿着墙边匍匐前进,突然向前一窜,闪到花架后面,探头观察,入侵者没有发觉,拿眼往左右一瞟,后腿用力一蹬,跃上花架,再一借力,干脆利落地跳到了橱柜的上面。

  入侵者似乎听到了动静,站起身向这边走了过来,咱家急忙缩起身子,隐在了阴影里。那人走到橱柜前停了下来,打开了柜门——啊,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橱柜里放着一套漂亮的茶具,曾几次想仔细瞧瞧那东西的模样,结果刚一靠近就遭到花道主人严词呵斥,咱家偷走他的烤鱼时也没有被骂得那么厉害,连万事不关心的狐狸主人偶尔也会主动把它清洗一下,所以俺早就认定,这套从来没有人使用的茶具是两位主人最宝贝的东西。现在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小子竟敢打它的主意,咱家可不能坐视不理!

  果然,他伸手就把茶具拿了出来,还随带捎上了那筒看上去就很高级的茶叶。小子,你也太贪了,连俺都只能偷偷地碰一碰的东西你居然想独吞!咱家义愤填膺地盯着那人,如果在他头顶抓上几下不知感觉如何,喵呜呜~~~一想到这儿就心痒爪痒全身都痒痒~~

  绷紧了身子,轻轻蹭了下爪儿,弓腿,跃,照着那人的头顶扑了过去……喵呜?心太急,起跳的时候后腿一滑,眼看着离那头漂亮的黑发只有一爪之遥,身体却在该死的地心引力作用下开始呈自由落体状下坠。不过也没关系,只要略一调整,咱家就可灵巧地落地,谁知偏在这时让俺瞄见了入侵者的真面目……

  喵呜一声惨呼,咱家结结实实地砸到了地上,摇摇发懵的脑袋,抬头向上望去……一双含笑的眼睛正好奇地盯着俺,那张脸属于……十年后的花道主人……

  10:30分,搞不清状况又饿惨的猫儿采用了最正常最直接的反应——晕了过去。

  咕噜噜……别叫,俺正在昏迷,咕噜噜……好香,是什么味道……挑起一边的眼帘,随着味道的来源瞄去:热腾腾的年糕汤~~~~~翻身跳起,冲到正在享用美食的人面前连磨带蹭,只差学狗儿摇尾巴,喵呜~~俺要吃俺要吃,管你是小偷还是异时空来客,给俺东西吃~~~~

  那人伸手把俺拎了起来,上下打量:“花道居然能把你养这么肥,看来他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啊。”

  他提到了花道主人?咱家的耳朵噌地竖了起来(别问俺怎么听得懂人话,连隔壁漫画家的笨兔子都能听得懂,更何况俺聪明的猫儿):你认识花道主人?原来是大水冲倒龙王庙,一家人一家人,喵呜呜~快给俺东西吃?

  “猫儿饿了?”他从碗里捞出一块年糕:“要吃这个吗?”

  看看香喷喷的年糕,再看看他促狭的眼神,咱家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这家伙在等着看俺的笑话!哼哼,你也太小瞧了咱家,俺好歹也是樱木家的猫,什么东西没有品尝过,虽然第一次从花道主人碗里抢到年糕的时候,确实是被整得惨了点,害得俺足足跳了半个小时的踢踏舞才把这粘巴巴的东西给甩掉,但是——今非昔比!

  小心翼翼地舔食着年糕,偷偷地瞄向那人,除了头发的颜色,五官、轮廓、包括身材简直是花道主人的翻版,只是多了些成熟和沉稳,大概十年之后,花道主人就是这个样子吧。十年……脑子里猛然闪过了一个人的名字:比花道主人大十岁的哥哥——樱木正人!因为他被外派到意大利的缘故,咱家来到樱木家后从来没见过他,但有关这个传说中的哥哥,咱家没少听他的事迹,他是在樱木家生存绝对需要讨好的重量级人物——也是那套漂亮茶具的主人(平生第一次感到了庆幸,好在咱家的魔爪还没摸到那套茶具……)。

  “好聪明的猫儿。”没能看到咱家跳踢踏舞正人哥显然有些失望(早知道他的身分俺就献丑一番啦),他轻轻地抚摸着俺的颈项,自顾自地说着:“猫儿叫什么名字呢?以花道和流川这两个小笨蛋的脑袋,大概也只能想得出樱木枫、流川花道之类的名字吧。”

  没错没错,那两位主人实在是太懒省事了点,满意地从喉咙里发出呜噜噜的声音。正人哥的抚摸感觉很舒服,花道主人也经常抚摸俺,不过他的手劲有点大,有时简直是在帮俺搓背,而且通常这种温存时刻都会被狐狸主人不客气地打断,以咱家被拎着颈子丢出而告终。正人哥的笑容也和花道主人不同,如果说花道主人是灿烂的夏日,那么他就是和煦的冬阳,暖洋洋地,适合在下面打盹睡觉的冬阳……

  “猫儿,花道把你丢下跑哪去了?我打电话告诉他们今天会回来的,居然给我来了个空城记,我可是难得有一天的休假呢。”正人哥打开了电话录音[花道,明天我会回日本一趟,中午前到达,可以呆到4点左右。对了,明天是流川小子的生日吧,我会带礼物给他。]

  “笨蛋花道,大概又忘记听电话录音了。”正人哥很温柔地笑着,可凭着野性的直觉,咱家背上的毛不自觉地竖了起来——他在生气!虽然长得相似,可与感情外露的花道主人不同,‘正人哥生起气来是不动声色的’这是洋平先生提及正人哥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狐狸主人今天反常的行为,还有家里反常的洁净……一切的反常现象都找到了原因——正人哥回来了!当初狐狸主人追求花道主人经历的磨难咱家也曾听说一二,虽然现在正人哥承认了他们的关系,可为了避免在这位魄力十足的哥哥面前出什么差错,狐狸主人今天还是采取了最驼鸟的办法。看来咱家的生存之道现在要修改一下了:天大地大正人哥最大!

  “不过流川小子居然会做出突击打扫卫生这么可爱的事情,就放他一马好了。”正人哥轻柔地磨擦着咱家的耳朵后侧,似乎心情有所好转,咱家哼着咿呀的调子舒服地蹭蹭他的手臂,不愧是正人哥,狐狸主人的小动作根本瞒不过他眼睛。

  “他也就算了,花道的习惯我还不清楚吗?收拾再整齐的房间只要被他呆上半小时,也会乱的一塌糊涂。再说……”正人哥把咱家举了起来:“养了你这个淘气的家伙,居然干净得连一根猫毛都没有,也太不正常了吧。”咱家频频点着小脑袋:没错没错,本猫最自傲的就是这身油光发亮的皮毛!

  “猫儿,花道做饭的手艺不错吧。”正人哥用指头捣了捣咱家丰腆的小肚子。喵呜~那是当然,樱木家最幸福的就是花道主人在厨房忙碌的时刻。狐狸主人是从来不进厨房的,总是静静地呆在客厅里盯着花道主人的背影发呆,那个时候啊,他眼神柔得简直像是一潭春水,可惜,花道主人一转身,春水就立即变成了寒冰。咱家遗憾地摇摇头,这个表里不一的狐狸主人啊,也只有咱家敏锐的猫眼才能捕捉到那一闪即逝的温柔……

  16:30,正人哥终究还是没能等到两位主人回来,留下了被年糕撑得肚圆的猫儿后离开。

  抱着溜圆的小肚儿咱家继续偎在窗前打盹,直到夜幕降临才听到了门外嘈杂的声音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主人回来啦?!赶快起来抖散一身的困意跑到门口迎接。

  “小枫,你没出去玩啊?”花道主人一脸得意地走了进来,看来今天他的收获应该不错:“等着啊,一会我做烤鱼给你吃。”烤鱼~~喵呜呜~~~咱家开心地在他腿上蹭了又蹭。

  依次欢迎完狐狸主人、洋平先生,咱家把刺猬头还有笨蛋军团留在了门口,一路小跑跟在花道主人的后面进了客厅。

  “咦?!老哥回来啦?!”花道主人看到正人哥留下的字条惊讶地一声大叫,门口顿时传来了卟卟嗵嗵的回音:刺猬头被脱了一半的靴子拌倒在地上,那三个笨蛋争着开溜在门口挤做一团,向来稳重的洋平先生则把开水冲进了茶叶盒里,只有狐狸主人最为镇定问道:“他已经走了吧?”

  “是啊,居然只呆了半天就跑了,老哥也太不够意思了!”花道主人不满地嘀咕着,不过从周围众人的脸色来看,显然是放心地出了一口长气。

  看来花道主人并不知道正人哥要回来的事情,那么……扭头看去,正瞄见狐狸主人悄悄地消去了电话上的录音……猫眼对上狐狸眼,对视0.01秒,猫眼自动避开,主人间的事,猫儿还是少管吧。

  “枫,老哥有给你准备礼物喔。”花道主人兴高采烈地拆开了包装精美的盒子:“哇,是奶油泡芙,你最爱吃的。”狐狸主人爱吃奶油泡芙?正人哥搞错了吧?没错,狐狸主人是经常去买这个东西,不过咱家可没看到他自己怎么吃过,全都进了花道主人的肚子里。谁都知道,奶油泡芙是花道主人的最爱~

  狐狸主人无言地盯了那盒泡芙一眼,拈起一个塞到了花道主人的嘴里:“我饿了。”

  花道主人咧开嘴开心地笑着:“好嘞,看我给饿狐狸好好地做顿大餐,今天可是你生日呢,咱们好好庆贺一下~喂,洋平、刺猬头你们还不快来帮忙!”

  刺猬头他们吵嚷着被花道主人拎进了厨房,唯有洋平先生经过狐狸主人身边时候轻声地说:“要当心后遗症啊。”

  狐狸主人嘀咕了一声:“到时候再说吧。”虽然声音极小,但耳尖的咱家还是捕捉到了这声低语,看来正人哥的影响力真的是蛮大的,狐狸主人正努力向驼鸟进化中……

  一阵忙乱之后,丰盛的大餐端了出来,狂欢的宴会开始,似乎因为正人哥来访又离去的缘故,大家比以前来得更加疯狂,向来滴酒不沾的狐狸主人,也破例开了一罐啤酒,几口下肚,两眼便浮上了一层氲雾,醉倒在了花道主人的怀里。就连咱家也偷舔了几滴洒出来的啤酒,脑袋晕晕地开始在屋子里转圆圈……转……转……转……星星好漂亮……

  “叮咚、叮咚、叮咚”似乎门铃又在响,这会儿都几点了,怎么还有人来访,咱家甩甩昏沉的脑袋爬起身,拖着步子找到仰躺在沙发上的花道主人,正准备扬爪儿拍醒他,猛然停住……叮咚、叮咚、叮咚……响三声,停一下,再响三声……咱家的脑子里警铃骤响,环视四周,东倒四歪的众人,杯盘狼藉的餐桌,到处乱滚的啤酒罐,这……

  慢慢地后撤,溜到窗前,毅然决然地冲进了无边的夜色里……

  咱家可没有忘记正人哥那温柔的声音:

  “猫儿,等晚上再见。”

 

标签:
  Q - 青海原荒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