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猫眼看流花之十 海滨度假篇

作者:青海原荒波 周五, 2010年 05月 14日 14:44

咱家是猫,流川花道?樱木枫?猫,目前正在伊豆的海边享受飓风中的大海。勿需置疑,对俺们猫类来说,不论是风平浪静还是惊涛骇浪的大海全都一样,所以蹲在海边别墅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肆虐的狂风与滔天的巨浪也是别有一番情调。

  只是再好的景致看多了也会生厌,更何况那在天空乱舞的闪电实在让俺有点心寒,说不定一不小心它找错了方向就落到俺的头上。扭头看了看正泡在室内游泳池里的两位主人,实在是搞不清人类的想法。

  这是咱家在流川家(嗯……为了照顾花道主人的情绪,说是樱木家也可以啦)渡过的第一个暑假,两位热爱篮球的主人好不容易结束了集训,准备趁剩下的时间好好放松一下。本来按照花道主人的计划,俺现在应该是在高原上享受和煦的阳光和混着青草香的微风,说不定能捉到一两只城市中少见的蝴蝶玩玩,而且还有新鲜的牛奶可喝。可由于狐狸主人不满前些天花道主人与洋平先生私自到海边游玩,再加上临行时发现多了数名超级电灯泡,一怒之下便改变了行程,将花道主人拐到了海边的别墅。

  狐狸主人显然是打算在浪漫的海滩享受两人世界,但是不知幸亦不幸,例来被视为电灯泡之一的咱家当时正卧在花道主人行李中打盹,所以也被一同捎带了过来。一路上咱家都在想象狐狸主人看到俺时绷着的那张糗脸,不过到了海边后,咱家才发现比起俺这只小小的电灯泡,海滩上那些穿着暴露热情似火的性感美女简直就像是赤道上空的大太阳。

  不是咱家自夸,俺这两位主人不管怎么看都可以说是超水准的养眼帅哥,尤其是花道主人那健美的身材更是没得比,两人在海滩上一出现就吸引了众多美眉的目光。眼看着两位主人身边烦人的苍蝇越围越多,再加上毫无自觉的花道主人对谁都展露出灿烂笑容,以狐狸主人的思维来看,他想必一定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选择海边来渡假,还不如干脆呆在家里直接把花道主人骗上床。好在狐狸主人最擅长的就是将人拒之千里,俊脸一沉,全身立刻散发出足以冻死人的寒气,将围在二人身旁的靓女倩妹全都逐出三丈远,再低眉顺目地一声“头昏,不太舒服”就让花道主人慌了手脚,忙不迭地将他连行李带人全都抱进了别墅。咱家一路小跑地跟在后面,对精通伸缩之术的狐狸主人真是佩服万分。

  不知是否天随狐狸愿,来到这里的第二天就刮起了台风,把那群花枝招展的美眉全都刮回了家。看着冷冷清清的海滩,狐狸主人心花怒放,还拉着花道主人顶风冒雨出去溜达了一圈,给咱家捡回了几个贝壳当作玩具,让俺着实诚惶诚恐了半日,毕竟这是自来到这个家后,狐狸主人第一次对俺如此关爱,如果为了俺微不足道的娱乐让主人们着凉感冒可就罪过大喽。

  狐狸主人是心满意足,没有威胁感十足的洋平先生在场,也没有黏人的刺猬头打扰,上哪去找比这更好的独处时间。花道主人可有些不太乐意,让好动的他一直呆在窄小的房间里也确实是太委屈了些。虽然台风刚来时还有些新鲜感,可时间一久花道主人就忍耐不住躁动的情绪,犹如困兽般在屋子里转来转去,不停地抱怨狐狸主人选错了日子。狐狸主人一开始还不以为然,可当花道主人说到还不如和洋平一起去高原时,顿时拉长了脸,一句“白痴”冲口而出。于是第N次的狐猴大战照例上演,咱家在第一时间溜进了早已瞄准的安全地带――屋角长沙发的下面。对主人间的私事,做人家宠物的是不可以多说什么的,更不要妄想当什么鲁仲连,那只会把火引到自己身上,这种赔本的买卖俺是绝不会做的,向来是静观其变,以决定自己下一步的行动。

  一场比起窗外的飓风毫无逊色的风暴过境之后,终于发泄完精力的两位主人瘫坐在散落一地的家具间喘息,咱家小心翼翼地从翻倒的沙发下钻了出来。真是的,居然连丝毫也不会妨碍到他们做运动的沙发也逃不脱被波及的命运,狐猴大战的规模真是逐次升级,下次想看热闹时可要选个固定在地板上的家具来当拦箭牌了。

  经过一番激烈的打斗,花道主人精力似乎还没有用尽,一扫刚才的郁闷,吵嚷着要下海游泳,说是难得到了海边一定要游个过瘾。狐狸主人一听就变了颜色,在这种天里下海岂不是摆明了找死?他二话不说就将花道主人拉进了室内游泳池,尽心尽力地陪着花道主人享受在飓风中游泳的乐趣,只不过和波涛汹涌的大海间隔了一道玻璃幕墙而已……

  蹲在游泳池旁的沙滩椅上,咱家禁不住打了个哈欠,两位主人的精力真是超群,在池子里泡了那么久还不生厌。这水有什么好,想当初咱家还是流浪野猫时最讨厌的就是雨雪之类的东西,还曾经有过被一群顽童丢进河里的经验,好在当时俺命不该绝,拼命扒住了一块木板才逃得生天,所以至今对水没有一点好感。尤其是花道主人帮俺洗澡时,更是一百二十分的不情愿,又不好驳了他的面子,只好委屈自己。唉,花道主人什么都好,只有这点不如狐狸主人,想当初花道主人出去玩时,狐狸主人足足一个星期没抓俺进浴室……

  咱家正东猜西想地打发时间,随便分散肚子里饿虫的注意力,突然看到花道主人分水出了泳池,莫非是咱家与花道主人心有灵犀一点通,被他听到了俺肚子咕噜噜的叫声?咱家感激涕零地上前在他的腿上蹭了又蹭,换来了几下抚摸:“小枫别急,一会儿就给你准备饭,今天吃烤鱼好不好?”烤鱼?!咱家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花道主人烤的鱼可是绝品,想起来让俺口水直流。

  花道主人拿起藤桌上的浴巾擦去身上的水珠,眼角瞄见放在旁边的一管软膏,不满地嘟囔道:“真是的,晴子小姐送给本天才的防晒霜这下可用不着了。”

  本来倚在池壁上闭目养神的狐狸主人闻声睁开了斜飞的丹凤眼,扫了那管防晒霜一眼,双手一撑池边的地面,轻松地跃出泳池走了过来:“白痴,你又在唠叨什么?”向上挑的尾音表明他现在心情不爽,咱家立时向后退了几步,避开风头。

  花道主人显然没听出他情绪的变化,顺手用浴巾将一身水淋淋的狐狸主人裹住,一边帮他揉干尤在滴着水珠的黑发,一边抱怨道:“防晒霜啊,这种鬼天气要怎么用!真是辜负了晴子小姐的一番好意,回去后一定要向她道歉才行。”

  狐狸主人的脸色愈发阴沉:“白痴!那是女人用的东西!你用它做什么?!”

咱家衡量了一下与防晒霜间的距离……嗯,就算是狐狸主人的臂力再强一倍也砸不到俺的头上,不过出于安全考虑,咱家还是缩到了椅子的下面。

  “谁说我要用!”花道主人的手下又加了几分力,使劲蹂躏狐狸主人的秀发:“是给你买的!你那张狐狸皮一晒就伤,偏偏要到海边做什么日光浴,一天下来还不脱层皮?!本天才问晴子小姐有没有什么管用的东西,她就特意去买了一瓶送给我,说是相当管用呢!你的狐狸皮怎么会比晴子小姐还白呢?”

  “白痴……”明明是责怪的语气,可咱家偷偷从椅子下探头向上看时,却正好瞄到狐狸主人嘴角向上微微一翘,低垂的眉眼中都带着笑。就是这样……就这样接着往下说!迟钝的花道主人从来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可无心中的一两句话反而更见真诚,总能让狐狸主人甜透了心。

  擦干了狐狸主人的头发,花道主人又开始忙着处理自己的那一头湿漉漉的红发,狐狸主人则坐在沙滩椅上反复把玩着那管防晒霜。看到狐狸眼里闪烁着的诡异光芒,咱家可以发誓狐狸主人绝对又设好了套子等着花道主人往下跳!

  狐狸主人扬了扬手中的软膏:“这东西好象很贵呢。”

  “是啊,所以我才说对不住晴子小姐嘛!要是明天天晴了的话你就可以用了……”花道主人果然傻傻地被牵着走。

  狐狸主人若无其事地说道:“气象预报上说三四天内天气都不会好转。”

  “啊?那不是说根本用不着了吗?要是晴子小姐问起来的话该怎么说呢?”花道主人顿时着急了起来。

  狐狸主人没好气地低声嘀咕了一声:“管那女人怎么想!”随即又冲花道主人宛然一笑:“谁说用不着,我马上就可以把它派上好用场。”

  “真的!”花道主人被那艳丽的笑容迷昏了头:“狐狸你打算怎么用?!”

  狐狸主人手指一勾把他叫了过去,翻身压到了沙滩椅上:“我是用不着,不过你倒是可以试试看……”

  “我又不会晒伤用它做什么?”就连咱家也已经看出狐狸主人的用意,花道主人还搞不清状况,直到色爪摸到了他的泳裤上才恍然大悟:“你这色狐狸!到底在想什么啊……”开始手脚并用地挣扎,与狐狸主人纠缠在一起。

  咱家虽然还一心掂记着刚才许给俺的烤鱼,但是看现在这情形是一定没指望了!别看花道主人比狐狸主人强壮许多,可在床上……嘿嘿,只要狐狸主人想,花道主人就从来没有逃脱成功过!不过反正他们二人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咱家身为宠物自是无法多说什么,只是希望他们也多一点主人的自觉,不要影响了俺的民生就好。

  看到刚才还扯扯拉拉的二人现在已经黏成了一团,喵呜了两声见没人理俺,便知趣地甩甩尾巴沿着墙边溜了出去。虽然外面还是狂风大作惊涛拍岸银蛇乱舞,不过可以遮风避雨的房间又不只这一间,再说咱家可没兴趣饿着肚子在这里当偷窥狂。一边光明正大地向厨房前进,开始盘算迟到的晚餐,中午花道主人炖的牛肉汤好象还放在餐桌上……一边祈祷狐狸主人好歹手下留情,能让花道主人明天有力气准备早餐,如果让狐狸主人下厨的话,恐怕俺连煎糊了的鸡蛋也混不上一个。

  主啊,诸生平等,请保佑俺每天都有美味的饭吃……阿门!

 

标签:
  Q - 青海原荒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