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猫眼看流花之九+安倍晴明物语番外 狐缘篇

(1 次投票)

作者:青海原荒波 周五, 2010年 05月 14日 14:45

咱家是猫,流川花道?樱木枫?猫,悔不该听信了仙道家墨团儿的话,不仅被骗走了咱家好不容易节省下来的花道主人特制鱼干,还被一路牵引着走向未知的命运。

  口衔着鱼干,眼见周围的景色越来越荒凉,咱家不止一次地想打退堂鼓,宁可将鱼干双手奉上,也不愿再跟墨团儿走下去,却被墨团儿冷冷地一瞥,到嘴边的话不由自主地就又咽了下去。唉,谁让咱家自从上次险些被强暴后就患了恐墨团儿症,在他面前怎么也抬不起头来。就算是咱家有心想逃——低头看了看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再看看墨团儿修长的四肢,左思右想还是放弃了这无望的举动。

  终于,在密林深处,荒草丛中,咱家终于看见了一座摇摇欲坠,岌岌可危的神社,鸟居前蹲着的石像依稀可辨认出是尊狐狸,看来这就是墨团儿口中的稻荷神社。不过,咱家看了看四周,连鸟也没见几只,一派凄凉的景象,这能灵验到哪去?!

  转身想向墨团儿提出心中的疑问,却发现他已虔诚地匍匐到神龛面前,嘴里念念有词,开始许愿,咱家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站到了一边,看你怎么变成人!

  等待再等待,等到太阳落了山,等得咱家肚子咕噜噜乱响,看着鱼干悄悄舔了舔嘴唇,怎么觉得鱼干变得这么大,刚想偷偷咬上一口,脑门上就挨了重重一击。抱着脑袋跳到一边,只见墨团儿护着鱼干,正冲着咱家凶神恶煞地张开了爪子……

  好不容易从墨团儿爪下逃得余生,虽也曾奋起反抗,无奈咱家昔日所向披靡无坚不摧的利爪在下意识的胆怯与累赘的腹部妨碍下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不过好歹还是守住了俺的贞操……墨团儿这家伙发完淫威,复又一脸诚挚地回到神龛前祈祷,留下咱家缩在一边望鱼兴叹,这可是俺的鱼干,喵呜呜~~好汉不提当年勇,喵呜~~就让墨团儿在这里跪到死吧!怎么看俺这6kg的储备营养也能比他熬得久……

  可惜天不遂猫愿,咱家这厢刚准备长期抗战,那边神龛前就有了动静。在墨团儿惊喜的尖叫声中自半空中跌下了一团物件,震得原本就不甚牢固的神社大梁咯吱乱响,连地上积沉了数百年的尘土也终于有机会重新飞舞到半空中。被呛得涕泪横流的咱家一溜烟窜到外面清了清嗓子,顺便揉揉眼睛看看到底是哪路神仙出场这么大动静。

  只听见烟尘中有人怒喝着:“该死的狐狸,居然敢把本天才踢下来,我饶不了你!”好熟悉的台词,好象在哪里听过。

  烟尘终于散去,那位被墨团儿诚心诚意请下来的神仙终于显出身形,咱家定睛看去,这一看不当紧,差点连眼珠子都瞪出来——花、花道主人?!

  咱家以猫类最自豪的眼力担保,没错,那正在一堆尘土中奋力挣扎的就是俺那最温柔善良诚实厚道的主人樱木花道!!咱家顿时眼眶一湿,自下午以来的满腹辛酸涌上心头,喵呜一声直扑到主人怀里,磨头蹭背,好好撒娇一番。

  主人显然有些意外,一把将咱家扯开:“这是怎么回事?喂,等等、等等,不要抓!这可是狐狸给我穿的衣服,弄乱了怎么办!”

  咦?花道主人不是一向很喜欢俺这么撒娇的吗?咱家疑惑地抬起头,好象有些不太对,他身上裹着的是什么东西,宽宽大大的,扬起爪子抓了抓,滑滑的,没家里的床单舒服。还有头发也不太对,咱家明明记得早上狐狸主人还在抱怨花道主人新剪的发型太短不好看,怎么这会儿就长到腿部了?只听说有一夜头发掉成秃瓢的,不曾想还有一日就红发三千丈的,难道为了讨狐狸主人开心,他用了101生发剂?

  沉思中的咱家不自觉地用爪子抓了又抓,花道主人可不干了,他圆眼一睁,甩手将咱家抛了出去:“可恶,我不是说过不要抓了吗!把狐狸给我的衣服弄坏了,他发起飚来我怎么办?你们这两只小猫到底有什么事,本天才解决完了好回去睡觉。”

  咱家趴在地上还没弄清怎么回事,旁边守候已久的墨团儿不耐烦地将咱家踹到一边:“尊敬的狐仙大人,我许的愿是……”

  墨团儿的话被一声怒吼打断:“狐仙?狐仙还在天上睡着呢!就凭你们那小细嗓子能叫得醒那只百年睡狐?!你以为为什么几百年都没人找他许愿?可恶的狐狸,本天才好心叫他起床居然还敢把我给踢下来!!”花道主人的怒气直冲霄汉。

  嗯?狐狸主人什么时候升级成了狐仙?咱家摇了摇被踹得晕晕的脑袋,越来越搞不清状况。本来自信满满的墨团儿也一下子有些懵了:“那我的愿望……”

  “你以为只有狐仙才能许愿吗?!只管说出来,我替你作主!哼,不就是小小的愿望吗,狐狸能做的事本天才也能做得到!”

  这台词还是很熟悉,分明就是花道主人与狐狸主人斗气时常说的话,眼前这位应该就是俺的主人,可是……为什么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呢?没等咱家理清头绪,墨团儿就抢先说话了,看来他是只要能达成目的,不管求的是狐狸还是别的什么都可以:“我想变成人,要变成主人最喜欢的样子!请狐仙大人一定要……”

  “我说过我不是狐狸啦!我是天下第一大天才阴阳师安倍晴明!变成人……嗯,让我想想,应该很简单的……”顶着花道主人模样自称天下第一大天才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家伙以标准的樱木式的架势蹲到了地上:“啊!我记得这里写得有……”他从宽大的衣袖(应该是衣袖吧,咱家实在搞不清那衣服的构造,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花道主人绝对不会穿着这堆床单与布条的组合去打篮球!)中摸出了一本破烂的小册子。“在这里……好,你心里想着自己的主人就可以了……”天下第一大天才阴阳师安倍晴明吩咐完后,看墨团儿已闭目默念仙道彰的名字,就大喝一声:“呔!#¥%^&*%#@……变!”

  一阵远较刚才更强烈的烟尘风暴袭来,连凑近了看热闹的咱家也被卷了进去。好不容易尘埃再度落定,咱家这次眼珠子真的掉了出来!又、又多了一位花道主人?!而且……还没穿衣服!虽然在家中花道主人的裸体咱家早已司空见惯,可是这人迹稀少的荒郊野外,此情、此景……即使身为猫辈的俺也禁不住……咦,这湿粘粘的液体是什么,咱家抬起爪子向鼻子下擦去,不、不会吧,鼻血?!从未听说过猫儿会有这种生理反应。而且……这爪子?忙低头向身上看去,“喵——哇哇哇——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连俺也变成了人?!也没穿衣服——!俺福泰的肚子呢——?油光水滑的皮毛呢——?”

  咱家这厢是惨呼连连,那厢裸体的花道主人早已含情脉脉地向咱家倚了过来:“彰郎……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咱家连忙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躲到柱子后面,谁是你的彰郎?!单凭这句话就知道你是墨团儿,就算顶着花道主人的模样俺也不想和你在一起。不过……他为什么叫俺彰郎?这不是他对他家主人的爱称吗,咱家可不认为他会把这称呼安到俺身上。抬头向神龛上供着的铜镜看去,虽然上面蛛网密布,也能看得到咱家头上顶着的冲天发型……

  呃?这是……天!天!天!早先咱家是曾把丘比特、月老、维娜斯还有那个同性恋的阿波罗给骂了个遍,可没骂老天爷。为什么您老人家也要同俺过不去,将俺变成这最讨厌的家伙,难道俺吃刺猬头的亏不够多?!

  没等咱家骂完老天爷,墨团儿就已经欺身上前将俺圈在了他与柱子之间:“为什么要躲开我呢,我不是已经变成了你喜欢的样子,你看——高挑的身材,修长的四肢,乌黑的短发————啊啊啊啊啊啊——————”墨团儿抓住飘到额前的一绺红发冲到铜镜面前,把铜镜擦了又擦:“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是要变成身材高挑、四肢修长、短发乌黑、皮肤白皙、鼻梁高挺、薄唇紧闭、还要有斜飞的丹凤眼和倾国的笑容……啊啊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我在哪里?!……”

  不堪忍受墨团儿高达250分贝的尖叫,咱家不怕死地回了一句:“亏你还自称对你家彰郎了如指掌,难道不知道他早就移情别恋了!”

  墨团儿一阵风似地冲回咱家眼前:“彰郎你说什么?!啊——你不是我的彰郎!”

  咱家拍开他的色爪:“这才发现啊?俺是流川花道•樱木枫•猫!都是你许什么破愿,害得俺变成这样……”话未说完咱家背后就冒起一股凉气,眼看着墨团儿双目含煞,如嗔似怒地向着咱家逼近,从未想过会在花道主人的脸上看到如此妖娆的表情,一时让咱家看傻了眼,忘了逃跑。

  墨团儿似笑非笑地托起咱家的下巴:“小花啊~~~没想到你那么肥肥胖胖的身子变成我家彰郎居然还这么有型~~~真是让我食指大动呢。”

  咱家手足无措地靠着柱子,看着眼前风情万种的花道主人,明知真身是墨团儿也止不住心中的小鹿狂跳,终于体会到什么是活香生色了。君子之间授受不亲,墨团儿,咱们俩可是都还裸着身子!!咱家正在胡思乱想,忽然颈上一紧,已被墨团儿修长的手指紧紧扣住了脖子:“你刚才说彰郎他喜欢上了谁?!”

  “呜呜……就是你……现在的样子啦……”咱家呼吸困难地挤出这句话,显然很讨墨团儿欢心,手一松将咱家放了下来,站到铜镜前顾影自怜:“真的吗?彰郎现在喜欢这种阳光型的?健美的身材增一分太胖减一分太瘦,小麦色的皮肤充满太阳的气息,火焰般的头发带有叛逆的色彩,俊朗的五官……啊,我果然变成什么样子都很帅……”

  “咳咳……不用想也知道吧,你家彰郎根本就是两面胶,吃定了花道主人单纯好哄,夹在俺两位主人间兴风作浪……也不知给俺惹了多少麻烦!幸好俺家狐狸主人早就看出来他对花道主人没安好心,把那个刺猬头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将花道主人护得滴水不漏,哪还会让他粘自己身上?!……”咱家倚着柱子一边大口地喘着粗气,一边四处扫视。可恶,那个把咱家变成这该死模样的天下第一大天才阴阳师安倍晴明躲到哪去了,就算你长得再怎么像花道主人,俺也饶不了你!不料想咱家愤怒的目光却对上了一双饱含错愕迷茫的猫目……

  老天爷,你今天还要给咱家多少“惊喜”才罢手?!咱家是要找这个乱念咒语的家伙算帐没错,你也用不着先替俺把他变成猫啊!哭笑不得地从委褪成一团的衣物中抱起仍处于震惊中的猫咪,全身毛皮像黑色绸缎般光亮,额头斜挑着一绺艳丽的红毛,如猎豹般修长优雅的四肢,怎么看都像俺当年曾未发福前的样子……

  墨团儿也凑了过来:“怎么回事,狐仙大人怎么变成了猫咪?啊,我知道了,怪不得不让我称呼您为狐仙,原来大人您是猫仙。您一定是为了成全我的心愿而耗尽法力,才现出原形。大人请放心,如果能与彰郎从此比翼双飞,共结连理,我一定终身供养您老人家……”

  看着双手合什冲自己膜拜的墨团儿,咱家怀中的小猫终于清醒过来,顿时弓起了后背,怒吼出声:“该死的,都是你们这两只混帐小猫,许的什么破愿!害得本天才变成这样!还有你,为什么要变成本天才的样子!”

  拼命安抚怀中张牙舞爪的小猫,一边感慨这种感觉还真怪,毕竟前不久咱家还是被安抚的对象,一边充分运用荒芜经年的脑细胞,到底人类的大脑与猫儿的不一样,不一会儿咱家就理清了头绪。看来是墨团儿许愿时把在一旁看热闹的咱家与发动咒语的阴阳师全都卷了进去,再加上各人脑中的想法不一,就造成了现在这种错乱的局面:墨团儿成就了心愿,咱家变成了它最爱的彰郎,而阴阳师则就受了池鱼之灾变成了咱家的模样。呵呵,不知该说是这咒语的威力太大还是阴阳师的控制力实在是太……

  实在是想问问变成小猫的阴阳师有什么办法结束目前的状态,可看他目前暴跳如雷的样子,恐怕要好一阵子才能冷静下来了。而且……目前最最要紧的是咱家的贞操,达到目的的墨团儿根本不在乎周围的状况,一不留神又被他欺上身来:“彰郎……”

  “俺是流川花道•樱木枫•猫!”丢开正在咱家身上练爪的阴阳师,奋力抵抗墨团儿的上下其手。

  “可你现在是彰郞的样子啊,不要那么小气,为了我和彰郎将来的性福,就让我先演练一下嘛。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你还要演练啊,上次的帐俺还没跟你算呢!”侧头躲过墨团儿送过来的红唇,咱家对初恋破灭的事情尤记恨在心。

  “呵呵,当时我们还都是猫啊,难得变成了人,你就不想尝一下鲜吗?”墨团儿就势吻上了咱家的颈项。

  “不想,绝对不想,是猫是人还不都是让你占便宜!”

  墨团儿吃吃地笑着,沿着咱家的脊椎印下片片吻痕,让咱家不由猛抽一口气:“你似乎有些口是心非啊。”他的视线若有所指地向下瞄去。

  “哪、哪有……”虽然嘴上硬撑,可咱家还是得不甘心地承认这种酥酥痒痒的感觉确实不坏。难怪人类会被称为万年发情期的生物,即使心里不愿意,生理上还会有反映,哪象我们猫类,一年到头也才不过发情数次。

  “你就不要嘴硬了,好好享受我的温柔吧。”墨团儿的爪子肆无忌惮地向下探去,引起咱家一连串惊喘。目光迷离地看着眼前的人儿,虽然长得和花道主人一般无二,可性格还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不愧是行动主义的墨团儿,如果花道主人有他一半积极,流川主人还不乐上了天……等、等一下!流川主人……

  一想到流川主人,咱家就好比盛夏里被兜头泼上了一瓢冰水,透心凉。尽管眼前是无尽的春色,咱家也已无心享受,拼命拨开了在身上游走的色爪。墨团儿歪头不解地看着咱家:“怎么了,该不会你对我的技术不满意?”

  拜托不要用这种诱惑的眼神看着俺好不好,咱家压抑着体内的燥热,再度拉开与墨团儿间的距离。虽说色胆可以包天,但是咱家的胆子还没大到可以同狐狸主人抗衡。这里虽是人迹罕见的荒郊野外,可说不定无法用常理衡量的狐狸主人下一刻就会冒了出来,如果被他看到花道主人模样的墨团儿与变成刺猬头的咱家纠缠在一起……咱家小命呜呼的日子可就到了!

  墨团儿显然对咱家退缩的行为不满,手臂一伸抓住了咱家的没来得及缩回的脚脖,顺势将咱家压在身下,娇媚的眼神一冷:“自己享受过了就想逃?不觉得太晚了吗!”

  冷?你再冷冷得过俺的狐狸主人?!跟狐狸主人那双冷得象冬季的白令海峡的眼睛比起来,你墨团儿最多算得上东京湾里的小风浪。毫无惧色地挣开束缚着咱家的臂膀,刚想招呼冷落在一旁被咱家与墨团儿的春宫戏惊得目瞪口呆的阴阳师,就感到空间一阵奇异的震动。

  扭头向身后看去,呀,白令海峡的惊涛巨浪夹着冰山向咱家袭来!在裂开的空间缝隙中,俺那位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狐狸主人正双目含煞地盯着仍赤裸着身体交缠在一起的咱家与墨团儿。这可真是应了那句若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的老话。

  心虚地挪了挪身子,嗓子忽然变得异常的干涩,虽然想做出解释可怎么也开不了口,只能怔怔地瞪视着全身火花直冒电光环绕的狐狸主人,完全没意识到他飘浮在半空中这不合常理的事实。墨团儿也被突如其来的状态震住了,不由自主地松开了环绕在咱家腰间的手臂,而刚刚还呆立在一旁的阴阳师则悄无声息地溜到了咱家的身后。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虽然已经是八月天咱家裸露的皮肤仍冒出一粒粒鸡皮疙瘩,全身都透着一股寒气。半晌后空中的那人一字一顿地迸出寒可彻骨的声音:“安、倍、晴、明、你、居、然、敢、背、着、我、偷、腥!”

  安倍晴明?他找得不是花道主人?也就是说他不是狐狸主人?也就是说……咱家的脑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分析着事态,哈哈,咱家不用怕了!心情刚一放松就看到一道噼啪作响的闪电冲着墨团儿迎头劈了下来……

  只听到墨团儿花容失色的一声惊叫。啊……花道主人的脸要受伤了……脑中闪过这一念头的瞬间咱家的身子已冲了上去,将墨团儿牢牢护在身下……

  ……身上好痛、头也好痛、耳朵里嗡嗡作响……“怎么会是只猫?!”“狐狸,本天才在这!”“小花!醒醒啊!”“你居然背着我和一只猫偷情!”“混蛋狐狸,说过是你搞错了!”“你为什么乱打人,小花~~~~小花死了啊~~~~哇~~~~”“死猫再吵我就把你变回原形!”“不要,我还没见彰郎~~~~喵?喵?!喵!!!”“臭狐狸,居然把本天才和只猫搞混!”“白痴,谁让你趁我不在时偷跑,还笨到把自己变成猫!”“喵!喵~~~~喵!!”“什么,你敢骂我是白痴!还不都是你自己偷懒”“喵!!”“你本来就是白痴!哇!死猫给我松嘴!”“喵!”“臭狐狸,有胆你就不要给我跑――笨猫,走开,别碍本天才的事……”“喵~~~~

”“大白痴,我还要找你算帐呢!管别人那么多干嘛,老老实实呆在我身边就行了!你还敢咬,再咬我也不把你变成人……”“喵!喵喵!!” @#¥%^&*………

  ……不要吵……让俺静一静好不好,今天俺已经够累的了……俺应该算得上是忠猫了吧,刚才可是保护了花道主人呢……呃……好像又有些不太对……好累……俺又变回了猫……太好了……可不想当一辈子刺猬头……眼皮越来越重,意识越来越模糊,咱家沉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

  不知过了多久,咱家在一阵大力地推攘与拍击中醒了过来,不情愿地勉强睁开眼睛,环视了一下四周,那个天下第一大天才阴阳师安倍晴明与后来出现的狐仙早已找不到踪迹,若不是身上仍疼痛无比,还以为自己做了一场白日梦。扭动了一下酸痛的脖子,找到了趴在身边变回猫形哭得淅沥哗啦的墨团儿。好奇怪的脸,没想到平日优雅高傲的他也会哭成这样,该不会是为了俺……咱家心中不由有些窃喜。

  看到咱家醒了过来,墨团儿纵身扑了上来:“喵~~~~小花~~~~呜呜呜~~~~”

  强忍住身上的酸痛,伸出爪子拍了拍他的头:“没事了,俺这不是好好的嘛。”

  “哇~~~~我、我还没见到彰郎呢~~~~我的彰郎~~~~好不容易才变成人的~~~~呜呜呜~~~~好歹,好歹也让我和变成彰郎的你做上一次啊~~~~哇呜呜~~~~”

  伸出的爪子僵到了半空中,咱家就知道!就知道会这样!就算他刚才变成了花道主人的样子俺也不该救他!推开仍哭得呼天抢地的墨团儿,咱家摇摇摆摆向外走去,好好的一天全被这家伙给浪费了,还是早点回去饱饱吃一顿花道主人的爱心大餐才是正理。

  墨团儿忙跟了上来,紧贴着咱家的身子:“等等我,小花,不要走那么快嘛。刚才你好英勇啊,要是你能瘦上3kg,呵呵,说不定我就爱上你了呢~~~~不过啊,可要排在彰郎的后面~~~~”

  咱家顿时觉得身上滚过一阵恶寒,不顾全身上下关节的抗议,迈开短腿拔脚就跑,将墨团儿甩在身后。世上最难消受美人恩,现在被你当成试验品就已经这么惨了,要是被你爱上俺还会有命在?

瘦上3kg?!嘿嘿嘿……咱家决定了,回去后的奋斗目标是再胖上3kg!!!


 

标签:
  Q - 青海原荒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