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步行者

(2 次投票)

作者:清之灵樱 周五, 2010年 05月 14日 15:02

天气很闷,刚才还有点风,走着走着却停了,我站在公路边,用手拉扯着蓝色T恤 的领口,也怪我走的太急,连水都没有抓一瓶。




伸手插进裤袋,小心翼翼的把内里的褶皱翻平,只怕是长这么大我都没有现在这么仔细的翻过口袋找过钱,恳求老天不要让我这风度翩翩的帅哥渴死在路上。




OH!!!SHIT!!!!果然是天妒英才!!!摸索了半天的我青筋爆现,捏紧拳头向头顶上狠狠挥去,老天果然感受到了我的怒气,远处传来了沉闷的雷声。




不会吧!!!!!!




我绝对绝对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回去,那样就等于向老妈投降了,想到这里,眼前不由浮现老妈得意的笑脸,唉,我能有这样一个老妈也真是三生有幸,我今天跑出来不就是因为她以卑鄙的手段逼迫我马上和那个XX小姐相亲么(抱歉这位小姐,我忘记你的芳名了),女人到了她那个年纪,果然是见到小孩子就会眼珠子弹出来大叫卡哇依恨不得自己也马上有一个抱抱亲亲,于是马上就要自己的儿子进行相亲结婚怀孕产出一条龙服务的可怕生物啊!(老妈,我真不想这么形容你)




老妈,其实,我也很爱你,连你喜欢天天不间断给我求各种各样的神符要我挂在身上的特殊癖好也忍受下来了,上次老姐见到我身上挂的那么多的神符串,都嘲笑我可以跳草裙舞了,我硬是用我招牌的灿烂笑容打发过去了,天知道我云淡风清处变不惊的光鲜外表隐藏着多少鲜为人知的辛酸。




老天继续打着闷雷,之前一直低着头闷闷走路的我现在才发现,我已经走到了郊外,临出家门的时候我对老妈说什么来着,哦,我说我要钓鱼,可我什么也没带就冲出家门了,她是不是也感受到了我的怒气呢——




想到这里,突然,路边草丛里跳出一只小兔子,红红的眼睛瞪着我,我愣愣的看着它蹦蹦跳跳消失了。




我爱上了一个人,他也是红色的。




在我过去的16年里,没有遇到过他这样特别的存在,像是一团火不经意就把我的云淡风清烧成了火烧云。




爱上一个人的代价使我再也无法保持以往的平静。




我观察他,注视他,有意无意的接近他,想尽一切办法引起他对我的注意,可惜我的招牌笑容在他面前并不凑效,他总是斥之为耍阴谋的贼笑,这时候我体会到什么叫做爱情的杀伤力了,我一边揉着快要碎掉的心,一边越笑越虚。至今为止,只有老姐说我的笑是嬉皮笑脸,偏偏女孩子们都吃这一套,真是太便宜我了。哪知道我的他也让我这艘充满斗志的探险号触礁死在沙滩上。




最近我有了特别严重的危机感,严重到我的发型不用发胶就可以竖起来,因为我看见我篮球场上的对手——流川枫,总是和我的他看起来很亲密的在一起。根据彦一的第一手资料和我的亲自实地考察,他们以前的关系一直很敌对,丝毫没有发展的迹象,为什么现在我的他居然坐流川枫的脚踏车回家!!!!!这让我心急如焚,如坐针毡,夜不能寐,日不能食,没想到一辆脚踏车就把我的他给钓走了,真是意想不到的战略性失败啊!!!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想起我最近看过的一部电影,个性有点懦弱的男主角追求女主角本来水到渠成,可惜半路杀出一个摩托小子,女主角正是被那小子的车给迷住的,搞的男主角只好也去学骑摩托车。我当然不可能和流川枫去比脚踏车车技,至于摩托车虽然骑来很酷的样子,但是一旦发生车祸是最没有安全保障的,何况又不能挡风遮雨,我不想让我的他有半点伤害,于是我左思右想,终于决定买一辆跑车来实行我的求爱作战。




我想像着我在一片众人的抽气羡慕声中,把我的他迎到车上,顺便观赏一下流川枫这个手下败将变成一堵灰墙的情景。在我想入非非一直想到我的他脸红着说我愿意的时候,突然被来自老姐的一声严厉提醒当头一棒打回现实世界,果然,我还是遗传了我老妈想像力丰富的毛病,车还没买就扯远了,唉唉。




在我家财政大权名义上是归在国外做生意的老爸管,实质上还是老妈在背后垂帘听政,我要想买车,还真的只能听老妈摆布,只是这一次,面对我真正想要的,想要追逐到的爱,我再也不能用我一贯对一切都不在意的笑脸去答应老妈提出的条件——今天必须和XX小姐相亲,否则买车之事免谈!




看着老妈笑意莹莹的脸,我忽然一阵愤怒,为什么,从小到大,什么事都要听你的安排呢!!!我不过是一直做着一个众人仰慕的笑面偶罢了!!!连我的感情你也要插手到底么!!




眼前又突然浮现我的他和流川枫在一起的样子,我终于第一次向老妈大吼了一声:




我出去钓鱼!!!!!(^_^,某灵背后冷风飒飒)




现在,孤单的站在路边的我忽然感到自己的无能,想我这16年来,无论学业,篮球,女生,还是其他的,哪一样不完美出众,偏偏在遇到真正的爱以后显得那样笨拙无力,仙道彰,仙道彰,仙道彰,你的自信到哪里去了!!!!(某灵已经以光速逃离~~~~~~~)




买不到车,我干脆就做个永远的步行者一了百了!如果我像阿甘那样,沿着这条永不停歇的跑下去,也许我和我爱的他之间会出现奇迹???




丁零零!!!耳边响起一阵清脆的脚踏车才有的铃声,是谁?!!!正好撞在我愤怒的枪口上,我猛地回头,蓄势待发的身躯在看清来人的面容之后瞬间凝固。




花道??!!!




怎么是你??!!!




我的声音里有止不住的颤抖,这时候我好像五雷轰顶那么惊喜!(仙道:你这是什么烂比喻!某灵:我觉得很妙啊——咧嘴大笑中)




呃——不是我该是谁!!!他的脸突然变红了,琥珀色的眼睛瞪大了看着我,我看见自己的样子清晰的倒映在他清澈的瞳孔里,这一刻我的心抑制不住几乎要跳出来!




那,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妈妈和你姐姐到处打电话满世界的找你,然后~~~~~然后你姐姐和我说了很多有关你的事~~~~~~说到这里,他停顿下来偏过头不看我的眼睛,脸上的红色更深了。




啊!!!!本天才当日本第一的美梦都被你这个刺猬头吵没了!!!你个死老百姓这么大人了一点都不懂事!!!还要我万里寻亲似的骑车找你!!你知不知道这样本天才真的好逊呢!




看着他动个不停的嘴,我只是抑制不住的笑,笑,笑——(注: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某灵正考虑要不要丢个东西到他嘴里~~~~)




啊!本天才说的你听进去没有啊!!!你傻笑什么啊!!你个傻刺猬!!!喂,喂!!




——哈,哦,哦,我不笑就是了,——




忽然我觉得他这辆脚踏车有些眼熟,


这辆车是?——




哦,你说这车么,是我问那只狐狸借的,难道你要本天才走路找你吗!!




呃?!这下我更来不及调整我的面部表情了,老天,流川枫要是知道花道借他的车是为了找我,会不会气的吐个十桶八桶的狐狸血呢?这下我都忍不住同情起流川枫来。




喂,现在还傻站着干什么,和我一起回去吧!




这话他说的强势,我听来却如天籁,我知道我现在的眼里一定盛满了浓的化不开的深情,否则他为什么老是不肯看我的脸呢。(^_^)




好,好,那我来骑,你坐后面吧,你为了找我消耗了好多宝贵的体力,呐,我来做车夫,如何??




哼,算你知道本天才的珍贵!那快点出发吧!!




我扶着车把,看着他坐在后面,自己也跨上车,回头说:花道,扶住我的腰好么,小心不要摔了——




哼,真是啰嗦的刺猬头——终于,两只手还是慢慢的牢牢的扶住了我的腰。




扶稳了,我们出发了!!!


我脚一蹬,车轮轻快的像在唱歌。




后面仍然不断的传来他的声音——




喂,我说刺猬头,你怎么兴奋成这样,好像是本天才离家出走似的。


啊,是吗,我只是太高兴而已——




喂,刺猬头,你姐姐可真是个很好的人啊,本天才就没有兄弟姐妹。




哈哈,花道,我姐姐也可以做你姐姐啊——(的确,在我家是知弟莫若姐,不过这次居然这么帮我~~一定有什么陷阱在等着我~~~~~算了,现在这些事没空去想~~)




喂,刺猬头——




哦——




我一声一声的回应着他,感受着腰里传来的属于他的温度。




雷声不知何时停了,这是因为我的太阳到了。

 

标签:
  Q - 清之灵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