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天才花道反攻记

(2 次投票)

作者:清之灵樱 周五, 2010年 05月 14日 15:04

樱木花道17岁。

樱木花道还是处男,但是已经失去了贞操。

原因么,很简单,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被一只叫做流川枫的狐狸从头到脚吃的干干净净。樱木花道是个纯情的家伙(其实在感情方面真的很迟钝),所以听到他的死对头流川枫向他告白时成了石头一块,后来~~~后来么~~一切顺其自然的发生了。

现在樱木花道和流川枫住在一起5个月了,天才樱木花道的超级体力得到了完全的发挥,他几乎什么家务都做,偶尔流川体恤他,会主动分担一点(其实樱木深不可测的体力并没有完全发挥的余地,因为他是个苦命的“受”)

樱木浆糊一般的脑袋一直在思考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为什么他这么“怕”那只死狐狸,狐狸让他干什么时,他一点反抗能力也没有。一般程序是这样,比如——家里太脏了连樱木也看不下去了,樱木提出和流川两人共同打扫一下,窝在沙发里的流川什么话也没有说,只用他的眼睛看了一下樱木,樱木的嘴马上象上了锁,抓起几个拖把就开始干了。



狐狸的眼睛——很凌厉,但是很迷人,很迷人~~~~~打住!打住!不要往这里想!他要我做什么的时候就是三角形的,瞳孔中射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光,然后我就开始按照他的意思办事了。

樱木花道一边走一边想这个他已经思考分析了3700多次的问题,他现在奉流川的命令去超级市场为家里买一些日常用品,手里还提着一个篮子(这是流川为他配置的)

“哈哈哈哈!!!樱木花道,又在履行一个家庭主妇的义务吗?你真的好听流川枫的话哦!”这是和光三笨鸟的声音。

“说真的,樱木,我觉得你可以改姓叫流川花道了。”这是洋平的声音。

“可恶啊!你们这些败类,只会幸灾乐祸!洋平你也和他们一样只会讽刺我吗?”樱木愤怒中,脸色和他的头发一样红,青筋爆跳,把手里的篮子一甩,只听“乒!乒!乒!乒!”四声,洋平众人冒着烟倒下了。

“可恶啊!”樱木愤怒地迈着螃蟹步继续向超市走去。

“樱木!”背后传来叫声。

“干什么!还想笑我吗?”樱木恶狠狠地转身。

“你忘记东西了。”“呃?”手里被塞进一个东西,是篮子,肩膀上被洋平拍了一下,感觉好象有点沉重,樱木看着他们四人慢慢离去的身影,高大的身体一瞬间有些僵硬。(我打!干吗把当“受”的花花写得这么惨,一副象被旧社会压迫的老百姓的样子!-——花道当我的人有什么不好!流川枫万年冰山的眼光杀过来———某灵挣扎中,唉,还不是受各位大人的影响,谁叫写花道当受的大人的文笔太好,深入我心——去死吧!被西红柿爆砸!——拜托,请看完嘛,我还没有发展下去啊!!!!)

樱木花道买完东西往回走,在经过一条小巷子时,突然,有一条人影从他头上飞了下来,而樱木花道毫无反应!

“危险!啊!呀!呀!”原来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此刻头朝下,痛得五官变形,“呜,没有砸中花花啊~~~”樱木花道毫无反应的继续向前走。

“喂!喂!你别走啊!樱木花道!喂!呃?HANAMICHI

SAKURAGI!”樱木花道终于回过头来,“流川枫说过,买菜路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女子昏倒。



“看来我只好拿出绝招了!”女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追上樱木花道,刷地拿出一面小旗在他眼前展开“樱木花道+流川枫永远幸福!”。

“你是谁?”(果然有反应)

“我是中国花+流永远幸福同盟会特派专使清之灵樱,樱木哥哥,请多指教!”

“哦!我知道了!”(某灵做摇尾巴状)一跟指头点在某灵脑袋上,“你是中国来的间谍!”

“啊!!!”某灵惨叫三秒后,马上换上一张谄媚地连自己也觉得恶心的笑脸,“哦呵呵呵呵,哥哥乱讲啦,人家怎么是那种东西~~~~~~~~~~~好!切入正题吧!哥哥最近是否有一心事不明!”

“~~~~~~”樱木花道。(知道你认定我是间谍了)

“据我所知,哥哥与流川哥哥住在一起5

个月了吧,哥哥一直承受着“家庭煮夫”的压力,另外———呃,这个,呵呵,哥哥一直都“受”制于流川哥哥吧~~~~”(小声小声~~逼近逼近~~~)

“这个~~~”(果然是个恐怖的间谍)樱木头顶都要冒烟了。

“说实话,以哥哥高大的身躯,强健的体魄,深不可测的体力~~~~无论如何,都应该处于攻的地位吧!”某灵循循善诱中。

“嘿嘿~~”樱木花道脸红了。

“那哥哥想不想啊?”

“嘿嘿~~”

“哥哥不要老是嘿嘿嘿啊~~”

“嘿嘿~~”

某灵再次昏倒中。(某大人:清之灵樱,你有完没完啊!某灵抹汗中:快了,快了,我也不想插在里面,我觉得我就要被活埋了)

“哥哥是不是怕流川哥哥的眼睛啊?”

樱木花道的眼神马上变了,脸色开始发青,估计连想都会想出一身冷汗来。

“虽然我们这个同盟的宗旨是希望哥哥们永远幸福,但是,嘿嘿,我是哥哥命啊,所以,我愿意尽我努力帮助哥哥达成心愿。”

“~~~~”樱墓花道还是没表情,估计在流川枫的眼神笼罩下还没回复过来。

“哥哥知道你为什么惧怕流川哥哥的眼睛么?从生物角度看,这是猎物在天敌面前惧怕的本能,从我所知道的中国工夫来分析,这是一招——称做狐眼必杀技的厉害招数~~~~”

“~~~~~狐眼必杀技~~~~~”樱木花道嘴里念叨着,心里大概是在想:狐狸果然是狐狸,怪不得天才老是敌不过他的眼睛(超级单纯王,接受新事物速度真的很快)

“请问哥哥,百兽之王是什么?”

“恩,当然是老虎。”(问这个干什么)

“好,我给哥哥带来了狐眼必杀技的克星——猛虎落地式!”

“猛虎落地式?!”

“这个招数简单易学,我已经全部写在这个卷轴上,以哥哥天才的水准,一定能迅速掌握其精华,让流川哥哥~~~~~”

“慢着!”突然一声大喝打断了某灵的话,樱木花道脸上是一副是某灵从未见过的严肃表情,冷冷地,却又执着地,“从开始到现在这些都是我和狐狸两个人之间的私事!我不想借外人的手!”

“~~~~”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花道你是真的敬爱枫枫么!真是太感动了,这样说话的花道好性感啊~~~~

“不过,嘿嘿,这卷东西我还是要走了~~~~~~~~”才一瞬间,樱木的认真的表情突然变得无比狡黠,每根红发都散发出魅惑的味道,他对某灵展露出招牌笑容,然后迅速的消失在巷子的尽头。

“祝哥哥成功!~~~”某灵花痴中。(终于下台了!)

他们不知道,有一双细长的眼睛一直在看着他们,眼睛主人的脸色阴晴不定。

太阳慢慢地落下去了,樱木花道走在回去的路上,心情是从未有过的畅快和兴奋,“我是天才樱木花道,我是大天才~~~~~”



“狐狸,本天才终于可以~~~~啊哈哈!”推开公寓大门,走进玄关,“我回来了,狐狸。”

“你今天怎么去了这么久?”似乎有些俑懒的声音从沙发上传来。

“哦,我今天遇到了洋平他们,和他们聊了几句而已。”(花道说谎的工夫这么厉害?)

“是么,晚饭还是老样子,我睡一会儿。”

“真是只爱睡觉的狐狸!这么懒,真把我当全职‘太太’——去他的,本天才什么时候也被传染了!”

“你在那里唠叨什么!”眼睛睁开了,两道光射向樱木。

“没~~~”樱木迅速地冲进厨房,熟练地拿出菜来做料理,“恩!”机械地切着菜,樱木终于回过神来,“真是可恶啊,这是惯性,这是惯性,天才怎么会没有反抗之力呢!”

“算了,饭还是由我先做吧,先喂饱狐狸,然后~~~~嘿嘿嘿~~~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制’服臭狐狸,看我的猛虎下山~~~~~”(应该是猛虎落地吧——一样,一样!)此时樱木心中的邪恶的小苗无限制地滋长着。

由于樱木心情亢奋,所以,这顿饭做地格外快。

“狐狸!起来吃饭!”大力地拍着沙发上的流川,樱木毫不含糊地闪过流川下意识挥来的拳头。

“白痴今天好象特别高兴。”

“这个,哈哈哈哈哈哈~~~”很快流川枫的耳朵被花道招牌式的大笑填满了。

樱木花道脸上的肌肉呈现怒放之状(花道,你是在掩饰你的心虚还是激动啊)

流川心里想的当然和樱木是另一回事,这顿饭便在二人各怀鬼胎?的气氛下很快吃完了。

收拾完残局(两个人的吃相都不美观的),樱木便开始有所行动了,他一个人偷偷地跑到盥洗室里,开始拿出那神秘的小卷轴,解开上面的绳子,慢慢地打开卷轴,解开上面的绳子,慢慢地打开卷轴,再解开上面的绳子,稍快地打开卷轴,再解开上面的绳子,快速地打开卷轴~~~~(某大人:你到底包了几层啊!某灵:这,我也不知道)~~~~终于拨了N层,花道就要打开那最小的一卷了!

“白痴,你在做什么。”熟悉的声音带着冷风从身后传来。

“~~~~~”樱木花道以机械地慢动作转过他那僵硬的头,“我在看洋平给我的礼物。”

“洋平花的心思还真多啊,你拆的累不累啊?”

“有一点~~~”该死的,包的这么多层!樱木下意识地把东西藏在身后。

“洋平平白无故送你东西?”流川的眼睛因为樱木的这个动作而闪了一下。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是什么呢?”

“这个~~~~”

“有隐瞒的必要?”

“有~~啊~~不~~~”

话音未落,流川却已经离开了,脚步向客厅去了,樱木全身刚刚松懈,却又听到手指拨动电话键的声音,浑身血液先是静止,后来居然开始逆流,因为他现在有了这样一个念头:“不如豁出去,反正现在他不在,我趁此机会!!!!!!学了这个我就不怕,就算他知道我骗他,那时他也不是我的对手了!”这个念头一旦出现,樱木马上不顾客厅流川的动作,打开了那最后的卷轴——

所谓猛虎落地式,是模仿传说中猛虎跳下悬崖落地的姿势,招式十分简单,首先,双膝跪地,双手五指用力张开放在地上,双手分开距离和肩膀同宽,背部拱起,然后脸抬起对准要攻击的目标,双眼凝视目标两秒,然后低下头,口念招式口诀无数次,直到把目标击倒。这个口诀就是~~~~~

流川站在樱木面前看着樱木花道,他去客厅只是激樱木而已,现在看到樱木的眼睛里居然是血红色,身体还在摆出一些奇怪的姿势,脸上居然有了一丝笑意。

樱木花道却马上开始行动了,一把抓住流川枫的狐狸爪子,然后把他拖进了卧室,而流川枫居然不反抗!

“你今天不只遇到了洋平吧,”流川枫的声音仍然是一贯的冷静与俑懒,“你还遇到了一个外国女子。”熟悉的冰冷眼神射向樱木。

虽然要豁出去,樱木听到这句话,还是一惊,狐狸什么都知道么?那,我现在就使用这一招对付狐狸的眼睛了,狐狸,是你逼我出手的!

樱木花道退后两步,双膝跪地,两手分开,背部拱起,血红的眼睛正视眼前坐在床上的流川,低下头,念出口决——

——————堆不其,堆不其,堆不其,堆不其~~~~~~~

面前的流川枫脸上先是面无表情,接着,突然,有了反应,他倒在床上了,~~~~不过,不要误会,他没有受伤。

樱木狂念了一会儿咒语之后,发现流川果然倒了,急急地爬了起来,看究竟,只见流川一手捂住肚子,脸上居然是千年难得的笑容,看样子还笑得不轻,因为白皙的脸都已经憋红了!

“恩?”樱木觉得很奇怪,怎么中了猛虎落地式的人是这种反应。笑倒在床上的流川勉强爬起来,看着樱木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不由道:“白痴,你被骗了还不知道么!”

“我被骗了?”樱木抓头。“再念几遍你刚才的口白。”“堆不其,堆不其,堆不其,?~~”樱木猛然觉得不对劲。“你是在向我道歉吗?”流川现在肚子真的很痛

“堆不其——对不起!!!!!!”樱木花道明白过来之后,血色一下子又一次上涨至历史新高,羞愤恼怒~~~~“该死的中国间谍女,居然骗我,气死我了!!!!!哇!”

“你不要象一个真正的猴子大吵大叫,安静点!今天骗人的不只那个人吧,你自己呢?”流川终于恢复正常了。

“我~~~~~~”长长的沉默,樱木花道泄气地看着地面,转而小声地,“对不起。”

“你现在只会说这句话了么。”流川枫深深地看了樱木一眼,转而又笑了,“白痴果然是白痴。以后不要这么容易上当。”

“下次再让我遇到,看我的头捶!”樱木的眼睛又燃起了熊熊烈火。

“下次?你还要想尽办法让我被你怎么样吗?”流川枫的眼神又冰了一下。

“呵呵,嘿嘿,不会,不会~~~”樱木的心现在真有点脆弱了,他浑身泄气,笑的也没有力气。

“你今天有句话,还算是句有点智商的人说的。”樱木看着流川慢慢柔化的脸,“你对那个女的说‘这是我和狐狸的私事’不希望借外人的手。”

“狐狸~~~ 我~~~”

“今天的事到此为止,现在按照往常进行吧。”

“恩?”樱木花道还没有反应过来,因为他看到流川突然露出了一个狡黠无比的微笑,接着灯就灭了,樱木眼前一黑,耳边碰到了一个潮湿的东西,有温暖的气流拂过,“想‘攻击’我吗?等你篮球能追赶上我再说吧。”


 

标签:
  Q - 清之灵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