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男人的错

(5 次投票)

作者:清之灵樱 周五, 2010年 05月 14日 15:11

闷热的天气,街道两旁的行道树都耷拉着脑袋,叶片好象浸泡在水里的酸黄瓜软绵绵的提不起劲,野狗躲在阴影里呼哧呼哧的吐着舌头,路上寥寥几个在赶路的行人。

闷热——

没有刺眼的光线,却有着无形翻滚着的热浪,太阳在云中偶尔露个脸,似乎在玩捉迷藏的游戏,或者是在耍小孩子脾气?

同样闷热的空气是在这个不大的公寓里,普通人住的旧公寓,有两个少年在僵持着。

隔着一扇门——

现在的时间应该是下午接近傍晚,离他们吃午饭的时间有4个小时了。


情形是:一开始门外的人想冲进去,门里的人想冲出去(钱钟书先生,某灵是很尊敬你的),之前是门外的人想抓住门里的人——出于某种不可告诉第三者的原因,而门里的人不想被门外的人抓住,本来想冲到公寓外面去,可惜的是逃跑的时候没有方向感,慌不则路就跑到了卧室,然后就迅速把还算比较牢固的房门撞上,使得追赶他的人就变成了关在门外的人,而他自己也就成了门里的人(作者并不擅长绕口令,汗!)


门外的少年白皙的皮肤上慢慢地流下一滴汗水,从黑色的发迹沿着白的透明的皮肤一直落到棱角分明的下巴尖,他没有动,薄薄的眼皮把他漂亮的眼睛严密的盖着,他现在正在睡觉。他的背倚靠着房门,或者真有白日做梦这回事——因为他的梦里也一定在追赶着门里的那个少年,他伸长着他的手,抓住他想要的那个人,然后勒紧他,狠狠地,让他永远不能再逃。


门里的少年小麦色的皮肤上也不是没有什么痕迹,他的年轻的吸饱了阳光的皮肤上是一颗颗的汗珠,在爱他的人眼里,就象是点缀在荷叶上的露珠般美丽。平时张扬的眉毛此刻微微皱着,丰润的嘴唇象小孩子那样噘着,凑近点,好象可以听到他在不服气的咕哝:“死狐狸!大白天还不让人休息,色鬼狐狸——别追我了你!!我才不会输给你呢!”要是被门外的那个少年知道,他梦里追逐的人现在也正在把自己当作他梦里的瘟神拼命逃避,也许会追的更起劲?


隔着他们俩的是一扇老旧的木门,他们都歪着脑袋靠在这扇门上,屋子里是安静的,可是现在却不让人觉得闷了,因为少年们年轻的灵魂还在各自的梦里互动着。


这扇木门要是会说话,应该要为自己申请特等功勋章的,就在倚靠着它的这两个少年一起住在这个公寓里以后,它就没有没有一天好日子过,被甩被踢是家常便饭,它也认命了。可是他们还喜欢搞点花样,拿起刀子在他身上刻来划去——


门可以摘抄几句给咱们看看:臭狐狸,本天才一定会超越你的!你洗好脖子等着吧!
大白痴,你的睡相真难看!(这些划痕颜色深一点)
死狐狸,本天才做的早点你敢嫌不好吃!那是你前辈子修来的福气!白痴,我不喜欢喝牛奶的!(这些颜色稍微浅一点)
这个,其实狐狸也没有那么讨厌啦!跟我一起睡觉!大白痴!(这些颜色最浅)


呐,这些话为什么他们都不说出来呢?
唉,你总知道死鸭子嘴很硬的是吧——算了算了,我也是一大把年纪的木头了,不和这两个小孩子计较——


关于门的内心独白就到这里,因为倚靠在它身上的少年有点要醒的样子。(某灵亦想到要点题的问题)


我很热,也很渴,原来我刚才睡着了吗?也好,养精蓄锐,正好和那个死白痴继续斗下去,这个别扭的死小孩,干吗不让我做!!又不是第一次做会不好意思!!每次反应又那么热烈的样子!大白天又怎么样,刚吃完饭又如何!!居然躲在房间里,刚才我太心软了,没有把门拆了,现在我也让你休息够了,啧!浪费我这么多的时间,我才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呢!!


黑色刘海下的双眼忽然睁开,射出了锐利的光芒,直刺刚才还在老泪纵横的博取读者同情的木门,流川枫抬起修长有力的右腿,狠狠一脚踹!!!接着再踹!!连续不停的踹!!


哇!!第二波的猛烈攻击来了!!
基本上与流川枫同时醒来的樱木花道此刻神经也完全紧张起来了!


背后的猛烈撞击感觉就象是8级大地震——几个小时前的第一波攻击还算抵挡过去了(完全是靠门),现在他又开始了!花道心里的怨气化作吼叫:“死狐狸,你踹个屁啊!你有完没完啊!”

门外变身为升级版修罗鬼活火山的流川枫此刻很认真的在踹门。


觉得门马上就要四分五裂的花道觉得这次形势非常不妙——狐狸要玩真的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某灵:搬点东西堵一堵吧!花道:要堵我早堵了,还用你说!某灵:哦,原来你还是保留一手的啊)


“流川枫!!我命令你,停下来!!我有话要说!!你听见了吗!我有严肃的话要说!”


几秒过去,门外震天响的踹门声停了下来。


“这个——你想进来对不对!”花道很小声的说。


“哪里那么多的废话!”流川枫心里暗想,沉默不语,脸上的表情开始松弛。


“你进来——————”很长的一口气,“也是——可以的——”


“——”流川枫继续沉默。


“但是——你必须承认你的错误!”(倒——花道真是全天下最需要保护的国宝级纯纯兽)


“——”还是沉默,不过现在流川枫脸上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他不介意花道这个时候玩玩益智游戏,反正只要他愿意,这扇一息尚存的门随时可以退休。


“你怎么不说话——”花道等了一会,自己也开始心慌,不过仍旧硬起嗓子叫道,“你是不是认识到自己所犯下的罪孽在默默的忏悔!”


忍住涌上来的笑意,流川枫又开始继续踹门!!


(隔了N天没有写,有点无从下手了,大概是在考虑要不要写18禁吧——爆)


“你!!———别发疯了好不好!!别踹了!!!!!”眼看着木门边缘掉下来的缕缕粉尘和木屑,花道急的又叫又跳。


“——哼!”门外的流川枫一抹残酷的冷笑挂在脸上,现在说什么话都是多余的,目标只有一个!————踹门!!!!!!


而且他的踹门的姿势一直没有变化,也没有用什么李小龙的旋风腿这种在他眼里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秀腿”——
PS:前些天花道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中国影碟,整天和他张口不离中国功夫,除了什么李小龙,大概还有佛山无影脚,每天看到深夜也不肯睡觉,已经让流川枫心里积怨!!


“你是死人啊!!你没有神经不知道痛可是门会痛的,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冷血的恶魔狐狸!!”花道现在已经开始乱骂一气了。


“砰!!砰!!砰!!砰!!”这是流川给花道有力的回答。


在连续的流川大地震中,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的花道想到自己接下来有可能的悲惨命运,终于不再慌乱,他决定以他天生的运动员灵敏性和动物的第六感,在门倒下的那一刹那向外硬冲,也许还可以杀出一条血路。


“喀嚓!”终于大半边门宣告瘫痪。歪歪斜斜的挂着,张着嘴欲哭无泪的靠在墙壁上。


“轰隆!”流川枫给门的最后一脚应该称作优雅,可是和他的表情实在不能相称。


眼看着门倒下去,靠在墙壁上的花道每根神经都变成了小提琴上甭紧的弦,他心里默默地数着,“ONE !——TWO!——THREE!——GO!!”


于是下一秒他就扑进了正踏着门的尸体进来的流川枫的怀抱,当然由于花道搏命的爆发力不能忽略,所以气势十足的流川被他扑翻在,两个人滚成一团。


花道脸一红,立刻用手一撑,准备爬起来继续跑路,可是流川比他更敏捷,反手用力一抓,再压着花道就地一滚,马上成功的把他压在自己下面。


“你!哼!”看着上方盯着自己的深黑色的眼神,花道把头气愤地转向一边,不看他!


“呵——”流川看着花道愤愤的脸,心情大好,干脆低头趴在花道的肩膀上,两手也变成勾住花道的脖子,很舒服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花道身上。


“你干吗?”花道翻着白眼看着正在自己身上放松的流川枫。


“休息啊,踹门也很累的——”丢出一句这是天经地义的话,摆出一副你是白痴的表情,流川深深的呼吸着花道身上的味道(感觉他好象在享受SPA——太阳花SPA,爆——)


“混帐!”被磨蹭的心跳有点加快的花道大叫,“你有完没完啊!!你每次都这样!”


“每次什么样?”一只手托着腮,把脸支在花道的胸口,流川面无表情的问。


“你死狐狸脑袋里倒糨糊啦,你昨天夜里这样,你今天大白天才吃完饭又想这样,你现在又这样,把门踹坏了,居然还一脸没你什么事的样子!!你知不知道你这张狐狸皮上都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罪孽!!!”花道现在脸红红的样子,正是在充分显示他的满腔热血和义愤填膺。


“是么?”流川继续面无表情中。——四两拨千斤。


“死老百姓还不承认自己有错!!一天到晚就想着这样那样——”后面一句花道小声咕哝了,因为看到流川的脸色变了。


皱起好看的眉毛,流川抓着花道的手,“你讨厌和我在一起么!”


感受到流川的用力,花道知道流川很在意自己说的话,“这个,也不是啦,我们两个男的,你总是一点节制也没有——”


“真是废话一堆!”流川枫看着花道欲言又止的样子,终于忍不住低下头把那张还在继续碎碎念的嘴给封起来——


“呜——”花道发出一声哀鸣,舌头被迫和流川灵活的舌头一起搅动,口腔被全部占满,呼吸全部被夺去,只有任凭唾液不受控制的从嘴角流下来。


现在还要问流川是否有错么,他知道花道其实并不讨厌自己,就很放心的实施自己的爱花方式了——门当然不是白踹的!


至于被吻的晕头转向的花道,也暂时没有力气去考虑了吧——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我只是顺从自己的欲望爱你罢了,尽管我知道我很疯狂,可是我还是爱你——

你明白了么——所以,我一点错也没有!


两人在吻,剩下破门,地裂天崩,我只想着我爱的你,我的花道,独一无二的,我的爱人——-——


 

标签:
  Q - 清之灵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