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咖啡是怎样炼成的

(1 次投票)

作者:清之灵樱 周五, 2010年 05月 14日 15:16

写在前面:本文作者虽性喜说废话,但对文章的题目绝对是慎重的,至少知道点题(呵呵~~~)



“多谢您的光临,请慢走!”美丽的服务员小姐微微颔首,脸上本该是职业化的笑容在看清来人之后忽然变地有些羞涩,两颊多了些红晕,长长的睫毛局促地扑闪了几下。

顺了顺自己的冲天发,仙道朝着服务员小姐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优雅的迈着步子走出了玻璃门。

今天天气不错啊——仙道抬头看看灿烂的太阳,视线由上往前一落,几米远的地方,一个红头发的年轻男子背对着他站着。

“咦?”仙道的脸上慢慢地绽开了另一种笑容——这个就叫做心有灵犀么?

“是樱木君吗?”脚步前移,试探地叫了一声。

高大的身影一征,红色的发丝似乎颤动了一下,他慢慢地回转身来,眼睛直视着满面笑容的仙道。

“真巧啊,樱木!”仙道脸上的三块笑肌一直保持着匀速运动以保持他千年不变的牲畜无害的微笑,面前的樱木花道并没有回应,只是用他褐金色的双瞳看着他,高大的身型僵持着。

怎么有点象电线杆对话的感觉呢?——在过了N个无声的循环后,仙道看着自己映在樱木眼帘一成不变的笑脸后也不禁有这样的疑问。

微微的云在他们头顶流动着,樱木花道眼里的仙道慢慢地开始不规则的抖动,正象在熊熊燃烧的烈火上流动的热浪一般,樱木的脸色开始变红,额上的青筋开始凸现,呼吸声开始变粗,正象一坐蓄势待发的活火山了。

仙道顺了顺冲天发,看着樱木脸上红红绿绿一片,倒觉得这样的樱木十分可爱。他知道——樱木花道生气了。

“流川枫人呢?”终于,樱木禁闭着的嘴里象倒豆子似的吐出了一句话。

“哦,流川君,他还在里面啊,呵呵——”仙道随手向身后的店门一指。

“———”樱木并没有向后看,仍然盯着仙道那张笑得很欠扁的脸,右手骨节咯咯作响,捏成一个拳头的形状,左脚突然迈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毫不犹豫的转身,大步流星地走了。

“咦?!”仙道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笑脸忽然从那褐金色的眼眸里消失,一瞬间错愕在原地,不过他马上又笑了,“晴转多云了呢,过一会也许会下雨吧,恩,我的发型可不好保持了呢——”他看着头顶上,这样想着。樱木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街道的尽头了。(郁闷!偶干吗要花那么多笔墨写仙道的笑啊!)

“可恶的扫把头!”脚步虽然大的把那个讨厌的家伙远远地甩在了身后,但他那满不在乎的笑容却一直象粘在喉咙口的苍蝇挥之不去。“可恶!可恶!可恶!”樱木恶狠狠地骂着,一点也没看见路人都把他当成了煞神避之不及。

事实上今天的事倒不能怪仙道,因为是流川枫约他的,至于流川枫约他的原因却隐瞒了樱木,流川枫这么做自然有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呵呵)

其实流川枫和花道原本都是我行我素之人,在二人走到一起后便开始学会为对方考虑,樱木的表现比较明显,当然称呼他为家庭主妇对于天才本人来说是不道德的,天才是勇往直前所向无敌的热血男儿,怎么能整天唧唧歪歪对某流叨唠个不停,比如天气冷要多穿件衣服,骑车过马路要当心(这一点似乎过虑了,流川牌自行车是标准的连汽车也撞不坏的钢筋铁骨),遇到不良少年挑驯时要留几个给天才解决(?!!!)——

再说说流川枫吧,不熟悉流川枫的人就算不会成为他的亲卫队,至少也会承认他的华丽球技,再退一步说认为流川枫的球技也是JUST SO SO 而已的(嫉妒的成分占很大比例)也会认为流川枫本人是冷静的,冷酷的。——总之外表是绝对可以欺骗人眼的。

其实流川枫此人的神经也是和树干一样粗的,而且对自己执着的事物任意妄为——这是樱木花道从开始到现在N次被其XXOO后得出的结论。

而且他做事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不过,倒不是他不想考虑,只是他的方法总让人误会——这也是樱木花道从开始到现在N次被其XXOO后得出的结论。

“臭仙道!烂仙道!你去死吧!”咬牙切齿地把“仙道牌口香糖”(——空气)在嘴里上下咀嚼,樱木花道手拿菜刀狠狠地砍向砧板。

“嚓!嚓!嚓!”一眨眼,一大块“仙道肉”(——牛肉)被切成了细细的碎片(某灵在一旁心惊胆战的看着——担心花道切到手指)随即又拿起一大把“仙道菜”(——白菜),恐怖的“嚓!嚓!”声伴着“死仙道臭仙道”的诅咒声又响起(某灵:哦,多么优美娴熟的动作!真可以媲美枫枫的球技!某花扔了菜刀来掐某灵的脖子——你说什么!某灵:~~~)

“嚓!嚓!嚓!~~~~”

“嚓!嚓!嚓!~~~~”

樱木花道看了一眼砧板上的菜,动作温柔地给了它最后一刀,“笨狐狸~~~”这三个字也以极其温柔的速度轻轻地吐出来了。心里酸酸胀胀的感觉,抓抓自己的胸口,好象抓到了一块软绵绵的棉花糖。

“这个笨狐狸,就算要做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事,也不要去找那个恶心的死扫把头!!可恶!可恶!”一想到仙道那一脸欠扁的笑容,樱木的红发又愤怒的根根飞扬,恨不得拿起菜刀砍砧板出气(菜切光了~~~~^-^)

今天早上花道躺在床上不太能动(腰酸~~~~)只觉得额上被轻轻地吻了一下,流川枫半掩上房门,出去了,隐隐觉得他在楼下打了一个电话,便是公寓大门被关上的声音。

现在想来,流川枫做事倒也不是故作神秘,不过他有一点没想到花道昨晚被他有意地(?!)XXOO五次后还有力气跟踪他(偶家花道真不是盖的~~)自然也没看到花道看到他和仙道一起进了店门,预料到花道现在一个人在厨房里砍砧板泄愤,以及花道马上将要做的一件事,虽然这事报复性质不大,但流川枫也算是小小地栽在花道手里一下了。

“呼,呼!~~”樱木花道看着面前一片狼籍的厨房(切的菜跟小山堆似的),突然清醒过来,觉得有点脸红自己这样的行为——象个猛喝醋的家庭主妇。狐狸若是回来,一定会用他惯用的平板刻薄的声音,赏他一句“白痴”。

可是被压迫的人偶尔也会反抗的,樱木想着如何扳回流川枫一城,,报复他做事隐瞒自己,让他也体会自己心里感受——粗神经的狐狸。

怎么做呢?怎么做呢?天才樱木的脑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运转着,因为他预感狐狸就要回来了。

以狐狸灵敏的嗅觉一定会知道他在吃醋(这时流川枫又变成狡诈的狐狸了——樱木的逻辑)“你在吃醋!你在吃醋!你在吃醋!”这声音此时撞击在樱木的大脑中,发出“醋~~醋~~醋~~~”的回声。

“啊!————”惨叫声。

“吃醋!吃醋!难道我没有权利吃醋么!”(某灵:被某流压迫的傻了,真是可怜~~众:这还不是你做的好事!!!)

这句话可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冷静下来的花道果然别有魅力,“让狐狸也尝尝醋的味道吧,呵呵~~因为我已经想到了~~~”一丝诡异的笑浮现在他嘴角(参考SD中樱木给赤木脸上画胡子的表情)接着樱木马上积极投身到拯救厨房的伟大事业中去了。

樱木对于流川的第六感果然很灵验,才把自己发泄时切的那么多“仙道菜”处理成一桌看上去“特别”丰富的大餐,玄关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我回来了。”惯用的平板语气,可说这话的人的表情却不是波澜不惊的,眼里还闪烁着兴奋的神情。(有点吓人~~)

“当!当!”熟悉的红发人从厨房探出他的红头,手拿勺子往锅子底一敲,“可以开饭了,你去老地方坐着。”流川枫马上就乖乖地(?!)去餐桌旁坐着了——(请参考绝爱中泉命令晃司坐到饭桌旁的情节)——这便是三个月来二人养成的相处模式之一了。

细长的手指攥着口袋里的那个小盒子,天鹅绒的触感渗透肌理,有一种令人兴奋的酥麻感。白痴见到了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他应该不会预料到自己也会做这样的事吧,也许最后还是一副白痴的样子吧,可自己却偏偏喜欢他那样的表情。

看到花道把一盘又一盘的菜端上桌面,流川枫的表情不免有些诧异,“白痴,今天怎么做这么多菜?”

端完最后一盘菜释释然坐下来的红毛猴子一愣,“啊,我,我手滑了,不小心就~~~哈哈哈哈~~~”

“手滑了?!”这是什么理由!细长的狐狸眼滚下来一堆问号。

眼前的白痴张大嘴不太自然的笑着,“恩~~~那就算庆祝本天才把你这只小狐狸养的又白又胖吧~~~哈哈哈哈~~”红毛猴子笑得越发夸张得意。

“白痴!”虽然嘴里骂的不屑,但神情却是温柔的——我们称这种表情为嗔怒。

“哈~~~~~”重点不在餐桌上,而是在餐桌下,看本天才为狐狸精心配制的餐后小点——一杯口味独特的“咖啡”吧!樱木花道的嘴都咧到耳后跟了。(某灵:终于开始点题了~~~呵呵)







笑的正在兴头上的花道自然没有注意到坐在对面的流川枫的表情也是异样的,焉知某流此刻想的也与他相同,薄薄的嘴唇含着融化冰山的一抹笑。真希望马上看到白痴的反应呢,然后~~~~~(^_^)黑漆一般的眼珠悄悄移到眼眶的左上角(注:某流胡思乱想的时候就会如此,但因其功力深厚,转瞬即逝,身为凡人很难捕捉。)

正在两种心事,一样心情,所以两人不再多话,专心的解决花道烹制的大餐。

“好饱!”心满意足的抹抹嘴,花道看着对面仍把头埋在盘子里的流川枫,笑着说,“你渴不渴,我帮你倒杯咖啡来。”

“恩——”嘴里含着食物的狐狸看着眼前笑的很可爱的猴子,愣了几秒(白痴怎么笑的这么好看?!),“好!”

现在在厨房里的花道没有哪一次如此的兴奋,这和以前戏弄大猩猩时完全不同,他从碗柜里拿出一瓶褐色的液体倒进咖啡杯里,接着又从冰箱里摸出一瓶白色的液体,喝了一口(很好喝),再小心翼翼地倒进杯子里,拿起小勺“叮叮当当”地搅拌,“恩!闻不出来,颜色还挺象!”拿起杯子嗅嗅的花道很满意。(请大家一起踩着“财神到财神到”的拍子唱“咖啡到咖啡到”为花道的心跳声伴奏)

“这是天才特制的冰咖啡,小狐狸要感动的流眼泪了吧!哈哈~~”一杯看起来还蛮诱人的咖啡摆在了流川枫的面前。

吃了这么多东西,说实在的还真有点渴,朝着红头猴子白了一眼,毫无戒备的流川枫端起杯子“咕咚”灌了一大口!

“恩!!!呃!!!!!”墨一般的眼睛凝固了,这是什么味道,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甜,但是舌头的味蕾完全被另一种味道淹没了——酸,酸,酸,酸,无穷无尽的酸,舌头麻木的不象自己的了,整个脸几乎皱成一团。

“哈哈哈哈!你还真的没有发觉啊,居然喝下去了,我以为你会喷出来呐!哈哈哈哈~~~~~”樱木花道笑得心花怒放,小狐狸终于中招了,捂着肚子笑的浑身颤抖,“好痛啊~~~”可为什么还是停止不了呢,笑到没力的樱木跌坐在地板上,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

可惜樱木并没有得意多久,流川枫浓密的刘海下射出两道野兽一般的光,“啪”地扔下杯子,“呼”一下朝着半坐在地上的樱木扑过来。

樱木不及反应(事实上也无力反抗)双手已被流川枫在头两侧牢牢固定住,身体也被死死压住,而眼前是一张放大的雪白的脸朝自己压过来,形成一种暧昧又危险的局面。

樱木的大笑停止了,开始觉得氧气不足。

右耳传来低低的声音:“你动了什么手脚——”

“我———呃!!!!”柔嫩的耳垂突然被含住,脸颊随即发起高烧来,“可恶!”知道自己的反应很丢脸,忍不住低声诅咒。

“呵呵~~~”不动声色的在心里微笑着,一边肆意啃噬着他的耳垂,粉色的舌头也搅动着,早就了解他的敏感点,当然要好好利用。( ^_^)

可怜的花道不仅脸红气喘,而且身体也开始不争气的颤抖了,“你!——你喝不出来啊!”

微微抬起头看着挣扎着说出一句话来的身下人,“那————甜的是什么!”

“是我喜欢喝的牛奶啦!”这句是用叫的。

慢悠悠地吐出一句:“哦——”象在吐一个烟圈,低下头继续虐待他,“那——酸的呢?”

“是——”度秒如年的花道浑身都在烧了,此刻却是用低分贝的声音回答,“是醋——”

“恩,什么,再说一遍。”狐狸的脑袋根本不象在运转的样子。(瞧他现在乐的)

“是醋啦!!!!”这句是用吼的了。

“那你为什么要设计让我喝这个呢?”流川枫兴致勃勃的样子倒是好象他很高兴和樱木玩智力问答。

“因为——”褐金色的眼眸转向一边,“因为我看见你和仙道——”

“哦?!你看见!”楞了一下,微微簇起好看的眉毛,换上一张有点严肃的面容,“你看见什么?”

“看见你们在一起啊——”陈述的语气。

“在一起做什么?”

“在一起进了一家店啊——”陈述的语气。

“然后呢?”

“然后我就回来了——”陈述的语气。

“就这样?”

“那你还要我怎么样啊!”缓过气来的樱木转过脸恨恨瞪着流川枫。

松开抓住樱木的一只手,流川枫撑起脸饶有兴味的看着看着他,“那你究竟知不知道我和仙道今天在一起做什么?”

“问你啊!你又不让——你又不让我知道!”理直气壮地直视着他。(你看起来怎么这么高兴的样子!)

“那我再问你,我们进的那家是什么店你总该清楚吧。”

“恩?”樱木花道张口结舌。

“扑哧!”流川枫终于不可抑制的笑了出来,笑的浑身抖动,被压在下面的樱木忍不住出声抗议:“死狐狸,你笑屁啊,谁叫你尽问些我不知道的无聊问题,你很重啊,你知不知道!”

“真是败给你了——”这当然是在心里说的,流川枫好容易又恢复成面无表情的样子,“白痴做事就是改不了的白痴样。”

“你才白痴呢!死狐狸,放开我!”

“反正那东西本来就是送给你的,现在就给你看吧。”从裤袋里掏出那个抚摸多次的盒子,放在樱木的胸口,撑起半身,好整以暇地等着他的反应,心里却在想着,这个白痴,虽然每次都做些让自己措手不及的事情——居然跟踪自己还设计自己!但是自己现在为什么比之前还要高兴呢,是因为知道他很在乎自己么?

“这是什么?”两眼聚焦在胸口上的“番多拉魔盒”,樱木的眼睛有一点点斗鸡(可爱)

“自己打开看啊。”猜也猜到的啊。

“喀!”褐金色的眼了映着银色的光晕,是一个戒指,整体设计不失粗旷大气,但在细节处又精雕细啄——最特别的就是在指环的中端篆刻那一朵灵动逼真的樱花,转动指环,隐隐泛出诱人的红光。现在樱木想起来那家店的门前似乎挂着一个写着“SAKURA”的大招牌了。想了又看看盒子的正在发光的东西,“戒指?”“戒指!”“戒指?”“戒指!”————(众:你当你是语言复读机啊!)

“你今天出去就是买这个给我?”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

“不然仙道就白向我推荐了。”白痴的脑袋里都装些什么?

“啊!”流川的话象一把锤子打在樱木的头上,“这下死了,死了!要被那个烂扫把头笑死了,呜~~~~~天才的脸面~~~~”(倒没有思考某仙为什么会觉得这种戒指很配他,不过,某流已经替他解决了,^-^)樱木脸上又发高烧了。再看看某流居高临下的欣赏着自己,还是开口问,“你送我戒指做什么?”

“当然是要锁住你这个喜欢胡思乱想的大白痴!”就知道你会这么问!(哇,请为流川一针见血的情话鼓掌,谢谢!)

樱木的脸现在足可以煎牛排了,这么近的看着心爱之人的脸,看着他的唇边,好象还有自己“杰作”的痕迹,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唇,底气不足的反驳,“是你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吻住樱木的手指,脸完全放松下来,忍不住逗他,“我送你戒指,那你怎么报答我,你的回礼不会就是那杯不象样的咖啡吧。”

“你还不是喝下去了——”樱木有点戏谑的看着他。

“好象还有剩哦。”流川的眼睛闪过一抹狡猾的光,忽然从樱木身上爬起来,走到桌旁拿起那只咖啡杯灌了一大口。

“啊!你——”还未反应过来,流川又扑了过来,堵住樱木的嘴,把他喝的一大口“咖啡”渡灌过来,樱木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汁液从两人纠缠的唇畔流了下来,沾湿了两人的衣服。

“呼呼呼~~~~~”被迫喝下一大半自己调制的“咖啡”樱木急喘着,“狡猾的狐狸,你去死——”

“我可很喜欢你特制的——醋咖啡,很好喝。”流川枫认真的看进樱木的眼睛。

这一眼好象是过了几个世纪,樱木朝着流川枫绽开一个最阳光的笑容,双臂自动缠上他,两人又缠绵的吻了起来。

真好,两人都这么想着,这样的“醋咖啡”,喝起来好甜蜜——————————————


 

标签:
  Q - 清之灵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