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惊旅 1-6 -待续-

(1 次投票)

作者:七重樱 周五, 2010年 05月 14日 15:20

页面导航
[仙花]惊旅 1-6 -待续-
章 4 - 章 6
全部页面
【1】


没有星星,也见不到月亮。
樱木又回到那个地方。冷得彻骨的静夜中,花道在那天那时的那个地方,他知道,不久后他将会尝到恐惧和耻辱。但是他无能为力。
樱木插手在裤兜中,沿充当篱笆的铁丝网大摇大摆向前走。路灯发出惨白的颜色,淡雾在光线下弥漫,湿润了视线。这是一个寂静、无风的夜晚。
有一个人走过来,背朝着路灯的光亮,面部显得暗淡漆黑,他穿着一件长大衣,双手插进衣兜散漫的走近,甚至比樱木还要庞大的身体被光线勾勒出一幅剪影。樱木停下来看了他一眼,没有抱任何怀疑,继续向前。温度很低,周围的空气像冰块一样笼罩身体,他冷瑟瑟的打个寒颤,朝旁边远眺,一株树桠突出,黑色的枝干活像垂死老人干瘪枯廋的手指。
重新向前看去,那个人还伫立附近,半张脸埋在围巾里,看不清楚模样。樱木瞪了他一眼。
“是樱木吗?”
那家伙说,声音有点嘶哑,听起来很温柔。
“是深泽体育大学篮球部的樱木花道吗?”
“是啊——你是谁?”
“一个篮球运动员……”他发出轻轻的笑声,“听说你有那方面的嗜好啊!”
“你要说什么!”
“啊,没什么,仅仅好奇呢……”他露出微笑,围巾下的表情似乎放松了,“不过总是隐瞒的话会很辛苦呢……”
……樱木没有说话,耸起半边肩膀,很无赖似的样子,但是心思已经被他说的话吸引过去,“也……没什么……”顿了顿,然后倔强回答,“我们跟那些人是不一样的!”
那家伙摇摇头,仿佛叹气的样子,从口袋中不是急匆匆而是随意的拔出手来,将握着什么东西的左手伸到樱木眼前。樱木自然凝视过去。
随后的事情朦朦胧胧,樱木遭到他右拳强有力的攻击,痛得弯下身子。那家伙毫不迟疑的抓住他的头发狠狠拽进篱笆边黑暗的影子。樱木的嘴边和胸腹遭到他一阵猛踢,像用大锤子锤到背后一样,几乎窒息。眼中充满泪水,视线开始模糊,他刚想反击的时候,听见了一种小小的声音,像金属互相撞击似的清脆。知道那是什么声音,是在左脚挨了一发子弹之后。
噩梦还没有结束,此刻的樱木像忽然离开苦苦挣扎的自己的躯壳,居高临下冷冷看着肉体交缠,痛苦咒骂和对方愉悦的呻吟慢慢飘散……


醒了过来,意识渐渐恢复。
樱木躺在自己家里的床上,梦里恐惧还没有消失的时候听见将他从过去阴影中拉回来的人的声音,“你没事吧?”
“……没……”无意识回答,口很干。
床边高大的男子马上察觉,伸手拿过盛了水的杯子向他微笑,“要喝一点吗,花道?”
“嗯……”
那人把手放在他的颈后帮助樱木坐起来,依然是不动声色的表情,脸庞凑近几乎呼吸相接,“花道……”
被吓了一大跳,樱木腾的后退,涨红脸差点大叫,“你、你干嘛!”
“喂你喝水哪。”他笑得很无辜,顺势坐到床边紧紧靠住樱木的身体,拧亮床头灯,“你……做噩梦了吗?”
“没什么!”照例避开回答,拿过水杯仓促的遮掩。
男人看着他的喉结上下吞动,眼睛露出奇怪的光,悄悄移过去将手臂小心翼翼放在他腰上,脸靠着宽厚的肩头,继续微笑,“时间还早,再睡一会吧……”
“仙道……”迟疑一下,顺着话音的余韵接下去叫他,“彰……”不自在的扭动身体咳嗽一声,“你还没睡?”
“有点事,不过现在没事了……你休息吧……”
身影一长,遮蔽灯光拉出一道黑影,樱木不假思索的抓住他,低下头说:“嗯,留下来吧。”
“……好啊,不过让我先洗一个澡。”

从浴室走出来,看见晕黄的灯圈下樱木面朝里面入睡,身边空出大片床位。仙道慢腾腾过去,关掉灯钻进被窝,身体跟樱木的身体有一定空距,“花道……”
没有回答,忽然减弱的呼吸显示对方是清醒着,仙道苦笑了下躺平仰睡,“如果不行的话——我还是到隔壁睡吧。”
“睡哪都一样。”不耐烦的回答。
是这样吗?仙道扭头注视黑暗中有力的美丽线条,闭上干涩的眼睛一会儿忽然朝他移过去,“不介意我靠一下吧?”嘴里说出抱歉的语气,却很自然的不容抗拒的伸手搭在樱木腰上,感觉手下的肌肉陡然僵硬,仙道努力装出不在意的样子,控制想要前移的动作。
“随……随便你……”生硬的动了动,不知道为什么泄气的垂下肩,声音沉闷传来,“随你吧……”
侧过身体让胸膛贴在炙热的背部,吞噬他强烈的气味慢慢也想睡了……
“喂——”
“……什么……”
“拿开!”
“啊?你说什么?”
“仙道彰!”大声吼他,然后樱木转身瞪直眼,就算没有开灯还是能看见涨红了的脸,“你、你的手……”说不下去了,因为无声无息钻进睡衣的双手开始磨蹭他腰部敏感的皮肤。
“啊?”仙道似乎也很讶异,停下来凝视樱木不知所措的发亮的眼睛,认真回答,“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无辜的耸耸肩,没有丝毫道歉的意思。
亲密的接触带给身上一阵冷一阵暖的寒颤,樱木牢牢抓住仙道的手臂,低下头没有说话,全身不由自主开始颤抖。
叹口气,仙道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把手抽出来微笑,“虽然是初夏,不过晚上有点冷嘛。”打个呵欠疲倦的闭上眼睛,好像过了很久,听见对方小声说,“对不起。”
“说什么啊,为什么道歉呢?”满不在乎的说,悄悄睁开眼,樱木已经转过背,留下满眼生动的曲线。

在闹钟响之前就醒了,樱木小心翼翼转动麻木右肩怕吵醒旁边还在睡的人。
看了仙道一眼,摸索着关掉闹钟,开始发呆。
仙道还在睡,常常温柔含笑的表情现在显得很木然,眉毛压得很低在微弱的光线下形成阴影,看起来异常疲惫。樱木伸手放在他头顶,想抚摸一下的样子忽然缩回来,转身开始穿衣;他的动作迅速仿佛想马上离开,然而起床之后又慢腾腾起来。低头看着再不能自由活动的左脚,他啐了一口,刚要站立突然听见从背后传来压抑的梦呓,“啊……”
樱木回头,看见仙道皱紧眉毛,显得很痛苦的模样,呆呆看了他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眼睛有点发涩,“喂!”粗鲁叫了一声,反手抓住他的肩头轻轻摇晃,“起床了,懒鬼!”
仙道没动,接连几天的忙碌让他太疲倦了,清晨的睡眠正发出不可抵挡的诱惑力吸引他更沉溺于美梦中。
“你这家伙!”樱木瞪了他一会儿,终于还是决定唤醒他,“起床!你今天不是还有一个会议吗?大男人睡得这么死很难看啊!”一边说一边顽劣的爬过去用力压住他,得意洋洋见他喘不过气来。仙道觉得呼吸困难,蠕动四肢企图逃避重负,依旧没有睁开眼睛,“让我再睡一会儿……”
这男人,或许只有这个时候才能看出一点过去的散漫吧……
够了,樱木用一种冷淡严厉的口气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管你呢!”咕哝着刚要下床,仙道却顺势靠过来,脸颊紧紧贴在他温暖的胸膛,像个寻求安慰的小孩子一样,“就一会儿……”
他的眼睛还紧紧闭着,面色是一种让人担心的苍白色,眼眶下青黑的阴影显示他毫不充裕的睡眠没有质量,樱木咧咧嘴,似乎要骂人的样子,“混蛋……”顿了顿,放低声音说,“不然今天不去了……我想你去了也没有什么用吧!”
把脸埋深了些,仙道无声无息的笑起来,“啊……”他几乎愉快的赞同情人毫无理由的怀疑,“对呢,那我今天就留下来陪你吧。”
陡然涨红脸,樱木一下不知所措,不仅因为他的言语,也因为他越靠越近的身体,“喂……”
几乎在他出声的同时,仙道停止移动,除了仍然深藏在他怀中的脸庞甚至手指头都没有沾到樱木身上,他以一种前倾的姿势继续睡眠,呼吸平稳安静。
樱木悄悄松口气,依旧感到手足无措,“那,那我先出去了,店里还有事呢……”慌慌张张爬起来,没注意平衡,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妈的!”小声咒骂着,没有敢回头匆忙出门了。
仙道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才深深吐出一口气,伸出手用力抓紧床沿,仿佛要抓住花道没有站稳时歪斜的身体,直到手指发白。忍不住也想骂人了,仙道抿住嘴唇,竭力排斥心里不快的记忆,似乎忘掉过去就能将一切抹煞;然而他知道,被深深掩盖的阴影还藏在花道的记忆中,不愿让人触摸,哪怕是自己……
闭上眼,把薄被扯来蒙住头脸,黑暗阻隔清晨的阳光,这样就没有人看见悲伤的表情。
移动电话忽然响了,刺耳的铃声似乎预示不祥一般尖叫不休,仙道本不想理它,可是受不了的樱木已经冲进来,把电话塞进被窝中并且大吼,“吵死了,干嘛不接电话?”
“喂……”懒洋洋的说,静静聆听樱木又乒乒砰砰的冲出去,神志还有点模糊。
“仙道吗?”是水户洋平,他有点迟疑,“我似乎听见花道的声音……”
“他出去了,有事吗?”
“那个家伙……好像回来了……”
仙道在一刹那彻底清醒。

【2】



这是位处市区偏北的一座很普通的两层楼房,下面的层面用来开店,上面就成为樱木和仙道的居所。
楼房是新买的,略微装修了一下,当初买楼时的商谈都由洋平和仙道出面,樱木并不清楚具体花了多少钱,洋平笑他有仙道还怕什么,而仙道,只是笑笑,然后暧昧的说他有一辈子时间偿还。
一辈子……好遥远的感觉。
樱木走进厨房开始做饭,嘴巴里胡乱拉扯了一个调子,等他醒悟过来,才发现熟悉的歌词传进耳朵,“我是天才,天才樱木花道就是我……”
声音嘎然而止,他愣了愣,呆呆的站到右脚产生麻痛。啐了一口将力量换到左脚,开始鬼叫起来:“我是天才,天才樱木花道就是我……”
“花道……”
忽如其来的声音吓他一跳,樱木回头看见仙道衣着整齐要出门的样子,不由停下手中动作,“你……”
“公司打电话来,非要去一趟不可。”仙道好久没有听到他精力充沛的唱这首歌,心里有点复杂,“马上就要出去。”
“啊?”樱木傻傻的应一声,顿了顿然后抱怨,“谁叫你不起来,活该迟到……嗯,要吃点东西再走吗?”
仙道笑了笑,走过去不容拒绝的抱住他,“……那么,一个早安吻怎么样?”
“你这家伙……放开啊!”
仙道哈哈大笑起来,放手后退,避开樱木涨红脸挥舞过来的铲子,然后淡淡问:“你会陪我一辈子吧,花道……”

没有等到樱木回答仙道就离开了。就算以最快速度转身还是看见他一瞬间沉默的表情,不敢听他回答,尽管知道是为什么……


扭转方向盘,仙道钻入一条僻静的街道,在一幢看来陈旧的平房前停下来。正门上方挂着设计呆板的招牌“水户调查社”,推门进去,接待台的职员抬头看了他一眼,露出微笑,“啊,是仙道君,社长已经在等你了。”
仙道向他致谢后朝左边一间挂着办公室牌子的房间走去。这里的装潢很普通,但不会显得寒酸,无论是趾高气昂的阔太太还是神经绷紧生怕被人抓住把柄的公务员对此都提不出任何意见。满足每个顾客的心理需要,水户在设计这间调查室的时候大言不惭的说,尽管因为懒惰没有多做整理,不过奇特的竟然符合了当初要求。
“嗨……洋平……”
水户洋平正在打电话,示意他等一下然后继续耐心的回答,“是的,太太,那些照片都是我们社员亲眼目睹亲手拍摄……绝对没有伪造……”
仙道扬扬眉,坐在一边直到他挂电话,“遇到难以应付的脚色吗?”
“嘿,一个怀疑丈夫出轨又不相信确实证据歇斯底里的女人啦……”洋平嘘一口气,开始在书桌上一堆信件和照片之间翻找,“你看看这个……”
虽然有心理准备,仙道在一刹那还是颤抖了,接过那张相片,拍的是一对偷情男女,神情亲密的手挽手在大街上,他们左侧方,一个身材出奇高大的男人正匆匆走过。

“只是一个背影。”
“那么庞大的身体在日本人中很少见哪。”洋平走过来,看了仙道一眼,“也有人看见他的搭档……你知道,他们行动的时候从来不会离彼此太远……他回来了。”
紧紧捏住照片,仙道心中几乎生出恐惧一般的东西,“那个家伙回来干什么?”
“不知道,我怀疑他的目标是你。”
“哦……这样吗?”
“但是花道也有危险……你应该明白吧……”
“那种事情……绝对不会有第二次!……我也绝对不会跟他分手……”仙道低头看着照片冷淡坚持的说。
洋平耸耸肩,从他颤抖的手里抽出相片,“当然。”
如果早点分开的话,也许花道现在已经成了名扬全国的篮球员了吧?跟男人谈恋爱,尤其跟仙道彰这种有背景的男人……也不知道花道有没有后悔——那个笨蛋!展抹被捏得皱巴巴的照片,洋平把它小心放进口袋中,“我去转转,看有没有人知道他的具体落脚点……你要回去吗?”
“不……我想去公司一趟。”仙道恢复镇定,淡淡回答。

好像有很多事情。
仙道借用私人权利做了很多细致的安排,冷静的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仿佛一年多的时间静止了,就等今天,等那个家伙回来。总要解决吧……

推掉几个饭局赶在中午时候回家,然后看见早上打开的店门紧紧关闭,充当店员的高宫几人正趴在门缝前偷瞧。
“嗨……”
“啊……哈哈,是,是你啊……”
“在这里做什么?”
“避难啊……”大楠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把耳朵贴到门边,嘴里嘟嘟囔囔的及时转播,“哎啊,又打起来了……不好,听声音好像是 货物架倒了啊……”
“嗯?发生什么事了吗?”
“流川啊,流川回来了……”野间回过头,严肃的说。
“哈哈……”仙道笑着推开门,花了点力气。一个货物柜倒塌了,里面乱七八糟像被洗劫过一样。幸好有关门,不然让别人看见里面的盛况恐怕就不敢再来了。
“我回来了……”
“碰”两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正打得难解难分。樱木一拳揍开流川,扭头看着仙道很气愤地说,“彰,这个家伙……呜哇……”
另一个高大黑发的男人没吭声,回肘顶住樱木,然后呸了一声,“白痴……”
“好久不见了流川。”仙道客气的招呼,走过去说,“花道陪陪他吧,今天中午我去做饭。”
两个人互相弹开,都是一脸嫌恶的表情。
“谁要陪那个家伙……”
“跟白痴在一起果然会变得白痴。”
“喂……”
“我饿了。”仙道随意站在他身边,微笑着说。
“嘎……哦,我去做饭吧。”樱木不甘心的狠狠瞪了流川一眼,然后向厨房走去。
回过头,看见流川专注的凝视樱木的左脚,仙道笑了笑,“恢复的很好,已经没有事了……谢谢你,流川。”
“他能打篮球吗?”流川收回视线,用一种尖锐的目光看向仙道,讥诮的表情仿佛在嘲笑他的自欺欺人,“那个家伙……一辈子都不能上场比赛了吧!”
不能比赛他还是花道啊,仙道沉默了一会儿,压制心里些微不满,“无论做什么,他还是那个天才!他现在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
皱皱眉头,流川没有说话,不知道是不屑回答还是被说中了心事。
“对了,你怎么会来这里?”
…………
“我好像看见了他……”
“……你确定?”
“我看见了那个家伙,在机场!”是肯定的语气。
“是吗?你是说他才回来?”
“不,不太像——”流川迟疑了一下,竭力回忆一晃而过的高大的身影,“应该是去接什么人吧……”
“那就是不确定了。”
流川抿了抿嘴唇,拒绝再次开口,他不想一再重复笃定的事实。
“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仙道轻松的笑起来,弯腰开始收拾店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同时放低声音,“请千万不要对花道说什么小心之类的话……他,最近老做恶梦啊……”
心电感应?流川想到一个有趣的词,但是忍不住打个寒颤,他嗯了一声。
“啊?彰……”樱木从楼上下来,忍不住叫嚷,“流川你这混蛋!该你整理这些东西呀!”
“唔”流川瞪着他手里的菜刀,有点惊奇,“……你要干什么……”
“哈哈,”仙道忍不住大笑起来,“没关系,我来就好,今天的饭要多煮一点哦,流川也会留下来。”
“我为什么要煮饭给那只死狐狸!”
“不用。”流川淡淡说,提起背包开始朝楼上走去,“我要去睡觉,晚饭的时候再叫我吧。”
“……你、你说什么?!”
“我要住这里,就这样!”
“混、混蛋!”樱木一生气就开始结巴,脸红红的,很好看。仙道有点着迷,等他气汹汹提着刀冲过去的时候才恍然惊醒,“等等……花道,我们跟流川好久没见面了,聚两天也不错啊……对了,你来做什么?”
“调料没有了。”樱木恶狠狠的瞪视流川,直到被仙道推进厨房。
“其实你没必要留下来……我会很小心的。”
“……钱包掉了……”
“什么?”
“在机场追那个家伙的时候钱包被偷了,连同身份证和护照……”流川面无表情的说完,然后转身继续上楼。
“哎……”仙道叹口气,朝厨房看去,微笑着皱起眉来,“真的有很多事啊……”

【3】



晚上的时候来了很多人,赤木,宫城,鱼住等等,还留在这个城市的以前篮球队的成员都来了,说是给流川接风——
“乱讲!他们分明是来蹭吃蹭喝!”
仙道一边帮他洗菜一边笑,“没关系,趁这个机会大家聚一聚也好……”看着他气鼓鼓不满的抱怨,顿了顿,没有说出另一句话,他们来了,你的精神也好多了。
“混帐!死狐狸算什么,如果不是我……”
“花道……”仙道在他忽然沉默的一刹那接口,“水烧开了哦。”
“啊,真的——”樱木把刚才的念头丢到脑后,赶紧跑过去关小——“喂,你干什么?”
“我爱你,花道!”仙道从后面抱住他的腰,用淡淡的口气说。
“……”樱木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不知所措的挥动双手,“知、知道了,放开我啊,你这样我没办法动啦!”
“嗯,”仙道放开他,仍然是微笑的表情,“还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吗?”
“没有了,”樱木脸红红的,很漂亮的样子,“你出去陪他们吧……”
“好!”仙道答应了,向外面走去——
“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
“记得要收钱!”樱木很严肃的强调,“我这里可不是免费餐馆!”

仙道走进客厅,闹哄哄的一群人聊得正开心,名为主角的流川在一边闭目养神,如果让花道看见一定又会大叫,“浑蛋,你们究竟来干什么啊!”
“仙道——”大楠他们先看见了他,挥挥手,“怎么样,花道还在厨房忙碌吗?果然成了居家好男人哪!”他暧昧的挤挤眼,和旁边的人笑起来。
“一会儿就可以开饭了。”仙道若无其事的跟大家招呼。
这个男人还是那么自信——赤木心想,咳了一声,“樱木——他的脚……还好吧?”
周围的喧哗短暂的停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仙道身上。
“好了啊,不用担心。”
“再也不能打篮球了吗?”
“……是的!正常的行走虽然没有问题,但是已经不能快速跑动了。”
宫城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依然微笑的表情,有点动怒,“你好象很满足的样子,是吗?”
“嗯,虽然不能打篮球的确可惜,不过对我来说,花道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
大家都沉默了一会儿,宫城喃喃自语,“可是花道不会甘心吧……”
——那当然了,仙道在心里想,并没有回答。
“我带他去美国试试。”以为睡着的流川忽然开口。
“嘿……已经无法恢复到受伤前的状态了,你不用自责。”
“没有试就不能放弃!”
“我请过最好的医生给他会诊——花道现在过得很平静,我不希望有第二次打击!”

气氛变得有些紧张,赤木咳了一声,岔开话题,“樱木快出来了吧,这些事以后再说。”
不愧是湘北问题人物的首领,他一开口,火药味就淡了。仙道耸耸肩,竭力表现出不在乎的模样。流川没有说话,但是那双尖锐的眼睛更加犀利,脸色在灯光下像雪一样惨白。

那天晚上去为流川到美国送行,闹得很晚,两人打了一架,然后花道吵着回家;仙道恰巧参加家族会议没有来——很普通的一天,谁都没有在意的一天,对关心花道的人却成为惨痛的记忆。

“喂,吃饭了!”樱木杀气腾腾的走出来,“你们,你,你,还有你……统统去给我端菜!”他大声的命令,除了流川依旧不动声色,其他人都笑嘻嘻的去了。
“流——川——枫!”
“好了,花道……”仙道赶紧拉着他坐下,“累了没有?”
“还好——我是天才嘛,”樱木自然而然的坐在他身边,用力瞪了流川两眼,伸手出去恶狠狠指着他的鼻子叫嚣:“你!今天晚上不许吃饭!!”
“……”
“死狐狸,不准给我装睡!”抓个杯垫就扔过去。从厨房出来的一群人好笑的看着狐猴大战又开始了。
“啧,其实花道能忍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啊,哈哈……”
“嗯嗯,有人调教么。”有人在旁边挤眉弄眼,一起大笑起来。
仙道微笑着看他们热闹的扭成一团,注意到樱木在闪避的时候总会比流川慢一点,于是站起来朝他们走过去,“够了,再打的话饭菜都要冷了……”一手撑住花道似乎要倾倒的身体,一手稳稳挡开流川的拳头。
“……哼!”樱木用了力气一时没有挣脱仙道的手掌,就停止动作坐下来,“便宜你了臭狐狸……”
依旧微笑不语,仙道把手轻轻放在花道左边的膝盖上,花道停顿一下,用手包裹住他的手。大家看见了,都装做不在意的样子别开脸去。
……他的左脚……
心里变得很痛苦,仙道舀了一勺汤,喝了口忽然大声呛咳起来。
“怎么了?”花道笨拙的弯过身体,担心的拍他的背,嘴巴里面嘀嘀咕咕,“这么大的人像个小孩子一样……”
“没什么,喝得太急了。”仙道一边说一边抹掉快要流出来的眼泪,注视他一脸天真的表情,笑起来,“汤味太淡,我进厨房拿点盐。”
“嗯,好。”
樱木没有起疑,转身继续和别人争抢食物。仙道站起来对上流川冷淡的眼睛,他哼了一声,还是没有表情的一张脸。

晚饭后,仙道把不情不愿的樱木推出去,让他陪众人聊天。听着他大呼小叫的声音,也快乐一点。
“仙道……”
“赤木前辈?”
“……咳……”赤木似乎不自在,动了一下身体,打量他从来没有进过的厨房缓缓说,“你……和他……”
“前辈有话直说吧。”
赤木听见对方毫不在意的回答,反而不知道怎么开口了。从一开始明白樱木同仙道的关系,他就持反对意见,甚至狠狠教训过顽固的花道,然而那个家伙还是不肯回头,直到发生那件事……
真是奇怪啊,之前恨不得他们马上分开,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后却不能容忍仙道提出分手……赤木清清了嗓子,郑重的向他说,“那个家伙,麻烦你了。”
“哪里的话,我很高兴能够照顾他。”
皱起眉头,赤木还是不能习惯这种话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说的,尤其对方是仙道。他的背景和本身的才能都跟樱木相差太大,叫人不敢轻易相信。
“倒是我应该好好感谢赤木前辈,高中以来你对他费心了……”仙道笑微微的说,瞄见赤木不以为然的样子,心里纠结起来。花道身边的人总是冷冷淡淡的旁观,抱着怀疑态度几乎以敌对身份出现……有时候差点憎恨了,恨一切阻挠他们的人。虽然,也许他们是对的——难道我不能给花道幸福吗……
“发生很多事情都是前辈在帮助他,我真的很感激。”他用客气的占有者的姿态说着。
“无论如何……”赤木看了他一眼,严肃的说,“樱木,那家伙就交给你了……很抱歉以前对你的无礼。”
“是。……前辈不亲口告诉他吗?花道知道你这么说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
“哼,不必了。”脸色微红,别开头匆匆说,“那么不打扰你,我先出去了……”

“咦,大猩猩……”洋平疑惑的走进来,怪叫半声就在他狰狞的目光下噤口不语。
“奇怪的猩猩,他怎么了?”
“没什么。你现在才来啊。”
“是啊,花道说留了我的份……”探头探脑的开始寻找食物,洋平大声抱怨,“累死了,今天被一个神经质的家伙缠住走不了……”往口里扒饭,含含糊糊的放低嗓音,“那家伙的确回来了。”
“是吗?”低头洗碗,似乎还是漫不经心的模样,然而手指紧紧扣住瓷碗边缘仿佛想捏碎一样,“他在哪里?”
“现在还没有查到。”洋平瞄了瞄他冰冷的表情,不自觉打个寒颤,“你不要乱来。”
“不会的。”仙道转过身体,开始清洗自己修长有力的双手,“……不会的……”


我能有什么办法呢?除了等待……
静静看着花道整理床铺,浮躁的心情渐渐平息。仙道忽然笑起来,“其实应该感激流川哪。”
“为什么?”樱木转身凶狠的扬手动足,“那个大混蛋,吃白食的家伙!死狐狸笨蛋流川枫!!!”
因为你有精神多了,仙道默默的想,“嗯,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和你一起睡了啊……”
………………
“……彰,你、你……”
“哈哈,开玩笑的。”仙道站起来帮助他拿出卧具。
“……不用了。”
“什么?”
“很麻烦啊,你用另外一套的话还要天天收拾。”樱木别扭的转身爬上床,“反正这张床够我们两个睡啦——就,就凑合吧。”声音掩埋在被窝下,含混的传出来。
看了他好久,仙道坐在床的一侧,右手恰好放在他的左脚旁边,于是轻轻的伸出去握住,“……还会痛吗?”
对方瑟缩了一下,很快若无其事的回答,“笨蛋,早就不痛了。”
“是吗,太好了。”躺在他身旁,呼吸他温热的气息,心里想着,如果有一天心也不会再痛的话就真的太好了……




  Q - 七重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