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ALL花]人见人爱大天才 1-18 -待续-

(12 次投票)

作者:清随 2010-05-14, 周五 15:26

页面导航
[ALL花]人见人爱大天才 1-18 -待续-
章 7 - 章 12
章 13 - 章 18
全部页面

人见人爱大天才

-------

【第一章】



据说,湘北新生中有一个红头发的小子,名叫樱木花道。

据说,樱木花道是出了名的美少年,一头火红的头发相当惹眼,英挺的眉毛,水漾的眸子,高挺的鼻梁,朱红的嘴唇,白皙的皮肤,阳光的笑容,可爱地让人想忍不住捏一捏——但就是没人敢,因为他们还不想死——据说,这样的美少年是个打架第一、脾气暴躁、张牙舞爪的猴子。

据说,湘北的樱木花道是个体育全能的大天才,无数的社团都在抢夺这个天才,但是天才却打败了篮球队的队长——那个水平全国等级的赤木刚宪——呃,虽然其过程有点恶搞,但是打败了就是打败了!——并且加入了不算很有实力的湘北篮球队。

据说,湘北篮球队连续两年都被全国大赛拒之门外,但是忠实的篮球队员们依旧锲而不舍等待光明的到来,直到新生们进来,篮球队也有了新的生命力。

据说,樱木花道加入篮球队只是因为一个叫赤木晴子的女孩,而女孩晴子爱慕的却是同样身为湘北篮球队的超级新生的流川枫,而只把樱木花道当成是聊得来的异性朋友。

还据说,樱木花道并没因此而放弃,在第一次见到流川枫并闹到不可开交後宣誓与著厮势不两立,并且发誓一定要把晴子小姐心中的臭狐狸完全抹掉,而自己一定要正大光明的入驻晴子小姐的心中。

於是,湘北篮球队从新的一年开始便热闹了起来。

+偶素叫做新人滴分割线+

“臭狐狸,你不要总抢本天才的球好不好?!该死的,你给我站住!”湘北篮球场上正在上演“你追我赶狐猴大战”的戏码。

湘北众人集体黑线,打比赛当然要抢球,而且,流川枫又不是笨蛋,抢了球不赶紧跑,他说站住就站住那不是自己找抽吗?

结果证明:流川枫虽然不是笨蛋,但也不是什麽精明人,只见流川枫眉毛一挑,当真听话地停了下来,一边很熟练地拍著球,一边面对面和花道站著,嘴里还甚是不屑地哼道:“白痴!有本事过来抢啊!”

花道怒了,大喝一声向某只狐狸冲过去,目标直指狐狸手中的篮球,但是某狐的篮球技巧不是某只自称天才但是其实是个篮球菜鸟的红毛猴子可比拟的,即使猴子非常努力的围著球球上窜下跳也碰不到球球的半分汗毛,而且最後连球的影子都找不到了,变成了只是围著某狐上窜下跳,嘴里还叽叽歪歪的:

“臭狐狸!不要叫本天才是白痴!你才是只面部瘫掉脑袋秀逗的臭狐狸!别以为本天才抢不到球,本天才就抢给你看!啊呀呀呀呀呀呀——”

“白痴!”某狐眯眯眼,十分不给面子地挖了挖耳朵,一只手应付花花很不华丽的抢球仍旧游刃有余,於是,花花更怒了;於是,流川枫的“花痴军团”的尖叫声更大了,还差点掀破篮球场的屋顶;於是,正在打练习赛的湘北其他队员们都自动退离场地两米以外,一边闲嗑牙哈啦,一边斜眼欣赏湘北名产兴致勃勃;於是,某大猩猩的妹妹两眼冒红心地看著流川小枫枫的帅气姿势,任身边的友人怎麽摇晃都回不过来神……过了四十分锺後……狐猴大战继续上演,似乎没有停止的迹象……於是,偶们威严滴大猩猩大人终於爆发了……

“砰!”“砰!”

两记硕大的拳头向著某狐狸和某猴子招呼上去,并且使出了不传不传之密“猩猩吼”震住两只不懂事滴某:“你们两个给我住手!玩了这麽长时间应该够了吧!”

“555……痛……”花花捂著头上被大猩猩打出来的大包粉委屈地蹲,整个人缩成了Q版,可爱得令人忍不住倒抽一口气,在心中大念:哈里路亚!

流川枫也将球接住夹在手臂和腰中间,一张脸面瘫似的依旧没啥表情,只是冷冷地看了看大猩猩和花花,冷哼:“白痴!”

怒!

大猩猩和花花同仇敌忾暴扁某只不知死活的狐狸——

二十分锺後……

狐狸依旧顶著张冷脸,不过脸上却是青青紫紫,好不壮观……

(接著,流川的FANS们暴扁身为作者的某随,嘴里还大声呵斥:“都是你个无良作者害偶们滴小枫枫脸上开染坊,XDJM们,追杀呀……”

某随上窜下跳:“XDJM们饶命……偶再也不敢了……5555555……”)




-------



【第二章】
  
偶们令人景仰崇拜滴伟大滴猩猩大人终於将两只无厘头的冤家收拾掉後,大吼一声集合,不到10秒锺,原本还在看好戏的众人立刻整装待毕齐刷刷地在猩猩大人面前站定,当然包括刚才还胡闹的狐狸和花花……
  
可见,平时猩猩队长的家教甚严……
  
“咳咳!”猩猩队长恢复平常的威严表情,一双锐利地小眼扫视了下站得定定的队员们,说道:“现在有一个消息要通知大家,今天教练已经联系好了陵南高中作为我们两天後的练习对象,明天就休息一天大家养精蓄锐吧!”
  
“咦?练习对象?”花花疑惑地问。
  
“恩,就是打比赛。陵南是很强劲的对手,尤其是那个号称天才的仙道彰,他是我们重点研究的人啊,还有队长鱼住也是不可小看的,他的块头很大,而我们球队的身高除了我之外没人可以和他匹敌。”大猩猩解释道。
  
“天才仙道彰?那是什麽东西!”花花突然激动起来,右手握拳大吼:“湘北有我这个天才篮球手,管他什麽仙道彰还是什麽狗屁都不成问题,大猩猩!到时候你就放心把球传给我吧,我一定会打败那个什麽什麽的陵南的!哇哈哈哈哈哈哈——”
  
黑线|||
  
“白痴!”流川枫撇过头冷哼,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正在沈浸在自恋中的花花听到,於是,花花又怒鸟……
  
“你这只死狐狸在说什麽?!本天才是天才!是天才啦!你才是宇宙盖世超级无敌的笨蛋白痴狐狸呢!”抓抓抓!花花冲过去抓住了狐狸的衣领使劲晃呀晃!
  
“哼,大白痴!”流川枫不愠不火地哼。
  
“你这只狐狸到底有没有听到本天才的话!本天才不是白痴不准再骂我白痴要不然你就是白痴!大白痴白痴白痴白痴……”花花彻底地抓狂鸟,身边滴人立刻倒退十公里以外,隐在草丛後面——看热闹!
  
“哼,白痴果然是大白痴!”流川枫依旧不屑地哼。
  
“……”花花已经气到说不出来话,只一记头棰招呼上去!
  
“砰!”“砰!”
  
两声巨响响起,花花的头在还没碰到某只冷冷的狐狸雪白的额头之前已经阵亡了,并且附送大包子一个,热乎乎地还冒著烟;当然,流川枫头上也少不了了……
  
“你们两个笨蛋!给我安静一点!你们都半斤八两!!”猩猩吼功再次现世於湘北。
  
……
  
花花委屈地蹲墙角画圈圈,眼角还滴出两滴晶莹的泪花,口中不甘地念叨:“怎麽可以拿本天才和那只蠢狐狸比较,简直是降低了本天才的等级嘛……臭猩猩,迟早拔掉你的舌头,让你吃不了香蕉……”
  
赤木刚宪的脸“刷”地黑了,现在真的是连五官都看不清了……
  
流川枫懒懒地瞥了一眼正在画圈圈的某花,虽然自己头上也有和那白痴一样的包子,但是,为什麽那家夥头顶著包子的感觉那麽口耐捏……某狐眯眯眼。
  
+偶素叫做勤劳滴分割线+
  
两天後。陵南。
  
胖胖的带著慈祥笑脸的安西教练领著湘北的篮球队员们出现在陵南的球场上,而陵南的篮球教练田冈也很热情地迎接上来,伸出手和安西教练握了握:“欢迎安西教练来陵南,希望我们比赛愉快!”
  
“哦呵呵呵呵呵……”安西教练笑得像弥勒佛。“好好好。”
  
这时,花花突然送後面跳了出来,指著田冈教练的鼻子问:“喂,老头子!你们哪个是那个叫什麽仙道的?本天才要打败他!”
  
田冈满脸黑线,一股火气慢慢地冒了上来:哪里来的小子,竟然这麽嚣张!而安西教练依旧“哦呵呵呵呵呵”地笑。
  
“喂,老头子!你怎麽不说话?”花花见田冈教练不言语,便双手叉腰鼻孔朝天地向陵南的其他队员们问:“喂,你们谁是仙道?快快给本天才露个脸来,让本天才看看你是圆是扁!”

陵南众愣住了。
  
湘北众黑线。
  
而某神经大条的花花仍在叫嚣:“哪个是仙道?快给本天才滚出来!难道是怕了我不敢出来了吗?哇哈哈哈哈哈哈——就知道本天才的威名远播……哇哈哈哈哈哈哈——”
  
“臭小子!你在说什麽啊!谁会怕你这个来路不明的红毛小子啊!真是笑话!”白色的制服上赫然印著大大的“5”字的看起来清秀的少年从陵南的队伍里走了出来,不屑地骂。
  
“恩?你就是仙道吗?”樱木见终於有人说话了,把脸凑过去,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眨呀眨……
  
越野看著突然在眼前放大的可爱脸庞一时竟失神了,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才不是呢!”
  
那张漂亮到近乎犯罪的脸又倏然从自己面前消失,越野有点松了口气的感觉:这个红头发的嚣张小子还真是漂亮呢……
  
“切!原来不是啊……”樱木失望地皱皱鼻子,表情可爱地发飙,众人的心脏狂跳个不停,就连一直面无表情的流川枫也可疑地红了脸。
  
“啊哈!好热闹啊!”
  
这时,从後面响起颇为玩世不恭的声音,来者一头竖起来的黑发,白皙俊美的脸庞,一双狭长的凤眼却懒懒地眯著,浑身散发著儒雅的气息。
  
“臭小子!今天这麽重要的日子还给我迟到!”田冈教练在看到来者後大发脾气,脸上的皱纹都开了花。
  
“对不起啊教练,我刚才钓鱼去了。”少年一副“没什麽大不了”的表情,直气得田冈教练气也气不起来……
  
“仙道!”越野喊道。
  
“仙道?”这时潜藏在花花大脑里的雷达系统启动,双眼由上至下扫描了这个传说中的“生物”,最後得出结论:“原来是只会笑的刺蝟!”
  
众人倒地!
  
仙道倒是不以为意地笑笑:“啊哈,刚刚是你在找我吧!”
  
花花被仙道的这句话激发了:“没——错——!!!”花花很嚣张地用鼻孔看著某只刺蝟,很嚣张地宣布:“你这只刺蝟给本天才听好了!本天才是湘北的超级天才篮球手樱木花道!今天我就要打败你!”
  
听到花道的宣言,仙道轻笑一声,好可爱的小家夥呢!“呵呵,那我等著你哦!”
  
“哈哈!你就等著吧!”花花当作某刺蝟是怕了自己,嚣张地笑。
  
“白痴!”後面传了很小声地哼声,阻断了我们天才花花的笑声,花花立刻本能地回道:“你才是只超级笨蛋白痴的蠢狐狸呢!”
  
回头,见到流川的脸臭臭的,像是吃了十公斤的粪便。
  
仙道又轻笑,啊哈,这个小家夥果然很可爱呢!突然接收到从对面某个地方传来地冷箭,仙道寻著感觉望过去,随即愣了愣——同样拥有黑发白皙俊美的面貌但感觉冷酷的少年正怒火旺盛地盯著他,好似他杀了他的全家抢了他的老婆一般……他应该是刚认识他的吧?
  
目光随即又触及到被赤木刚宪的大拳头打到头正委屈地蹲地画圈圈的某花时立刻明白了,原来如此……
  
仙道轻笑,可惜啊!人家也看上他了呢!



【第三章】  
  
湘北篮球队休息室内。
  
经理彩子正在拿著一份名单念著这场练习赛即将出场的名单,并且发新定做的球衣。
  
花花两眼放光盯著偶们滴大姐头,心里那素繁花那个盛开啊那个盛开,像他这样的天才等待的就是这样一个扬名立万的机遇,湘北和陵南的胜负就要靠他了!他要彻底打败那个什麽什麽的刺蝟头……哇哈哈哈哈哈哈……这下晴子小姐就会迷上我这个超级大天才了……哇哈哈哈哈哈哈……花花陷入鸟疯狂滴幻想中……
  
这时,彩子的声音传来:“4号,赤木刚宪。”
  
大猩猩队长应了一声拿走球衣。
  
花花:切!大猩猩也没什麽大不了嘛!才四号……本天才一定素一号!
  
“5号,暮木公延。”
  
眼镜兄斯斯文文滴接过球衣。
  
花花:眼镜兄也粉不错哦!居然可以上场……- -|||话说……怎麽米本天才滴名字……
  
“7号,安田……”
  
花花:连安田都有了米道理本天才米有……等一等,下一个一定就素本天才滴啦!
  
……
  
“最後一个,10号,流川枫。球衣发放完毕,以上就是今天出场的选手和候补选手。”彩子很大声滴宣布。
  
花花:呆了傻了愣了大脑一片空白ing
  
米有我米有我米有我米有我米有我……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次上场的名单中有那只臭狐狸居然米有本天才?!!!!!!
  
花花抓狂了,双手抓著彩子的肩膀晃啊晃啊晃啊晃,摇啊摇啊摇啊摇,泪花飙啊泪花飙——
  
“大姐头!你是不是看错了!你再仔细看啊仔细看啊!本天才怎麽可能上不了场呢?!我要一号啊一号!!5555555”
  
彩子被晃啊摇啊头开始晕了,终於忍无可忍一个大折扇向花花红彤彤滴脑门拍了过去:“白痴!篮球场上根本就没有什麽一号!都是从四号开始的!而且出场名单都定好了,已经没有名额了!”
  
花花一听这话怒了!惨叫一声目标转换个子矮矮的安田扯起他的衣服来:“安田,你个子这麽小不适合打篮球,就让我替你上场吧!”
  
安田死命滴拽著好不容易得来的球衣,猛摇头:“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你打死我也不行……”
  
花花一呆,看不出来这个安田还真不好对付,开始转换目标,大眼睛滴溜溜转啊转啊转啊转,最终盯上了某只面瘫的狐狸,奸笑几声:“hiahia!你这只狐狸就不用上场了吧,让本天才替你上场吧?本天才一定会打败那个刺蝟头让湘北赢滴——”
  
“哼!”狐狸冷嗤一声不搭理某只神经搭错线滴猴子。
  
花花大眼一瞪:“臭狐狸!把你的球衣脱下来来来来——”
  
“劈里啪啦!”“碰碰咚咚!”
  
第n次“狐猴大战”爆发!
  
“正蠢材!”
  
随著一声大喝,某狐和某猴一如既往地在大猩猩的铁拳下安静了。
  
“樱木,你才刚打篮球不适合上场,你想要球衣这样就行了……”
  
30秒锺後……
  
“啊啊啊啊啊……臭猩猩!你这是什麽意思啊啊啊啊啊!!!!”花花跳上去扼住猩猩队长的脖子大吼大叫,小小的休息事里诡异地传来了几声不小心从指缝间流泻的偷笑,花花大窘!
  
只见花花蓝色的砍袖上用胶布贴著个“10”字,难看毙了!
  
“白痴,这个满适合你的……”这时流川不知死活地嘲笑。
  
“……”
  
花花头上一把火燃烧的那个旺盛啊旺盛啊,但很快“噗”地一下灭了,目标转换像一直在旁边看著不说话摆著张弥勒佛脸的安西教练,小手不老实地拍向安西教练肉肉地下巴,蹂躏啊蹂躏啊蹂躏:“老爹!你不会真的不让我上场吧?不要啦!人家要上场!人家要打败那个刺蝟头!湘北没有本天才是不会赢的……好不好嘛!老爹……”
  
“樱木——!!!”
  
“花道!!你在做什麽??!!!不要对教练无理!!!”
  
大猩猩和大姐头滴小宇宙爆发,铁拳和折扇同时砸向某只猴子的脑袋瓜,被某花轻巧地躲过,刚想再砸,却被安西教练忽忽悠悠的声音阻止住:“那就让花道上场吧。哦呵呵呵呵呵呵!”
  
“虾米?!”赤木和彩子同时僵化。
  
“恩……十号球衣就给花道吧……不是还有一个十一号球衣吗?那个给流川枫好了。哦呵呵呵呵呵呵!”安西教练不紧不慢地说。
  
“哇哈哈哈哈哈哈!老爹,本天才真是爱死你了!!啵!!”花花一时高兴给安西教练好大一个“啵儿”,惹得个别人不屑又愤怒滴转过头去冷哼:“白痴!”
  
花花高兴,也就暂时不和狐狸计较,乐呵呵地穿上流川枫脱下来的衣衣,短暂露出来的白皙诱人的身子让某些定力比较差的人鼻血流啊流啊流满地……
  
某狐也不禁红了脸:“白痴!”没事居然把身子给别人看!哼,迟早叫你“好看”!
  
花花神经比较大,看到队友们流啊流鼻血还粉无辜地问一句:“你们没事吧?”
  
众人群体晕倒:蓝颜祸水啊……
  
……
  
一段小小的抢衣插曲过後,花花带头领著湘北众走出休息室走向篮球场,举手高呼:“湘北——”
  
大家齐呼:“必胜——”

【第四章】

哨声响起,湘北vs陵南的练习赛开始。

镜头在篮球场上转啊转啊转啊,为什么没有花花的身影呢?镜头又在场下转啊转啊转啊,啊!终于,在湘北的冷板凳上发现了正在郁卒滴某花。

花花坐在板凳上,红色的小脑袋晃啊晃,乌溜溜的眼珠转啊转,朱红的唇瓣撅啊撅,白皙修长的推颠啊颠,脑袋里胡思乱想郁闷啊郁闷!

可恶啊!已经开始五分钟了为什么老爹还不把我这个秘密武器派上场呢?只要我上场肯定会让湘北一路领先到底!

花花大大的眼珠偷偷向安西教练的方向转了转,却只见胖胖的教练依旧没啥表示,可恶!我忍!

……两分钟后。

花花开始烦躁地挠挠这挠挠那,左动动右动动,安西教练还是没啥反应,可恶!我再忍!

……五分钟后。

花花开始不安分了,看着场上跑来跑去,偶尔还抛过来挑衅眼神的狐狸,实在是憋屈的受不了,他抱着教练的脖子撒娇:“老爹啊,快叫本天才上场啦!看看大猩猩和狐狸他们都输给陵南了,该是本天才这个秘密武器发挥作用的时候了啊啊……”

安西教练:哦呵呵呵呵!时间还没到呢!

彩子:(啪!用折扇拍花花滴红脑袋)不许对教练这么无理!

花花:……

委屈地回去坐下。

……十分钟后。

樱木军团全体到齐,加上猩猩队长可人的妹妹晴子,樱木军团看到坐在冷板凳上兀自郁闷的花花开始兴风作浪……

高宫:哦吼吼吼吼吼……看啊看啊!花花果然是在坐冷板凳呢!

大楠:对啦对啦!就应该叫那小子坐在那种地方最合适了!千万不要让他上场哦!否则湘北就输定了!

野间:看看看!看到樱木那张脸没有!都青了!真是好看呐!哈哈哈哈!

洋平:(微笑)恩,不愧是猩猩队长,知道让樱木上去只会有坏处没好处……

晴子:(脸红,小小声)流川枫好帅哦……

花花:(看向晴子,变成Q版娃娃)晴子小姐……你好漂亮啊……
(面向樱木军团,青筋)你们这些家伙……

……十五分钟后。

仙道又进一球,陵南领先,湘北无得分。冈田教练大放阙词:对!就是这样!今天的练习赛我们要赢三十分!

篮球场上,湘北的球员们怒目而视,却在看到冈田身后的人时吃惊。

……花花双手合拢,食指和中指伸出,对准冈田教练的PP——戳下去!

“啊呜——”冈田如遭电击,脸色发青,直直倒了下去,又马上起来指着樱木大喊:“你……你这家伙在做什么!裁判!裁判!”

裁判一声哨起:“技术犯规!”

花花黑线,茫然茫然!这个死老头竟敢口出狂言!

“砰!”

大猩猩的铁拳无误地捶向红色的脑袋,一手勒住樱木的脖子将他向板凳区拉:“蠢蛋!你在搞什么鬼!”

……

“哇哈哈哈哈哈哈!!!”

四周爆发出如雷的笑声。

流川酷酷地摆头:“哼,白痴!”

仙道含笑,看似温和的眼神讳莫若深,花花还真是特别可爱呢!

流川枫瞪竖起头发的仙道,眼中的光芒下降180度!

晴子脸红:“啊!花道在做什么啊!”

樱木军团笑得没了形象。

比赛重新开始,体育场中的声音开始一致:

“仙道!仙道!仙道!仙道!……”

花花怒,他要去杀了他们!

彩子和湘北众人努力拉住他:“樱木,不要啊!要不然又会弄成技术犯规了!”

花花立刻转移视线,看向樱木军团,挥啊挥拳头:“你们来这里干什么的!还不给我把这些人解决掉!”

樱木军团:“哇哈哈哈哈……”

……

……二十分钟后。

前半场结束,本来被陵南灌得19:0的分数在队长赤木和受人谈论的超级新人流川枫的努力下拉近差距。

花花继续暴走,他要上场他要上场他要上场……

老爹无视某花,笑得天下太平:“哦呵呵呵呵!”

流川趁大家不注意将花花拉到一边,花花吼:“你这只狐狸想干什么!”结果,被流川的眼身吓趴。

流川皱眉,一双冰力十足的眼睛看花花小声嘀咕:“……怎么会这么可爱。”

花花伸长耳朵:“什么什么?你说什么?”

流川酷酷的撇撇嘴,开始说反话:“你这个白痴!不要上窜下跳耍宝好不好?很难看!”

花花怒:“死狐狸!你在说什么?!本天才耍宝?!你个xxxxx……”

流川自动将难听的话过滤:“白痴!”

花花的脸气得绯红。

流川看着看着看呆。

……

……二十五分钟后。

湘北迎头赶上,将比分差距拉进成七分,冈田教练开始焦急,可恶啊!明明说要把差距拉大三十分的!怎么会这样?!

哨声响起,陵南喊暂停。

冈田教练开始碎碎念啊碎碎念:“你们怎么回事!连湘北这种队伍都打成这样怎么能打进县大赛称霸全国啊……”

……

正当冈田教练念得正欢时,陵南众球员双眼瞪大愣愣地看向教练背后,冈田当然也发现了自己球员的不专心,转头,吓!

花花抱着绿色的头巾姑且当作掩饰,手拿喇叭,见陵南众发现了自己也不慌,双手叉腰开始大笑啊大笑:“哈哈哈哈!你们的计划已经都被本天才听到了!不要以为湘北只有那只大猩猩和狐狸哦!本天才才是决定湘北胜利的男人!”酷酷滴摆个Pose。

“砰!”

不出所料,大猩猩的铁拳杂过之后,将某只单细胞生物拖回自己的地盘进行“管教”。

陵南众,愣住!那个红头发的是什么怪胎啊!

仙道轻笑出声,有趣有趣,真有趣!

……

……三十分钟后。

离比赛结束还剩下十分钟,花花被绑在椅子上——彩子为了防止花花乱来。

仙道晃过湘北众人,一记漂亮的投篮,落地后,仙道的眼神直直看向花花,花花一个激灵:这只刺猬头是在叫本天才下场?!

果然不出所料,仙道走到花花面前停下,食指伸出,勾了勾。

吼吼,花花滴小宇宙燃烧了,双臂用里,捆绑住的绳子应声而断:“刺猬头你等着!本天才这就下去!”说罢大步向前走。

湘北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拦住了他!

花花拉下脸,那个臭啊!

……

不到一会,安西教练终于开口:

“哦呵呵呵呵,樱木,去暖身吧!”

花花怒:“暖身?暖什么身?臭老爹你别以为本天才不敢把你怎么样……”

彩子一脸黑线地打断他:“花道,暖身的意思就是做准备下场。”

花花一听乐了,一蹦三尺高。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仿佛一阵寒风吹过,整个体育场的人都愣愣地看着花花,不敢置信,那么快速的运球……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花花继续运球,终于在彩子说“够了”之后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心脏就开始不听使唤的跳啊跳:

“咚咚!咚咚!咚咚!”

就在这时,赤木被鱼住撞倒,换花花。

“樱木,看你的了!”

花花点头,但心脏还是跳啊跳啊……

……

“噼——”哨声响起,湘北换人——

天才樱木花道登场!



【第五章】
  
扑通!扑通!!扑通!!!
  
心脏跳啊跳,一下比一下更快。
  
刷!刷!!刷!!!
  
汗滴流啊流,一次比一次更多。
  
花花的身体开始僵硬啊僵硬,身体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沈重,各个关节的骨头咯吱咯吱地响著,花花紧张得开始同手同脚。
  
脑袋里乱糟糟的,理不出个头绪来,思绪呈现了白热化状态。
  
观众席上沸腾起来,四周都是议论纷纷。
  
“咦?湘北打算派那个小子出场了啊?”观众甲。
  
“这个小子到底行不行啊!”观众乙。
  
“果然还是樱木学长,看来湘北打算决一胜负了呢!”对花花盲目自信的相田彦一。
  
“湘北怎麽会让花道出场啊!那个小子可是很笨的耶!”幸灾乐祸的樱木军团。
  
此时的花花却什麽也听不进去,大脑一片空白,眼前灰蒙蒙的,什麽也听不进去。
  
仙道有些愣愣地看著花花自自己身边走过,脑中打了一个小小的问号。
  
花花继续向前走著,心里有些颤抖地说著,哼……好了,等著我来打败你吧,因为……因为本天才……是……是……是天才!
  
“樱木!”这时,从旁边传过来一记球,到了花花的手上,众人瞩目,那个嚣张到极点,有著可爱到极点的容貌,行为却白痴到极点的家夥到底是什麽类型的选手呢?
  
众人屏息凝视。
  
花花接到球,一只脚先跨了出去,然後……然後……另一只脚拔啊拔,终於……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哔——”裁判的哨声陡然传来,全场静默三分锺。“带球走步!”
  
……还是静默啊静默。
  
三秒锺後,众人“砰”地一声集体摔倒。
  
……无语鸟。
  
“呼——呼——呼——”
  
花花开始深呼吸啊深呼吸,眼前还是灰蒙蒙的一片只有隐约的光聚集在一点上。
  
球转到了鱼住的手上,高大的鱼住有些不屑地轻哼:“这就是代替赤木上场的人吗?”
  
他正面迎上樱木,双手将球托到头往上,花花僵硬地跳起,四周一片抽气声:“糟了!是假动作!”
  
鱼住勾起唇划出嘲笑的弧度,再次将球托起,但是表情却僵住,那个小子……那个小子居然没有落地,而是直直地呈“飞翔”状态在自己的头顶?!……
  
“砰!”“咚!”
  
巨大的声音在体育馆中响起,接著是静默——
  
北风那个呼呼地刮啊!黑线那个刷刷地掉啊!汗水那个哗哗流啊!
  
……
  
“呼——呼——呼——”
  
花花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有点稀薄,心跳得厉害,身体僵硬不听使唤,眼前什麽都看不清,耳边嗡嗡的除了自己的喘息和心跳以外什麽都听不见……
  
怎麽会这样?本天才怎麽会这麽紧张呢?
  
不是这样的啊!本天才应该是意气风发地灌他几个篮,但是……但是……
  
可恶啊!可恶!
  
……
  
陵南那边。
  
鱼住被花花当成了垫背的,红色的液体从鼻腔中滴答滴答流下来……
  
陵南众看到了,便开始怒啊怒——
  
“你这个人在做什麽啊!”
  
“你看鱼住都流血了……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你是在报复吧?心眼这麽小,还想不想打球了……”
  
“你……”
  
只有一派悠闲的仙道习惯性地将手臂塞进运动短裤里看著花花茫然地坐在地上不停地深呼吸……一抹微笑浮上嘴边……不,似乎是一直在微笑著没有卸下来……
  
湘北这边。
  
赤木不在,看到花花闯了祸的眼镜兄木暮公延一边不停对著陵南道歉,一边拍著花花略显宽阔的背部安慰——
  
“鱼住啊,对不起!樱木不是故意的只是他太紧张了!”
  
“樱木,不要紧张!没事的……没事的……”
  
……
  
就在木暮忙著两头忙的时候,花花突然面朝地板直直倒了下去……
  
“砰!”类似不久之前的巨大响声在体育馆内再次响起。
  
……
  
灰尘那个飘啊飘,飘啊飘啊飘啊飘……
  
所有人愣住,呆呆地看向导致这一结果的罪魁祸首——尚还抬著一只脚残留犯罪证据的流川枫……
  
“白痴!你在乱紧张什麽啊!”
  
默……
  
湘北众看著两人,石化……
  
……
  
正当众人屏息时,花花一下子从地板上跳了起来,空气开始流通,心跳渐渐恢复正常,身体直接扑上流川枫,眼前一片清晰,听觉也开始恢复……
  
“乒乒乓乓!”“砰砰咚咚!”
  
一阵烟雾自两人打架的周围绕啊绕啊绕,好不热闹!
  
“哇呜哇呜哇呜——花道恢复了啊!你们看你们看,看他的动作多灵活!”樱木军团欢呼!
  
……
  
“木暮,你看你们湘北都这样了,就算你们弃权了吧!”这时,本在旁观的田冈教练老脸上带著“奸诈”地笑容说。
  
“这……田冈教练……不要啊……”木暮慌慌张张地想反驳,但是不知道怎麽做。
  
……
  
“啪!”
  
又是一声巨响,所有人向声源处看去——
  
只见花花和流川已经停止了打斗,花花的手掌劈在田冈教练的头上,田冈教练的脸一阵发青……
  
“哼!臭老头,你在做什麽啊!谁要弃权!比赛现在才开始呢!”
  
天才的宣言。
  
……
  
“劈——”
  
哨声再次想起,比赛,继续——
  



-------



【第六章】

“陵南!加油!陵南!加油!陵南!加油!……”

“湘北!加油!湘北!加油!湘北!加油!……”

比赛继续,场外双方的拉拉队叫得欢。

湘北还差陵南七分,湘北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木暮在后面喊:“大家要加油啊!还有九分钟了,我们一定不能再让他们得分了!防守防守再防守啊!”

陵南的田冈教练也开始吼:“听着!那边的大猩猩赤木已经不再了!不过,不必同情他们!我们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一口气就去做个了结!去好好利用鱼住的身高!尽量在里面取个胜负吧!”

……

观众席上。

看球的人纷纷沸腾起来——

“哇!这回湘北完蛋了!”

“是啊是啊!没有那个四号的大块头在的话估计他们怎么折腾也赢不了陵南啊!”

“是啊是啊!再不得分的话他们就输定了!”

“看样子,那个上来顶替的红头发小子没有多大的能耐啊!”

……

“樱木!加油啊!”

“别给湘北丢人啊!”

——BY 捣乱的“樱木军团”。

……

“流川枫!加油!流川枫!我爱你!……”

疯狂的流川花痴团,汗下。

……

相田彦一看着鱼住担心地问:“不要紧吗?鱼住学长?”

鱼住有些气闷:“啊!恩……可恶啊!那个红头发的小子!”

“加油啊!鱼住学长!那个人啊……他叫樱木,据说啊还是被看好是湘北下届的队长!”相田彦一又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为自己的“偶像”花花宣传。

“下届队长……?”鱼住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不要开玩笑了!那个小子……哈哈哈哈哈哈……”

相田彦一反驳:“是真的耶!根据另一项说法啊,他还曾经打赢过赤木呢!”

叮——

鱼住愣三十秒……随即否认:“彦一,那一定是骗人的!”说完便走上场去。

“罚两球!”裁判的哨声响起,鱼住接过球,慎重地拍了两下,瞄准篮框——

“啪!”“啪!”

未投进!

鱼住愣。

……

“哇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笨蛋耶,猴子头头!”花花抱着肚子笑得欢啊笑得欢。

“白痴!你们半斤八两!”某不甘寂寞的狐狸在后面捅某自称天才的白痴一刀。

“死狐狸!你说什么?!”花花被激,毫不客气地一拳赏给狐狸。

“哼!”某狐不屑地撇过头。

“啊啊啊啊啊——你这只死狐狸!臭狐狸!白痴狐狸!竟然对着本天才‘哼’?!我要宰了你啊啊啊啊啊——”花花彻底怒了,说罢便要往某狐身上扑,但是蹄子蹬啊蹬,怎么还在原地?爪子挠啊挠,怎么也够不着那只狐狸?

花花迟钝地发现周围原本的吵闹竟然诡异地安静了,周围人的眼光好怪异地看向自己,他后知后觉地转过头去——

赫!好大一张带笑的俊脸!

“仙仙仙仙……仙道?!”花花呆楞,大眼睛眨巴眨巴,不晓得这个家伙抱着自己干吗?

“呵呵……”仙道看着花花呆楞的表情很可爱的样子,情不自禁地轻笑出声来。“你不是说要打败我吗?那还跟流川枫纠缠什么?”

“嘎?”花花的脑袋转不过弯来,只能继续愣愣地看着仙道无反应。

“呵呵……你这样会让我把持不住哦!”仙道又笑出来,暧昧地声音在两人之间流转。

“嘎嘎?”花花的脑袋一片空白,再也不会思考鸟。

“恩……你不说话,我可以当作你是在期待我吻你吗?”仙道有趣地看着花花地表情,调笑。

“嘎嘎嘎?”花花的脑袋仿如被雷劈了一下,惊吓地推开仙道桎梏着自己的胸膛,后退好大一步,一手叉腰一手颤颤抖抖地指着仙道气怒:“你你你你你……你这只刺猬头在说什么啊!!!!”

“恩?不愿意吗?”仙道的脸上依旧挂着招牌微笑,用遗憾地语调叹气。

“废废废废废……废话啊!!!”

“唉,那下次好了!”

“什什什什什……什么下次?!哪有什么下次!!”

“呵呵……”

“白痴!跟那只刺猬头纠缠个什么啊!”某狐隐约嗅到了这只刺猬貌似在打他的白痴的主意,故意出声阻止。

“我哪有……”

“闭嘴!……你,不要碰我的东西!”流川冷冷地开口,前一句是对某只迟钝的天才,后一句是威胁想打某花主意的刺猬头,狭长的凤眼中尽是冰冷地寒意。

“恩……那个……他是你的东西吗?”仙道不惧,挑衅似的向流川抬了抬眉。

“……”某狐沉默,锐利的眼神如箭射向某不识相的刺猬头,用眼睛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杀死你……

仙道怡然自若地穿过流川的身体含笑看花话,这个小东西还真是可爱啊可爱啊可爱啊可爱啊……

花花上窜下跳地欲揽回众人的目光,我是天才我是天才我是天才我是天才我是天才……

……

九分钟,还真是难熬啊……

 



  Q - 清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