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牧花]我不是天使

(1 次投票)

作者:青涩天使 周五, 2010年 05月 14日 15:35

````这时天空要下雨 我们笑得很勉强 无言以对的路上 没有太多惆怅 像是最后的游荡 把淋湿的风欣赏 遗忘最初的信仰 看清你的模样 爱就爱 不要逞强 不过是 美梦一场 太多的星光都和你分享 给自己留一个晚上没有爱 又会怎样 谁都要 孤独收场 我最后一次站在你的身旁 藏起天使的翅膀 我不是你的天使 我(也)不懂你的天堂 当月光变成你的目光 我不看你的过往

From 我不是天使



````急速行进的洲际列车


````窗外的景色在路边树木的掩映下,有着或明或暗的光影变幻,在靠窗坐着的男人脸上,撒下了明暗交错的斑块。

````男人的脸是黝黑的肤色,轮廓成熟而沉稳,暗色的眸子里,尽是深刻世故的漠然;一颗圆睿的黑痣,不恭地栖伏在左眼角下——那本是眼泪流过的地方;冷冷的嘴角,噙着意思嘲弄的意味,玩味地看着窗外飞逝的景物,好似看着一出与自我无关的戏剧——他的眼,没有焦点地看着远处,一任飞逝而过的锋利,切碎了他的视线……

````突然,一团跳动的红色,灼伤了他的视线。

````那不是窗外的颜色。他回过头,看着空旷的豪华车厢——一个红色的身影,闯入了他的眼。

````是他,燃烧的火红发丝,映照在透明的玻璃上,仿佛夕阳暮霭的血红伤逝。琉璃样的琥珀眼眸,就是他等待了生生世世的救赎——只因他的纯净,他的透明清澈见底。那一刻,他觉得他见到了天使,背上有着洁白羽翼的天使,他,就是他的命。

````他笑了,对着有着阿修罗颜色的天使,笑了。

````你好!

````是日本人么?

````他用日语说着,仿佛是种诱惑。



````红发的天使就坐在他的身旁,肆意地大嚼着他的食物。而他,就用宠溺的目光,带着深处不为人觉察的敬畏和小心翼翼的呵护,看着天使隐藏着的翅膀。

````“阿牧!”

````“恩?”他上瘾般地听着自己的名字从天使的口中清脆地蹦出来。

````“阿牧!”

````“呵呵~我喜欢这个名字!我叫樱木,樱木花道!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日本人哦!你去哪里?阿牧?”

````“你呢?”

````“Terminal”樱绯之色的发丝卷曲着俏皮地耷在耳际,他望向窗外无尽的暮色,夕阳余晖的光亮罩着金黄的镶边,射入窗内空旷的车厢。

````“我也是。The last station of this trip。”牧低沉的声线响起在渐次黯淡下来的空气中。



````正午暖暖地阳光,照着静谧的车厢。但阿牧觉得,比窗外的太阳更耀眼的,是坐在对面的樱木。

````他穿着舒适的棉白衬衫,纽扣随意地搭上几个,领隙敞开的缺口,让锁骨的线条在白色棉布中若隐若现,一绺红发弯曲地贴在上面,映衬着暴露在空气中的淡麦色皮肤,色彩柔润而和谐,又让正午细碎的阳光偷了懒,只在他身躯的边缘线条上抹上了几笔绚丽的金色,但这足以使阿牧的视线移不开了。线条分明的侧脸,褐色的眼珠正出神地望着窗外。虽然窗户是关着的,樱木也是几乎静止地坐在对面,但在阿牧觉得,他背上正张开了那对白色的羽翼,振翅欲飞……

````阿牧眯起眼睛,让樱木的轮廓在视线中变得模糊……



````教堂中,一个肤色深色的小男孩正望着白色的天使塑像出神,一双大手抚上了他的脖颈。

````“阿牧,你喜欢天使么?”

````“我和你,注定是双手粘满鲜血的魔鬼,这种罪,是无法洗脱的。但有一天,你一定会遇到你的天使,他会指引你赎你的罪。在这之前,阿牧你一定要活下去”……

````刺耳可怖的枪声响起,高大的男人躺倒在血泊中。躲在天使塑像后面的小男孩,惊恐地看着男人死也没能闭上、而是望向他的血红眼睛,一滴眼泪,流过男孩左眼角下的一颗黑痣……

````“首领。”

````高大的男人转过身来——当年的男孩已经变成了海南的当家首领,王者的霸气,笼罩着他伟岸的身躯。“我要去洛杉叽,一个人。”

````“可是,首领……”

````男人挥手,打断了手下的劝告。他用虔诚而迷恋的目光,望着教堂中白色的天使塑像。

````“我要去赎我的罪。”……



````樱木突然靠近的脸庞,惊醒了阿牧陷在回忆里的思绪。

````“怎么了?阿牧?”

````阿牧牵了牵嘴角,露出了个严肃的笑容。

````“哈哈哈哈!中年人的笑容!阿牧你笑得好难看!”

````樱木嚣张肆意地笑着,撒满阳光的笑脸,刺痛了阿牧的双眼——这个少年毫无心计的笑容,照射进自己内心最阴暗的角落。你是天使么?来帮我赎罪的天使……樱木。



````“我困了。”

````樱木孩子气地揉揉眼睛,坐到了阿牧的旁边。

````“借肩膀靠一下嘛!”

````樱木任性地自顾拉过阿牧的肩膀,舒服地枕了上去,又蹭了几蹭,终于找到一个最舒适的姿势,偷笑着,闭上了金色的眸子。

````被靠住的胳膊感受着他的重量,少年青涩的未发育完的身体,毫无防备地全心依靠着自己。阿牧偏过头,注视着樱木婴儿般纯净的睡颜:轻轻颤动的睫毛,在下眼睑上投下了一道阴影;翘着的嘴角,还残留着刚刚的笑意。火红的卷曲的发丝,散落在自己的脖颈处,皮肤似乎都能感受到那火焰般的温度,炙烫着自己坚硬的外壳;但那惊心动魄的红,看上去却更像是撒满一身的鲜血,妖冶而诡异。


````“阿牧。”

````樱木懒懒地躺在阿牧的怀里,头靠着他宽厚结实的胸膛,手里拿着香草冰淇淋,一边叫着阿牧的名字,一边还不忘了往自己的嘴里填上一大口的白色美味。

````“其实,我比较喜欢草莓的,颜色和味道都是粉红色的那种。”

````阿牧放松身体在柔软的靠背上,手里捞起一绺樱木长长的卷曲红发,把它缠绕在手指上;坚韧的发丝紧绕在手指上,那颜色竟像被利刃割开的肌肤流出的血红液体。

````“阿牧,我们还有几天的时间了?”

````“到站么?终点,还有三天了。”

````三天后,我们就会在这趟空旷的旅程终点到达。只有三天了,只有三天的时间可以用来看着你。

````“阿牧,下车后,我们还会不会再见面呢?”

````“我想,是不会的了。”

````我们本来就是陌路人,只因搭上了同一趟列车,才会有几天的时间用来认识彼此。下车后,我们就会是两种世界的人——就像两条相交的直线,在一点交汇后,就会渐行渐远,再也不会产生交集……

````我不想让我的世界里的血腥,玷污了你纯白的羽翼。你是我的天使,但不必懂的我要的天堂。只要在没有月光的晚上,我会忆起曾经的过往,它就会是照亮我黑暗生命的灯火。天使,曾经飞过我的天堂……

````“哦……”

````樱木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又向嘴里填了一口冰淇淋。


````“阿牧,你要吃么?我觉得,香草的虽然没有草莓的好吃,不过也不错哦!”

````冒着丝丝白气的半固体被举到了眼前。阿牧看着樱木费力抬高的手臂,和勺中正在融化的食物,心里对陌生人本能的最后一丝防备,也随着冰淇淋柔软地化成了一汪雪水。

````“哎!滴下来了!”

````樱木大叫着,阿牧忙用手去接融下来的冰淇淋,啪嗒一声,粘稠的液体就掉入了掌心,还带着强烈的凉意,溶入了手心的纹路,但这同时也避免了殃及樱木靠贴在阿牧嘴巴正下方的头发。

````“可惜哦。”樱木拉过阿牧的手,把凉凉的嘴唇凑近了,用湿热的舌尖舔噬着。阿牧的手仿佛被一股电流击中,但也只是轻微地抖动了一下,可这种酥痒的感觉却像是迅速伸展的藤蔓一样,摄住了他的心脏。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心脏激烈的跳动,一种异样的火热,从下腹升起——那是无法抑制的欲望。

````樱木仰起了头,望着阿牧变得幽深的眸子,咧开嘴,突然地就笑了,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厚厚的唇角边,犹粘着点点白色的冰淇淋,稚气而任性地粘着。阿牧突然就很想品尝一下那种凉意的味道,刚才未得到的味道。身体已经先于这种想法,噙住了樱木的嘴唇。

````淡淡的香草味,从呼吸中刺激着敏感的嗅觉,樱木的口中还有着冰淇淋甜甜的味道——植物的味道,凉凉地,滑滑地……阿牧的舌,不自觉地想要品尝更多。他吸住樱木颤动的唇舌,带着霸气地掠夺着,掠夺般舔噬着天使纯洁的味道——那是长期处于黑暗之中的人,对太阳的渴望。现在他一直等待的天使终于出现了,带着白色的羽翼,来赎他的罪……但是现在这种暧昧亲昵的举动,是不是对天使的一种亵渎呢?

````阿牧这样想着,不觉粗鲁的动作温柔了起来。他呵护易碎的珍宝般,轻轻地拥着樱木纤细的腰身,充满留恋和不舍地在他的唇角做最后的一吻。

````充满掠夺的霸气的温柔消失了,樱木睁开了眼睛,用深色金眸看着眼前这个随时都过于理智的男人,他笑了——是那种暧昧的、妩媚的、充满了挑逗的媚惑的笑容,天使露出了恶魔般顽皮的微笑,带着深深的诱惑,他的唇贴近了阿牧的耳垂,轻轻地呵着热流,吐气如兰:“阿牧,我喜欢你。”

````心中那根紧绷着的丝弦断了……



````狭小的卧铺包厢里,两具纠缠的肉体,用彼此真实的触觉去感受真实的存在……

````粘湿了的翅膀,缠绕的手指,融化了的身体,重叠着的心灵……

````不要你的过去,

````只要你的现在,

````把中断了的未来拉到身边,

````天使,请带我离开……



````爱情究竟是什么样?每个人都有他不同的诠释,一见钟情,日久生情;倾情如急瀑,绵长如溪流;爱得轰轰烈烈、惊天动地,或相敬如宾、情淡如水……

````落入尘世二十余载,懵懵恫恫中"开窍"也久矣,无论坐观他人的故事,或是当局中之人,五味早已体会得太多太多,心也开始变得木然。到底现在想要什么?需要什么?孤单地来到尘世间,享受独自一人的自在逍遥,长久的孤独却变成寂寞的恐惧,华灯初上的繁闹街市,形单影只的空虚心境。喜欢酒精麻痹神经的飘忽感觉,肆无忌惮,疯狂任性,胆大而妄为,只为暂时忘却寂寞的惶恐,心里充斥的只有快感,明知短暂而虚无,每每酒醒后的头痛欲裂,却越发地沉迷于这瞬间企待着下一次……

````人永远都是孤独的动物,在各自一方天空下生存,或许曾有人无意中的闯进,但有如路中的旅馆仅做稍侍的休息片刻的停留。斗转星移年复一年,物是人非,近似的心情不同的人事,上演着一段段的剧始剧终,可会有一部永远看不到终结的剧目……



````伏在樱木的背上,抚摩着他瘦削的肩胛骨——那是天使的翅膀生长的地方;现在,天使也为我停留了,收起了他的翅膀,同我一起堕落;身体的结合,灵魂的结合,恶魔与天使的结合。来吧,来拯救我……

````我也想要幸福,所以请带我离开……

````快感的高潮,仿佛天使的羽翼般展开……带彼此的身心飞翔,去人类目不所及的地方,那里,叫做天堂——只有我们的两个人的天堂……



````从深深的迷乱和情欲中苏醒,身旁的天使却已不在了。



````阿牧披上衬衫,迈出还弥漫着浓郁糜色气氛的空间,迎面吹来的风,让人感觉无比地清爽,却又隐隐地有着即将失去的空虚和疼痛。

````樱木就坐在车厢之间的窗台上,长长的双腿支着地,身体依靠着一侧的车厢墙壁,头是偏着的,眼神清澈地看着车厢外面渐渐消失的太阳。从开着的窗口吹进来的风,吹拂着他凌乱的长发,如在血色夕阳中飞舞的蝴蝶,迎风张开了他美丽的羽翅;没有扣严的领口,裸露着的锁骨上,还残留着昨夜欢爱的吻痕,深深的紫色,像一道抹不开的伤痕,锁着他飞翔的梦幻……

````阿牧轻轻地走过去,拥住了昨夜的爱人,替他扣紧了衣服,疼惜地暖着他被风吹凉的身体。

````“花道,到终点后,跟我走好么?我爱你,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樱木缩偎在阿牧宽阔温暖的怀里,看着堕入地平线的血色残阳,暧昧地笑了。火车,轰隆隆地开上了一座高架在山谷之间的铁桥……


````“阿牧,你真的爱我么?”

````“是,很爱很爱你。”

````“呵呵~~,好开心你能这么说。那你爱我有多深呢?如果我向你要一件东西,你会给我么?”

````“连我的命,都给你。花道,够不够?”

````“我要的,是……”

````樱木轻轻推开阿牧的怀抱,反手,突然打开车厢之间紧锁着的门,清冽而强劲的风,就裹着飞舞的气息,扑面而来……

````阿牧毫无准备,站在门边的身体突然的暴露在悬空的空气当中,他猝不及防,脚下一滑,身体已经悬在了车厢的外面,只靠着一只手抓着门边的把手,凌空地飘荡着。


````“花道!”

````阿牧奋力地呼喊着站在门边的樱木,“快拉我上去!”

````而樱木,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阿牧好象垂死挣扎的样子,还是那么一脸暧昧地笑了——

````“你还不明白么?牧君,我要的,就是你的命啊。”



````我最后一次站在你的身旁
````藏起天使的翅膀
````我不是你的天使



````红色头发的高大男人,用粘满鲜红液体的手掌,抚着啜泣的红发少年,口中不断地咳着血沫……

````“花道,不要哭!我不能再守护你了……记住,不要替我报仇!那样只会弄脏了你自己的人生……你要好好地活下去,不要再踏进黑道一步!答应我!”

````“老爹!……”

````我知道,我没有什么能力替你报仇……

````可是,我知道杀死你的人的名字,我就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替老爹报仇……

````牧绅一,我会亲手来取你的命……



````日思夜想的仇人,就在眼前,只消轻轻地一推,他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了;可是,心口为什么这样地疼痛,痛得我无法呼吸……

````“花道……”

````“花道,到终点后,跟我走好么?……”

````“我爱你,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呵呵~~

````呵呵~~

````樱木笑着,流着泪笑着,滚烫的泪水滴落在阿牧唯一支撑着身体的手上。

````我不是天使啊!难道你一直都没看出来么?

````我是恶魔,是恶魔;一只为了复仇,欺骗了仇人,也欺骗了爱人的恶魔——它还天真地欺骗了它自己呵……

````原来,牧绅一,我也爱上了你——樱木花道爱上了他的仇人……

````所以,我的仇报完了;现在,我的爱人,请等着我……


````樱木蹲下了身体,伸出双手握住阿牧的手腕,紧紧地握住。

````然后,他看着一同度过了120个小时的爱人,暖暖地、满足地笑了……


````纵身一跃,天使藏起了他的翅膀……

 

标签:
  Q - 青涩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