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那一只叫仙太郎的兔子

作者:青涩天使 周五, 2010年 05月 14日 15:39

【上】




````那一天,仙道看见樱木的时候,是在街角拐弯处的一家宠物店前。


````说实在的,与其说是被那颗光鲜耀眼的红头吸引住了目光,还不如说是被当时樱木的另一种特别——近190的大个子,却像个小女生似的,蹲在宠物店的玻璃橱窗外,不错眼珠地看着里面,神情专注,从那张棱角分明、线条曲折的少年的脸上,流泻出一种叫做温柔的东西;未曾完全蜕去稚气的脸庞,还伴随着眼神的错动,变幻出各种夸张的表情。

````虽然搞怪一向是樱木他的专利——仙道想到这里不自觉地笑了笑。从和湘北的第一场练习赛开始,樱木搞怪的本领远远比他那稚嫩的球技来得高明。尤记得练习赛输了一球的樱木,临走时对自己施展的小伎俩,使自己的右手足足肿了一个星期。

````但不知为什么,自己却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觉得他很有意思——可爱么?是这个感觉么?

````他给人的印象,总是这么地深刻。

````就像现在,自己又被他吸引住了。



````“好奇心能杀死猫。”

````如果仙道明白这个道理,他就不会走过去——看看这个蹲在街上显眼的大男生究竟在看什么。

````“可爱喔!好可爱!!”

````走近了,还能听见樱木的嘴里,伴着趴在玻璃上不安分的手指,嘟囔着的只言片语。

````“樱木花道,你在看什么?”

````“咦?你是陵南的刺猬头!”

````倒!竟然还被叫做这个奇怪的名字:这是樱木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送给自己的。

````“呃……那个……樱木同学,我的名字是仙道彰。”

````“我知道的啊!可是还是刺猬头比较顺口么!”

````咳,咳……完全没办法啊!对着樱木的直来直往,就是没有办法。


````“那个……樱木啊,你在看什么?我看你都在这里蹲了半天了。”

````“这个啊!好可爱喔!”

````顺着樱木的视线,仙道向店里望了过去……

````“你……樱木你不会说的是那个吧?!!……”

````“对啊!很可爱是么?”

````樱木看了半天的,就是摆在店里正对着橱窗的架子上的一只小笼子,里面一只毛茸茸的花斑兔,正眯着懒洋洋的褐色眼睛,盯着外面两个看了半天的人类。

````“樱木原来你喜欢兔子啊!”

`````“是啊!非常非常地喜欢!”

````“可你为什么要在外面看啊?”

````“这个……呵呵……”

````樱木抓抓鲜红的头发,不好意思地一笑:“那是因为以前每次我都要在店里白泡很久。今天老板不肯让我进去了……”

````“莫非……?”莫非你只看不买?

````“我当然想买啊!不过放学后要打工,现在还要增加球队的练习时间,没时间照顾可爱的兔子啊!”

````“哦!原来如此。”仙道恍然地点了点头。没想到看上去好象不良少年的樱木竟然有着这种有趣的嗜好。看来他也只是一个还未长大的孩子啊——而且还是个有着一颗柔软心肠的孩子——不是么?喜欢宠物的人,不是都有一颗爱心么?……

````“刺猬头,你喜欢兔子么?”

````“我啊?”看着樱木兴奋地泛着光的脸,仙道硬是吞回了后面的话“我比较喜欢吃啊……”

````“喜欢……很喜欢啊!兔子很可爱!”仙道微笑地看着笼中懒洋洋的兔子——他感觉自己的嘴角正在微微地抽搐。

````“那!你可以买一只喽!”樱木的眼中好象闪着星星。

````“刺猬头!买一个吧!兔子真的是很有趣的宠物啊!喜欢就买一个吧!你一定有时间照顾它的是吧?因为听说你经常地翘掉练习——所以你一定有大把的时间!大不了本天才帮你给它取名字好了!来嘛!来嘛!快进来挑一只!”

````仙道感觉自己嘴角的抽搐有加剧的倾向——这个樱木是不是终于找到了一个进去的机会啊?



````“这只也很好!”

````“那个也不错!!”

````“这个!”

````“那个!”

````“哎呀!都好可爱!没法选么!”

````仙道看着樱木抱起这只、拎起那只,蹭蹭、摸摸、挠挠……

````然后就是看到宠物店的老板一脸的黑线——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樱木只能在外面看,真是可怕的爱心啊!


````“就是你喽!”

````“刺猬头!快来看看!我觉得这只是最可爱的哦!”

````樱木眯眯地笑着,抱起一只黑白花斑的迷你兔,亲热地用鼻子蹭蹭小兔子的毛皮。红色的发丝扫落在兔子柔软的长毛上,更显得是那么地鲜丽。而小兔子好象也很喜欢樱木的抚摩,乖乖地呆在他的掌心了,接受着樱木暖暖的笑容。

````“对了!还有兔子的窝和便所!还有兔粮!玩具!免疫药……”

````“哎~这个牌子的比较好哦~这个兔粮比较美味,还有营养……”

````………… ………… …………

````仙道扶了扶快要倒塌的朝天发——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要走进来的啊!好象从一看见樱木的时候就开始被他牵着走!可是,看到他的笑容,就感觉一切是那么地美好。想看到他开心的样子——就像现在,他在兔子露出的温柔和细心,和平时听说和见识过的那个火暴脾气的樱木简直是判若两人么!

````算了……

````他开心就好了——面对樱木的笑容,真的说不出拒绝的话啊……

````也许,自己应该把他当做宠物来养才对。


````“刺猬头!我都帮你选好了所有的东西了哦!”

````仙道看着樱木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挂满了各种宠物商品——对了!最重要的还是那只优哉游哉地呆在樱木怀里的小麻烦,正瞪着不置可否的眼睛,看着自己未来的主人(——不是这个红头的可爱少年才是偶的主人么?怎么又换成了这个怪异发型、笑得偶毛骨悚然的男人?)

````“哎!偶连名字都替你选好了哦!”

````樱木摸着手掌大小的花斑兔。“它叫仙太郎!和刺猬头你都有一个仙字哦!可爱的名字!”


````于是,就因为在街角的拐弯处,仙道遇见了宠物店外面的樱木,他从此开始了他和仙太郎的同居生涯。

````而另一个最重要的罪魁祸首,也不可避免地走进了他的生活……




【下】




夏日午后斜照进来的阳光,让人懒洋洋地只想昏昏入睡。

仙道陷在沙发里,无聊地看着在一旁地板上打蔫的花斑兔子。明明刚才还活蹦乱跳地疯玩——把仙道堆在地上的篮球杂志推倒、踩乱,又踢又咬,在可怜的杂志上留下排排整齐的齿痕;把装在盒子里的兔粮弄得满地都是,还溜到厨房里吃光了所有的苹果以后,随“腿”地一踹,踢倒了仙道装着上回钓来的鲤鱼的水桶,自己干干爽爽地蹲坐在一边,看着那条无辜的鱼在地上扑腾——幸好它不是一只猫,不然这条鱼也必进了它的肚子。然后在仙道看到厨房惨状后发出无比凄厉的叫喊响起之前,拖拽着仙道的一只木屐,到笼子中去睡午觉了。

仙道忙七忙八地收拾好惨烈的厨房,气冲冲地趿拉着一只孤独的木屐,来找罪魁祸首——仙太郎正舒服地枕着那只木屐睡得香。看到这团毛茸茸的圆球,仙道的心中一软,被打败地瘫坐在沙发上,手脚疲乏地懒得动了。唉!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要买个麻烦回家啊。

又想到了那个可以算是倒霉的日子——遇到樱木的日子。

仙道闭着眼睛,嘴角勾起一丝懒散的笑意——今天他又快来了哦。

时间在滴答滴答中踱向了3点,那个活力四射的敲门声咚咚咚地砸碎了午后悠长拖沓的沉眠。

浅寐的仙太郎机警地竖起耳朵,既而欢快地发出“叽”的一声欢叫,蹦跳着奔向了门口。

“嘿呦!小仙!今天有没有乖乖地哦?”

红发的少年抱起欢蹦着的兔子,把仙太郎肥嘟嘟的小身体托在掌心,熟悉而亲热地蹭了蹭兔子小小的、湿润的鼻子,用麦色的脸颊摩挲着兔子柔顺细软的毛皮,仙太郎则驯服地趴在樱木的手心里,满足地闭着眼睛享受着温柔的抚摩。

“嗨!樱木。”被忽略的在一边的仙道酸酸地看着幸福的仙太郎,脸上却挂着嘻哈的笑容,打着招呼。

“嗨!刺猬头!”樱木抱着乖乖的仙太郎,朝着仙道灿烂地咧嘴一笑,露出兔子般整齐洁白的牙齿。“我们带仙太郎去外面晒太阳。”


素青的天空,暖暖的夏日阳光,淡淡的青草味,从河面上吹来的微熏的风……和一只活蹦乱跳追逐着蝴蝶的兔子。

琥珀的眸子,鲜艳的头发,都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心里有丝丝的甜蜜和满满的惬意。

仙道躺在河堤岸边的草坪上,仰头转望着碧色的天空,朵朵棉花白里,太阳调皮地掩躲着,红红的脸蛋,无比开心地笑着。

……可以,一直这样么?是不是,有些……贪心呢?

心里……真的,有些高兴——和……小小的期盼……

甚至有了,一丝的在乎。

不自觉中微张开了口:“樱木……花道……”

…………………………………………………………


还未来得及叫出口的名字,突然被狂烈的狗吠声给打断了……

“小仙!”

樱木腾地站了起来,脚步踉跄地奔向了声音的源头……

仙道的心中也是一沉,快步地跟了过去。

“八嘎!打死你!臭狗!呜呜……仙太郎!”

赶过来的仙道惊呆了:樱木赤手空拳地和一条肥壮的狼狗争夺着一只小小的血肉模糊的尸体。他揪住狂吠着的狗的脖子,从白森森的牙齿里拼命地抠出那团花斑的小小毛皮;曾经拍着篮球的手,发疯似地暴打在狗身上,总是挂着稚气笑容的脸上,暴着青筋,横满泪水,像只被惹毛了的小兽,和另一只真正的畜生撕咬着,双手上都是斑斑的血痕,分不清是仙太郎的,樱木的,还是那只被扁得很惨的凶狗的……

“樱木!”仙道扑过去,从后面拦腰抱住了他,狼狗趁机挣脱开,飞快地逃走了。樱木却还是全身战抖着,双手狂乱地挥舞着,拳头攥得嘎嘎作响,拼命地挣扎着。

“樱木!”仙道死命地抱紧了他已经迷失心神的躯体,“樱木!你清醒些!”

迷乱的眼神,还是纯净无邪的他么?止不住的液体滚涌着宣泄着,因为哽咽而抽搐着的肩膀,看起来是那么地脆弱而无助……

要怎样?要怎样你才能恢复原来的你?

本能地——或许是潜意识地,嘴唇凑近了他哭泣着的脸庞……

咸咸的,是泪水的味道……

渐渐地,樱木停止了挣扎,用尽了力气,无助地沉沦在此时此刻这个唯一的安慰里……

过了多久?没人想知道……

唯一的感觉——仙道宁愿时间就在此刻停止……

可是,樱木还是慢慢地清醒过来,在这个看起来纯粹是安慰的吻中,清醒了过来。

他瘫软在草地上,万分轻柔地拾起那团被血污弄脏了的小东西,生怕惊碎了它酣眠的美梦一般,托在掌心上,伏上脸颊慢慢地摩挲着,透明的液体在血污的花斑毛皮上冲开了小小的一晕,滴答答,滴答答……他知道,这团调皮的小东西是再也不可能睁开褐色的亮眼睛,欢快地“叽”着撒欢在自己的手心里了……

属于他和它的夏天,过早地这样逝去了……

还有他的。


没有了仙太郎,日子就这么地安静下来。仙道依旧还是会翘掉午后的练习,回来清洗好兔笼,在食盘里放上满满的兔粮;走进厨房,苹果篮子整齐地堆在墙角,水桶里的鱼扑腾着畅游着……一切都回到了从前,他从前一直都想要恢复的日子。

可是,他知道,他的心是再也回不去了……
想见到他。

……………………


再次见到樱木,是夏天快过去、快开学的午后,他无意中又走到了那个街角,那家店铺前。一些日子不见的颜色,那惹眼的红刺痛了仙道的眼睛,他有种想哭泣的感觉——恍惚间他又仿佛看到了那天的樱木——全神贯注地蹲在街角,用一双爱怜而稚气的眼神望进透明的橱窗里去……

他同上次一样地走了过去。

“樱木,你在看什么?”

樱木火红的头还是没有抬起来。“刺猬头,你说,小仙它在天堂会不会有人陪它玩?”

那只调皮的兔子啊?……呵呵~仙道不觉在心中微微笑了:它到哪里都是那么地捣乱……和——可爱……

“当然……它会有很多的兔子朋友陪它的啊,樱木。”

“你……还想买一只么?我……可以送一只给你——这回,让你亲手养好么?”

“呃……如果你还是没有时间的话,也可以还放在我那里……”

“还叫它仙太郎好么?我是说……我们可以挑一只一模一样
的……”

“樱木……”

…………………………

仙道一个人自圆自画地说着——经过了一个夏天,他们之间,好象隔了层东西——至少仙道是这么觉得的。

本来,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小小的、软软的、活蹦乱跳着的小毛球联系着……

现在,仙道有些担心——甚至是害怕——一切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么?

他现在拼命地想找到新的联系,生怕那种想用力气抓住的东西,会突然地从此消失不见了……

“刺猬头,谢谢你。”

许久没有说话的樱木,站了起来,面对着仙道。

“谢谢你。不过,我不想再养宠物了。”

樱木的眼睛,还是澄澈透明的褐色——但那底上,已经沉淀了一个夏天的思念和,成长。

仙道知道了那代表着什么。

从那团曾经每天活泼地生活过的小兔子身上,他学到了一种直接:
怎样去面对想要得到的东西……

所以,他走近了,轻轻地拥住了樱木。

“那么,就让我来做你的仙太郎吧……”

“喜欢你,已经很久了……”

从那天这里的邂逅开始;

从把那团小毛球带回家里开始;

从开始习惯你每天的到来开始;

从你在我怀里哭泣着时候开始;

从那个安慰你的吻开始;

从很久很久以前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开始

………………………………………

夏天,还有几天……

夏天,才刚刚开始……

 

标签:
  Q - 青涩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