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永夜永爱

作者:青涩天使 周五, 2010年 05月 14日 15:43

到京洲岛旅行,本来并不是打算一个人的。

仙道背着不多的行李,随着下机的人流踏在另一方的土地上时,心里仍然是这样想的。

原来人生的欢乐都是短暂的转瞬即逝,曾经碌碌以求的东西,得到又失去以后才明白--其实自己想要的,并不是这些而已。只是心中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难过--可能是对消失的过去有些惋惜吧。并不是不可以放下。所以在那样心绪杂乱的情形下,独自一个人来了曾经计划着两个人携手同游的地方,就是想试试,一个人的旅途,是否也会快乐。他仙道,可是从来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呢。

终于走出了机场的大门,站在宽阔的广场上展眼望去,一片新鲜的绿色,带着微薰的海风,吹淡了一路的疲惫。仙道舒服的伸展了四肢,正打算迈开步子去找个旅店--因为是临时决定要一个人来旅行,所以连旅店都没有预约。但是现在是旅游淡季,应该会很容易找到吧。

远远地,他听见了一阵渐渐清晰起来的嘈杂声,而且向着他所在的方向越来越近……

"抓住他!抓住他!他是小偷!"

一个黑影略过身旁,仙道听着那样的叫喊,下意识的伸出了双手,揪住了那团黑影,身体也被迅速运动着的身影因着突然停止的巨大惯性带得一个趔趄。

还未看清楚手上的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突然地,一团火焰就这么地闯入了眼瞳里,灼伤了自己的视线……

一个红色的身影在黑影随后快速的跟至,一只修长而健壮的手臂不由分说地从自己的手中拽过黑影,耀眼的红色晃了晃,就已经重重地锤在了黑影的额头上,噗地冒起一束青烟。

"看你还跑不跑!该死的!竟然敢在本天才的眼皮底下偷东西!"

说罢,眼看又一个头锤就要落下,仙道替那个倒霉的小偷轻轻地叹了口气,又一次地伸出了手,挡在了那个红色火颅的前面--

"你看他已经晕了……所以,不需要再惩罚他了吧。"

烫眼的红色果真停了下来,抬起脸庞打量这个半路杀出来的陌生人。

他很高,居然比自己还高出一点点;怪异的发型,微微笑着的桃花眼,却也是有些惊异的看着自己,那双含着笑意的眸子注视着自己,心里有些慌乱有些恼火,所以狠狠地回瞪过去,眼见着他的眼睛更加地惊异着,心中就生起了小小的得意。

仙道在看清楚后来的这个身影的一瞬间,有种从未有过的恍惚和迷离--就是那个夜行纯净而却有些迷糊的眼眸,彻底的吸引住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所以目不转睛且贪婪的注视着他,不期然换回了一个汹汹的瞪视,心中的笑意更加浓郁了。

可怜的是那个倒霉的小偷,在电光火石的"眉目传情"中,被遗忘在了地上。直到警笛声响起,两个人才结束了这种瞪视,一起把小偷送上了警车。

仙道一直地看着那双眼眸,直到对方的眼中又出现了微微的怒意,才换上礼节似地谦恭,伸出了右手--

"你好!"

红色的少年搔了搔头,有些局促地想了想,终于也伸出了手……

本来还想像着他手掌的温度,仙道却突然发觉自己的手落空了,手腕反而被握住,听见他惊讶的叫声:"你受伤了!"

低下头看,右手果然有些划伤的痕迹,大概是刚才和小偷撕扯时弄上的。看着男孩紧张的神情,不知为何,有些高兴了。

"我有急救箱放在机场,你等我一下,我去拿来。"

路边的双人椅子上坐着两个高大的男生,一个正全神贯注的给另一个包扎着手上的伤口,火红的发丝挡住了明亮的眼睛;另一个眼中带着深深的笑意,不错眼珠地看着对方的表情。

"好了!"

男孩愉快地说了声。

"以后抓小偷也要机灵点吧!这样就受伤了,真是没用呢!果然是普通的小老百姓欸。"

仙道看着他认真而自信的脸,很想笑出声来。

"请问,你也是来旅行的么?"

"咦?"男孩微微的一愣。

"才不是呢!我是这个岛上唯一的天才啦!恩?你是来旅行的?"

"对啊。没想到刚踏上了这片土地就遇到了小偷呢。"

"真是该死的小偷,败坏了本天才居住的岛的声誉了呀!我要狠狠地教训他一顿,你偏偏还拦着我!"

呵呵,真是可爱的直性子。

仙道突然想更多地了解面前这个有趣的孩子。

"你说你是本地人是么?"

"对啊,我对这座岛是最熟悉不过了!没人比我更了解它了!"

"那么,可不可以……我想请你做我的导游。因为我是一个人临时决定来的,所以没有预定旅行团……"

"哈哈哈!刺猬头!你算是找对人喽!我可比专业的导游更厉害哦!跟着我你肯定玩的比一般人要开心!说定了!"

仙道本来还在想要是他拒绝了该怎么办,没想到他这么痛快地就答应了,心里真的是开心极了。

"恩,好!那明天我们就开始好么?这个是我的手机号码,我叫仙道,仙道彰。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樱木,本天才叫做樱木花道!"少年脸上是大大的.灿烂的笑容。

远远地,仙道就看见樱木血红的头发飞扬在晨曦金色的阳光下,舞动着,充满了生命力。

"喂!仙道!"樱木从一望见仙道那抹蓝色的身影开始,大咧咧地舞动着手臂。

"你早!"仙道咪咪笑着,看着樱木活力充沛的样子。

"我的天才导游,今天我们从哪里开始游览呢?"

"这个嘛……昨晚我有研究过哦,本天才已经制定了完美的路线图,你就跟着我来吧!"

说着,樱木伸手攥住了仙道,对着渐渐升高的太阳振臂一呼:"出发喽!"

手被另一种温暖包围着,仙道的心里开始产生了一种奇特的感觉:如果可以,这样子,一辈子地走下去,什么都不想……

"仙道,跟着本天才走就对了!京洲岛最好玩的地方,我最熟悉了!"

他们站在一个下坡路的上端,下面的坡路斜斜的,看起来走下去应该会很轻松。

"喂,你的包里有可乐没?"樱木两手空空,一身轻松,所以指着仙道背后的旅行包问道。

"可乐?没有,我只买了宝矿力。"

"那也行啦!快拿出来!"

"你渴了吗?"仙道一边拿出易拉罐,一边关切地看着樱木。

"不是可乐啊。"樱木有些微微的失望。"反正也不是我喝,喂,把他喝光吧!"

"可是,我并不渴啊。难道不是你想喝吗?"

"不是啦!唉!反正你先把这个喝下去然后把空罐子给我。"

喝下充满疑惑的一罐饮料还真是奇怪。仙道把空空如也的罐子递给了樱木。

樱木接过来,蹲下身,把罐子放在地上,用手把准,回头调皮地看了仙道一眼:"喂,你说,罐子会不会滚下坡去?"

当然会喽,那还用说?!

收到仙道这样的眼神,狡黠地一笑,放开了手。

仙道瞪大了眼睛,看着被扔下坡的罐子咕碌碌地翻滚了几下,停在了半坡上,然后着魔般地向上坡滚来。一会儿工夫,樱木伸手接住了自动返回来的罐子。

"怎么样?"樱木得意地看者目瞪口呆的仙道。"还有更绝的呢!"

说罢,樱木有些费力地跑下坡,把手里的罐子放在地上,看着那只罐子努力自觉地滚上破去。

"喂!刺猬头!接住了哦!那只罐子!"



仙道手里把玩着空罐子,有些诧异地看着樱木。

"很奇怪对么?告诉你哦,这是岛上最有名的怪坡了,地球引力在这里都不成立了。所以人们传说这是一段可以让人弥补过错的道路。从这个坡走下去,心里想着后悔的事,然后再走上来,回到原点,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就像这只罐子一样,即使被仍了下来,它还是会自己回来的哟!"

"可以重新来过么?"仙道回头望着刚才走过的坡路,沉思着。

他把空罐子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筒,苦笑着说:"其实这种传说也只是人们的美好想象罢了。已经发生的,又怎能回到过去?已经失去的,是不可能再回来的。所以,如过后悔了,就把过去丢掉吧。"

"可是……"樱木弯头望着仙道,"只要是自己想挽回的,伸出双手,总有一天会抓住的吧。"

"也许吧。"



京洲岛真的是很美。四面环海,幽蓝沉寂的大海,把这座圆形的宠儿轻拥在怀抱里,又为她准备了漂亮的襁褓,造就了这座种灵毓秀的绿岛。

樱木和仙道沿着林荫小路走着,阳光透过树叶在地上透下班驳的影子,一切都是那么地宁静而和谐。

"仙道你看这篇桔园!"

道路的两侧,都是浓郁的桔树,近秋的季节里,满眼已经挂上了橘红的果实,红彤彤的一片,煞是好看。

"这片桔园可不是普通的桔园哦!每棵书从种下时开始,人们用注入了愿望的水浇灌他们--给桔树水时心里都要想着自己的愿望,这样种植下的桔树生长的特别快,长高长大后就被叫做愿望树。"

"你瞧。"樱木伸手摘下一个火红的桔子,"这样的桔子果实,吃了以后可以满足我的愿望哦。"

仙道接过红桔子,望着樱木同样红彤彤的笑脸。"这样的果实,真的可以满足我的愿望么?"

"哈哈,能不能满足你的愿望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们现在不跑的话,恐怕就要倒霉了!"

说着,樱木抓住了仙道的手,又调皮地一眨眼睛:"快跑!忘了告诉你,这片桔园,是有人看守的。……所以,马上就有人来抓我们啦!"

来不及反应,只微微地略一迟疑,就听见身后有人远远地叫嚷着:"喂!怎么乱摘别人家的东西?!"

"快跑!"

手心又被温暖地握住,仙道脑中一片空白,只跑着这只温暖的手一路飞奔着。渐渐地,身边可以听到樱木开心的笑声。

"哈哈哈!想抓住本天才?怎么可能嘛!"

心脏因为剧烈的运动,激烈地跳着,血脉里也渗染了同樱木一样的兴奋与轻狂,像赤裸的婴儿,放肆地奔跑着,抛开了俗世一切繁重的羁绊,感觉如此轻松。



"呼!好累喔!哈……"

跑得狼狈不堪的两个人,手还是紧紧地攥在一起。濡湿的汗水,顺着樱木年轻脸庞滑落,清澈的眼睛因着放肆的欢笑而变得更加地生动。褐色的眼睛霍然睁大了,凑近了仙道微微汗喘的脸,手指对着仙道的鼻子,又忍不住捂住肚皮开始笑起来--

"哈哈!仙道你的头发!刺猬头变成落水猫啦!"

仙道伸手揪揪自己的头发,也发现汗水已经打湿了头发,加上奔跑的风,竖立的发型一定就像是被太阳融化了的冰淇淋,倒塌了。

看着樱木灿烂的笑,沾染了他的快乐,仙道也忍不住大笑着,抛开了心中沉积了好久好久的烦闷。

樱木,你真的是一个能带来快乐的天使。



终于走到了这座岛的尽头,眼前是礁石林立的海滩,岸上的小山已经被海侵蚀出许多巧夺天工的岩洞。仙道和樱木现在就坐在其中的一个里,一起望着远处礁石口的人出神。

"仙道你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吗?"

"难道他们拿着钓竿不是在钓鱼么?"

"什么嘛!钓鱼多平常,他们是在钓海鸥哦!"

"钓海鸥?"仙道扶了扶又差点垮踏的发型,"海鸥也是可以钓的?"

"对啊!"樱木伸手抓起一根地上的小树枝,夸张地比划着。

"就在这里装上诱饵,然后这么一挥钓竿,海鸥就会飞来上钩了!"

"真的啊?!"仙道瞪大了眼睛,看着樱木兴奋的示范着。

刚巧有一对老人拎着鱼桶经过。

"喂!"仙道站起身来,打着招呼。"请问,你们收获怎样?"

说着又向鱼桶里望了望。"有没有钓到海鸥么?海鸥?!"

一群老头子看着仙道一边问一边比划着钓海鸥的动作,面面相觑,又望见了仙道身后偷偷笑着的樱木,一起大声地笑了起来。

"啊啊,花道这个孩子又在捉弄人了!小伙子,你见过追着钓竿跑的海鸥么?"

仙道被笑得莫名其妙,回头看见一脸诡异的樱木,终于明白自己又一次上当了。

"喂!樱木!你不要跑!看我怎么收拾你!"

"哈哈!"樱木边跑边回头做了个鬼脸,吐吐舌头,"有本事来抓我啊!"

两个嬉笑追逐的身影,在夕阳余晖的映射下,沙滩上留下了交互纠缠着的光影。



星空下的山野,静谧而神秘,一堆篝火冉冉映红了两个年轻的脸庞。

"总觉得,星空下无人的田野,是京洲岛最美的时刻和所在。"

樱木向空中伸出了双手,又弯下来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从指缝间窥探着繁星点点的夜空。他拿下遮住了脸的双手,偏过头,褐色的眼瞳点染了篝火的光焰,也仿佛落入了两颗星。

"对不起哦,仙道。是我任性地让你留下陪我坐在这个地方露宿。不过我真的觉得现在才是京洲岛吸引人的所在。以前,我都是一个人来欣赏;不知为什么,我很想让你也知道,这里所有有趣的东西。"

"但是我觉得,最有趣的,是樱木你呢!"

仙道一手托腮,坐在樱木的身旁,看着樱木被火光映红了的脸。

"你就好像这一团火,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就燃烧着所有的快乐,我都被你感染了呢!"

"是么?"

樱木向篝火上加上了一把柴火。

"可是为什么,我觉得你还是不快乐喔?"

不快乐?

是的,我还是不快乐。

"樱木,你知道我为什么会一个人来京洲岛旅行么?"

"恩,的确是奇怪啦。一般来这里的都是情侣,所以京洲岛又叫做情人岛呢!"

"是的。所以我和一个人约定,要一起来这里,携手一生,携手一生的一个人。"

"那……现在那个人呢?"

"她走了,一个人去美国了。原因很简单,我们要结婚的前一天,我父亲因为突然意外车祸,变成了植物人。如果做了我的妻子,就要面对照顾一个病人的日子--所以她对我说,我们还不是十分了解彼此,他要再考虑。等到婚礼那天,我收到了她去美国的消息。"

仙道的眼中有闪烁的水光,火光中氤氲着潮气。

"呵,多有意思!相处了三年的未婚妻,居然在结婚前才说彼此不了解。这也不怪她,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和自由。她想要的自由,我给不起,所以放手也是一种快乐。"

"那你还喜欢她么?"

"以前应该是的,只是从我知道她飞往美国的那一刻,我突然发觉,可以牵手一生的人,原来不是她。"

"所以你一个人来了,但是来了这里,还是不快乐。"

"也不能这么说。"仙道微笑了一下,抚了抚樱木红色的发丝。

"樱木你给了我很多快乐啊。所以,我在这里,真的找到了许多快乐。"

"谢谢你,樱木。"

还有,我喜欢你。

这句话,从初次机场邂逅开始,种下了因,发了芽,一路滋生着。现在,这几个字,噎在喉间,却无法吐出口。

曾经那样的情意相许,却在一件意外面前就被彻底击溃了。不敢再奢求着什么天长地久,也许曾经拥有过这段真心的快乐,就足够一辈子的回味了。

只是,自己的心,会在旅途结束的时候,也随着身体一起回到东京去么?

樱木在将要黯淡下去的火堆中挑了挑,拨旺了忽明忽暗的不安定。心,也像这变幻莫明的火焰,燃出未曾拥有过的期许。

"仙道你明天就要走了么?"

"嗯,是的。公司我只请了短休,爸爸她在医院也需要人照顾。所以……明天下午4点的班机。"

你,是想挽留我么?还是,这根本就是我的一厢情愿。

"哦。那,明天我可能不去送你了。"

心,刺痛了一下。那么,现在,就是我们相处的最后一夜了。真的希望白昼不要来,让黑暗的夜永远深沉下去,让黑夜的篝火永远不要熄灭。再记得这样的一次情动,这样的一次相遇,记得永远的黑夜中,曾掩藏了我无尽的永爱。



天,就要亮了呢;篝火,曾经熊熊的篝火,也燃尽成灰烬。该收拾起心情,结束一切,回到那依旧物欲横流,奢靡浮华的都市森林中去了,不是么?

"仙道,早晨!"樱木刚醒来,清澈的眼睛还带着找不到焦距的迷茫。"天亮了呢。"

"对哦,"他低下了头,"我忘记了。该说,仙道,祝你一路顺风。"

"你……"仙道心痛地看着樱木垂下的发丝遮住了表情,"没事。樱木,有机会去东京玩吧。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来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

"嗯,好。"

樱木接过纸条,却没再说多。两人又陷入了些凝滞的空气。

"好了!走吧!"樱木突然用力拍着仙道的肩,"回去后不要忘了本天才哦!"

不要忘了我。请你,一定要记得我。

我不会忘,我怎能忘?如果可以忘记,永远的夜,永远的爱……



手里拿着登机证,仙道等了又等。在最后一则催机通告结束后,他无奈地走进了关卡。

我以为,你会来。

如果你来,我就可以说服自己,不走。

可是,你没有来。

爱,终于还是无法说出口。

再见了,我的红发天使。

在他蓝色的背影消失在那道门后,一团红色闪出了厅中的圆柱。一双琥珀色的眼睛,默默地看着刚刚他站过的地方。天际中一道银翼划过,像一道,无声的泪痕,坠落。



当我在回到这里时,一切还可以重来么?

那道怪怪的坡路,走下去,一切可以回到原点:

那片桔园,你摘取的果实,我还没有剥开。如果可以实现我的愿望,我愿用一生的所有,去换取那枚火红的桔子。

樱木你,想听的,是这些么?还有一句话,你更想听到。是不是?

自己怎会,对一个陌生的人,产生了这样的期许?不是已经习惯,在被叫做情人岛的地方,孑然一身也会开心地生存下去么?多少人曾来了又走,只把这里当成了暂时的歇脚;他们的脚步,是不会为了任何人而停下来的。如果他曾走进你的生命,也只是暗夜里的一点微光罢了,绚烂过,美丽过,终究还是要消失的。度过慢慢长夜的人,只有自己。

手中紧攥着的纸条,已经被汗水打湿了。樱木展开看时,字迹已经很模糊了。

不要啊!这是他留给我的唯一纪念-除了回忆。

泪水偏偏又不争气地流下,更淋湿了心情。

其实一直站在坡前不肯走的人,是我啊。

只要迈出了第一步,我知道,多苦多痛我都不会再回头。

只是,我连迈出的机会,都已经失去了。



"樱木,你在哭么?"

一个暖暖的声音,暖暖的怀抱。

"仙道?你!你你……你没走么?"

"我又受伤了,所以,不能走……"

"哪里?哪里受伤了?快让我看看!"

仙道甜丝丝地看着樱木紧张万分的样子,却故意皱起眉头,抓住樱木的手,覆在自己的胸口上。

"这里。这里受伤了,很痛呢!都是因为你,所以,你要负责!"

"我要负责?"琥珀眼眸依旧清澈,野性,纯净,又带着小迷糊。

"是啊。还有,我想再走一遍可以后悔的坡路,吃掉愿望树的果实,钓起海边的小笨蛋,在那夜的篝火前说出来……"

"我喜欢你。"

惊喜地抬头,望向那双笑眯眯的桃花眼一同初遇时一样,一直望进自己心底去的,那双眼睛。

我也是啊。

窝进他的怀抱里,樱木是想这样子说的。

可是,他还没有说出口。

反正,一切都会有新的开始。说与不说,有无所谓?

爱,从零开始。

 

标签:
  Q - 青涩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