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那些花儿(第十五个耳洞-番外)

(1 次投票)

作者:青涩天使 周五, 2010年 05月 14日 16:02

【上】



他在古旧的图书架前,伸手抽出了一本《梦的解析》,刹时一束阳光从书架上空出来的位置射穿过来——在一片金色的光芒中,他看到了一双眼睛,出现在对面的光芒中。只是刹那的对视,却似已等待了千年的相望——那是一双令人看过以后就无法移开视线的眸子:流光溢彩,生动却带着无焦点的淡然,金棕色的瞳孔如深澈湖水的澄净,里面找不出一丝的杂乱。淡定的一相对,那双眼睛就消失了——仙道只看见在那片光芒的中心,一道模糊的红色身影……
忍不住追出去看,书馆洒满阳光的走廊里,空无一人……心中不禁失望,一转身,哗啦的一声,大堆的书散落在自己的脚下——

“啊!哪个混蛋挡着本天才的路?”

“是你!”

仙道伸手,抓住了他的双肩——那双眼睛的主人,就站在自己面前。

“你干嘛?!”

红发少年眨着那双金棕色的眸子,望向前方,却并不看向自己,而是越过了肩头,一直向远处看去。

“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对不起!”

仙道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忙蹲下身去捡掉在地上的书。

少年也伏下身,伸出双手在地上摸索着,摸到一本书就捧在怀里。仙道心下一惊,手指突然触到了手中的书上,凹凸起伏的文字——

“你——看不见吗?”小心翼翼地问。

“笨蛋!”

红发少年明澈的眼睛染上了怒气。“没见过瞎子吗?你白痴啊!”

说罢少年快速地站起身来,抱着还未整理好的书,转身要走。

“等等!”

仙道伸手一拦,把手中刚捡到的书放到少年怀里,又轻轻地帮他整里整倾斜的书堆。

“对不起。我只是惊讶:这么美丽的眼睛,我第一次遇见。”

少年的脸一红,露出羞涩而局促的表情,却有故作声势地一皱眉:

“大笨蛋!你电视剧看过了啊!”

“咦?电视剧?”仙道不禁奇怪,“我以为……你不是看不到的么……”

“我用听的,不行啊?”

像只发怒的小野猫,张出了自己的爪子,少年气势汹汹地用肩膀顶开还挡着他路的“障碍”:“喂!让开啦让开!”

走开的时候还不忘回头说一句:“怪人!”

仙道揉着刚被撞痛的肩膀:这孩子的力气可真大,不过——很可爱。再抬头时,他已经消失在一片金色的走廊尽头,但空气中仿佛还飘荡着他火红发丝点燃的温度。回想刚刚被他叫做“笨蛋”“白痴”,仙道只觉得又好气有好笑,嘴角不觉微微上扬:他很特别。


阳光很好的夏日午后,仙道背着照相机走在海边的小路上。蓝天、白云、海风,光线下是一幅美妙的画面。仙道慢慢地走着,不时拿起相机,从镜头中审视着这片世界……忽然,镜头转动的同时,一片金色再一次地闯入了他的视线——

那是一片金黄的太阳花,金灿灿的大大的花盘一色朝向同一个方向开着,好象一张张开心的笑靥;而比太阳花还要灿烂的,是一张少年的脸庞:白色的衣衫,麦色的皮肤,火红的头发,闭着的双眸;伸展四肢,贪婪而专注地嗅捕着海风中阳光的味道,那种神情快乐而满足。

又是他啊——那个金色的精灵。仙道停下脚步,轻轻地走近,惟恐惊碎了这浑然天成的和谐,只静静地欣赏着花中的人。

“谁?谁在那里?”

嗅出了空气中夹入了一丝陌生的气息,少年警觉地睁开了双眼,转头喊道。

“呃……抱歉!”

仙道从深深的沉思中惊觉。

“是你!?”

“啊?你还能认出我?”

仙道十分地讶异。

“当然喽!我听得出你的声音嘛!因为我是个天才!哈哈!”

少年又露出花样的笑容。“怎么我们又见面了?”

“对啊,好巧呢!”仙道微笑着,举起了手中的照相机,从镜头中调整着观看他的角度。

“你在做什么?”

“我在从镜头中观察你——不介意我拍张照片吧?”

“无所谓啦!”少年轻轻地一笑,“反正我也看不见。”

仙道放下了相机,盯住少年的眼睛看了又看,然后用手握住了他的——

“我想请你做我的模特,可以吗?”

“为什么?!”少年一偏头,感觉很意外,“你知道的,我是个瞎子……”

“不!”仙道打断了少年的话,“我喜欢你的眼睛——你不知道吗?你有一双世界上最纯净的眼睛。”

少年的脸又微微地一红,咬唇想了想,然后露出灿烂而自信的笑容:“好吧!本天才答应你!”

“真的吗?太好了!”

仙道高兴地握紧了一直没放开的手。“我是仙道彰,一个业余的摄影师。现在,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樱木花道!”少年大笑着咧开嘴,露出整齐的牙齿。“本天才叫做樱木花道——全日本最伟大的花匠!”


********************

后记:这个是偶因为《第十五个耳洞》而补偿仙道的文
其实后文偶都已经写完,但是很久没打字,手好累
所以分着贴了~今天先贴了一点~

从今天开始,一直到星期三偶生日,偶会把这个其实和原文差不多长度的番外贴完,做为对仙花的补偿,也特地用来答谢送偶礼物的X姐姐和其他好朋友,谢谢你们~今年的生日真的很特别~偶很幸福

还要特别感谢玲和她的朋友们这个假期一直帮偶辛苦的打文——谢谢!

最后祝福亲爱的老婆阿猪快点恢复体力~00~
我们还有一个美丽的愿望哦!



【中】



熟悉,彼此熟悉了起来。
夏天的日子很热,很晴,很美,像手指可以触摸到的花一样地美……
开始习惯,自己的世界——没有光亮的世界,多出了一个人。
也习惯了他海水样的气息,和淡淡的带着暖意的微笑声……虽然那笑声很轻微,但是自己听得习惯了,简直就可以在脑海中勾勒出他微微上扬的唇角,和笑得弯弯的眼睛和眉——即使自己永远无法证实,那笑容是否真的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嗨!樱木!看这边!”
“哎?”
随着喀嚓喀嚓的快门闪动声,一张又一张生动的脸,化做成永恒的底片,记录在手中的机器里,也印在了仙道的记忆里……好象这样,他就会永远地属于自己。
在花丛中忙碌的他,是那么地耀眼:火红的身影,眩目笑脸,比任何一朵鲜花都还要生动。为何只要多望向他一眼,心中的喜悦就会多一点?如果能永远这样,该多美好。可是……
“仙道!”
樱木的呼唤近了。“你帮我看看这片绣球花有没有蓝色的?”
“没有纯蓝色的,只有几株是杂色的带着蓝。樱木,你找蓝色的绣球做什么?”
“培植愿望花啊!你不知道么?蓝色绣球的花语是:实现不可能的愿望。物以稀为贵,能培育出蓝色的绣球花,是每个花匠的荣耀呢!你看!”
樱木摊开手心,露出几根生锈的铁钉。
“我在绣球花下埋了许多铁钉,铁锈里的成分被花吸收了以后,能使花瓣带上蓝色哦。我还要挑选出能稳定遗传的种类才行。不过我看不到花的颜色,仙道你帮我好么?”
“当然了!荣幸之至!”
仙道的手指拂过眼前娇嫩的花瓣。
“樱木你种蓝色绣球想实现的愿望,是什么?”
“不告诉你!秘密哦!”
樱木笑着眯起眼睛,一吐舌头。
“如果我说,我的愿望是想亲眼看见你的样子,你信吗?”
仙道一愣,心中突然痛了一下,他忘情地抓住樱木还沾着泥土的双手,贴上了自己的脸颊。
“我信!”
仙道坚定地说。“你现在就可以用自己的手来“看见”我啊!”
樱木感觉自己的手指触到了他温软的皮肤,那渐渐熟悉起来的气息就吐在自己面前——有着海的味道,这个突然闯入自己黑暗世界的男人。
心跳快了,手指却开始慢慢地移动……
奇怪的头发——硬硬的,立立的,还有些扎人——他不会长得好象一只刺猬吧?想到这,樱木心中忍不住地偷笑。
宽阔的额头,长而平直的眉毛,闭起的颤动着的眼睛一定总是含着微微的笑意,高挺的鼻子和温热柔软的双唇……
手指停在那温暖的嘴唇上,樱木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他想抽离双手去摸摸看自己是不是生病了——不然为什么脸红心又跳的……却突然感觉到另一双手覆上了自己想逃离的双手,让它们继续贴在那柔软上。
柔软的唇也开始移动了:先是贴合着的双手,久久地,缓缓地,离开了。那股海水的气息迎面扑过来,轻柔地沿着手指触摸自己的顺序,吻着……
额头、眉毛、眼睛、鼻子……
樱木觉得自己快要晕倒。当那股气息覆上自己的双唇时,他不禁倒抽了口气,双手也揪住了仙道的后背,一偏头——
“不!……不要!”
“我喜欢你!”
当这四个字坚决而肯定地响起在自己耳边时,樱木觉得一切都乱了。
“我喜欢你,樱木!”
仙道毫不迟疑地吻上那因为惊愕而微微张开的嘴唇。
“喜欢你……喜欢你……”
仿佛魔咒般的声音,敲打着一片黑暗中自己为自己设立的心门。黯然的天际劈开了一道裂痕,有光亮透进来。手不觉松开了揪紧的姿势,轻轻地回抱啊住了这个海一般的男人。
“仙道,我可以相信你,帮我实现我的愿望吗?”
“相信我,即使是去死,我也会实现你的愿望。因为我爱你,花道……”
“不!……不许死……”樱木用唇湮没了他的诺言。
我知道海水是抓不住的,但是如果伸出双手,还是可以感觉到海的温柔吧?
我只要和你一起,好好地活着——即使我永远不能用自己的眼睛,看见你。
但现在我的手可以触摸到你,这就够了。
“我的愿望是,可以永远和你在一起,彰。”


【下】



夏日的傍晚,没有星。飘着雨丝的空气中弥漫着寂寥的凉意,但在街上共撑着一把伞下甜蜜蜜的两个人之间,却交织着浓浓的暖意。仙道一手撑伞,一手把樱木揽在怀中,用自己的臂膀支起一方晴空;樱木偎依在这个让自己无比安心的怀抱中,眼底氤氲着的幸福,让那双虽无法看清这个世界的眼眸此刻却分外澄澈起来。
一切依旧和谐而平静……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巨大的撞击轰鸣,接着的爆炸,震动得飘落在空气中的雨滴都凌乱起来。
樱木敏感地浑身一震,本能地拽住了仙道的胳膊。
“彰,出了什么事?”
“别怕,花道。我在这里。大概是车祸。”
“哦。”手却攥得更紧了。
“怎么了花道?你的脸色好苍白!”
“没事……可能是突然吓了一跳吧。”
“哦,是啊。的确很残酷呢——可能正有人死去。”
“彰。我们回家吧。”

清晰的水声回淌在走廊尽头的浴室里,客厅里的仙道正整理着照相的器械。等了好久,樱木还没有出来,仙道心里开始不安静起来。
他走到浴室门口,轻轻敲门。
“花道,你洗好了吗?用不用我帮忙?”
可是静静地沉默让人窒息。
仙道又喊了几声,里面依旧没回应,他心中的不安在扩大……
“花道!你怎么了?你开门啊!不然我要进去了!”
仙道用力地撞开门,眼前的情景却让他立刻呆住不动了。
弥漫着水气的浴室里,樱木浑身赤裸着,蜷缩在地上的角落里,赤红的发丝湿漉漉地耷着,紧咬着嘴唇的他,在战抖……
仙道跪下来,用臂膀拥住了樱木,嘴唇贴着他的耳畔,轻轻地问:“你怎么了?”
听见仙道熟悉的声音,樱木转动了一下头,突然伸手回抱住他,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彰!我好怕!”
樱木的身体剧烈地抽泣着,仙道只能默默地抱着他抚着他的后背。
“别怕别怕,有我在。”
好久,等着樱木慢慢平息了,仙道才打横抱起樱木赤裸的身体,走出浴室,把他轻放在床上,又仔细地擦干他的湿头发,樱木一直紧紧地抱着他,半刻也不能分开。
“彰!别走。”
“我不会走。”
仙道安顿好樱木,身体却被抱得动弹不得。
“花道你松开吧,我又不会消失……”
“不!”樱木抓得越发地紧。
“我知道只要我伸手,就能触碰到你;可是如果我松开了,你就会和爸爸妈妈一样,消失了再也找不到。”
“花道,你的父母?他们……”
“他们都死了,在一场车祸里……一场好可怕的车祸,火光映红了天空……在那场车祸后,我就再也看不见了。”
天啊!原来他曾经看得见整个世界……仙道身上一冷:樱木他究竟承受过怎样的痛……在失去亲人的孤独中,在失去视力的黑暗中,他一个人,度过了一天又一天……
“我不会,花道,我不会消失我也不会离开的。”
“彰……”
樱木松开了紧抱着仙道的双手,把仙道的手拉近贴上自己的脖颈,慢慢收紧。
“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没关系的。但一定请先杀了我。这样我就再也不必承受失去的过程。”
“如果我离开,我会先杀了我自己。你明白吗?”
仙道的嘴唇吻上那双从第一次看见就令自己无法忘记的眼睛:它们现在泛着泪光,映着自己的倒像,却永远也看不见自己……
“花道,你能感觉到我么?”
“我会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清冷的雨夜,缠绵的身体像早已经溶化在一起的雨水、泪水、汗水……分不出彼此。而幸福,像开在彼岸的花朵,美丽飘摇在或明或暗的影子里,触不可及……
没有了眼睛,就用身体去感受,拥抱着自己的是海水吗?被紧紧占有的感觉,有些痛,可是很真实……身体的每个部分,都是你的,彰……我像一只采食罂粟的虫子,吮吸着你的味道上了瘾。我想,如果有一天我闻不到你的气息,我会死去吧……
我是如此地依赖着你……
如此地相信着你,不会离开……
不会离开……
永远都不会……



【尾声-番外之番外】



后来,我终于学会了,如何去爱,他却早已经远去,消失在茫茫人海;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他长久以来,一直在做着一个梦,一个自己随时会死去的梦。梦中的自己,灵魂离开了身体,在一片光亮中,渐渐地飞向空中……
所以,他去那座古老的图书馆,看到那本《梦的解析》时,就抽了出来——然后他遇到了那双令自己钟情一生的眼睛。
从那以后,他的梦中也多了一双眼睛,一双金棕色的眼睛。在他的灵魂飞向空中的时候,美丽的眼睛却看不见他。他回头望向地面,一个红发的少年抱着自己的躯体在哭泣。他想回到少年的身边,身体却越来越轻,最后在令眼睛刺痛的白光中,他失去了意识……

“彰,你在哭吗?”
他感觉到有人在摇醒自己,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梦中的眼睛和红发。那双金棕色的眼睛睁大着,有着担忧的神色——在他看来。
轻轻吻上那双令人梦徊魂萦的眸子,他柔声说:
“没事,只是梦。别担心,花道。”
“是……不好的梦吗?”
“不……不是。”仙道拥紧了少年。
“花道,我们去看看绣球花开了没有。我还想着如果有蓝色的开了,许个愿呢。”
“好啊!算时间,应该开了。”

“彰!看到了吗?开了吗?有蓝色的吗?”
他着急地问着,忽然一阵花香扑上鼻子,而自己,也被拥进一个宽阔的怀抱,紧紧地。
“太好了花道!蓝色绣球开了哦!”
“真的吗?”
看不到啊……可是,自己可以想象:一片海水一般蓝色的花浪中,一个朝天发的男子温柔地笑着,向自己张开了怀抱……
依偎在他怀里,像轻轻曳荡在海面的小舟,闲适而宁静。贪婪地嗅着海水一样的花香。
“我的愿望其实早已经实现了……”

仙道整理着大堆的照片,一张张仔细地看过,嘴角始终有着甜蜜的微笑:都是他,他的眼,他的发,他的笑。
今天是自己的作品发表的日子,他要带着他的模特一起分享他的快乐——但要在发表会之后。因为他不想别人看到他的红发天使——他是他一个人的,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天使。而在发表会之前,他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

艳阳高照的好天气,一个红发的少年在一片海蓝的花丛中静静地等待着……
热闹的展览馆外,一个高大俊朗的男人正努力避开蜂拥的记者——他要赶回家去,一个人正在等着他……
他从拥挤的人群中看到一个小男孩,站在马路的这边,正要跑向路上去,拣掉落在路中间的花……
他仿佛看到了多年以前的樱木,一个孤独的孩子,坐在废墟中哭泣……
危险啊!他本能地冲了过去……
然后是车体反射的刺眼的光,和一阵刺骨的痛。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
模糊的意识中,他看到红发的少年依旧在蓝色花丛中等待着……
原谅我,花道。我的梦,竟在今天变成了现实。
不过还好,我已经完成了我的愿望……即使我会离开你。
男人倒在了地上,飞散的红色花瓣,一片,一片,飘落在他身上,像泣血的泪水。

樱木那天一直在等着仙道回来——可是他没有。
几天后,樱木被通知做了器官移植手术。
几个月后,樱木出院了。从他睁开眼,重新看见这个世界的时候,他很想知道,现在自己身体里的这双眼睛的主人,曾经是谁。可是医生告诉他,捐献者是意外死亡的,并且要求保密他的资料,而捐献的事,是他早就决定好的,只说如果自己意外死亡了,受益人是樱木花道。
樱木隐约地猜想到,捐献者是谁——因为那是一种直觉。但是他却并不愿意自己的猜想是对的——那是种很可怕的猜想——也许只是错觉而已——他宁愿这么想。
樱木一直都在等待着那个人的归来,一直等下去……
然后有一天在他们初次相遇的图书馆,樱木翻看了当地的旧报纸关于一起车祸的报道:
“天才摄影师作品发表会当日横遇车祸意外死亡……”
黑白标题下,是一张清晰的照片,朝天发的男子微扬着嘴角温柔地笑着——那笑容是自己所熟悉的,虽然从来不曾真正地看到过,但这个微笑经由双手的触摸和每日每夜响在耳边的温语呢喃,已深深埋植在心底。
他站在镜子前,对面映出的是一个少年稚气而悲伤的脸:火红的头发,麦色的皮肤,深邃的眼神——却没有了阳光般的笑容。这就是我自己吗?好象那张报纸上刊登的遗作上的模特,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而那个叫做“仙道”的摄影师,也和彰好相似哦。一定是巧合啦!彰一定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回不来,我只要一直一直等下去,他有一天就会像当初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一样地回来了……
樱木依旧在长满花朵的房子前等待着——只是这园中少了一种像海水般蓝色的绣球花——一种传说中能实现不可能愿望的花朵。他卖掉了所有在别人看来很稀有的花朵,用这笔巨大的金钱他买下了死去的摄影师所有的作品,包括那些红发少年的照片。照片上的少年有着金棕色的眼眸和灿烂的笑容,但那一定不是我——我的眼睛是黑色的,我的笑容是悲伤的,他不是我。拍这些照片的人一定非常爱照片中的少年,就像彰爱我一样。
等到又一年太阳花开的时候,樱木卖掉了花圃,离开了海边,搬到了繁华却陌生的都市。他在自己的左耳上穿了一个耳洞,用来祭奠一段渐渐消逝的记忆。他开始不断地恋爱,每次的对象都会有着温暖的怀抱和温柔的微笑。只是不对劲,每次都不对劲,拥抱着自己的人,没有令自己安心的味道。已经不习惯,用眼睛去看人,每当闭上眼睛,回复到令自己平静的黑暗中时,无边的寂寞也会如潮水般涌来,快要湮没了形单影只的自己……
不断地找寻相似的微笑,恋爱,失恋……恋爱了50次,留下了14个伤痕。
又一夜,当记忆中有着淡淡微笑的那个人离开整整五年后,他把自己灌醉在一间PUB里,却又遇到了另一个注定一生都无法逃离的怀抱。


 

标签:
  Q - 青涩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