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花与蝶

作者:青涩天使 周五, 2010年 05月 14日 16:33

春天的风 吹着花香满空中 蝶儿出了蛹 再也不是毛毛虫

美丽的花 期盼与蝶儿的缘

多情的蝶 会与那朵花相恋

等待着情 等待着你的靠近 飞舞的蝶 总是漂泊不定

等待着爱 等待着你的绽开 伫立的花 只有痴心地等待

有没有永远的春天 有没有不变的眷恋

世事一直在变 谁会爱我到永远

有没有永远的思念 有没有不变的缠绵

花与蝶之间 来生是否会再相恋……



他只是一条毛毛虫,却是一条怪异的毛毛虫,和所有其他这类型的毛毛虫一样,他周身碧绿,适合呆在树叶铺展的小枝桠上,圆滚滚的身体,都是软绵绵的肉,沿着身体的两侧一线排开的鲜艳的大斑点,和背上咋咋呼呼立起的毛刺,挺吓人的——其实这都是用来迷惑贪婪的鸟类的眼睛的,以避免被它们一口吞下肚去的命运。

他最常做的事,就是伏在树叶的荫蔽下打瞌睡。耳内喀嚓喀嚓的声音,都是其他同类忙着大嚼树叶的躁声。他烦躁地扭了扭肉肉的身子,不耐地抬了抬眼——连睡个觉都这般地不容易。他才懒得爬来爬去地吃个不停,顶多饿了的时候随便抬头嚼嚼近在嘴边的叶子。做条普通的毛毛虫就好了,自己为什么会是条虫子这类深奥的哲学问题,他才懒得思考。

“唔!!唔!!哎呀呀!!!……”又是毛毛虫们惊叹的声音,他烦躁地翻了个身,用小小的、尖尖的足刺抓着树杈,倒吊着——这些虫又开始无聊了,不过是看到蝴蝶而已。变成花朵样的蝴蝶,是所有毛毛虫的愿望。他看到过蝴蝶,扇子样的翅膀,也有着大大的斑点——不过就是能飞而已么。看他们在乱七八糟颜色的花丛里飘来飘去,简直轻浮得可以。不管怎样,变不变得成蝴蝶,都是以后的事——即使变成一只丑陋的蛾子,他还是他自己。

继续睡继续睡。

哎?等等!今天干吗要这么吵啊?难道天要和偶作对?睡个安稳觉就这么地艰难么?

树枝在剧烈地摇晃,一个黑色的影子扑来,茂密地树叶也抵挡不住强烈地震动,毛毛虫们都抖做一团,抓紧了树枝。

是该死的鸟!

他再懒也知道鸟是他们的天敌。

可是来不及了——

感觉身体被尖锐的爪子刺到,可是并没有被刺穿,而是马上被衔到了嘴里,随后他感觉一阵眩晕,他飞起来了——是被叼在一只鸟的嘴里,他第一次飞起来了。风呼呼地响起在耳畔,他正在被带回鸟的巢穴,去做一顿雏鸟的美餐。

讨厌这样的待遇,他狠狠地用背上的毛刺蛰了衔着他的鸟一下——完全没顾及到现在他是在天空中。

于是他从鸟的口中掉落了。

呼呼的风还是响在耳边,但这是自由的感觉,所以他感觉很愉快。

然后就等着坠地的那阵痛——也许会死的呢。

然后……

然后……并不是堕落的痛楚,伴着绵绵的花香,他掉落在一片雪白的花海中。

落,落,落。

花香吸进身体里,很晕。

喀嚓~一个小树枝挂住了他肥肥的身体。

触目的都是雪白的樱花,同他生活的枫树林不同——枫树开花,但是只是小小的黄色的颗粒状,没有眼前繁花似锦这么地张扬。这就是开得最灿烂的樱花。

“喂!”

他听到了一声听起来很快乐的叫唤。

“喂!绿毛的虫子!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

他扭了扭挂痛了的身体,在树枝上重新地抓牢,才懒懒地看了看声音的主人。

在一片雪白的花瓣中,他看到了一朵血红颜色的樱花,很嚣张地挂在枝头,傻傻地对他笑着。

“白痴!”

他想也没想,就是觉得眼前这个颜色很刺眼,好象看到自己血液的颜色一样——虽然他明知道自己的血液是绿色的。

“喂!绿毛虫子你说谁是白痴?我可是天才!我是天才!”

那朵旋目的花朵大喊大叫着说,“绿毛虫子叫什么名字?”

“枫。”他回答到——毛毛虫是没有名字的,因为他们的丑陋,变成蝴蝶之前,毛毛虫是没有资格拥有名字的;也许,他会变成一只蛾子,一只被美丽的蝴蝶嘲笑的蛾子。但是他一直都认为自己出生的那片枫林就是他的名字,在秋天会变成血红的枫树林。

“白痴,名字?”

“喂喂!你不要太拽了哦!本天才叫做樱木!我可是这片樱树林里唯一的一朵红色樱花啊!我果然是天才!”

哼!只是一朵异样颜色的樱花而已么,竟然也有了名字。

“喂!虫子!你为什么会从天上掉下来啊?你又不是蝴蝶!”

“……”

“嘿嘿!说不定虫子你根本就不会变成蝴蝶哦!你是只笨蛾子!”

“……”

“这么臭屁的虫子是不会变成美丽的蝴蝶的啦!蝴蝶都应该像晴子小姐一样的美丽才对!哈哈!我果然是天才!”

“……”

“晴子小姐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蝴蝶哦~”

“……”

“我看到她昨天还飞过了我旁边的那棵树了哦~”

“……”

“要是她能飞来我这里就好了……晴子小姐~”

“白痴!”听到他在一旁长篇大论,莫名地竟然没有觉得吵杂,但是听到他竟然对一只蝴蝶这般地赞美,他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蝴蝶有什么了不起。”

火红的樱花沉默了,消失了笑容的花瓣,都好似失去了温度,空气变得微冷。微风抚过,雪般樱瓣飘落,他浑身不禁打了个寒战。

“我会变成蝴蝶的。”

这是他对自己说的,他没有说给樱木听。

他在樱树林里住了下来,每天的生活仍旧是睡觉、打瞌睡,只是又多了一项内容——就是躺在树桠上听着樱木的呱噪,虽然和以前毛毛虫们嚼树叶的声音一样让他不能入睡,但他就是好象上了瘾,偏偏爱选在他生长的树桠上打瞌睡,栖伏着自己碧绿滚圆的身体。

“喂!绿毛!你真的会变成蝴蝶么?”

“……”睡。

“喂!你知道飞翔的滋味么?”

“……”飞?在鸟嘴里的那次经历,倒算是——可他不喜欢那样的飞行。

“喂!你知道天才我的理想么?”

“……”白痴的理想?

“我的理想就是在开得最灿烂的时候,被最美丽的蝴蝶亲吻,然后沾染了蝴蝶给我的花粉——即使凋谢后也能结出果实,即使果实腐烂后还有种子,有了种子我就能变成一棵樱树,一棵开着红色樱花的树。这样,我的生命就不仅仅止于这一个花期,我可以每年都盛开,每年都能看到亲吻过我的蝴蝶,永远永远地看着他。”

“我一直在等待,等待着肯亲吻我的那只美丽的蝴蝶。”

“为什么天才的樱花都没有蝴蝶来过?难道不能有红颜色的樱花么?……我也想要被碰触啊……”

“枫,你肯为我变成蝴蝶么?”

“虽然你现在一点都不像蝴蝶,可是我想你一定会变成蝴蝶——一只美丽的蝴蝶——一只比晴子小姐还要美丽的蝴蝶。……”

他在枝头轻轻摇荡着,红红的脸蛋挂着苦楚的笑容,血样的瓣片层层叠叠,仿佛饱饮过最浓烈的葡萄酒,妖艳。在一片雪海般的纯白色中,他美得夺目,美得惊心动魄,美得让任何生物都自惭形秽——这朵血色玛利,让所有的蜂蜂蝶蝶都感觉没有资格靠近。孤寂,因由孑然傲立于世而产生。一朵异样美丽的樱花,并不是想孤芳自赏,只是他一直在等待他生命中唯一的那只蝴蝶,在他这一季短促的生命尽头来临之前,等待着。

“枫,请为我变成美丽的蝴蝶——不!即使你变成一只蛾子,也请来亲吻我——因为,你是唯一肯亲近我的昆虫,你一定就是我命中注定的那只飞虫。所以请在我凋谢前,长出翅膀好么?……”

“我的生命,只有这一季……”

他望着他明艳的娇嫩花瓣,久久地凝视着。在结茧的黑暗来临之前,把他的样子深深地铭刻在心底,让这朵凄丽灿烂的笑容伴着自己度过封闭的蜕变期。然后,他开始吐出第一根丝线,缠缠绵绵地纠结着,绕住了自己滚肥的丑陋身体,盖住了最后的一口呼吸,掩住了最后的一缕光线。

“我一定会变成蝴蝶的。”这是他陷入沉寂的睡眠前,唯一的念头。

风吹来,阳光依然在照耀;云飘来,冰冷的雨水落下;太阳升起有落下,月亮照着静谧的樱树林。樱瓣一片一片地飘落,他化做的茧,静静地挂吊在樱面前——他看不到整个樱林在风中慢慢地碎,在空中慢慢地舞,在地上慢慢地融,在雨中慢慢地逝……

好久好久了,茧上破了个洞,他用尖尖的牙咬开了束缚他的干枯,湿湿地爬出了完成蜕变的牢笼。在风中吹干了脆弱的翅膀,他感觉到了背部的力量,用力地张开了羽翼,一对巨大的黑色翅膀迎光闪着斑斓的色彩,片片鳞翅带着金属的光泽,贴伏在上面。他褪去了浑身的绿毛,变成了 一只艳丽无比的黑色凤蝶。

轻展,风托着他轻盈的身体,他飞了。

飞过满目的绿色,他开始寻找依旧记忆在心中的那朵绝色。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雪海般的花瓣都消失在视野里,只有满目的绿色,大大的叶子迎风沙沙响着——以前看起来肥嫩可口的叶子,现在却恶心得想吐。

他的心慌了,他狂乱地飞着,像朵飘舞的黑色花朵。

曾经飘着雪白樱瓣的樱林,只有无尽的绿色,枝头已挂上了小小的果实——硬硬的,瘦瘦的,涂着青涩的霜。这里面会有一颗果实是你变的么?

一只美丽的黑色凤蝶,飞遍了整个夏天的樱林,却不肯飞出去亲吻其他的任何一朵别样的花。

等到整个樱林都挂上红艳艳的血色果实的时候,他终于在灯笼样的樱桃身上,看到了他红色的影子。

然后,犹如凋零的花朵,他坠落在挂满血红果实的樱树林中,再也不愿飞舞了。

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世上的樱树永远开着雪白的花朵,永远都不会有一棵开着满树血色花朵的樱出现。唯一的那朵,已在他茧中蜕变的时候,一片一片地凋谢了——等不到他变成蝴蝶的亲吻,樱宁愿什么都不曾留下,只零落地飘散在风雨之中……



后记:蝴蝶的幼虫在春天出生,樱花在春天绽放;蝴蝶在夏天破茧,樱树在夏天结实。

飞舞在夏天的蝴蝶,永远也亲吻不到春天的樱花。



我们本是天堂的两棵树,相约来到尘世,你只在天堂耽搁一天,我便已在人间苍老千年。


 

标签:
  Q - 青涩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