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清+花]盛夏海滩男孩

作者:浅野薰 周日, 2010年 05月 16日 14:50

【上】



“妈的!什么鬼天气嘛?热毙了!”樱木不耐的扯着身上似要热的烧起来的白色V
字领T-Shirt,室外的高温使他俊朗的脸看起来有如柿子一般的红。“那只死猴子
怎么还不来?”

“荷荷……”只着一件运动式背心的清田,远远的提着一个便利商店的袋子朝这跑了
过来。“你等很久了吗?” (荷荷:喘气声)

“癈话!现在是几点啦?你这只野猴子,竟敢让本天才等这么久,想害我热死
呀?”樱木手指着腕表,对清田喷火。

“是你自己笨吧?谁叫你不去有冷气的商店里面等,你活该受罪。”不甘示弱的清
田在平复好胸口的起伏后,挑眉睁眼的回嘴道。

“哼!你以为我爱在大太阳底下等人呀!我是怕你晚到找不着我…才才……”樱木说
不下去了,他话语的尾音消失在清田愣住的脸庞上。

因为怕我找不到他而一个人坐在这儿给太阳晒………

“你…你你你这白痴笨蛋红毛猴!这世间怎会有像你这样的人呀?你真是一个十足
单纯的傻瓜!傻瓜!”清田涨红了脸,他的内心涌起丝丝的感动。

“你才是傻瓜呢!笨猴子!”樱木也红了脸。“真是的!你你脸红个…什什么劲嘛?”

“我才没有!脸红的是你!”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清田大声的嚷嚷着。

“是…是我又怎样?哪像你这只野猴子…明明就有,还不承认。死爱面子!”

“你!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跟你斗了……”再扯下去,只会没完没了。“来
啦!来喝汽水……瞧你整个人热的好像都快冒烟似的。”清田拿出袋子里面两瓶
2000cc的大罐汽水,他打开盖子一瓶递给樱木,一瓶给自己。

“亏你还知道买水给本天才喝……”看了清田一眼后,樱木接过汽水。像久未获甘霖
的鱼儿,他仰头大口大口的喝着。

“喝那么急做啥?小心呛死你……”看来这家伙是真的等了很久了,清田微微皱了皱
眉头。

“你刚去哪蘑菇啦?怎那么慢才过来?”樱木擦着嘴巴问道。

“一个小女孩迷路了,我抱着她沿路找妈妈,所以担搁了。”清田老实的回答。

“喔!那…最后有顺利找到吗?”

“嗯…一位警察陪着她哭泣的妈妈,在十字路口和要过马路的我们碰到了。”

“那就好……”


“抱歉!”低垂着视线的清田,轻轻的说道。

“干嘛?”

“让你等那么久……”

“………….没关系啦!反正…你是去做好事呀….又不是故意的….没关系!”抓了抓头
发,樱木有点腼腆的说道。

“喔…………”

空间突然静了下来。

真尴尬!得说点什么……

“你后天有没有空?红毛猴!”清田清了清喉咙说道。

“有呀!”樱木抬起头来看着清田。

“我们一起去湘南的海边玩……要不要?”

“湘南的海边?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去海边玩了!”樱木思索了一下后,就兴高
采烈的答应了。

“太好了!那就这么说定啰!”亮着白晃晃的牙齿,清田笑了开来。

“嗯…”樱木回漾着一个大大的笑容,点了点头。

**********************************************************************

时间来到后天
在湘南的海边


“哗!好热闹喔!真不愧是颇负盛名的观光盛地!”手贴着额际遮挡阳光的樱木,
望着前方一大片的人海和五颜六色的伞海,脸上的表情很是兴奋。

“呵呵~是呀!阳光、海浪、美女、沙滩,好个享受玩乐的绝佳地方。”拈了一副
黑绿色太阳眼镜的清田,脸上挂着微笑,双手环胸很是酷酷的站着。

“干嘛?你装酷啊!”樱木好笑的看着身边的清田。

“什么装酷?我本来就是酷哥一个好不好!”清田不悦的说道。

“噗噗!酷哥?在哪?我只看到一只学人耍帅的猴子耶!”樱木憋嘴闷笑,澄澈的
眼睛骨碌碌四处转着就是不看向清田。

“死红毛猴!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清田扑向樱木。

“呵呵~形象形象……别忘了这里有很多人呐!”樱木用眼神示意欲掐自己脖子的清
田,他们旁边正有一群穿着泳装的女学生要走过。

“可恶!你给我记着。”装做若无其事的放下手后,清田愤愤的用眼神砍杀着樱木。

“哈哈哈哈………”樱木开心的不当一回事。

尽管笑吧!哼哼!等会你就知道惨了!


“噗噗哈哈……实在太好笑了…哈哈哈……”在走到他们俩所在的休息位置途中,樱木
还是笑不可扼,他一点也没发现身旁的清田眼睛闪烁着诡计的光茫。

“啊~樱木!你带的保险套掉出来了啦!”清田故做惊谎的指着樱木身后沙滩上一
只明显的乳白色保险套。

“哪里?我没带保套险呀?这这…不是我的!”转过身体看到保险套的樱木,瞠大
双目,周围讪笑的目光让他涨红了一张俊脸,他着急的想要撇清。“我从来都没有
用过保险套…是真的!我没有!保险套这东西我根本不会用…那不是我的!我我…我
还是个处男啊!”樱木大叫道。

可悲的樱木!
这一喊反而把先前没往这看的目光都给引了过来,所有人全往这里看。

呆呆楞在那边,樱木石化了。
他是白痴…居然那么大声的吼着这种事!!
他再也没有脸见人了………

“哇哈哈哈哈~~~~~~~”在一旁看好戏的清田,终于忍俊不住,他夸张的捧
腹狂笑起来。“白痴红毛猴!活该!你被我耍了…哈哈哈哈…那套子是我之前的从某
个地上捡来陷害你的!哈哈呵呵~居然还大声说自己是处男!真是笨蛋!哇哈哈哈~”

“清.田.信.长!”樱木以少见语气喊着清田的全名,他的脸整个暗下来,整体情
况看来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

“呵呵哈哈~生气了吗?谁叫你要惹我……活该得到这个下场!”清田犹不知死活的
说道。

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樱木给了清田一个狠狠的头锤。

“死猴子!你看着好了,我樱木花道今天不把你剥皮拷成猴干来下酒吃,是不会善
罢甘休的。”樱木折着手指的骨关节,眼神爆出凶光的说道。

“喔~好痛!死红毛猴!哼!谁怕谁!有本事打的到我,就来啊!”清田揉着额上
的肿包,不忘叫嚣道。

“很好!你给本大爷等着!”樱木的大掌一扑,想要抓住清田,没料到身体本就很
灵活的清田,往侧边一闪,让他只扑到一团空气。

“蠢蛋!来啊!来啊!看你抓不抓到我~~”用手指做了一个挑衅的动作后,清田
一溜烟的朝人群处跑了过去。

“死猴子别跑~~你给我停下来!”樱木边吼边追。

两人展开在沙滩上追逐战………


“啊~对不起!对不起!害你弄脏了……”樱木一脸歉意的向女孩陪不是,两人跑过
而扬起的沙子,溅到旁边正躺着做日光浴的女孩。“我我帮你擦干净……”

“没关系!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女孩微笑着摇头,那披着瀑布般的水样发丝,以
及露着两个浅浅梨涡的脸蛋,很美也很迷人。

是个少见的气质佳人!

两人瞬间闪过相同的想法……

“真的对你很抱歉~小姐!你还好吧?”清田也过来问候。

“没事的!只不过是溅到一些沙子而已……别担心!”还是一样无懈可击的笑容。
“你们俩……是在玩游戏吗?刚看你们在沙滩上追来追去的……好像玩的挺愉快!”

“谁跟他是在玩游戏!”樱木和清田重叠着声音说道,互看了一眼后,哼的一声双
双撇过头去另一边不看对方。

“那就是在呕气啰?”女孩晶莹如星辰的眼睛眨呀眨,嘴角漾出一个好可爱的微笑。

“没错!就是这样!”两人又齐声应和。‘可恶!这只野猴子(红毛猴)干嘛一直学
我讲话啊?’樱木和清田互瞪着彼此。

“呵呵~你们俩好像一对活宝喔!真有趣!是从哪里来的呀?”女孩拍着手,嗓音
清脆的呵呵笑道。

‘我们俩有趣像一对活宝?这女孩……怪怪的!’两人的心底这么想着。“武藏野市
……你呢?”樱木问道。

“幸会!我是奥多摩町来的……我叫浅见优!你们可以叫我小优。”女孩站起来自我
介绍,和他们交握的手虽滑细娇嫩却不失有力。

“幸会了!我是樱木花道……”
“你好呀!我是清田信长……”

“很高兴认识你们~一起坐吧!这里有冰饮和已做好的三明治…...我们一道坐下来
聊聊天吧?”女孩口气甚是诚挚的邀请道。

“可以吗?会不会…不太方便?”樱木左右张望,表情有着顾忌。

“呵呵~你是担心我会有男朋友介意吗?放心吧!我现在没有,之前已经吹了。”
女孩扒梳着长发,微笑自若的说着。

“呃呃…我不是有什么企图……”樱木虽是对着女孩解释,但眼角却覤了清田一眼。

‘蠢红毛猴!我怎会看不出来你没有那个意思……真是白担心了你!’想归想,但清
田的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我知道……”女孩浅浅的梨涡又浮现了出来。


“你一个人来这里玩吗?”戴着墨镜舒服的倚在躺椅上,让曝露出来的大片皮肤反
射着阳光,清田的模样是十足十的悠闲。

“对呀!”女孩边拿防晒乳液在手臂上涂抹按摩,边回答。

“怎不约朋友一起来呢?”正要咬下一口三明治的樱木,好奇的问道。“唔!好好
吃喔!你是怎么做的啊?味道这么香!”他又咬了第二口。

“呵呵~你还真会说话!”弯了弯嘴唇的弧度,女孩合上防晒乳液的盖子。“嗯…
也没什么啦…我只是觉得偶尔一个人也不错!虽然少了朋友,但能享受独身所特有
的自由空气,既无拘无束又毫无顾忌,不是也挺轻松美好的吗?”美丽的眼睛眨着
微笑。

“很特别的见解……”看着女孩的侧面,清田若有所思的想道。‘浅见优这女孩真的
蛮奇特的,和她同年龄女孩的思维通常都不会是这样。’

“是呀!一般的女孩子都不会这样想……”樱木的想法和清田不谋而合,像浅见优这
样的女孩子,他还是生平第一次看到。

“呵呵~是吗?”微微挑动柳眉,女孩漾出一抹神秘的笑意。“那按照你们所说……
我很不一样啰?”

两人乖乖的点点头………

“呵呵呵呵….好玩!能遇上你们……让我出乎意料的开心呐!”女孩笑的好开怀,那
银铃似的笑声像极一道美丽的音符。

“那来干杯吧!用Beer,庆祝我们今天的相识……”清田拿起一旁冰桶里的啤酒,微
笑的将它打开往前举高。“干杯!”

“干杯!”
“干杯!”

三人青春的身影,在太阳的投射下,映照出一圈圈的愉快光环。


【下】


凌晨的二点四十分
夜幕星辰仍旧高悬

“野猴子的睡相真难看……”惺忪着睡眼蒙眬,顶着一头乱翘的红色发丝,樱木不太
温柔的将清田横跨在他身上的脚,给推了回去。

“唔嗯咕嘟……”呢哝着不清的话语,脚被推回去的清田,身子大大一翻整个人都趴
在刚要再度跌入睡神怀抱的樱木身上。

“啊唔…好重…”突如其来的重量,压的樱木是不得不清醒,张开一双像是被雾网住
的眼瞳,清田安逸的黑发首先跃然入目。“怎么又是这只野猴子?”

樱木试着挪开身上的清田,无奈熟睡中的他像极一只无尾熊攀住了就不放。“啧!
这家伙把我当成抱枕啦?”

“好吧~算了!看在你睡的这么熟的份上……我就不吵你!”清田传来的规律沉稳呼
吸,显示他正睡的香甜,樱木不忍心吵醒他,只好让他就这样趴着。

没多久…樱木也睡着了。


啾啾…啾啾啾……

窗外的小鸟曲调清脆的啼叫,东方逐渐从鱼肚白变成金丝缕缕穿透,早晨甘美的空
气飘进睡意依然浓厚的和室房铺。

房间内,榻榻米铺成的地板上,二席被弄的七凌八乱的被枕,哀怨的散落在一旁。
而樱木和清田这两位大男孩,则东西各据一方,成大字形状的仰天睡着。

“呜喔~~~~~”清田最先醒过来,他舒舒服服的伸了个大懒腰后,就见樱木也
逐渐从沉睡中醒寐。

“嗯…哇!怎么回事?”床铺整个都乱成一团,枕头、被单全不在原来该有的位置
上,简直是惨不忍睹。

“谁知道!”清田对于眼前的景况,也是很疑惑,他皱着眉,心想到底是谁会把它
搞的这么乱。

“是你弄的吧?野猴子……”清田昨夜的睡像实在颇令人不敢恭维,所以樱木猜测是他。

“什么我!?你别乱诬赖人!”清田叫道。

“你昨晚的睡像之差,不难让人联想到是你无意识之间做的。”樱木点出昨夜凌晨
发生的小插曲。

“什么?我趴到你身上去睡?!这…可是我完全没有感觉呀?”光是想像那个画
面,就够让清田觉得丢脸透了,他红着脸有点不知所措的呆立着。‘天呀!为什么
偏偏是和红毛猴在一起时,才发生这种事?’

“你当然没有感觉…一个熟睡的像天摇地动也摇不醒的人,怎会有感觉?”樱木嗤
笑道。

“你说什么?那你想怎样?你这样就想栽赃到我头上吗?”清田插着腰,重新抬头
迎视着樱木说道。

“不是栽赃,若依照昨夜情形来看,明明就是你。”樱木一口咬定。

“听你在胡说八道!你这只可恶的红毛猴子!我看啊…搞不好是你自己弄的!想推
给我就说一声嘛!真是作贼的喊捉贼!”

“你说什么?野猴子!皮痒了吗?”樱木揪住清田的和服睡衣,勒住他的脖子,用
拳头抵着他的头顶转。

“你才欠揍!死红毛猴!”清田用力的用后脚跟踢着樱木。

“痛!你这王八蛋!”

“活该!”

接下来的情况可想而知,两人免不了又是一场混战。

**********************************************************************

早上的两人,从民宿来到海边。

“死红毛猴!你给我等着,合并上昨天的新仇旧恨,我清田信长今天定要你输的很
难看。”清田的眼睛燃烧着熊熊的火光。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樱木也不甘示弱。

“好!那就来吧!看我用冲浪板让你输的哑口无言!”清田的腋下夹着一个冲浪专
用的长板子,他俩方才决定要以冲浪来当第一个比赛的项目。

“怕你?哼!”樱木用鼻子不屑的哼道。


风强浪劲,清田却控制的很好,他站在冲浪板上驾驭着海浪的姿势,宛若一位专业
的冲浪选手,既从容不迫又帅气。

“哇!好耶好耶!那个男的他好帅喔!白涛涛的浪在他的脚底下,像是听话的小
狗,任凭他使唤。真个是好棒!”在一旁的观看的女孩们,不禁发出倾慕的赞叹声。

‘笑话!那只三脚猫,算什么?看本天才待会把他打的唏哩哗啦的!’也不知道不
悦的对象是针对哪一边,只见樱木一脸臭臭望着前方的海浪和清田。

“喂!换你上场啦!”清田抱着冲浪板,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知道了!催屁!”死猴子!你得意不了多久!

“哼哼!”环着双臂,清田好整以暇的打算站在那边观看。

不一会儿…………

“哇哈哈哈哈~~~~”清田狂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又不是在种西瓜~那个大
笨蛋!”樱木被一个大浪给打到岸边,而这还不打紧,糗的是他还头下脚上的栽进
沙子里,活像是清田所说的种西瓜。

“不要再笑了!这有什么好大不了?我我……只是一时失误才会才会……”樱木是最近
才开始玩冲浪的,技巧要领还没抓到,所以栽了一个大跟头。

带着满头满脸的狼狈不堪,樱木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回来。

“哼!专会找藉口……反正你这回输了就是了。”说是这样说,清田还是体贴递上毛巾。

第二项的比赛,是游泳。

“呵呵…是游泳呀!”樱木嘴角显露的自信,足以媲美阳光的闪亮,温度逐渐升高
的湘南,太阳将樱木的身体,耀映出一片一片健康的古胴色光泽。

“干嘛?一脸笃定会赢的样子…又还没比,你少在那边臭屁啦!”牙齿白呀?笑的
那么灿烂……

“我哪有!”野猴子,待会就会知道自己有多惨了。嘻嘻~“预备……开始!”

尾声刚落…………
只见两人有如水中蛟龙般,身手矫健的跃进卷着白色浪花的大海中。

他们这次比的是速度,比赛的规则是,游到在前方海中载浮载沉的安全岛,再绕回
到岸上这边,谁先到谁就赢。

两人的速度均很快,天生的运动细胞,和平常打球所锻练出来的体力,使他们有这
个能力游远距离的长泳。

他们用的都是自由式………

经过了一段时间………

比赛的结果揭晓……
是樱木先驰得点,他赢了!

话说清田一开始的速度,和樱木虽不相上下,但到后面逐渐的,因为两人体力的差
别,清田落败了。

“哇哈哈~~我扳回一城了。耶~~”樱木高兴的展开他101次不变的姿势,仰
天长笑。

“跩个什么劲!我才输你一点点的距离而已,有什么好了不起成这样的。”清田有
点不爽。

“呵呵~我说野猴子你呀!别再吠了好不好?我知道你腿短所以游的比较慢,但输
了就要有输了的样子啊!学学运动家的精神吧?”樱木无疑是在火上加油。

“你你你………”清田气的连头顶都冒烟了。

“好了!别你你你个不停……呐!这罐宝矿力给你……快拿去补充你的盐分和水分
吧!”樱木奸的很,他对付清田的策略是,先给他一拳,再温柔的帮他擦药。

“哼!别以为一罐饮料就能让我饶过你~拿来!”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清田十分
不客气的将樱木手上正要递给他的宝磺力给抢过来。

“放心~我也不认为你这样就会放过我。”嘿嘿…讲归讲,那小子还是会软化的!

不料…樱木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清田在喝宝磺力水得的时候,趁其不备,给了他脸一个熊猫眼。

“混帐!你这只死野猴子……”

**********************************************************************

向晚时分
人烟稀少

在回民宿的途中………

“女人!你给我安份点,乖乖的跟我们回奥多摩町,就不跟追究你先前对总长不敬
的行为。”一群看来就是非我族类的不良少年,占据了前方通往民宿的道路。

“看来……遇到麻烦事了!”樱木和清田双双有默契的对看了一眼。

“等等…那女孩…好像是……”被团团围住的女孩,正是昨天才和他们聊的很投入的浅
见优!

“嗯……”樱木对清田点头。

两人…走了过去。

“喂~老兄!这样太难看了吧?”樱木冷冷的声调,突兀的插入那群少年和小优的
谈话中。

“干你屁事?不相关的人,给老子滚一边去。”转头看见樱木两人的少年,凶狠的
说道。

“可我们是相关的人啊!”清田给惊讶见到他们的小优,一个要她放心的眼神。

“你们是哪条道上的?”四周围的不良少年,都开始骚动起来。

“要问别人的之前,先报上自己的。”樱木亦不是省油的灯,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
气势,告诉了他们,这个男人不简单很危险。

“奥多摩町的黑叉恶队!”他们是奥多摩的族队里面,算是蛮有名一支暴走族。

“喔~听过!名声不坏嘛!怎么…今天却在这看见你们不上道的行为?”小优和他
们有什么纠葛吗?看他们不像是撘讪不成就想强迫她的样子…………

“樱木你别跟他们扯了,这事和你们无关,你们两个快走。”小优的眼神很镇定,
一点都看不到害怕的影子,她提高嗓音想叫樱木他们远离这趟浑水,她心里十分不
希望有人为了她的事而被拖进来。

“不行!这怎么可以?都看见你被他们困住了,我们岂能视若无睹的走掉?”清田
的声音很坚持,他的眼睛是一瞬也不瞬的,看着眼前为数颇多的不良少年。

“她是我们总长御幸镰二的女人,我们只是想把她抓回总长的身边而已。”另一位
少年,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不是他的人,我和他已经分手了。”小优毫不犹豫的挺身说道。

“只要曾是总长的人,就永远是总长的东西,你不要妄想逃离总长的身边。”带头
的少年,冷冷的说道。

“原来是旧情人不甘分手,派人来纠缠不清呀!”清田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

“才不是你说的那样!总长没叫我们来,是我们兄弟自己看不过去,才跑来的。”
一名头发染成茶色的少年,激动着嗓门说着。

“既然不是你们总长的意愿,那你们怎敢擅自主张来将人绑回去?你们不怕你们的
总长生气吗?”

“妈的!你怎知道绑那女人回去,我们总长会生气?总长喜欢那女人喜欢的不得
了,他压根都没想到那女人会真的离开,我们现在绑那女人回去,搞不好会让他很
开心,这有什么不好?”另一名头发呈金铜色有穿戴耳环的少年,跳出来回道。

“哼!看来你们丝毫不懂感情这档事是外人无法插手管的,我真替你们总长感到可
怜……竟有你们这群自以为是的手下。”樱木冷冷的嘲讽着。

“你说什么?你找死!”一名少年挥拳欲揍樱木的脸,被他迅速的挡下来。

“妈的!别再跟他啰嗦了!敢跟我们耍屌,给他们死!”不良少年,群起围攻之。

场面凳时整个混乱了起来…………

“瘪三们!小看我这个打架高手,可是会吃亏的喔!”清田将冲过来攻击他的对
手,狠狠的来个后背摔,那人被摔到地上后,鼻青脸肿的哀嚎不已。“嘿嘿!一好
球!”

“野猴子!别太大意了!他们不是一般街上的混混,而是习惯干架的有名暴走
族。”樱木在你来我往的拳影飒飒中,扬高声调的提醒清田。

可惜~才刚被叮咛完,清田就因太大意,置背后有让人攻击的余地,而被一脚给踢
踹到地上。“痛!”

“你这笨蛋!”樱木不着痕迹的移了过去,他替清田踹倒一个金发少年后,转头又
用头锤给另外一个人重击。

“妈的!这些家伙的身体好像都挺挨的起打,我明明都把他们给打趴到地上,没想
到过会儿他们又爬起来。”清田揍了留平头的少年腹部一拳,使他不得不弯下腰
后,抓住他的头就是狠狠给他膝盖一顿。

“就跟你说他们不是泛泛之辈了啊!”樱木勒住一个人的颈子,然后往他的肚子招
呼数拳,等对方痛哼一声,倒了下去,他又去对付另一人。

双方人马战的是天昏地暗…………


约莫过了四十分钟后………

“太好了!终于把这批瘟神都给解决掉,这真是这几天以来最好的运动。呵~”看
着地上一干自己的杰作,清田累极的笑了。

“一群难缠的家伙……”樱木亦是十分认同的说着。

“你们到底是……何方神圣?”浅见优不可议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少年们,他们个个原
本都是干架的能手呀?

“呵呵…我们呀…只是两个喜欢打篮球的平凡高中生!对不?红毛猴!”清田揽着樱
木,挂彩的脸上有着不容错认的微笑和骄傲。

“呵呵!野猴子说的没错!”樱木露出和清田一模一样的笑容。

“你们两个…真是的…呵…”小优露出今天见面的第一个笑容,浅浅的梨涡再现,比
上次所见还更美。“我投降!我拿你们没办法呀~呵呵~”

“嗯…知道厉害了吧?哈哈~以后见面,都别忘了称我是最强的打架天才啊!”樱
木又开始得意忘形。

“笨蛋!你又来了!”清田对小优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

“呵呵~没关系!他这样才有趣嘛!”小优美丽的大大眼睛都笑眯了。

‘这样才有趣?她果然还是怪人……’清田满脸黑线的想着。

“谢谢你们……这两天真的是麻烦你们了!”小优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哪里!哪里!”樱木和清田也有礼貌的回礼。

“你们带给我一些无法言喻的快乐,还帮助我好多的事,我…真的很高兴能够认识
你们。”小优说的是真心话,一开始来湘南时,她的心情是晦涩的,但到后来,因
为他们两人,她的心又再度被阳光的温暖所占据。

“我们也是…我们也很高兴能够认识你!”真诚的笑容,漾在两人灿烂的笑脸上。

“那么……再见了二位!有缘的话,我们再一起到湘南的海滩玩吧!”向他们再次行
礼后,小优带着这两天来常看到的梨涡,微笑的向他们挥挥手走了。

“我们……该回家了!”樱木低声说着。

“嗯……”

这年的夏天,他们从湘南的海边,带回了满满的记忆行囊。


 

标签:
  Q - 浅野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