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转校生

(10 次投票)

作者:七佾风流 周日, 2010年 05月 16日 16:12

神奈川高中篮球界最近有三件事值得一提:第一,三井寿毕业;第二,流川枫赴美;第三,仙道彰转学。

多事之秋,向来个人风格强烈的三人像是在这一天齐齐约好了,三大消息堪比三枚重型炮弹,接连轮番轰炸湘北陵南两座体育馆,亲卫队少女军团的眼泪流成了河,比箱根的温泉还烫,比东京湾的海水还咸。

田岗教练仰天长啸三天半换不来麾下爱将的回心转意,他哭天抢地,他捶胸顿足,他郁卒的目送着仙道勾起行李包走进夕阳里,高大的背影冲自己远远的挥手。
仙道彰转学了,从陵南转到湘北。

转学不可怕,可怕的是某人不但转学还自动降了一级,降级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某人不但降级还降到了二年七班。
真相只有一个,这赤裸裸的阴谋显然不是轻飘飘一句巧合就能打发得了的。再一次跨进高二门槛的朝天发少年摸摸鼻子,面对团团包围住自己课桌方圆一米的众多八卦新同学表情无辜得苦哈哈,“期末考的时候睡过头了。”

睡过头了三天?
Hai~~
六门全挂?
Hai~~
所以,留……留级了?
Hai~~~~

留级留得如此乌龙又得意忘形的笨蛋,仙道彰自称第二,神奈川无人敢居第一。

开学第一天,以发型会挡住后面同学视线为由,善解人意的仙道彰同学主动申请调到了教室最后一排,恰与传说中那个红头发不良少年比邻而居,其居心不可谓不叵测。手持前排女孩红着脸递过来的hello kitty小镜子摆一张八颗牙笑脸,转头,挥手,“樱木君……”

飘荡在空气里的尾音都是粉红色,话说相隔不过半米,你挥手做甚?

头上长出茸茸红毛的高大少年被仙道同学甜蜜的呼唤自睡梦中招回魂来,同时招来的还有讲台上历史课老师——
“啊啦,仙道同学手举得最高,那么这道题就由仙道君来回答吧。”

幼儿园小朋友排排坐吃果果,举手发言的行为隶属于上古侏罗纪,刺猬头少年分明听见满教室咔啦咔啦少女心碎的声音。慢拖拖站起身,侧头看,红头发小子大脚蹬在课桌上,背靠鞋柜偏着脸,侧面英俊得鬼斧神工。

若光是英俊就好了。苦哈哈的被迫上讲台的仙道同学心底默默垂泪。小花你还笑得好大声……

仙道彰只有在面对樱木花道的时候才会变成那个智商为负数的笨蛋,在其他任何人面前,仙道彰仍然是仙道彰。天才少年仙道彰在黑板上写下完美的答案,白色粉笔头一丢,转身,一道漂亮的抛物线。

拜倒在尖尖的刺猬山下的少女数目像华尔街道琼斯指数那般一路飙升。

眼神要内敛,笑容要深邃,走路要带风,仙道彰在脑中飞快计算出最完美的下台方案,从讲台到座位,短短十米路,尖头发少年风情万种走了十分钟。加一个沉醉东风的POSE,左嘴角轻佻的往上勾,“樱木君……”

所谓伊人,在楼道彼方。

红头发少年的笑声像香香的爆米花,缭绕教学楼三周半的余音嘎崩作响,历史老师脱手飞出去的板擦吻不到樱木花道跳上好友小绵羊绝尘而去的后脑勺,仙道同学哀怨的趴在窗台上,眼底唯见小绵羊留下的一道车轮线,尖尖的头发软绵绵如山倒。追花之路,不由分说!狠狠握拳,天才留级转校生仙道君的眼中迸出炫目的智慧之光。

转校生仙道彰是湘北高中各大社团争抢的香饽饽,没有进入众望所归的篮球队,收到入届表的湘北志愿者团长摘下眼镜擦拭着心酸的泪水——这年头,愿意献身社会公益事业的帅哥太少了,算上去年加入的那个红头发帅哥,总共不过俩。

志愿者帅哥一号和志愿者帅哥二号永远也分不到同一组,迷你裙白短袜的姑娘们有无数方案将团队中仅有的两名帅哥拆散。开学三个月,活动十二次,英俊的小仙哥率领一帮子小姑娘慰问了三次孤寡老人捡了四次海滩垃圾发了五次安全套,当初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私存的免费安全套从一只存到了十只,排除三更半夜坐在塌塌米上想着某红发少年美好的腰线打飞机时报废的三只,无聊时当气球吹爆的两只,库存备用数还剩五。

对于一名身心均健康的青春期少年,这是多么心酸又忧郁的数字。

在每个绮丽淫糜的梦中,尖头发少年用一百种计划将红发少年拐带回家,用一千种方式将他压倒,用一万种体位将他尽情的这样那样。而无情的现实总是在提醒他,阿彰君,你连小花的手都没牵到……

毫无疑问,这就是热血少年漫面对十八禁BL漫时无可扭转的劣势。

青春期的尖头发少年整日为心中不够和谐的心思忧郁着忧郁,烦恼着烦恼,甚至连志愿者社团每周一次的圆桌会议也无法跟心爱的人坐在一起,仙道君望着团长灵动的嘴皮上下翻飞,英俊的脸庞上明明白白写着两个字:绝望。绝望的小仙哥终于抵抗不住团长的催眠神功,神飞天外之际,一只手娇怯怯的捅过来:“仙……仙道君?”

永远不要对可爱的女孩子爆走。这是某次甜蜜的1 on 1后请红发小子吃拉面时听到的唠叨,于是不管脸部肌肉挣扎着多么想抽搐,仙道君还是冲旁边的少女露出大灰狼般友善的一笑。少女小鹿斑比般圆圆的眼睛里分明滚动着受宠若惊的水光,无胜娇羞的递过来一张东西,白色的,俗称小纸条。

信不信,仙道君有一千种神奇的借口拒绝这位纯情姑娘春心荡漾的情书。只见仙道君毫不在意的接过纸条,毫不在意的将之打开,在打算毫不在意的绅士的拒绝的下一秒,看见了以下几行字:

“刺猬头,你有以下三个选项可供选择:
A.去吃拉面。Then 拉面店见,揣稳荷包。
B. 去1 on 1。Then体育馆见,捎上篮球。
C. 去发安全套。Then天才家楼下见,带什么你知道。
BY 伟大的天才SAMA”

背景音乐是扑扇着白色小翅膀的天使吹奏的丘比特爱的小夜曲,这是比上帝的福音书还让人振奋的邀约,如果一张揉得皱巴巴的从作业本上撕下来白纸条能够称作邀约的话。脸上开出一朵嗨皮的花,尖头发少年掏出红笔在C上郑重的画下一颗心。

世界上最美好的社团就是志愿者,世界上最人道的社团活动就是派发安全套,爱怜的亲亲怀中恋人汗湿的红头发,朝天花板比一个V,仙道君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恋人们说,每一只以爱为名的安全套上都住着七个神仙。
你相信么?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标签:
  Q - 七佾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