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钓鱼

作者:七佾风流

为满足个人的砂糖恶趣味而诞生的小白文,你确定要看下去么???^^
*^3^*
*^3^*
*^3^*
*^3^*
*^3^*


“呐我说……”卷长发的美女一脸诡笑的伸手撩了撩头发,“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那年夏天,湘北篮球队由安西教练带领前往京都合宿集训,在通往目的地的光号新干线上,篮球队经理彩子突然这么说。

碍于新干线每排两人的座位限制,当时的格局是这样的:流川靠窗,彩子坐在流川对面,不知采用何种手段跟角田换了座位的宫城理所当然黏在彩子旁边,至于流川右边的位子……目前空缺中。

按照对号入座的原则,流川旁边的座位原本是属于一位名叫樱木花道的同学的,因为种种缘由,樱木同学打死不肯坐在流川同学的旁边,而除樱木之外的任何人坐那个位子都会遭到流川同学的冷气封杀。流花不对盘是湘北上下皆知的秘密,为了集训的和平进行兼惩治出门在外仍不服从组织分配的两只,彩子美人萌生了小小的恶作剧念头。

“喂,我说玩游戏啊!”彩子抽出纸扇朝睡得鼻孔吹泡泡的流川头上啪的一下挥过去。“给点反应会死么?”
流川一脸杀气的睁开眼,宫城眼疾手快扑上去按住流川手脚,坐在斜旁边的三井赶紧站起来当炮灰,“啊!玩游戏好哇!玩游戏有助于提高智力增强体力延缓衰老促进荷尔蒙分泌……反正就是……樱木木暮角田潮崎你们全都过来吧!”

“小三你脑子进水了么?”樱木从背后木暮的椅子上方探出一颗红脑袋,一柄既狠且准的纸扇立马将他抽了回去。
“我刚才……”彩子漫不经心的掰着扇子骨笑容明艳动人。“仿佛听见有人对我的提议表示不满?”
“哦哈哈哈哈……大姐头你幻听了……”= =|||||||||||||||||||||||||

在彩子女王无敌纸扇的淫威下,众人围坐成一圈开始玩游戏。规则很简单,俗称钓鱼,一副扑克,抽一张翻过来夹在整叠牌里,摸到那张翻过来的牌的人就是『杆』,每个人摸完自己的牌后点数成对的可以脱手,剩下的单牌挨着顺序抽下一个人手里的,成对的脱手,单数的继续抽,依此类推,到最后谁手里剩下那张与『杆』相对的单牌就是被吊到的『鱼』,然后由『杆』决定惩罚『鱼』的方法。

头几轮很顺当,抽到『鱼』的人无非是被要求趴在地上做俯卧撑,或者沿着车厢连续蛙跳。这一轮剩下流川樱木和彩子,樱木一边从流川手里抽牌一边哼哼唧唧,衰狐狸输了就去吊行李架做引体向上吧,流川回瞪樱木一眼没作声。

彩子笑眯眯的摊开手里剩下的最后一张牌,“别光顾着讲话,花道你刚才抽的牌应该成对了吧?”樱木哦了一声低头去看牌,果然两张点数一样。这轮是彩子抽到的『杆』,手里还剩一张牌的流川毫无疑问成为了『鱼』,流川丢下牌对此结果很是无所谓,彩子看着流川格外温柔的笑起来。

“那么流川君,五十个俯卧撑或者五十次引体向上,喜欢哪个?”
流川抬头看了旁边的樱木一眼,那小子骑在座椅扶手上笑得得意忘形。
死也不选引体向上。流川盯着樱木的脸这么想。

“决定了么?”彩子慢悠悠地摇着纸扇。
“俯卧撑。”
“OK.”彩子啪的一下合拢扇子站起来,流川俯身准备开做,彩子一伸手阻了他,“等一下。”
“还没说完?”
“当然。”彩子女王挑一挑眉。“俯卧撑是你自己选的,我的要求还没说呢。”
流川有点不耐烦,忍了忍还是继续等彩子开口。
彩子冲跨坐在椅背上看戏的樱木招招手。“樱木你过来。”

大姐头的纸扇威力无穷,领教过无数次的樱木心不甘情不愿的磨蹭着走过去。
“大姐头……”
“嗯,乖。”彩子微笑着摸摸比自己高出许多的红发少年的脑袋,“躺到座位上去。”
“啥米?”
“没听懂?”彩子纤纤玉手往流川和樱木的双人座位处一指。“去、那、里、躺、着。”

宫城在旁边拼命挤眉弄眼,其余人等若无其事的各自别开视线。好样的,是男人的待会儿都给本天才等着。樱木恨恨的转过头,视死如归地走到座位旁扑通一下趴倒呈尸体状。

双人椅不够长,樱木大半部分腿挂在外面,彩子看着樱木别着脸趴着不肯翻过身却也不生气,“流川——”彩子笑意晏晏的对身边一直保持沉默的黑发男生道,“去你和樱木的座位上完成俯卧撑吧。”

流川听了还没什么反应,躺在椅子上的樱木唰地一下翻身就要暴跳起来,彩子纸扇一横点住他额头。
“花道你有两个选择——”女王大人低头俯视少年的眼神威胁与诱拐并重。“第一,乖乖躺在这里不要动,第二,等下我叫晴子过来玩游戏……”不出所料的看着单纯小孩脸蛋上的红色迅速烧进脖子里,“晴子躺着你做俯卧撑,喜不喜欢?”

蛇打七寸,樱木花道怎么可能让晴子小姐陷入这般尴尬的境地,女王得意的笑。

彩子回头去看另外一位男主角,流川皱着眉视线停留在某人身上,突然无声地开始脱衣服,樱木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看着流川脱掉运动外套脱掉长袖衬衫最后剩下一件黑色运动背心……我靠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身材好做个俯卧撑而已有必要把狐狸毛脱那么干净么?樱木花道不齿地看着脱得十分『清凉』的流川枫在众目睽睽之下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等……等一下!”樱木慌乱中屈肘撑住流川放低的上身,“这椅子有靠背怎么做俯卧撑?胳膊弯不下去的!”
众人一看果然,俯卧撑下压的时候胳膊肘要弯曲,右手没问题,左手边有靠背挡着却是无论如何也下不去的。

彩子闻言也是一愣,她原本只是想随便整整这两个无时无刻不闹别扭的问题儿童,细节问题并未考虑周全,如今樱木这么一说倒也为难起来。
“要不流川你还是做引体向上好了……”
“不用。”背对着众人的黑发少年声音冷淡。“俯卧撑而已,单手也可以。”

那个……樱木同学的脸……好像越来越青了呢……

座位其实不算窄,平躺了一个肩宽腿长的大男生之后却要令当别论,樱木眼睁睁的看着流川将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扣着座位边儿慢慢压下来。

“死狐狸你要是把口水滴到我脸上你就死定了~~~”黑色柔软的刘海亲吻一般刷上脸颊的时候,樱木咬牙切齿只来得及挤出这一句话。

对于常年受高强度篮球训练的身体来说,五十个单手俯卧撑压根连塞牙缝都不够,这使得流川枫貌似很吃力的表情和慢得惊人的起伏速度显得异常诡异。

衰狐狸……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樱木有点小担心,抬头去看身体上方的人,流川黑色的眼睛贼亮亮发光,樱木被他那种直勾勾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忍不住微微偏开脸,视线刚错开,上方的身体砰地一下就跌了下来。

樱木头一次痛恨流川身上长得是肌肉而不是脂肪。

流川这一跌十分具有技巧性,刚好使两人上身紧密贴合又不会撞伤脸部,篮球队原本站在旁边看热闹的人一下子围过来。流川貌似起身困难的在樱木已经僵硬的身体上磨磨蹭蹭,借着左侧靠背和身体的遮挡凑到樱木耳边。
“昨晚弄伤你了么?”

樱木瞪眼看流川的眼神就像看一头大象。

离两人最近的彩子女王将流川的话一字不漏的听了去,此刻脸上竟露出与醍醐灌顶恍然大悟等词汇相近的表情。“年轻人……”女王冲被压在椅子上动弹不得的红头发小孩暧昧的眨眨眼,再转头拍拍流川的肩示意他起来,“体力好是一回事,合宿前体力透支可是不行的哦~~”

樱木虽然单纯好歹也跟某人经过人事,听彩子拉长的尾音知道真相朝少儿不宜方向扭曲了,两条长腿一阵飞踢恨不得立马将流川踹开坐起来。流川胳膊肘微微一转,不经意的视觉效果与撞上樱木胸膛的力道都拿捏得恰到好处,正欲辩解的红头发小孩就这样子岔气了……

“学姐,”肇事者神情自若的站起身,椅子上兀自狂咳不止的樱木君呛得两眼波光潋滟,流川低头看了他一眼,再转回来的眼神已经恢复成冷淡的篮球superman,“剩下的俯卧撑我回家再做可以吧?”

我说不可以,你会就地上演N18么?彩子女王在流川与樱木的表情之间逡巡两周半,决定放弃荼毒众在室男眼睛的冒险。

钓鱼事件在发起人主动退出后不了了之,当天晚上的合宿宿舍里,被分配在同一房间的两冤家正在上演第N次亲密接触。

“死狐狸,明明只是打架被你的烂爪子抓了一把而已,你讲那么恶心做什么!!”
“我讲什么恶心了?”
“你说昨晚……反正你就是说了!你说了!你还不敢承认!”
“哦,你是指我问昨晚有没有弄伤你?”
“……”凸,突然那么大声做什么,直接拿扩音器去走廊广播算了。

流川目光炯炯的瞅着樱木,瞅得樱木浑身都是扎人的刺,流川说,白痴,然后走到自己的床上躺下。

樱木瞪着流川背过去的身影恨不得用目光戳出一个洞来,这两小子叉叉圈圈之事虽已做过不下百次,可是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且不说昨晚他俩明明没做却被流川说得好似做了一般,就算两人昨天当真做了也用不着在青天白日下广而告知他俩做了吧?樱木揪着头发蹲在原地生闷气,想了一分钟,终于被以上绕口令似的逻辑关系绕晕了。

至于樱木花道得知当时流川之所以会说出那么一句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的话,不过是一时眼花将隔壁车厢乘务员倒举着的扫把错看成某个具有威胁性的家伙的脑袋,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