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唇膏

作者:七佾风流

冬天到了,天气干燥,在一个西风偏北,天气预报再度失灵将雨天错当作晴天的早上,有人的嘴唇破了。

这个秘密是作为同居人的樱木花道在某一次例行的morning kiss中发现的,多少有些煞风景的意味,但花道认定解决问题比逃避问题来得重要——做人要踏实,爸爸常念的。
花道先把脸移开一点点。流川还在睡,一边接吻一边睡吻完之后继续睡这种事情只有流川才做得顺畅,花道不在意,流川的睡眠习惯就是如此,跟爱或不爱这类精神层面的问题无关。花道枕在流川的肱二头肌上研究了一阵,伸手捏住他的鼻子。

流川睁开眼。
流川的情绪在愤怒与强吻之间举棋不定。
花道说,狐狸你嘴唇破了。

流川转头去看闹钟,五点二十,他的生物钟向来将接吻时间调到五点,流川比较遗憾的确信今天早上的份已经吻过了。于是把花道拉进怀里,搂住,下一秒立马合眼。
花道被捂得只剩出的气没有进的气,怒,白白的牙齿在流川光溜溜的胸膛上盖一个整齐深刻的圈。
“说你嘴破了!”

流川勉强撑开一条眼缝,看花道在被子和自己胸膛中间挣扎着呼吸,眼珠子闷得晶晶亮。流川没什么瞌睡了,流川把被子掀高点好让花道趴上来些。“莫非刚才吻得太激烈?”

言下之意是花道太投入一不小心把自己啃破了,明显乱放屁,花道膝盖一沉就要往下顶,流川一把握住他脚踝。
“不顶不一定不出事,但你顶了我保证会出事。”

花道恶狠狠的在流川的要害上虚晃一枪,“不顶你不也照样天天出事?”
流川在思考过程中习惯性的摸摸恋人的屁股,“也对。”
这烂人!

“不说这个。”花道扑腾了两下往上面爬了一点,流川闷哼一声,大概撞到他下巴了,先不管。“嘴唇怎么会破的?”
流川抿了抿唇,没感觉到。“上面还是下面?”
花道伸出手去给他指,“这里。”
“哦。”顺便把指头含进去磨磨牙,“大概天气太干燥了。”
花道不理会,任他叼着自己的手指头舌尖挑逗来挑逗去。“怎么我就没破?”
三角眼促狭的眨呀眨。“我天天滋润你怎么会破?”
“乱讲,接吻是相互滋润的。”
“我当然不是指接吻……”
花道把那只在自己身后入口处探头探脑的手拎出来,“跟你说正经的!”

流川认命的老实把手环在恋人腰上。“破就破吧反正也不痛。”啄啄花道的嘴角,“怎么这么在意这个?”
“因为……嗯……接吻的时候磨到不舒服。”
“我没觉得不舒服啊!”
“废话,是我不舒服!”
“哦。”流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一直吻到你觉得舒服为止不就好了?”
花道确信自己的恋人其实是从银河系以外的星球偷渡来的。= =

花道反手伸到背后去拨扣在自己腰上的手臂。“起来啦难得星期天不要老是赖在床上。”
“跟我赖在床上有什么不好?”
“哪里好?”看见流川有点失望的松开了手,明晓得他是故意的花道也狠不下心。“好了啦干嘛摆出那种表情,”不大好意思的微红了脸,“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果然某人立即得寸进尺,花道姿势扭曲的接受完一个吻后连忙补充。“可是我们一定要上街去!”
“为什么?”
“去买唇膏啊!”花道吼,“刚才我说的一堆你听到哪里去了?”
“你说这个?”流川指指自己嘴上的小裂口。“我不要。”
“啥?”
“本来就是啊!”流川看恋人的红扑扑的脸心里想着压倒压倒。“哪有大男人用唇膏的多耻辱!”
“可是我看见仙道都用啊!上次他用的时候我问他,他说有专门的男士唇膏卖的!”

流川凉凉的看花道,“我就说你怎么突然想起说我嘴唇破了……”拽过去就是一阵乱啃,“说!你什么时候偷偷跑去见那家伙的!”
“让我想想好像是上个星期……哎呀不对是这个星期……哎呀狐狸别闹了……”喘着气躲开流川贴过来的嘴唇,“他只是来找借大一的课本……”
“他自己没有要找你借?”咬咬咬,啃啃啃。
“他说他大一挂的科一直没补考可是书丢了……”
“这你都信!”不舍得用劲还是作势在花道腰上掐了一把,“他分明对你有企图!!”
“你不要老是看每个男人都对我有企图好不好,以前甚至连洋平都怀疑……”
“他本来就对你有企图!”
……
……
……
两人磨磨蹭蹭的床上攻坚防卫站打了两个半小时终于出了门,流川显然对『全日本男性都樱木花道有企图』这一事件耿耿于怀,进了商店之后脸还是臭臭的。化妆柜的专柜小姐看见两个帅哥拖着手走进来激动得语无伦次,一边舌头打结一边使出浑身解数恨不得把全商场的男士用品都抱出来献宝。花道很耐心的听小姐介绍比较各款唇膏的优劣,流川站在他旁边心不在焉的随手翻宣传小册子。

『要体会亲嘴的味道吗?』
靠,现在唇膏都流行用这种档次的广告词么?
『想让情人对你的嘴唇恋恋不舍吗?』
嗯,这句还稍微像点人话。
『希望恋人永远只记得你一个人嘴唇的滋味吗?』

啪!流川把手里的宣传册往柜台上一拍,对被他的举动震得一愣一愣的专柜小姐说,我要这个。

当天晚上流川趁花道洗澡的时候用新买的唇膏把嘴唇涂得油光水滑贼亮亮,扒光了衣服先钻进被窝里等着。花道洗完澡出来,流川故意抿紧嘴,用比平时更锐利的方式表现出唇部的线条,他知道花道看出来了,他很得意。

哼哼哼,什么仙道洋平统统给我靠边站!白痴只准记住我一个人嘴唇的味道!

流川把花道的下巴勾起来,嘴唇慢慢的一点一点靠过去,近了,更近了,越来越近了,终于贴上了!流川满意的闭上眼睛。

只听花道哇啦啦的连声惨叫。“狐狸你的嘴为啥是榴莲味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