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All花]旧龙门客栈

(3 次投票)

作者:七佾风流 周日, 2010年 05月 16日 17:27

【上篇】

听说最近流行穿越。

这个句子其实有问题。第一,穿越题材自从N年前席娟姐姐《穿越时空的爱恋》一炮走红之后就络绎不绝,『最近流行』一说实属谬误;第二,『听说』这种东西本就当不得真,连鲁迅爷爷的口头禅都是『听说而已,并没有亲见。』综上所述上面那个看似正常的句子实际上是个病句,但这丝毫不影响樱木花道同学于一个春光灿烂的午后穿越了时空这一事实。在穿越活动成功进行的前一分钟,他在小巷里跟人打架。

当然不是单挑。这年头有种出来一对一单挑的家伙不会沦落到还在街上当小混混,所以当时的情况是一对七,显然我们红头发的小花是那个“一”,原因是他是主角,而且是我的本命。

总体来说樱木是一个非常会打架的孩子。注意这个句子的两个关键词:会打架,以及孩子。『会打架』的意思是有技巧的身体搏斗,『孩子』说明樱木是个正直的好少年不是喜欢跟人PK的小混混,由此我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出如下结论那就是这场架不是樱木主动挑起的,而且即使不是主动挑起的在开打半个小时之后他仍然没有落败。本来是这样的。可是就像一切街头暴力剧中总会有一只不够正大光明的菜鸟举着大木棒从背后偷袭一般,这一出也没有例外,所以我们的小花被砸中了后脑勺,他倒下了,他穿越了。

什么?你说我简直胡说八道信口雌黄哪有这样也能穿越的,当然我是有论据支持的呀!如果你平常喜欢看科幻小说就会知道,我们周围存在着无数与我们的世界平行运作的空间,这些空间无意间重迭的时候会造成时空空洞,这个空洞产生的时间地点完全随机,于是那么多可歌可泣的跨四维生死恋才得以诞生,你总不能说因为小花是SD男主角是我们的掌中宝心头肉就不能被随机吧。因此把上面所有凑字数的废话压一压缩一缩,提出主谓宾,得出的一个句子就是:樱木花道穿越时空。

如果你要问樱木会穿越到哪个时代去那只能证明一个问题:你没有认真看本文的题目,现在请重新退出去看清楚,再点进来,没有叫你直接往上拉的原因是这样做可以顺便增加我的点击率。然后你就可以明白小花是掉到了古代,准确的说是掉到了古代大漠上的一家小客栈,俗称『旧龙门』,而我们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
他的剑封住他的喉,他的刀抵住他的腰,两路人马齐刷刷的各站一边,唇角含笑,手底握刀。

“看王爷这架势今儿个是要夷平龙门客栈了,”开口的灰衣男子屈膝坐在大木桌上,说话慢条斯理。“不过我瞧着情形怕是要变天,这大漠里有个刮风下雨可不比得京城,”男子把玩腰间配剑的剑穗,神情很是专注。“王爷住在咱们客栈里倒不妨事,却不知那困在十里之外的三千援兵妨事不妨事?”

被剑抵住喉咙的男子一袭青衣,听见对方所言微微一笑。“那倒无妨,龙门客栈虽是不小,要一并纳下三千骑兵怕也不易。况且小王此行只为寻人,无意节外生枝。大当家能行个方便自是最好……”眼神有意无意的飘向身后数十名弓箭手,“如若不能,怕免不了倒真要伤了和气。”

大当家的灰衣男子尚未开口,拿剑的白衣少年冷冷的啐了一声,“要打就打哪来那么多废话。”说完手臂往前一递。灰衣男子出言阻止却已不及,青衣男子轻拧眉头正欲挥刀,在这个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一道黑影从天而降。

“有埋伏!”青衣男子心叫不妙,立马收刀虚晃几招护住面门,急急后退。灰衣男子也道是对方暗中布下的人手,抢身跃起拔剑出鞘,眼见一柄青锋便要将那不明黑影刺个通透,却在一起一跃间瞥见那人面容。

灰衣男子大惊,凌空收势已是不能,左手横击右手卸去大半力道,顺势扯掉衣衫将那黑影兜头罩住,足尖在其腰间轻轻一踢,那人朝着白衣少年的方向稳稳坠去。白衣少年一愣,下意识的伸手接住,灰衣男子已迅速落地奔过来。“是花道。”灰衣男子气息未定,声音极轻极低。

好了,剧情暂且打住,让我们先来作一下人物介绍。

相信古装花受同人看得多的同学已经瞧出那位穿白衣服的少侠是流川兄,那位穿青衣服的王爷是仙道兄,唯一具有一些争议性的是那位穿灰衣服的大当家,考虑到时间有限剧组经费不足我也不浪费字数,大当家是洋平兄。在以上这个与我们世界并行的异次元空间里,三位绝世大侠正由于某个事件准备打个不可开交,我们的穿越男主角小花同学以一记天外飞仙的姿态翩然入世。

OK,故事重新开始。

流川听见洋平的话先是一怔,低头去看怀里那人的脸,发现被洋平的外袍包住了,心下微凛,抬头一看仙道果然笑盈盈的望了过来。

“大当家到底是明白人。”谈笑间仙道已经走到洋平两人身前,突然一出手直袭流川面门,竟是声东击西欲将那人空手夺走。洋平早料到他有此意,反手一格化解仙道三道杀招。
“王爷莫不是找不到人急胡涂了,”洋平挡住仙道视线声线冷淡,“连草民的内人也要一并抓去验身?”

仙道听出他言语间讽刺之意,却也没恼,“我倒确实不曾听闻龙门客栈的大当家何时娶了位娇妻,”仙道拢了拢袖袍,轻笑起来。“连从天而降的功夫都练得这般出神入化。”

洋平脸色一沉正要发难,被流川抱在怀里的家伙突然“嗯”了一声。洋平记起方才怕被仙道看见故意用外衣将花道的头裹了个严实,现下怕是呼吸困难。他也顾不得去管仙道,赶紧伸手将衣服撕开,一颗毛茸茸的红脑袋从里面晃悠悠的钻了出来。

初到贵宝地的花道只觉眼前蓝蓝白白一片,尚未搞清楚局势,面前的三个男子却同时惊呼出声。
“花道你的头发呢?!”


▽▼▽▼
花道头上当然是有头发的,但是对于另一个空间的三位古人来说,他那短短的小平头基本上也就跟没有是一个含义了,于是刚才还杀得分外眼红的三人立即同仇敌忾。

“难道翔阳那路人马也搀和进来了?”洋平想。
“莫非牧皇兄也觊觎小花很久了?”仙道想。
“哼。”流川想。
不过他们吃饱了没事做吗干嘛剪花道的头发呢?三人想不通想不通。

花道从流川手上一跃而下。他虽然不是大侠,身上没有轻功,但是十几年街头空手道也不是白练,尽管那身湘北高中的校服在众人眼里看来怪异了一点,动作仍然是利落帅气的。

花道瞧了瞧周围,站得最近那三张看惯了的俊脸自不必说,打扮得跟土豆一样那个是大楠(花道不知道中国古代有店小二这种职业于是只能从外型上命名),举着板凳欲砸未砸那个是野间,坐在酒坛上吃包子那个是高宫,以及靠在门口的福田,躲在墙角的彦一……总而言之一句话都是熟得不得了的熟人,因此花道一点也没有身处异世界的不安焦躁等情绪。他很镇定的看一眼仙道,看一眼流川,再看一眼洋平,然后对洋平说,我饿了。

这是正常的。试想跨越数百年跑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大漠引导一场纷争也是一件消耗体力的事,所以花道有充足的理由证明他享有在龙门客栈用餐的权利。按照当时的饮食习惯洋平端上来半斤牛肉,二两烧酒,他素来清楚花道的根底,又往烧酒里搀了半斤水。

花道风卷残云的干掉面前的东西,先前一对七的混战确实消耗了他不少体力。吃饱喝足的花道抽空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熟人,终于发现了一些些不合理的蛛丝马迹。最大的疑点就是,日本岛上哪里也找不到这么一处横看竖看都像荒漠的地方。花道花了一点时间来消化这个事实,然后提出了也许自己不小心进入了异次元空间的假设。当然也许大家会觉得奇怪,为什么花道能够如此迅速的建立起一套理性的穿越思维系统?我们说,这完全应该归功于花道爸爸送给花道的那本《凡尔纳科幻全集》。
于是乎我们的小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接受了穿越的现实。


仙道对手底下的人使了个眼色,撩起下摆在花道身旁落座,甫一沾凳,一柄薄刃便架在他的颈间。江湖上能在十招之内制住仙道的剑客并不多,此时又身在龙门客栈,执剑之人除了流川不作他人想。仙道嘴角噙笑,似是丝毫未觉薄刃饮血之意,只伸手握了花道右手,温然道:跟我一同回京可好?

花道听了这话倒不觉如何,客栈里洋平一方的人马却均是大震。流川狭了狭眼,眸中冷光乍现,抖腕斜刺竟是招招夺命。仙道袖袍一甩,一股劲风分作两道直击流川膻中气海二穴,流川避无所避只得向后跃开。

流川虽然少年成名天资过人,倒底年纪尚轻,眼见心上人被旁人握着手轻薄了去本就着恼,出手又被一招逼退,心下自是不甘。正欲再度抢上,洋平抬手阻了他的剑,“且慢。”流川冷眉一挑,洋平无暇管他,转头看向仍然坐在桌旁的仙道,“在下有一事想请教王爷,不知当问不当问?”
仙道微侧过脸,唇角笑意不减,“我若说不当问大当家莫非便当真不问?”
洋平脸色未变,“那倒未见得。”
仙道端了桌上花道的酒杯就唇浅抿一口,“既是如此,大当家又何需惺惺作态。”

言语间很有些冲撞的意味了,两边人马暗自按住兵器。洋平轻笑,搭手作势恭敬的拱了一礼,“王爷快人快语,再兜圈子倒显得我龙门客栈小家子气了。”顿了一顿,状似不经意的在花道左手边坐下。“敢问王爷此行为公还是为私?”

此语一出举座哗然。仙道麾下兵将大多为京城人氏,本来此行千里迢迢远赴大漠就颇有微辞,碍于“捉拿朝廷命犯”的名目当头,却也不敢斗胆抱怨。如今听了洋平那话,言下之意倒有王爷假公济私的味道,一时间四下窃语纷纷。

仙道心知洋平故意要摆他一道,却也不慌,气沉丹田朗声一笑,周遭顿时便安静下来。 “大当家这话可说得稀奇,”仙道挽了酒壶笑眯眯的替洋平斟上一杯。“小王此行奉旨行事,自然是为公;不过小王倒也好奇,倘若小王不识大体非说是为私——” 笑意更浓,眼角眉梢却似刀锋出鞘,“大当家的又意欲何为?”

流川听他俩坐在桌旁话里藏话的唇枪舌剑早就不耐烦,巴不得将那碍眼的家伙一剑快快劈了拉上花道就走,这会儿又听见仙道说出这般明显挑衅的话来,当下提剑跃过去便要跟他拼命。
被三人围在中间的花道连状况都没搞清楚,只觉面前白影青衫灰衣乱七八糟的打成一团,周围两路手下人马摩拳擦掌也呼啦啦的全部卷入战局,一时兵刃声、叫骂声、惨叫声声声入耳。

花道心想他怎么一不小心就穿越到这么个奇怪的地方来了,若说打架他也是把好手,偏偏这里的每个人都不按理出牌。人手配备砍刀这类警察局明文规定的管制刀具都不说了,为什么还动不动就在天上飞来飞去?难道他们不知道有地心引力的吗?花道坐在桌边哪里都去不了,因为他每次一站起来就会跑出来一只手将他按下去,并伴随着“小心!”“别乱动!”等等类似的废话。花道很不齿的想是男人的给我下来站在地上打,绕着屋梁跑算什么本事。

花道穷极无聊的一边欣赏众人打群架一边胡思乱想,他自来到这个世界并意识到这是一个平行的异次元空间开始就觉得有某个地方不对劲,但是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说时迟那时快,正当所有人打得不可开交难分难舍,一道红影不知从何处轻飘飘的翩然而下。花道张大了嘴看着那人啪的一掌击碎一张上好桃木大方桌,然后万籁俱寂。他终于知道那个不对劲的地方是什么了——这个平行空间既然存在所有他那个世界的人,就必然还存在另一个樱木花道。

【下篇】

被许多人关注也许不是件坏事,被许多手持砍刀(且一看就不是用于切菜)的家伙关注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面前群众逡巡的目光雪亮如炬,花道被晃得头晕眼花,他顾不上理会在同一时间里出现两个樱木花道对周围的观众造成了多大视觉冲击,一伸手将那个古代版的自己拽了过去。
本着方便读者就是方便自身的原则,在接下来的叙述里我们将龙门客栈的小花简称为『樱木』,将穿越时空的小花简称为『花道』,完成了这项艰难的命名工作之后,我们的故事进入到下一阶段。

话说当时,龙门客栈的二当家樱木以一招绝不花哨的『万叶飘红』将客栈里最大最厚实的木桌拍成渣渣,世界顿时清净下来。由于实在太过清净,花道拉着樱木躲在掌柜台下面说的悄悄话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很清楚。比方说花道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
“实不相瞒,其实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
偷听的大侠们阵亡一半。

樱木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花道,不像信了,也不像不信,他打从七岁起就跟洋平一道闯荡江湖,大风大浪见得多,饶是生性单纯也明白以不变应万变的道理。花道见他无动于衷心知不妙,仓促间也不知该如何瞎掰才好,你总不能妄想跟一个骑马射箭成长起来的侠客解释自己其实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吧?

这厢两个花道蹲在墙角大眼瞪小眼,那厢一干兵将大侠面面相觑,事情正呈胶着状不知该顺应何种走向,突然人群中某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吼了一句他娘的管你哪个真哪个假两个都抓走!仙道手下的人马都觉是这个理儿,霎时一呼百应。

仙道闻言面色微沉,流川凝神握剑,洋平不露声色探手入袖扣了一把流星镖,眼看局势就要大变,突然间众人眼前一花,一道人影已稳稳站在客栈中央。

“要想抓我又有何难?”说话之人左手抚剑,齐腰红发飘然若血,“只可惜……”
“可惜什么?”几个沉不住气的家伙按捺不住嚷闹起来。
樱木微微一笑,“还轮不到你们。”

话音未落,数道剑气随着人影急速掠出,再定睛一看,方才说话那几人竟已被封住周身要穴,樱木收剑垂地立于洋平诸人身前,使的正是透剑凌空打穴之技。

周遭官兵先是一愣,而后瞬间群情激愤。樱木也不理会,只转头看向面前的青衣男子,“不知王爷回京覆命是要献人还是献尸?”
仙道心中苦涩,“花道你何必如此说话。”
“不如此说又该如何说?”樱木笑得开怀,“这龙门客栈里三层外三层被王爷的官兵围得连只苍蝇都飞不走,原来竟不是来抓我这个朝廷钦犯的么?”

仙道一时间语塞,四下众目睽睽,纵使心中计量绝非樱木所想,却也明白仅是此行率兵之举便已伤他至深。仙道抬头看那红衣红发红影,在皇宫后院第一眼见到他时也是这般模样,只是那时浑身艳丽之色却是浴血使然,手上三尺青锋森冷如冰,赶来的锦衣卫只敢虚张声势叫嚷着捉拿刺客踌躇不前。
他在一地月光下凝眸看他,少年满身血污腥气冲鼻,他见他傲然一笑,一双清亮眸子隔了刀光剑影堪堪望过来。
只那一眼,便已欠去一生。

仙道忆起当初恍若前尘,往事历历如昨,今时却已兵刃相向,仙道面上声色未动心如刀割。樱木望着仙道,王爷应承我一事可好?仙道猛的抬头看他,少年手指身后洋平流川众人,不要为难他们。

说完竟立即横剑就颈!情势太过突然,众人皆未料到樱木有此一举,莫说出手阻止,连回神都没来得及。流洋仙诸人睚眦俱裂,眼见寒光一闪便要白刃入喉,一团黑影纵身一窜却将樱木手中利剑撞飞,低头一看,竟是方才从天而降的花道!

几番突变不过眨眼功夫,众人怔怔尚不知发生何事,这厢花道却敲着和自己同样脸孔的少年的头开始絮叨叨。“幸好我空手道黑带七段,不然你一定死翘翘!”敲了两下不解气,又狠狠的补了几记,“你那身体好歹也算是我的呀,拜托你爱惜一点好不好!”

花道这话说得着实容易产生歧义,在场众人以三位小攻君为首唰唰唰同时绿了脸。洋平到底是见过大风浪的人,轻咳了两声便镇定下来。洋平细细端详花道:相貌确实相似了些,言行确实奇异了些,不过横看竖看都是一名率真纯善的好少年,洋平因他飞天一腿阻下樱木的剑本就心存感激,那张熟悉的脸孔上也的确瞧不出恶意,当下携了花道的左手望向那名青衣男子。“王爷……”

洋平预备的台词原本是『此事与这位小兄弟无关,不知王爷能否网开一面』云云,仙道瞧见洋平的架势也明白他想说什么,心中正自权衡对策,却听花道朗声道,我倒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你们要不要听?

两人闻言俱是一怔,对看了一眼。“愿闻其详。”
花道指指站在身后的红发少年,再指指自己,你们抓我回去不就行了。

旁人尚未有所反应,一直没吭声的流川冷冷一嗤。“本来那个已经够笨了,现在还来个更笨的。”花道与流川多年口水战哪会不明白他的意思,操起最近的一根板凳就要往后砸,然后欣慰的发现另一名樱木同学已经抬起桌子先下手为强了。

那厢流川和樱木打得鸡飞狗跳,这厢仙道静静凝视花道。

“你可知『樱木花道』所犯何罪?”仙道问。
花道摇摇头。
“你可知弑君未遂所指何意?”仙道又问。
花道摇摇头。
“那你……”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替那家伙顶罪?”花道善解人意的打断仙道,见他点了点头,于是很诚恳的说:“其实我也不知道。”

仙道只觉一股气血直冲胸口,正欲澎湃翻腾,又听花道小声补充了一句,“我是觉得他们几个……”花道回头看看洋平流川等人,本来想说『两情相悦』,再一想无论如何那人也算是半个自己,于是又临时替换成『兄弟情深』。“所以你们如果非要抓个人回去交差,”花道挠挠脑袋,“不如抓我算了。”

仙道被他一番话弄得哭笑不得,突然听见屋外杀声震天,客栈木门被人轰然撞开,一名士兵神色惶急的冲进来。“王爷!是皇上的近卫黑骑军!”

龙门客栈内两路人马俱是一震,之前探子回报有三千骑兵自十里开外而来,双方均以为是仙道增调的援军,胸中各有计较,却万万不曾料到竟是皇帝亲派的黑骑军。

樱木轻笑出声,“这皇帝老儿倒很是看得起我。”边说边将洋平流川等人往楼上推,“你们先从秘道走。”
流川反手扣住樱木手腕脸色难看到极点,“你敢再说一次?”
樱木哑然失笑,“你以为我要一个人冲出去送死吗?”将流川的脖子往下一拉,嘴唇飞快擦过白衣少年的脸颊,“从秘道出去接应我,我引他们上钩。”

说罢提剑从窗户一跃而出。流川等人哪可能放他一人只身犯险,正欲跟着冲出去,一道人影霍然挡住去路。

“你们当他说的话是放屁么?”竟是之前碎碎念着让仙道抓他去交差的花道。
“他一个人冲出去简直是找死!”流川吼。
花道点点头,“所以才让你们快点从秘道出去接应他。”

流川赤红了一双眼,洋平一言不发纵身跃上二楼,仙道手下的兵将如梦初醒争先恐后的往二楼挤,流川狠狠一咬牙,掉头也跃上楼去。花道松了口气,从地上拾起一把刀,又拽下一名士兵头上的毡帽,然后拉开大门发足狂奔而去。


▽▼▽▼

起风了。漫天黄沙刮得人几乎睁不开眼,花道隐隐看见不远处黑压压一片,脚趾头想也知道是那批所谓无坚不摧的黑骑军。花道眯起眼睛勉强能够视物,好不容易才看见提剑立于十米之外的那道红影,立刻手脚并用的挣扎过去。

樱木察觉背后有人靠近,条件反射回身就是一剑,花道赶紧拖住他的手,“是我啦!”刚一开口就被灌进满嘴黄沙。樱木赶紧将自己衣衫下摆用力撕下一块,递给花道做了个蒙脸的动作。花道裹好脸凑到他耳边,我把他们都赶进秘道了!花道用尽力气喊。风声极大,呼啦呼啦仿佛鬼哭狼嚎,饶是如此樱木竟然也听清楚了,唇角绽开一丝笑意。

黑骑军越发近了,马厩里的马匹纷纷受惊,嘶啼声不绝于耳。花道突然一拍樱木的肩膀,你转过去!他手舞足蹈的一边胡乱比划一边喊。樱木一脸迷茫,却也依言照做,花道抓起樱木火红长发提刀拦腰一砍,竟将那头发生生斩断大半!樱木猛的转身,只见花道握了被砍下的半截红发翻身跳上一匹马,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樱木大惊,跳上马正要跟着追出,却腰间一紧被人揽腰拽了下来。那人将他朝身后洋平等人稳稳抛出,纵身上马绝尘而去!

花道压根没学过骑马,硬是凭着过人的运动神经强自伏在马背上。他原本是打算将那砍断的头发绑成一束接在毡帽下面的,偏偏试了几次都没办法腾出手。花道伏低身体瞄着远处黑压压那片人影冲过去,手中举得高高的长发被风沙吹得狂乱,乍见妖艳如血,一些近处的黑骑军士兵显然看见了他,纵马提弓追了上来。花道只觉两边呼呼风声贯耳如泣,双腿用力一夹马肚正欲加快速度,身后陡然一重,一个温暖胸膛覆上自己的背。

那人从他身后探过挽住缰绳,手腕一抖,胯下坐骑扬蹄立身长嘶,然后嗖的一下纵蹄狂奔,却比之前稳快两倍不止。花道只觉紧贴在背后的胸膛剧烈起伏。“你是白痴么!”那人骂道。
花道心中一宽。

后面骑兵穷追不舍,纵然坐骑已是百里挑一的良驹,到底负了两人的重量不比得平日里轻骏。耳旁不时响起箭矢破空的尖锐声响,花道心下一凉,方才明白那黑骑军竟然精通马上骑射之术!不过刹那功夫,花道脑中已转过千百个念头,他低头去看揽在自己腰上的手,白皙纤细却强势有力,花道双手覆上去,眷恋那温度一般轻轻抚过一轮,然后猛的掰开那只手翻身坠下马去!

坠地的瞬间只觉得浑身剧痛,他妈的居然比被七个人围殴还痛!花道晕迷前依稀看见一名白衣少年发疯似的跑过来,长得还不错,可惜……没本天才好看……


▽▼▽▼
花道睁开眼的时候头顶上方有三颗脑袋,他一时没搞清楚状况,只觉那三颗头把所有光线都挡住了什么都看不清。第一颗尖尖的刺猬头摸着他的脑袋哀怨的说小花花你去打架居然都不叫我,第二颗平平的飞机头帮他把被子掖紧说花道你头晕不晕想不想吃苹果,第三颗冷冷的刘海头唰的一下递过来一个削成正方形的苹果核说,“喏。”

花道搞清楚这三颗头的主人是谁了,觉得头有点痛,这时第四颗头不知从何处冒出来一边赶着前面三颗头一边喊站开一点站开一点你们站那么挤医生怎么检查,然后花道看见一张硕大的脸朝自己压了下来。

花道吓得翻身一弹,医生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按住,“不错嗯不错,”医生说,“这么活蹦乱跳一定没有脑震荡,一个星期之后出院。”说完拍拍屁股走人。洋平把医生送出门折回来,坐在花道床边问花道你跟谁打架了居然晕倒在小巷里还是被流川发现的。花道转头去看坐在一旁努力摆出不屑表情削第二个正方形苹果的流川,天很热,那家伙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衬衫。白色的……

花道想原来之前种种果然不过一场梦,仙道端过来一杯开水扶着他的背喂他慢慢喝。对了花道,尖头发的青年忽然想起一件事,你晕倒的时候手上握那把红色的头发是谁的。

 

标签:
  Q - 七佾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