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选择

(2 次投票)

作者:Rongtian 周一, 2010年 05月 17日 10:28

你想去一个林中小屋,有两条路,一条可以让你以最快的速度抵达目的地,另一条虽然耗时良久,却可以让你欣赏到沿途美丽的风景,你会选择哪一条?


……无聊。

说呀,我是在很严肃地问你。

你安静一会儿好不好?

说嘛,反正躺在床上也很无聊,我又没法动弹。

那……要看当时我到那个小屋有没有急事要办了,要没有呢,就会选择比较长的那条小路,如果有呢,自然会选择最短路线了。


现在这个问题没有那么多前提让你来设定,只是单纯的问你会选哪一条,你的回答跟没回答一样。

你……你这个问题本身就有问题。

说呀,当你刚刚听到这个问题时,脑海中首先冒出的念头。

那……我会选最短路线,要是觉得遗憾,可以返回的时候再走那条可以欣赏到沿途风景的小路的。

是吗?

那你呢?白痴。

我……和你一样。


医生,白……樱木的伤不要紧吧?

他以前是不是有过旧伤?

是,怎么又引发他的旧伤了吗?

是呀。虽然当时的治疗让他恢复得很好,但是他的背部比起那些背部从来没有受伤的人来说还是脆弱了许多。更何况这几年的篮球训练让他的背部一直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所以尽管这次摔得不是很重,情况还是比较麻烦。


那……会不会影响到他的篮球生涯?

那倒不会,但是他要完全停止篮球训练最起码要半年以上。如果休息不好,再引发受伤,那就不仅仅是放弃篮球那么简单了。

您的意思是……?


狐狸,干什么苦着一张脸回来?是不是被那个医生大叔给吓倒了?放心,本天才不会有事的。医生嘛,就是喜欢危言耸听,动不动就拿一些很恐怖的话去吓唬病人家属,还警告人家不要去告诉病人本人,什么嘛,简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喂,你没事吧?


你现在要管得不是我有没有事,而是管好你自己。……还有,你刚才说什么“病人家属”?

啊?我说了吗?我真的有说吗?

那你就承认你是我的……?嗯,好,老婆,晚上想吃什么?

你……谁说我是你老婆了?我是男的,我是如假包换的男儿身!

难不成我是你老婆?要知道,你是在身子下面的那个呀。

你……

小心!明明知道身上有伤,还跳起来做什么?万一牵扯到背,又要哇哇叫了,你怎么就是不让人省心呢?

嘿嘿,嘿嘿……


看,红头发的,那是樱木学长耶。

哪个哪个?

笨!不都说了吗?红头发的那个呀。旁边的那个就是他的好搭档流川枫。

天!他们都好高呀。

可是他们能打进全国大赛可不仅仅是凭借身高的优势呦,而是实力使然呢。特别是樱木学长,接触篮球不过两年的时间,却常常成为左右比赛的关键人物呢。一想到去年篮球队在他和流川学长的带领下,夺得全国大赛第四名,就觉得热血沸腾呢。


好像他们在高一时就拿到过第四名。

是呀,可那时篮球队里有被樱木学长戏称为“大猩猩”的赤木岗宪,有三分球高手三井寿学长,他们都是打篮球的好手呢。可是,自从他们退队以后,新招收的队员却都是些平庸之辈,队中实力最强的只有樱木学长、流川学长和宫城学长,所以比较那时而言,还是去年的第四名更可贵一些。


你好像对篮球队知道得很多嘛。

呵呵,不好意思,我也是篮球队一员呢。尽管实力不济,没有上场的机会,可还在努力奋斗着。你不会看不起我吧?虽然我都二年级了,可还这么没用。


不会不会,怎么会呢。只要肯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可是真得很担心呢,今年宫城队长退队了,樱木学长的伤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这样的篮球队,真的不知道还可不可以创造出以往的佳绩。


放心,我相信没有问题的,你也要加油才对呀。

是!


你听你听,狐狸,大家都在议论我耶。呵呵,我果然是背负湘北命运的男人,既然这样,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对天才而言,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看来晚上我还是太心软了,以你的体力,我应该更疼你一些才对。

你……个色狐狸,死狐狸,我在跟你说正经的耶,你又扯到哪里去了?

总之一句话,要是没有我的同意你敢再碰篮球……

好好好,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不好?


流……川枫,这是今年县大赛的赛程安排,……安西教练让我复印了,人手一份,这一份给你。

知道了,谢谢。

喂,死狐狸,你这是什么态度呀?晴子小姐这么温柔,你怎么这么冷呀?象块冰似的。

樱木,没什么的,我还有事,先走了。

晴子,晴子……

白痴,你怎么又来篮球馆了?

怎么了?篮球馆又不是你家开的,我来不行吗?身为背负湘北命运的男人,怎么可以偷懒呢?切,要不是某只狐狸假公济私,篮球队长又怎么会轮的到他呢。


……


嗯,好舒服,再用点力,对,就是那里。嗯,真的好舒服,……樱木,你的技术越来越精湛了。

……

怎么了,白痴,为什么哭了?

今天比赛结束时,看到你一下子瘫在场地上,我……真的好……恨,觉得自己好没用哦,不能帮你的忙,只能像个傻瓜似的坐在场边加油……今年碰上的也都是强队,可湘北除了你之外,其他的实力都很一般,……看到你在场上拼尽全力去赢得比赛,我……


白痴,就为这点小事哭呀?没什么的,你以为我还是高一时那个体力不济的我吗?有你在,我的体力可是直线上升呀。

你……你不要又用你的咸猪手……

看起来你对我的实力有所怀疑,我得向你证明我的实力!

喂,正经一点,我是很认真的。其实我的背一点问题都没有,我虽然不知道医生对你说了什么,让你这么大惊小怪,但是现在我的身体真得很好,完全可以适应比赛的强度。


想都别想!

可最起码我得为队里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呀!

你现在只需要为我一个人服务就好了。

可是……

放心,我知道你担心球队的成绩,有我在,我保证球队一定会一如既往的优秀的!

可是……

没这么多可是!


你发没发现,现在流川队长越来越婆婆妈妈了。

有吗?我怎么没觉得?我觉得训练中的他还是老样子,冷漠,严厉。上次我的上篮动作不规范,被他看到了,结果就很惨地被他单独特训。


可是自那以后,你的动作就很标准出色了呀。

话是不假,可是我还是不想再被他单独特训,真得好恐怖!

呵呵,怪不得你现在练习越来越用心了呢。好了,话题扯远了,我是说流川队长在对待樱木学长的问题上很婆婆妈妈啦。

拜托,你不会是现在才注意到这个问题了吧?

嘿嘿。

平时的他,话不多,虽然句句击中要点,却给人以千年坚冰的感觉。唯独在面对樱木学长时,却话多得吓人,有时居然会嘴角上扬,真得不可思议。虽然常常责怪樱木学长来篮球馆,常常跟樱木学长进行大战,可谁都看得出来,他比谁都希望在篮球馆看到樱木学长,他比谁都关心樱木学长。嗯,他们之间这么紧密的关系,也许这就是他们两个人能在场上所向披靡的原因吧。


可是,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明明樱木学长的伤都好了,可流川队长还是不让他上场,这样下去,仅靠队长一人支撑的球队,怎么可能进入全国大赛,进而拿到好名次呢?


不知道,不过我相信,既然安西教练和队长都不让樱木学长上场,自然有他们的理由。


老爹,你看到了吗?没有天才领率的球队,就是不堪一击的耶。你看你看,还有十分钟,居然还落后那么多分,如果这场输了,下一场就只能赢了,可是下一场的对手实力又那么强大,现在打这支队伍都那么吃力,到时候的胜算就更小了。所以老爹,让我上场吧。老爹……老爹……


樱木,忍耐一下,相信流川枫,哦呵呵呵呵。

我……相信他什么呀,脸色都那么苍白了,还硬撑着,不论他再怎么厉害,一个人的球队就是不可能赢得过五个人的球队呀。……好,我不管了,我就要暖身上场。


樱木,唉……


你们看到了吗?那个红头发的,居然在做暖身呀,好像在湘北以前的比赛中没有见过他出场呀。

你不会不认识他吧?他就是湘北的王牌樱木花道呀。

樱木花道?对对对,去年的湘北就在他和流川枫的带领下拿到了全国第四名的好成绩。可是听说他因为背伤退出了,自那以后就销声匿迹了,想不到现在终于要复出了。


那是呀,现在湘北的情形这么不妙,难怪他会在替补席上坐不住呀。


[白痴!谁让你暖身了?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

[无论如何,我都要上场!我的背早就好了。]

[如果你敢上场,我绝饶不了你!]

[就算你再怎么威胁我,我也要上场!]


天!你们看到了吗?队长居然在场上不管篮球,只是跟樱木学长瞪大了眼对视着。

是呀,太诡异了。你有没有觉得他们之间暗流涌动呀?

笨!只要是人都能够觉得出来的。不过现在队上的情形这么糟,樱木学长上场绝对是好事,可是为什么教练和队长就是不表态呢。



花道,被直挺挺地捆在椅子上十分钟,背不要紧吧?等一下,我马上帮你松绑。

太过分了,为什么不让我上场?还把我捆在椅子上,还用这么粗的铁链,如果我上场,就算不赢,最起码也不会输得这么惨,75:94,太丢脸了!


用这么粗的铁链是因为你有过挣断绳子的前科呀。好了,宝贝,我们回家慢慢说好不好?

为什么要慢慢说?我就要在这里把话说清楚。为什么不让我上场?我的伤根本不是借口,早就好了,为什么不让我上场?为了湘北,我吃了那么多苦,流了那么多汗,为什么只是让我像个局外人似的坐在场边?……我……


……花道,再给我些时间,我一定会给你个圆满的理由,同时,我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带领湘北打到全国大赛的。真的,我是郑重的请求你!


……好。


赢了,赢了,我们居然赢了,那我们就可以去参加全国大赛了。是不是?

是。好了白痴,别再跳了,小心一点。

切,有什么嘛。那么小心翼翼的,好像我是瓷娃娃似的。

你是不是不想打篮球了?

你……你别生气,我安静下来就是了。

放心,等到全国大赛时,我会考虑让你上场的。

真的???万岁!万岁!


老爹,老爹,让我上场啦。你看看,现在不过是全国大赛的第一场,就这么差,难不成真让我们这支全国排名第四的队伍今年只打一场就打道回府吧?好不好,老爹?


……去……暖身吧。

真的,耶!哈哈,有我樱木花道在,你们就等着吃苦头吧。


[安西教练,您真的决定让他上场吗?]

[我别无选择。毕竟这是全国大赛。]

[是。]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我是今晚比赛的解说员冲田泽人。今晚在这里举行的是本届大赛的最后一场比赛,即冠军的争夺战。一方是上届的冠军,爱和学园,另一方则是去年的第四名湘北篮球队。说到这里,我要特别介绍一下湘北篮球队。湘北来自于神奈川县,本来成绩平平,却于两年前异军突起,打败山王工业成为当年最大的黑马。一年前随着主将赤木以及三井的退队,一度陷入低谷,随后又在当时的队长宫城良田及流川枫、樱木花道的努力下,再一次打到了全国第四的好成绩,从而粉碎了“湘北不过是一时幸运’的传言。今年的湘北篮球队更是实力大减,宫城退队,樱木负伤,只剩下流川枫一人苦苦支撑,居然打到了全国大赛,真的是让众多评论家大跌眼镜。不过随着樱木在本届大赛第一场比赛时的复出,湘北的战斗力大大增强,所以能打到今天这个成绩可谓着实不易。现在离比赛正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双方球员正在球场练球。



白痴,你的背真的不要紧吗?昨天晚上你呻吟了一晚上。

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索了?我说没事,就真的没事。

如果撑不下去,就给我说,不要硬撑。答应我。

我是天才,怎么可能……好,我答应你。


真没有想到,在同样的场地,差不多同样的时间,樱木花道又重复了自己在两年前时的一幕,为了救球而重重地摔到了场边。看来伤得不轻,额头上布满了汗珠。现在是比赛趋于白热化的关键时刻,樱木此时的受伤,应该会对场上的局势造成巨大的影响,虽然不能够预测最后的结局会如何,但是如果樱木因伤下场,湘北夺冠的可能就大大降低了。就如同各位观众刚才所看到的一样,樱木花道和流川枫的配合天衣无缝,目前湘北的进球60%都是由他们二人包办的,所以……怎么?场上居然吵起来了?那是樱木花道和……流川枫?这两个湘北的王牌到底是为了什么吵起来了呢?



花道,听话,下场休息,你现在的状态根本不适合打球。

我……没事,我能撑得下去。

你现在连说话都不流畅了,还怎么打球?你以为打篮球是玩小孩过家家吗?

以前你让我相信你,现在也请你相信我一次好不好?……现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一个人在场边休息呢?

可是你的背……你还想不想打篮球了?

我……想!正因为我想,所以我才要打篮球的。

既然如此,你就下场去,好好休息。

可是,也许这是我最辉煌的时刻了,我不想等我老了之后再后悔!

你是什么意思?


湘北请求换人,湘北8号替下……

裁判,我没事,我可以继续的。

可是你的脸色很差,汗流得也过多了,还有……

裁判,相信我,我真的没事,在场上打球,这么高强度的比赛,怎么可能脸色红润不流汗呢?

这个,……

老爹,你快说呀,你快告诉裁判我没事的不用换人。老爹,相信我!


你想去一个林中小屋,有两条路,一条可以让你以最快的速度抵达目的地,另一条虽然耗时良久,却可以让你欣赏到沿途美丽的风景,你会选择哪一条?

……无聊。

说呀,我是在很严肃地问你。

你安静一会儿好不好?

说嘛,反正躺在床上也很无聊,我又没法动弹。

那……要看当时我到那个小屋有没有急事要办了,要没有呢,就会选择比较长的那条小路,如果有呢,自然会选择最短路线了。


现在这个问题没有那么多前提让你来设定,只是单纯的问你会选哪一条,你的回答跟没回答一样。

你……你这个问题本身就有问题。

说呀,当你刚刚听到这个问题时,脑海中首先冒出的念头。

那……我会选最短路线,要是觉得遗憾,可以返回的时候再走那条可以欣赏到沿途风景的小路的。

是吗?

那你呢?白痴。

我……和你一样。

枫,还记得这段对话吗?那是我前几天才问你的一个问题,你的回答跟我预料中的一样:选择捷径。嗯,没什么不对的,那才是你的风格呀。


跟我在一起以来,你变了好多,用其他队员的话来说就是“婆婆妈妈的”。一开始跟你在一起时,我以为我是那个比较辛苦的一方,要照顾一个大瞌睡虫的饮食起居,可想不到,到头来竟然是你在照顾我,特别是我第二次背部受伤以后,你更是把我当作瓷娃娃般的捧在手心。可是,我是男生耶,不需要吧?


渐渐的,我就对自己的伤势产生了怀疑,临去东京之前,我一个人偷偷的跑到医院里去找以前给我看过背伤的医生,知道了所有的一切。你整天叫我白痴白痴的,我看你才是天底下第一号大白痴!为什么不把实情告诉我呢?你认为我脆弱到扛不不住吗?如果你早说了,我就不会整天继续出那么多状况,让你操那么多心了。你有没有觉得我现在变得比以前安静多了?也不再老是嚷嚷着要打篮球了?不是我自己夸自己,我觉得自己真的很识大局耶。


我本想就这样装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在场边静静地看你打全国大赛的。可是,那些队伍真得太强了,强到让我根本无法自己骗自己,强到顾不得那么许多,只想跟你并肩站到场上,为荣誉而战,为队友而战,为自己而战!所以我在不停地求老爹,只不过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不敢再冒冒然的暖身。想不到,老爹终于肯让我上场,虽然我一直企盼着那一刻的来临,但是当幸福真的来临了,我却有些呆。我这么说,你不会笑话我吧?其实那天那场比赛还没打完,我就知道我的背伤并没有完全好,所以就在刺骨疼痛来临的那一刻,我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我要撑下去,我要拼尽全力,尽力让自己站到离巅峰更近的地方!就这样,我一直在忍耐着,但是看到你渐渐松弛的眉头,我又觉得一切努力牺牲都是值得的!


一直到决赛那天我又一次摔在场上,看到你眼底深切的痛,我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我是不是做错了?也许我不应该选择与你并肩战斗,而应该选择让你心无旁骛地自由飞翔。但是当时离比赛结束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我没有退路,只有爬起来继续打球!最终我们居然赢了?!不晓得是不是上天觉得我们屡遭磨难,所以让我们可以称心一次?!


大赛结束以后,我没有必要再隐瞒我的伤势,看到你咬牙切齿地骂我“白痴”却又不敢动手跟我干架的样子好可爱哦。本想就这样和你在一起,自私一点,不管自己会不会变成残废都赖你一辈子的,可是当我知道你心目中的篮球王国给你抛出了橄榄枝时,我却有些犹豫。从安西教练那里知道,之所以你高一没去美国,就是因为你要先成为日本第一的篮球手再去那里深造的,现在你已经站到了那样的高度,我很想知道你的选择是什么。


也许我是懦夫,但我最终替你选择了,那就是去美国。我还要买一送一呦,那就是我又替你决定了,你自己去美国!


流川枫,你什么时候走?

明天下午的飞机。

还没有樱木的消息吗?

……没有。您……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们两个在一起。

安西教练……

你们又没有妨碍到谁,再说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我为什么要阻拦说破?

……他,为什么自顾自的替我做决定了呢?他怎么可能知道我的想法?就这样不吭一声任性走掉的家伙,太可恶了!

可你……

我怎么了?

……没什么,茶快凉了,尝尝看,是很名贵的茶呢。


樱木,你觉得这样好吗?刚才流川枫的话你都听见了吧?

没有什么好不好,对不对的,虽然是我的决定,他也可以不听呀。既然他不反抗,那就是他的选择了。

唉,樱木呀,为什么要闹别扭呢?

我没有闹别扭。

他又不是你肚里的蛔虫,他怎么可能知道你的想法呢?

好了好了,不要管那么多了,现在让我们来庆祝一下樱木的第五十二次失恋吧?

你们~你们什么时候来安西教练家的?

来的不早不晚,刚刚好。高宫,小喇叭;野间,碎花纸……啊~~樱木,你又用头槌!

你们闹够了没有?

是是是,我们不敢闹了。花道,说真的,有什么打算没有?

我想不如开家店吧,象猴子头头那样,当个小店的店主。

嗯,不错的想法耶。

那,洋平,……借我点钱吧?

什么~~~~~~~~?安西教练,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们也是,告辞了。

你们这群家伙,太过分了!


你们知道吗?在xx街上新开了一家冷饮店,店主是个红头发的大帅哥,听说以前是和光中学的老大,后来又是湘北高中篮队的王牌,是个传奇式的人物耶。


知道知道,那家店甫一开张,就好有名呢。店主,就是你说的那个大帅哥,他给顾客送饮料从来都不是让顾客挑,而是自己根据顾客的气质、感觉调制出适合顾客自己的饮料来卖呢。虽然顾客可以不接受而再挑选,但一般来讲,他阅人好准,所以一般顾客都会按照他的想法去喝饮料。偶尔也有找茬的,但是最后也都会乖乖投降,承认店主的眼光独到。


要不要去试试?我还没有去过呢。

嗯,好。


欢迎光临。你……

你看我适合喝哪一款饮品?

阿~

还是有我来挑好了。我想要一款让我哭不得笑不得恼不得怒不得却又让我喝下之后有冲动想打人的饮品。

……

再说明白点好了,我非常想喝那款饮料,因为我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没有喝到过了。

……

为什么不敢抬头看我?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嗯,你既然作这一行这么有名,我再提示一点,那款饮料叫“白痴”。


哦呵呵呵,流川枫,你什么时候想明白的?

……

说呀,说呀,你觉得自己比我聪明,还不是花了三年多的时间才想明白?

你闭嘴!玩这么拙劣的把戏,得意什么?安西教练,我们到那边去说吧。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听见?

樱木,安心的在这里坐一下。

……是,教练。

其实我在日本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当时因为花道的失踪让我心烦意乱,所以一直没有深入的想下去。反而有些赌气,觉得他不明白我的心意,根本没有体会到跟他在一起的一年多我的良苦用心,所以就想既然如此,不如就走吧。到了美国,忙着适应新的环境新的朋友,再加上我刻意想去忘记,所以再一次拿起那一盒录音带听时差不多已经是一年以后的事了。也许是长大了,考虑事情比较全面了吧?我突然发现了到底哪里不对了。我想,安西教练,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吧?记得我来向你告辞时,你欲言又止,只是我当时很烦没有注意而已,事后想想,才觉察出了你的异状。


呵呵,你们这些年轻人呀。

我应该想到的,在人生的关键时刻,为什么非要想着放弃一方才能得到一方呢?为什么不可以自私一点,二者兼顾呢?最可笑的就是我,居然顺从了花道的安排,以为既然是他的决定,就要去执行,却丝毫没有想到过其实他的用意不是这样的,他只是用了一个拙劣的玩笑来逼我做出自己的选择,而不是顺从他的选择。

既然如此,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一开始是赌气想给他点惩罚的,可后来却是因为太忙了。

嗯,你在美国成绩非常突出呢。不怕再给樱木带来压力吗?毕竟他已经不打篮球了。

不怕。经过三年多的历练,我们都长大了。


枫,我的英语这么烂,跟你去美国,根本什么都不会嘛。……好好好,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自从枫回来后,就像个暴君一样。

你说什么?

嘿嘿,嘿嘿。
 

标签:
  R - Rongt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