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起始

(2 次投票)

作者:Reimay 周一, 2010年 05月 17日 10:32

——迟到的[2003仙花日贺文]

BEGIN


*改编自:今市子《我美丽的绿色宫殿》


__________



门上不紧不慢的叩击声。
专心打扫的男孩停下拖地的动作,偏过头去仔细辨听。

接近7点的傍晚,安分守己的人不会选在这个时间串门。

略带迟疑地拉开门。
伸进来的脸孔满挂笑意,一副笃定了主人有好客之德的自信。

「—花道—!」
「…仙道…?」

男孩一时间忘记应有的礼节,只是愣愣看向那双笑弯了的眼眉。

「我听彦一说才知道你搬来这里,还真是难找…」
来人无拘谨地闪身进门,一面脱去运动鞋,一面絮絮地开口。

「…说起来,真的很久没见了呢。听说你最近是在『保福记』那里打工,对吧?」

不等主人邀请,仙道径自迈向起居室,白袜印下一路未干的痕迹。
身后下意识跟随的樱木,依旧保持无声的失神状态,完全没留意到自己辛苦劳作的成果正在被践踏。

「对了,这么晚你还没吃过饭吗?」

仙道停止东张西望的参观,转过身询问一言未发的樱木。
说对方是惊喜过度未免有贴金之嫌,但那一脸变幻莫测的表情又该作何解释?

「…花道?」

对名讳高度敏感的听觉神经强烈刺激混沌一团的大脑细胞,(终于)被唤醒的樱木抡起拖布没头没脑地往仙道身上招呼。在他永远是身体的条件反射快过语言功能。

「—你来这里做什么!?」
「…等、等一下…听我说…喂!…」

意料之外的突袭卓有成效,一直维持着翩翩风度的『不速之客』仓皇逃窜,雨点般落下的不仅仅是木棍敲击的疼痛。


电话铃响之前,这里是狼藉不堪的灾难剧现场,一出『棒打恶犬』的好戏正在循环上演。


*****


「…嗯…嗯…知道了啦,老~太~婆~」
听筒另一端传出(某人的)咆哮,樱木吐了下舌头,快手挂掉电话。

「死老太婆,害我这个周末的计划又泡汤…」
不甘愿地小声叨念,樱木皱着一张脸跨进前厅。抬眼就瞥见仙道饶有兴致地盯向自己,强压下的火气立刻一冒三丈。

「—有什么话快说!说完赶快滚蛋!!」

重重靠向沙发一角,樱木环紧双臂,横眉冷对一旁闲坐的仙道。后者正用纸巾揩拭脸上的污渍,努力装出的可怜相总算没让他被立时扫地出门。

「我想…在你这里住几天…」
「不行。」
「就几天啦—」
「不行!」
「花道~」
「绝对不行!!」

上扬的嘴角耷拉下来,仙道委屈地挠挠脸,果然是比预想还要艰难的谈判。

「难道你…还在对那件事生气…?」
仙道试探地开口,对方是一脸的阴云密布。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看着樱木忍耐不住地跳起身大叫,仙道惟有报以苦笑。

「…要不然的话,至少让我今晚留宿这里吧。我被赶出公寓,已经没地方可去了…」
「…什么?!」


*****


掀开盖的电饭煲内飘出米香,仙道满足地搓了搓手。

简单铺陈的圆桌,两碟清淡的素菜,还有一盆散发腾腾蒸气的杂锦汤。
相对而坐的两个人,其中反客为主的一位正在(献殷勤地)为对方添饭。

樱木接过冒尖的米饭,感谢的话到嘴边硬咽下去。
扶上烫热的碗沿,樱木埋下头紧扒白饭,借此避开对方的视线。

仙道没有着急开动,仍是悠悠闲闲地说着话。

「…没办法,白天呢总是迟到,晚上又忍不住要往海边跑…像我这种人,大概没办法做正常的上班族吧。…然后,理所当然的被炒了。…积蓄也用得差不多,房租已经欠下三个月的,再没办法拖下去了。所以…」

「对了,这汤怎么样?」
「…啊?马、马马虎虎啦。」

樱木有些脸红,「很好喝。」这句话差点脱口而出。
经常靠一杯泡面解决问题的自己,对着两菜一汤的晚餐竟然莫名其妙感动起来。

「…哼,看你这么可怜,只住两三天也可以啦,反正老妈也不在。」
「花道—!」

仙道喜形于色地伸出手,却被樱木一下拨开。

「少得意!明天就跟我去店里帮忙,别以为本天才会让你白吃白住!」
「啊~?可是…明天是周末耶,不可以睡懒觉吗?」
「…仙道彰,你去死!」


比任何时候都要热闹的『樱木宅』,灯火通明直至午夜。


*****


海浪拍打礁石的撞击,潮涨潮落的循回。
润湿南风混杂鱼虾的新鲜扑面而袭,未扣紧的上衣兜住风鼓鼓作响。

光着脚板无故奔跑的两个人,手牵着手。


—高中的时候,因为打球认识的他。虽然在不同学校…

「花道,一起去海边钓鱼吧!」
「才不要!无聊死了!」
「去啦~」

结果每次都会被对方耍赖地硬拉过来,然后是满沙滩地跑着比赛捡寄居蟹。


…曾经是最要好的朋友—


那件事的起因是二年级的修学旅行。

因为两所学校联合集训的计划,目的地共同安排在箱根的温泉旅馆。
聚餐的空档,被大楠、野间那帮损友挑唆着,偷喝了一点清酒。

很香很醇的味道。不过两杯下肚,舌头就开始打结,腿脚软绵绵地使不出力气。
只想蒙头大睡的自己,不知怎么竟昏头昏脑地走到他的房间。

「—花道?你没事吧?」
「…嗯…不要吵,让我睡觉啦~」
「喂!花道—!」

迷迷糊糊中大概被灌了一点醒酒汤,之后的记忆龟裂成片。


…奇怪了,明明看老妈喝酒很享受的样子,怎么头会这么痛…

胸口很闷,闷得发慌,好像被鬼压身的无法喘息。
勉强撑开眼皮,意识还未恢复先吓得一惊。

「…阿彰?你…」

没沾酒精的人双目迷朦,喷着炙热气息的嘴唇贴过来。

「花道,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
「…啊~??」


记忆中的那年秋天,天很热,热得让人透不过气。


*****


一记铁拳,没留颜色地挥上(某人)面颊。
丁零哐啷一阵乱响,梦游中的男孩睁开眼。

摸索到枕下藏掖的闹钟,街灯柔和的光线下,时针与分针贴近标准的60度角。

「…搞什么,才两点钟…」

努力回想扰人噩梦的前因后果,背后传来一阵呻吟。
樱木扭过头,地板上仰躺的仙道正捂着脸对自己皮笑肉不笑。

「—!是你这家伙…」

看着仙道右边面孔一片淤青的狼狈,樱木突然发不出脾气。

侧身滑下睡塌,樱木曲腿坐在仙道对面。
一时间房内只有强自压抑的呼吸声。


「…我一直…很想你…」

沉默半晌,仙道低声开口,眼睛盯住空气中悬浮的一点。

「…那件事之后,就再没办法跟其他人交往。」
「是吗?我可是追了不少女孩子喔。」

樱木从鼻腔内赌气出声,游移不定的视线捕捉到仙道投过来的惊叹目光。

「真的吗?好厉害~」
「少罗嗦!托你的福,一个也没成功啦!」

因为恼羞成怒的关系,樱木的两颊有些发热。
思维逐渐聚拢,大脑也跟着清晰起来。


「…其实我…一直都非常不安…」

樱木倚向床沿,头枕双臂望着天花板。
没理会一旁支起身满脸兴奋的仙道,自顾自地开口。

「…竟然和你发生了那种事,我也开始失去身为男人的自信了。…结果你倒好,立刻就跟那个叫藤本的女生混在一起,现在还说什么『没办法跟其他人交往』?!」

「啊?那个…是因为…」

樱木突然坐起身,恶狠狠看向心虚躲避的仙道。

「—我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你!!」


破茧(枕头)而出的鹅毛,一室的纷飞乱舞。
两个人无眠的凌晨。


*****


印有斗大草体的蓝布随风飘动,『保福记』金字招牌下人来人往的匆忙。
周六上午,未过8时已是一片人声鼎沸的热闹景象。

推门而进的两个人,一前一后钻入密密麻麻的人群。

「…大姐头~本天才过来啦~」

红发的男孩隔着数十层的人头攒动叫嚷出声。
头绑白布条的彩子抬起头,视线穿越挤满台前疯狂抢购的人群。

「—樱木花道!迟到居然还敢这么嚣张!」
「…大姐头…啊!」

终于凑上前的樱木,一语未毕头顶上先挨一击。

「谁是大姐头?还有,你昨天叫我什么?」
「…老太婆记忆力居然这么好…啊~我什么都没说~彩子姐~」

彩子余光撇向男孩身后的朝天发少年,嘴角上扬示意还在耍宝的樱木介绍。

「哦,这家伙是免~费过来帮忙的。」
特别强调某个单词的重音,樱木一把拽过仙道。

「—迟到也是因为这个『扫把头』啦,不关我的事。」
「还敢给我狡辩—!」

彩子威胁地抡起手中纸扇。
委屈噘嘴的樱木,偷伸出手掐向仙道垂放身侧的左臂。

「—都是因为你,害本天才蒙受迟到的耻辱~!」
「…噢!嗨~早晨好~」

彩子挑着眉上下打量呲牙咧嘴的仙道。

「你—去洗盘子。至于你—樱木花道,你去给我倒垃圾!」

店内一阵哄然大笑,樱木涨红着脸跑进厨房。
仙道目瞪口呆望向意外乖顺的男孩背影,哪里看得出他6小时前揍人的火爆?

「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快进去帮忙!」

伸手抓住劈头盖脸的围兜,仙道开始庆幸自己没有被分配做跑堂的杂工。


这个鸡犬不宁的早晨,因为周末折价优惠的特别活动而显得格外繁忙。


*****


「咦?门怎么没锁?」

樱木迟疑地抓了抓头,右手食指轻点明显虚掩的屋门。
同样被挡在外的仙道勉强维持着直立的站姿。双手抱持的食盒垒过鼻尖,遮去他半张脸的面部表情。

「花道,可以进去了吗?」
理应没有发言权的『免费劳力』忍不住出言提醒。(放弃思考的)樱木斜瞄了他一眼,没作声地推开门。

远超法定八小时的高强度工作,终于辛苦捱到家的两个人除了抢占沙发的休息位置之外,实在不可能有多余的精力。
摆脱重负的仙道毫无形象地倒向沙发上硕果仅存的海绵垫,微阖双目等待另一个人预料中的争夺。

渐去渐远的脚步声,仙道有些意外地睁眼。

「…呼~累死了~老太婆也真够狠的,居然让本天才去山手那么远送货…」

后半句话彻底淹没在哗哗作响的流水声中,躺卧的仙道忍不住出言提醒。

「花道,别又喝凉水啊。」
「……」

无人应答的冷场。仙道叹口气,勉强从靠垫上撑起身移向厨房。


「…花道—!」

失去控制的水柱喷薄而出,直直击向毫无招架之力的樱木,后者手中还紧攒着已经脱离主体的水龙头。

仙道抢步过去拧闭水池边的总阀,横行无忌的水柱顿时失去气势地疲软下来。
迅速环顾了一圈四周,仙道随即消失在通往浴室的门口处。

「…呸呸呸!」

总算透过气的樱木俯向池沿,双手胡乱抹拭满脸的水迹。
仙道一把扯下浴室晾晒的毛巾,又冲回遍地水淹的涝灾现场。

「没事吧?喏,先去换件干衣服,小心着凉。」
「—」樱木脸红地抢过毛巾裹住头发,「别把我当小孩子看!」

看着樱木冲向卧房的匆忙,仙道有些好笑地挠挠脸。
毕竟是体能惊人的未知生物,这么快就恢复得精力充沛。

随手捞过斜立墙根的拖布,当务之急还是先防止灾情的继续扩大。

突然安静下来的房间,持续进行一个人如喝下午茶般恣意享受的悠闲动作。


「—拖地还是本天才最拿手,你去做饭啦!」

仙道寻声转头的瞬间,挥起擦汗的手臂悬在半空。
赤膊上阵的樱木甩着未干的头发走过来。

「……」
「看什么看?拖布给我啦!」
「…啊?…哦。…」


两个人都有些脸热地背过身,踏着积水的脚步声在十尺见方的屋内回响不断。


*****


「—仙道,你有没有看到冰箱里的剩罐头?」
「…什么~?」

仙道大声应了一句,回过身将刚出锅的炒菜倒入小碟的白瓷盛具内。
灶台斜对的餐桌上满堆半开启的食盒,仙道用没拿锅铲的左手一一掀盖检阅。

「…牛排,可以中午炖汤拌面吃,先放冰箱好了。…这个…紫菜卷,大概需要蒸10分钟左右。蒸锅…蒸锅…」
「你在干吗?」

樱木从餐室门口探出头,一脸好奇地看向埋首锅碗瓢盆间自问自答的仙道。
仙道抬起头,隔着屋内氤氲缭绕的烟雾回递一个语义不明的微笑。

「对了,刚才你说什么?」
「啊,昨天剩的罐头。我记得放冰箱里,可怎么找都…咦,我不记得有从大姐头那里拿这个回来啊?」

一早蹭向餐桌的樱木随意拎起盘踞桌面最显眼部位的棕色纸包,鼻尖凑近一阵猛嗅。

「这是什…哇—!」
「小心!是河蟹,活的。」

提醒的话语落慢半拍,纸包内的(危险)生物不安分地出钳攻击。
樱木眼明手快地松掉线绳。活动一对螯钳的纸包坠向地板,连抓带挠地将餐桌上大半的物品一并拽下。

「……」

旁观的仙道瞪圆双眼,试图理解完美秩序瞬间崩溃的现实。
樱木有些心虚地抓了抓头,偷瞄向(依旧)一副震惊状态的仙道。

「…那个,这里就由我来…」
「太好了,这下就不用费神来做了。」
「…哎?」
「不过,早知道会这样,当初没问彩子姐要就好了。总归我们没口福呢~」

仙道侧过头,故作严肃的目光正对上一脸惊异的樱木。
几秒钟的对视,两个人都忍耐不住地大笑出声。

「噗—」
「哈哈~」


—不知从何时起…

「你说的,待会由你来收拾。」

…就是跟着他的脚步在走…

「想得美。」

…虽然不甘愿,还是松了一口气—


负责摆放餐具的樱木得意打出一个OK的手势。
仙道利索地关闭燃气炉灶,手中钢铲敲向锅沿。

「—开饭了。」


起居室隔间的纸门拉动,一张睡意惺忪兼打哈欠的脸孔探出。

「…唔…花道,早饭做好了吗?」
「…老妈…?」


*****


意外相逢的母子二人,因为过分专注于一场其实稀松平常的对话,而对凌乱不堪的餐室地板完全视若无睹。

「妈,你怎么回来了?」
「…嗝—!」
「你又喝酒啦?!」
「…才3瓶不过,睡醒一觉已经没事了。」
「这么说,冰箱里的罐头,还有水龙头也是—」
「…妈妈出门这么久连句问候的话都没有吗?真是个不孝子!」
「老妈~你…」

「…那个,」仙道有些尴尬地举起手,陷入白热化争吵的两个人默契地同时转头。「不好意思,我先告辞了。」

「哎呀!你要回去了吗?下次再来玩呀。」
最先反应过来的一人迅速堆上满脸客套的微笑,空闲的左手堵住另一人打算提出抗议的味觉器官。

仙道躬身施礼,不及等樱木的告别致词便退出玄关。
拼命挣脱开的樱木略一愣神,随即追出门去。


「…仙~道~!等一下~!」

疾冲出门的男孩朝着尚未远去的背影叫喊,功效显著地看到被点名的人缓步停脚。
樱木紧跑几步上前,双目直视仙道偏过的面孔。

「…为什么…为什么要走呢…?」
「因为…反正也没地方让我住了吧?」

仙道两手插进上衣底侧的口袋,突起的关节将布料撑出鲜明的弧度。
答话中的人完全转过身来,脸上复又挂满明朗率直的笑容。

「…真是太好了,你妈妈也回来了。…花道,我…见到你真的很高兴哦。不用为我担心,我会再去找彦一帮忙的。」

「可是…仙道…」


—这时候,阻止的话却说不出口…

…因为我们都是男人呀—


樱木艰涩地吞咽了一口唾液,目光求助地投向对面人已敛去笑容的侧脸。
仙道垂下视线,足尖轻踢路崖凸起的砖石,半是自言自语的轻淡语调。

「…这也是没办法呀。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虽然我不知道…别这样子就走掉啊。我…其实…」

「—花道~!」

谈判中的两人愕然望向不请自来的第三方,后者隔着数十米的距离挥手不停。

「妈妈又要走了。今次米饭做得很好吃喔!还有,要记得锁门,小心火烛!」
「……」

樱木张大嘴,还不及发出抗议声,来人已消失在视野可见的范围。


转身。
飞扑入怀。

半晌才反应过来的仙道收紧双臂,脸颊压向樱木贴近的耳廓。


「…对不起。」
「…笨蛋—」


暮色微沉的街角巷尾,相拥而立的少年尚属青涩的年纪。

But the summer will begin.








今市子的漫画原作看这里:http://bbs.popgo.net/bbs/showthread.php?s=&threadid=110643&highlight=%BD%F1%CA%D0%D7%D3 (需注册)
其中“绿色宫殿”是(相当于花道的)主角居住公寓的别称~ ^^

碎碎念:写这么多才是个“起始”……||||||

标签:
  R - Reim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