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New Power Generation

(1 次投票)

作者:Red-dust 周一, 2010年 05月 17日 10:57

从更衣室里出来,他伸展着疲倦的四肢。
可恶,竟然打成平手。想到这里,他心中充满了不忿。

其实,对于这种几乎每天上演的戏码,还不习惯的大概只有两个永远长不大的肇事者了。所有人都知道,中了樱木的重量级头槌还能屹立不倒的,也只有流川了。

没有体力的狐狸,竟然可以和天才打成平手?这样的结果,对樱木来说无疑已等同于失败。失败?不!总有一天,要让那只狐狸输得心服口服!即使是篮球,也一定要超越他。哼,狐狸,狐狸算什么。

四下一望,体育馆已空无一人。溜得那么快,果然是怕了本天才的头槌吧?哈哈。像平时一样,大步向外走去。忽略了心中掠过的一瞬,失落。

这么胡乱地走着,却无意中看到了那个身影。高大却清瘦的身影,被斜阳渡上了淡淡的红色。那人好像从背包里拿出什么,塞在耳上,然后跨上单车。

哼。樱木咕哝着,若无其事地走过。真是冤家路窄啊。

那人却停下来,看了他一眼。

然后樱木便感觉到一阵风从身旁刮过,那个嚣张的背影,很快便连人带车地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We Are The New Power Generation…”

只留下一串音符,在斜阳晚风里回转。

臭屁狐狸!低咒着,樱木朝那人消失的方向狠狠踹了一脚。切,居然把Disk-man开得那么大声。有什么好炫耀的。除非他是聋子。聋子狐狸。这样胡乱骂着,稍微泄愤之后,樱木突然想起了什么。那只除了篮球就只会睡觉的狐狸,居然有情趣去听音乐?不知道狐狸会听怎样的音乐?他这样想着。


次日,从1 ON 1演变成的狐猴大战如常启动。

原因?也许只是一句无理的挑衅,一句“白痴”。也许没有原因,有些事情习惯了,就不需要原因。

洋平叹了一口气,倒数第三个离开了体育馆。这个时候,他的脸上总会露出一抹莫测的微笑。无奈,又玩味。

汗水湿透了红色的球衣。透明的液体顺着小麦色的肌肤流淌而下,刻划着凹凸有致的美好轮廓。同样的事也发生在那具白皙剔透的躯体上。只是这种显然充满诱惑的风景却没有人去欣赏。岂止如此,简直是大煞风景。这两人拳来脚往,毫不怜惜地往对方脸上、身上添上无数的恶斗痕迹。

樱木毫不留情地用拳头招呼着眼前这只不可一世的狐狸。他发誓这次非赢不可。他发誓要把这只狐狸打得趴下求饶。

痛死了。这白痴。流川一声不吭,直直往对方下颚就是一拳。他的眼神显得冰冷又炽热。这个时候,他发现他的眼神又开始不听话地游走在那小麦色的锁骨上。他知道这也是他开始体力不支的时候了。

樱木敏感地发现了自己夺回的优势,决定用头槌决定胜负。焰色的发丝由于汗水的缘故凌乱地贴在额上,有种危险的味道。他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流川感到一种难受的疲软,流遍全身。他吃力地拉回神智,全力闪过这个致命的头槌。他突然决定不打了,一声不吭,拖着疲惫的躯体向更衣室走去。

对此没有丝毫预见,樱木一个踉跄差点倒下。他发怒了。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冲着那个背影愤怒地喊道。

“没意思。”那人稍微侧了侧脸,却没有停下脚步。

“流川枫!你给我站住!”他气得脸色发红。

“……”没有回答,消失在转弯处。

简直莫名其妙!樱木唯一的想法便是冲上去狠狠地把他教训一顿。所以他就这么做了。

冲进更衣室,却看到流川正在脱去球衣,露出大半个白皙的上身。樱木不小心脸红了一下,微微有点窘迫。转念一想,又不是女孩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于是也马上脱下湿淋淋的球衣,露出健硕的上身,示威地喊道:“瘦弱的狐狸,还没有分胜负!想逃跑吗?”

“不想打。”流川用冷冷的语调说。努力地不去看他。

“什么?!”他冲上前习惯性地想要抓住对方的衣领,却窘迫地发现现在没有地方可抓。他又不小心脸红了一下。虽然只是稍微掠过那白皙的前胸,他还是不由得心里赞叹了一下。想不到看起来那么瘦弱的样子,其实也满结实的嘛。这样打成平手也不算太没面子。

只是流川却没有那么轻松了。这白痴,这样毫无防备,还露出这种表情……他叹了口气,撒了个很没面子的谎:“我不舒服。”

“啊?”脸上的愤怒、窘迫突然不见了,仔细来回端详着流川,又摸了摸他的额头,“没发烧……你怎么了?”

“没、没你的事!”流川被看得浑身不自在,额头又被那么“温柔”地一摸,不由慌乱起来,脸上也不小心一红。心里却微微窃喜,这,是关心吧?其实也没骗你,是不舒服,是很难受,是你自己会错意。

“你!哼,本天才只是怕你这只瘦弱的狐狸被不小心打成内伤之类,我可没钱赔什么医药费……”樱木悻悻地说。

“……白痴。”吵死了。流川随便擦干身子,自顾自地换好衣服。

“切。”樱木嘟哝了一句,也只好没好气地换上衣服。想想又问了一句:“喂,你不要去医务室吗?”

“不用。”真好骗。这么晚医务室也关了吧。流川没去看他,他怕他还没换好衣服。他也知道没什么好害羞的,但这是另一回事。他不知道看了会有什么后果,哪怕是偷瞥一眼,所以他没有看。

“你确定你不会晕倒在街上什么的?”樱木试探着问道。

“我没事!吵死了。”流川抱怨着,从背包里拿出耳塞带上,然后背上背包旁若无人地走了。

“喂!”樱木大声喊道。

“?”前面的人稍微侧了一下脸。

“你在听什么?”樱木好奇道。他昨天就想知道了。

流川摘下一边耳塞:“你想听?”

樱木愣了一下,又点点头。于是接过耳塞带在右耳上。

“什么?!”樱木好奇的表情马上僵硬起来。

“Lesson 1 …Repeat after me…Yo, what’s up man?”耳塞里如是说。

“你不是要听吗?”流川忍着笑意说道。既然决定了去美国,流川便开始经常听美式英语,只是偶尔还会听听喜欢的CD。

“可、可是昨天明明听到有音乐的啊?”樱木争辩道。果然还是毫无情趣的狐狸吗……

“那个是CD。我今天只带了这个。”流川从背包里拿出了Walk-man。

“喔……”樱木失望地叹道。

“嗯?你不是说,也要去美国吗?这么快就忘了?”流川看了他一眼。

“哈哈,当然!”樱木笑道。

“白痴,26个字母都不会。”流川冷吭道。

“谁说本天才不会?你这种幼儿级的,本天才早就不用学啦!”大笑。

“……白痴就是白痴。”扯下耳塞自己带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臭狐狸!”樱木忿然喊道。想不到狐狸也有认真的时候呢,不过,还是为了篮球。


第二天,平时发生的事又重复了一遍之后。

“白痴,你是不是要听?”流川带上耳塞前问道。

“英文?”樱木迟疑了一下。

“是啊。不听?”流川自己带上,却开始隐约传出了音乐。

“骗人!”樱木夺过一个耳塞。强烈的节奏在耳间流窜。


* Lay down your funky weapon
* Come join us on the floor
* Making love and music's the only things worth fighting for
* We are the new power generation
* We want to change the world
* The only thing that's in our way is you
* Your old fashioned music, your old ideas
* We're sick and tired of you telling us what to do


“没骗你,是英文歌。”流川说。

“嗯……很好听呢,我喜欢。想不到狐狸还有点品味嘛。可是歌词是什么意思呢?”樱木不自觉地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摆着。

“不知道。”流川老实地说。

“什么?哈哈,也是,连天才都不知道,英文大亮红灯的家伙又怎么会听得懂。”樱木笑道。

“不知道是谁每科都要补考。”流川不动声色地陈述着。

“啊哈哈,天才是不和小老百姓计较的!狐狸还是去说狐狸语吧。”

“……白痴。”


晚上,流川平生头一次,翻开一篇密密麻麻的英文歌词。盯着满纸乱爬的蚯蚓,拼命克制住头晕的冲动。

首先是题目……New Power Generation. 前两个流川就是英文再不济也记得个大概,这第三个是什么?Generation…一页页翻着砖头般的字典。

流川妈妈像平时一样,刚要进来给任性的儿子盖被子,却愣愣呆在了原地。这一吓非同小可。这孩子竟然不在睡觉?竟然在学习?天啊。经过一番思想挣扎,她最终克制住为儿子测量体温的冲动,决定不去打扰儿子百年难得一见的“勤奋”。

这一边,流川依旧埋头钻研。哼,才不要在那个白痴面前丢脸。

Making love?两个词都懂啊。制造爱情?(原谅他吧,学校没有教,平时又只知道篮球和睡觉,他不知道这个意思也是很正常的……)

怪怪的,还是查查字典吧。翻开那一页,愣住了。脸烧红了。跳过,继续。

……

We are the new power generation

We want to change the world

流川微笑。想起篮球,想起称霸全国的理想,想起去美国的约定,想起那个有一头张扬红发的白痴。从什么时候开始,那抹红色融进了他的整个世界?

结果,花了整个晚上,流川算是把整篇歌词都看明白了,但想想却又不怎么明白。最后也只好约会周公去了。


这一天,阳光灿烂,大战方酣。

樱木依然毫无自觉地展露着诱惑的线条。明媚流转的金色眸子。然后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流川又开始“体力不支”。可是这一次他却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节奏,熟悉的节奏……是New Power Generation.

他突然想,为什么,为什么非得忍耐?为什么非得独自忍受这一切?既然他改变了我的世界,为什么我不能去改变他的世界?他侵占了我的世界,他是属于我的……

定定地看着他。看着那耀眼的红色,那诱惑的小麦色……

“你怎么了?又不舒服了吗?我还没出杀手锏啊。”樱木疑惑道。

“杀手锏?”他抽动一下嘴角。是啊,不舒服。

“无敌头槌啊!”樱木笑道,下意识地哼起一段音乐。竟然是昨天听到的New Power Generation.

流川忍不住笑了,只是那笑容看起来有些诡异。原来刚才的节奏是这白痴打出来的?他看着樱木:“你这个杀手锏已经过时了。”

“你说什么?”樱木怒道。细细一想确实又觉得奇怪,这狐狸中了头槌却总还能站着,难道无敌头槌真的有什么缺憾?

“要我教你吗?”流川大有深意地看着他。

淡金色的眼睛闪了闪,写满了疑惑。

于是他一把抱住眼前的人,果断地吻了下去。四片温热的唇接触了。他竟然没有动,他竟然错愕地微张开嘴。很好。他毫不迟疑地长驱直入了。搜索着,缠上那生涩的舌尖。抱着他的手抓得更紧了,其中一只紧紧地摩擦着湿润的红色发丝。

感觉到一阵涩涩的回应,他不禁狂喜,融进了这个深深的吻里。一股猛烈的热量在体内流窜,不停地冲击着。连空气也开始升温。

他不是适合思考的人。他也不是。于是身体作出了响应,回应了潜意识里的渴望。

双脚再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他们倒在地上。但他依然紧紧地拥着他,吻着他。

热量骤升,身体一阵骚动,他终于离开甜美的唇,吻他的下颚,一直到脖子,锁骨,时而轻柔,时而狂烈,释放着所有的渴望和珍爱。他尝到了那种咸咸的,苦涩的味道。

拥着他的手开始伸进湿透的衣衫,摩挲着向上,直到衣服被褪去。

他吻他的每一寸肌肤,感受着他颤抖的响应,细细的呻吟。他们赤裸相对,交换了最私秘处的触觉。

他进入了渴望已久的地方。他的身体,他的灵魂。他的世界。像天空,像大海,他们都被一种无形的温暖包围着,浸润着。远远散开,又瞬间聚集,如此往复不止。


于是,日夜不停地在流动的时间中交替。

于是,在一个不为人知的时间,他们总会用属于他们的方式,守护一份来之不易的爱情。当然,战争依旧进行着,无论是对手的战争,还是爱的战争。

“白痴,你想知道歌词的意思吗?”

“什么意思?”

“自己听。”

一只耳塞塞进耳朵里:“Lesson 2…Repeat after me…”

“什么?!又是英文!”

“总有一天会听懂的。”

于是,他们共同的世界里便有了很多东西。篮球,彼此的爱,音乐,烦人的“Repeat after me”……那遥远的彼岸,是可望而可及的梦想。

这便是被称为终生竞敌的两个活宝,樱木花道和流川枫,相属的经过。

“我们,一起去改变这个世界吧。”

 

标签:
  R - Red-dust